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八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八十九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八十九章

這兩個活寶雖然都是話癆,又都大大咧咧的。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但他們兩個人心地都很善良,待人都很真誠。有他們這樣的朋友,對我來說,都是一種幸運。

我話一說完,林宥立刻說道,

「我和她不可能的1

林宥的話,讓我有些生氣,我立刻反擊他,

「怎麼不可能?你就整天意銀著你的那個夢中情人,那就可能了?林宥,你多大了?怎麼還跟個孩子似的不成熟,不現實呢?」

林宥沉默不語。他越是不說話,我就越生氣。我生氣他的是,他已經拒絕了陸雪這麼好的『女』孩兒,回過頭來還打聽她的近況。他這種做法讓我很鄙視,他這不是作,這是賤!

我繼續罵他說,

「林宥,我告訴你,你就是個典型的孫子。我一想起你那天和陸雪說的話,我就生氣。現在你是沒再我面前,你在我面前,我都大嘴巴『抽』你。我問你。你的那個夢中情人到底是誰?你要想她到什麼時候?你是不是這輩子都準備想她,不結婚了?要是的話,我麻煩你告訴陸雪一聲。別害得這丫頭還整天傻傻的想著你呢……」

「喂,喂……」

我正說的來勁,忽然感覺電話那面不對。林宥這孫子,居然把我電話給掛了。

我氣的把手機扔到桌上。喝了幾口茶。簡單收拾下,出『門』打車,直接去了昌興公司。

我對昌興公司了解的並不算多。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只知道是做食品的,在國內還算小有名氣。這兩年,開始涉足礦泉水和飲料市常據說現在已經打開了些局面,市場佔有率還不錯。

到了公司,我和前台打了招呼。前台又給鄒占強打了電話,詢問了一聲,才讓我上樓。

鄒占強的辦公室是在七樓。一到辦公室『門』口,我敲了幾下『門』。好一會兒,裡面才喊了聲進。推『門』進去,就見鄒占強正站在辦公桌前,他雙手『插』著腰。領帶也拉到脖子下面,襯衫的袖口高高挽起。正大聲的訓斥著對面的兩個員工。

見我進來,鄒占強瞟了我一眼,又看著兩位員工,怒斥著說,

「你們兩個,下次要是再犯這種錯誤。你們也別用我說了,自己去打辭職報告1

兩個員工連大氣都不敢出。站在原地,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

鄒占強又不耐煩的沖兩人擺擺手,

「出去工作吧……」

兩個員工一走。我才慢悠悠的走到鄒占強的對面。坐到椅子上,看著還余怒未消的鄒占強,笑著說,

「占強,你這是怎麼了,至於這麼大的火氣嗎?」

鄒占強這才坐下,窩在靠椅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嘆了口氣,他才說道,

「哎!手下的人出工不出力,我這也是著急礙…」

我呵呵笑下。拿起他辦公桌上的香煙,點了一支。一邊『抽』著,一邊回頭看了下鄒占強的辦公室。他辦公室不大,就是正常的總監規格的辦公室而已。

正看著,鄒占強坐直身子,拿起一支煙,隨口問我說,

「卓越,你這著急忙慌的要找我,我說改天你都不幹。說吧,有什麼事?」

我並沒著急說出招標的事情。而是把目光定在衣架上的一條絲巾。鄒占強的辦公室,會有『女』人的絲巾。那一定就是吳若雨的。

我轉頭看著鄒占強,『抽』了口煙。淡淡的問他說,

「占強,你和吳若雨怎麼樣了?」

話一出口,鄒占強立刻皺起了眉頭。他的表情略帶尷尬,反問我說,

「什麼怎麼樣了?」

鄒占強是揣著明白裝糊塗。見他這樣,我反倒和他直說了。我盯著他,問道,

「不是說好,過完年,一上班就和她攤牌。你和她說了沒有?」

見我問的直接。鄒占強便顯得有些不自然,他彈了下煙灰,略顯不耐煩的說道,

「早就說了,已經完事了……」

我依舊盯著鄒占強,半信半疑的看著他,又問,

「真的假的?」

鄒占強這才抬頭瞪著我,聲調提高不少,

「這還能有假嗎?我倆說好了,以後就是正常的同事和朋友。對了,卓越,你有點不太地道埃我把我爸和我媽接來了,你也不說去看看他們去……」

一聽鄒占強這麼說,我這心裡才稍稍安心。馬上又問他說,

「叔叔阿姨什麼時候來的?你也沒告訴我啊,我要是知道,怎麼也得去看看礙…」

鄒占強順口答道,

「來了一周多了。好了,不說他們了。還是說說,你來找我到底什麼事吧?」

我這才意識到。鄒占強成功的主導了我倆聊天的話題,本來在說吳若雨,但被他三言兩語岔過。從他父母的話頭,又談到了我來的目的。

想到這裡,我微微苦笑了下。『抽』了口煙,直接和鄒占強說道,

「占強,我今天來找你,主要就是打聽下,上次你說你們公司廣告外包的事。你們不是準備競標嗎?什麼時候開始?」

鄒占強抬頭看了我一眼,他沒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反問我,

「卓越,你是自己打聽,還是幫別的廣告公司問的?」

我實話實說,點頭回答,

「當然是幫我自己打聽的1

鄒占強更加奇怪的看著我,他歪著頭,不解的說道,

「你一營銷工作室問這個幹什麼?你連投標的資格都沒有……」

我微微一笑,看著鄒占強,反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

我話一出口,鄒占強一下楞了。他看著我,想了好半天,才皺著眉頭反問我,

「卓越,你不會是用別的公司,不對,你不會是想用奧藍公司的名義來投標吧?」

不得不佩服,鄒占強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話題剛起,還沒等說幾句,他便已經猜到了我的想法。

我也沒必要隱瞞,看著他,點了點頭,慢悠悠的回答說,

「對,我是打算用奧藍的名義投標。這樣不就符合了你們的要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