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八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八十四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八十四章

這或許是個註定難以入眠的夜晚。.la我到底什麼時候睡的,我也不知道。總之,我睡的很不好,這一晚總是做夢。夢裡的人影錯雜的出現著。根本分辨不出,夢中的人是誰。

第二天一早,我本還沉浸在夢鄉的時候。電話忽然響了。

我『迷』『迷』糊糊的『摸』起『床』頭的電話,一放到耳邊,就聽那面傳來羅一『蒙』的聲音,

「卓哥,起來沒?我快到你家樓下了,你下樓吧……」

我『揉』了『揉』眼睛,看了下時間,居然剛剛六點。這羅一『蒙』『抽』什麼瘋,這麼大清早的把我『弄』起來。我倚在『床』頭上,打著哈欠問他,

「一『蒙』,你今天是不是吃錯『葯』了?起這麼早,能辦什麼事?」

我話音一落,羅一『蒙』就立刻反駁道,

「卓哥,我可告訴你,別說我沒提醒你。你要是不和我走的話,我保證你後悔一輩子。好了,我這開車呢,見面再說……」

說著,羅一『蒙』便掛斷了電話。

我雖然有些無奈,但還是起『床』洗漱。

等我到了樓下時,並沒看見羅一『蒙』的超跑。正左顧右盼時,一輛奧迪Q7朝我摁了幾下喇叭。回頭一看,原來羅一『蒙』開的是這車。

開『門』上車。我不禁無奈的笑了下。這大清早的,羅一『蒙』居然還戴了副墨鏡。腦袋上也不知道在哪兒搞的一個西部牛仔帽。他這身不倫不類的打扮,看的我莫名其妙。strong.la/strong我問他說,

「一『蒙』,你這是要出國度假啊?」

羅一『蒙』嘿嘿一笑,也不回答。一腳油『門』,Q7一下躥了出去。這小子把車開的飛快,也不告訴我去哪兒。我看著外面的路,疑『惑』的問他,

「一『蒙』,這是去機場的路?」

羅一『蒙』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

「對,機場的路1

我本來還靠在靠背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可當羅一『蒙』的話一出口,我一下坐直身子,看著羅一『蒙』,『激』動的說,

「是安然回來了?我們去接機?」

羅一『蒙』又轉頭看了我一眼。他的目光有些驚訝。

羅一『蒙』不說話,這讓我更加著急。我馬上追問他,

「你快說啊,到底是不是?」

羅一『蒙』把墨鏡摘了,扔到前面的工作台。掃了我一眼,撇嘴說道,

「卓哥,你真牛!這居然都能讓你猜到1

羅一『蒙』的話,讓我的心裡更加『激』動。可『激』動之餘,我不禁好奇的問,

「你怎麼知道安然回來了?她連我都沒告訴,你是怎麼知道的?」

羅一『蒙』一撇嘴,『露』出一副不屑一顧的表情。看著我,不滿的說道,

「不告訴你,不等於我不能知道。嘿嘿,和你實話實說吧。安然姐也沒給我打電話。但孔阿姨和我爸爸通話了。被我偷聽到了。對了,卓哥,我爸爸昨天還誇你呢。說你目光長遠,心思縝密,是個做大事的材料。不過我不管你能做多大的事,你得先把我的餐廳給我『弄』火了。我還等著招加盟商呢……」

我現在的心情,完全沉浸在安然要回來的喜悅中。羅一『蒙』的話,我根本聽不進去。安然已經出國一個多月了,雖然一個月的時間並不算長。可在我的心中,這卻像是度過了一個漫長的世紀。

到了機常我又開始擔心接機口不對。但羅一『蒙』卻一臉自信的在a區說道,

「卓哥,你就信我的。肯定是這接機口,錯不了……」

我猶豫的點了點頭。和羅一『蒙』,便開始在羅一『蒙』在這裡等上了。

八點十分的航班,還好,沒有延誤,準點到達。

可我們兩個在接機口等了十多分鐘,出來的旅客,根本就沒有安然和孔姨的影子。我擔心的問羅一『蒙』,

「你到底確定不確定,她倆是在這個出口?」

羅一『蒙』這回也沒主意了。他掏出手機,嘟囔著,

「我還是給安然姐打個電話吧……」

電話通了,羅一『蒙』和安然說了兩句。便立刻掛斷電話,回頭看著我說,

「卓哥,錯了。他們已經出『門』了,快……」

這小子說著,便朝著『門』外,小跑出去。我急忙的跟在他的身後。剛一出『門』口,我便在擁擠的人群中看到了安然。而安然也看到了我,她的臉上帶著微笑,我們就這樣對視著。

一個多月的時間沒見,安然似乎清瘦了些。但她的『精』神似乎『挺』好,白皙的臉上,是一副久別重逢的喜悅。可我還沒等說話時,這份喜悅便被沖淡了不少。

因為在安然的旁邊。我又一次看到了,那個讓我厭惡的身影,遲東方!他站在安然和孔姨的身邊,手裡拖著安然的行李。正一臉淡漠的看著我。

有時候,我不得不佩服遲東方。他對安然情況的掌握,似乎比我要準確的多,也提前的多。如果這一次,不是羅一『蒙』告訴我。我根本都不知道安然會回來。

面對這一場景,我的心裡湧出了一絲複雜的情緒。

羅一『蒙』見我站在原地不動,他悄悄的拉了下我的胳膊。低聲的說道,

「卓哥,你傻啊,快上去給個擁抱礙…」

我這才一步一步的走到安然的面前。我想像羅一『蒙』說的那樣,給安然一個擁抱。可看著安然,我卻有些不敢。我怕她拒絕。

四目相對,我微笑的問說,

「回來了?」

安然微微點頭,同樣對我報以微笑,

「回來了1

兩句廢話,卻飽含著一個多月的相思。

「你還好嗎?」

在我沉默的時候,安然再次的問我。

我看著安然,點了點頭,

「『挺』好,就是有些,有些想你……」

當著眾人的面。我終於說出了對安然的思念。我的話,讓她笑了。白齒紅『唇』,能感覺到安然對我的回答很滿意。

安然剛要說話,卻忽然被身後的遲東方打斷。他也不看我,直接對安然說道,

「然然,我們先上車吧……」

我知道遲東方是故意的。看了他一眼,他卻根本不看我。或許在他的眼裡,我不過像是個塵埃而已。卑微的,不值得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