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八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八十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八十八章

快到工作室時,我忽然想起一件事。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就立刻問安然說,

「對了,安然。奧藍的公司執照還在你手裡吧?」

奧藍現在雖然徹底垮台。但公司並沒申請破產,也沒註銷。而當初貸款,安然也並沒用公司抵押,只是用房產作為抵押物。

我話音一落,安然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她點頭說,

「嗯,執照在我這裡。你怎麼忽然問這個?」

我笑了下,沒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又問她,

「能不能借我用用?」

安然更加奇怪,看著我問,

「可以倒是可以,不過你用它做什麼?」

和安然我肯定不會隱瞞。我沒猶豫,實話實說,

「占強他們公司要把整個營銷廣告的業務外包。他們採用的是公開招標的方式。但他們的要求必須得是成規模的廣告公司,註冊資金不低於五百萬的。而我這兒只是個工作室而已,還達不到投標的要求。所以,我想用奧藍的執照去投標……」

安然疑『惑』的看著我,她不解的問道,

「卓越,你說的這些我倒是明白。但你要是招標成功了之後,你怎麼辦?他們公司的業務量肯定不小的,而你現在能做的,也只有營銷這一塊。像其他的執行、外建、渠道等等這些,你都沒辦法做的……」

我笑著搖了搖頭,

「沒事!這單我本來就是做不做都行,我參與這件事,就是想多熟練下這行的一些規矩。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就當是一次練習了……」

安然點了點頭,她「哦」了一聲,隨口回答著,

「那你晚上回家去取吧,我放在家裡了……」

安然話音剛落,我便曖昧一笑。看著安然,我輕聲問她,

「安然,你說的家,是我們的家嗎?」

安然轉頭看著我,她先是撇了下嘴。接著嬌嗔的白了我一眼,嘟囔說,

「卓越,你好久沒這麼油嘴滑舌了。今天是不是得寸進尺了?」

我嘿嘿一笑,毫不在意的說道,

「現在不是,早晚不也是嗎?」

安然沖我翻了個白眼。安然的話雖然不太好聽,但她嘴角上的微笑,和她嬌嗔的樣子。都可以證明,我的話,她並不反感。

尤其是她白皙的臉上,竟微微泛紅。看著我心裡一陣陣酥癢,要不是在馬路上。我一定會把忍不住上去『吻』她。

但其實有些話,我還是隱瞞了安然。這一次我之所以要參與昌興的招標,原因就是一個。因為遲東方是志在必得。所以,我必須要參與。因為我知道,我和遲東方早晚要面對的。除非他放棄繼續追求安然,當然,這絕對不可能。

和安然的關係有了這麼大的進展。讓我的心情也變得大好。一進公司,我就笑呵呵的和他們打著招呼。吳軼哲告訴我,今天招到了兩個員工。大學剛畢業的,看著還不錯。

看著工作正一步步的走向正軌。而我和安然的關係,也有了突破『性』的進展。這一切,都讓我特別的滿足。

回到辦公室,我點了支煙。掏出手機,給鄒占強打了過去。響了好半天,鄒占強才接起電話。我也沒和他嗦,直接問道,

「占強,下午有時間嗎?我有事找你……」

鄒占強猶豫了下,才緩緩說道,

「我下午還真『挺』忙。你什麼事,改天說不行嗎?」

鄒占強的興緻似乎不太高,他好像並不太想見我。我隱隱的感覺,可能這一切都和我『逼』他,讓他和吳若雨攤牌有關。

我也不管那麼多了。看了下時間后,我便用強硬的態度和他說道,

「鄒占強,我不管你忙不忙。下午兩點,我去你公司找你。你要是敢不在的話,你小心我把你辦公室掀翻了……」

多年的同學加朋友,我也沒必要和他客氣。

鄒占強嘆息一聲,

「行,你是大爺,你說了算。來吧,我在辦公室等你……」

放下電話,見時間還夠用。我就準備休息下,喝杯茶水再去找鄒占強。水還沒等燒開,桌上的手機又響了。我拿起一看,竟然是林宥打來的。

一接起來,就聽對面傳來林宥小心謹慎的聲音,

「卓越,你身邊有人嗎?」

林宥鬼鬼祟祟的樣子,讓我覺得有些好笑。我沒好氣的回答他,

「沒人,但有鬼1

一聽沒人,林宥才嘆息一聲,恢復了正常的聲音,

「哎1

他只是嘆息一聲,卻又沒別的話了。

我一邊涮洗著茶杯,一邊不耐煩的說,

「你丫有話說,有屁放,沒事兒我可就掛了,我這正忙呢……」

上次聚會,陸雪和林宥當眾表白。從那之後,林宥就再沒消息。平時電話也不打一個,微信上說話,他也是裝死不回復。

一聽我這麼說,林宥才吞吞吐吐的問我說,

「卓越,我想問你,問你陸雪,她,她怎麼樣了?」

我微微一笑。我就琢磨,他鬼鬼祟祟的給我打電話,應該就是想打聽陸雪的情況。

我把開水倒進茶壺,一邊倒著,一邊隨口說道,

「不好,非常不好。前兩天要自殺,讓我們給攔住了1

「真的假的,卓越,這事你可不能『亂』開玩笑1

我沒想到,林宥居然急了。他的智商,居然都搞不清楚我的話是真是假。

我冷哼一聲,不屑的說,

「林宥,陸雪怎麼樣和你有關係嗎?人家當眾表白,你也拒絕了。你現在沒事想起她來了,我告訴你,晚啦!她已經……」

我繼續胡說著。就聽林宥再次嘆息一聲,

「哎!要是她死心了,也就好了。說實話,卓越,我這幾天真有點擔心她。你說陸雪這丫頭人這麼好,萬一因為我那天的話,把她傷了。我這輩子都會覺得愧疚的……」

我再次冷笑,依舊沒好氣的說,

「那你可以不愧疚埃你重新追她,這樣不就好了嗎?」

其實在我的心裡,一直希望陸雪和林宥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