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八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八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八十五章

遲東方話音一落。我身邊的羅一『蒙』忽然一步上前,他趁遲東方沒注意。竟一下把遲東方手裡的行李拽了過去。

遲東方一愣,回頭怒視著羅一『蒙』。呵斥著說,

「羅一『蒙』,你幹什麼?」

羅一『蒙』笑嘻嘻的看著遲東方,嬉皮笑臉的說道,

「東方哥,我爸爸派我來接孔阿姨和安然姐的。他找他們有事,就不用麻煩你了。你該忙忙你的吧……」

羅一『蒙』是在說謊,但他的謊言恰恰是在幫我。

說著,羅一『蒙』也不看遲東方。轉頭拉著孔姨的胳膊,依舊是笑嘻嘻的說,

「走啊,孔阿姨。我爸爸在家等著你們呢,說有事情要和你們聊呢……」

遲東方怒視著羅一『蒙』。而這一回,被無視的人變成了他。羅一『蒙』根本就不看他,他嘻嘻哈哈的和孔姨邊走邊聊著。

我能感覺到遲東方的憤怒。我看了他一眼,也沒理他。轉身對著安然說,

「安然,我們走吧……」

安然點了點頭。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她回頭看了遲東方,輕聲說道,

「東方,我們先走了。改日聯繫吧……」

說著,我和安然朝停車場的方向走去。

我依舊坐在副駕。孔姨和安然坐在後座。剛一上車,孔姨就問我說,

「卓越,我上你幫找的房子,你找到了嗎?」

這是上次打電話,孔姨『交』代我的。

我微微一笑,回頭沖孔姨點頭說,

「找到了1

「在哪兒?」

我並沒馬上回答孔姨的話,而是看了安然一眼。笑著說道,

「我家1

我話一說完,安然一下笑了。她馬上搖頭,

「這怎麼能行?我們去你家,你怎麼辦?」

孔姨剛一說完,羅一『蒙』就搖頭晃腦的接話說,

「咳!一起住唄。反正早晚是一家人……」

能看得出來,安然的心情不錯。羅一『蒙』一說完,她立刻在羅一『蒙』的腦袋上輕拍了下,嗔怪的說,

「大人說話,小孩子不要『插』言。好好開你的車……」

孔姨也不同意去我家。其實這是我早就想好了的。她們兩人的反對,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微笑著說道,

「你們住我家,我住公司……」

孔姨剛要再反對,我就看著她,微笑的和她解釋說,

「孔姨,你可能不知道。我現在住的房子,房租還都是安然之前『交』的。實際上,我才是借住的人,而你們才是主人……」

我話一說完。羅一『蒙』再次的『插』話,

「哎呦,安然姐行埃都知道租房子,養帥哥啦?思想夠『潮』的礙…」

羅一『蒙』順口胡說著。他話音一落,安然在他脖子上掐了下。疼的羅一『蒙』吱哇『亂』叫,我們幾個,卻都笑了起來。

安然和孔姨在我的勸說下,終於同意住到我家。這一天,我沒去公司。先是把房間又收拾了下。又把安然和孔姨之前的行李取了過來。

一切都準備好后。我又去市場買了菜。

晚飯我做了整整八道菜。特意又開了瓶紅酒。分別給安然和孔姨倒上后,我端著酒杯,看著她們兩人說,

「孔姨,安然!這杯酒敬你們二位,祝賀你們順利歸來……」

三個酒杯碰到一起,我們共同喝了一小口。

我的廚藝得到了孔姨的讚賞。大家邊吃邊聊著,我吃了口菜,隨意的問安然說,

「安然,講講這次旅行的收穫吧……」

安然笑了下。放下筷子,她喝了一口紅酒。歪頭想了下,慢慢說道,

「其實這次去的地方,很多我之前都去過。只是這一次再去,感受也不一樣。許多從前糾結的事情,現在想通了。許多打不開的心結,也能慢慢解開了。所以,這次回來,我要開始一段新的生活了……」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也很高興。她至少已經從這次慘痛的失敗中,走了出來。

我又問她說,

「那你什麼時候去集團上班?做什麼職務?」

安然搖搖頭,

「什麼職務還不知道。不過我準備下周就上班……」

安然話音一落,孔姨便接話說,

「然然,你這麼快就去上班,準備好了嗎?」

我知道孔姨說的準備,指的是安然要面對集團里的人和事。安然淡然一笑,她輕聲說道,

「早晚都要面對,還不如讓這一天早點來到1

我看了安然一眼。這次旅行,看來她的收穫的確很大。至少在心態上,她就比從前成熟許多。

安然的話,讓孔姨微微嘆息一聲。能感覺到,孔姨依舊在擔心。或許是因為集團太過複雜,也或許是因為安然涉世未深。總之,孔姨對安然並不放心。

聊了幾句,孔姨又問我說,

「卓越,你和一『蒙』是怎麼認識的?」

我便把和羅一『蒙』認識的過程和孔姨講了一遍。我還特意談到了去宏圖集團見羅崢的事情。我一說完,孔姨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看著安然說,

「然然,你要記得。到集團工作后,不要輕易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別人。有些人別看他從前看你長到大,和我們家的關係看著也很不錯。但畢竟人心隔肚皮,還是多一個心眼比較好……」

我一下楞了。因為我知道,孔姨這話指的就是羅崢。

安然更是直接問道,

「媽,你說的是羅叔?他?」

安然後話沒說。而孔姨放下筷子,語重心長的說道,

「羅崢這個人,是集團的實權派。他掌有集團股份,還擔任副總。但他這個人處事八面玲瓏,從不肯輕易的得罪任何人。你看他和我們家的關係很好,但其實他和那個小妖『精』處的也很不錯。總之,你就記得,不要輕易的相信任何人就好……」

安然若有所思的咬著筷子,好一會兒,她才默默的點了點頭。

這一晚,我們並沒太聊集團的事。但我總覺得,安然選擇去宏圖集團工作,一定不是為了有份工作而已,她肯定是另有原因。但至於是什麼原因,她不說,我也不好多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