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九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九十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九十章

我的話,顯然讓鄒占強有些不滿。mianhuatang.la網他把煙頭用力的掐滅在煙缸里。苦笑了下,連連搖頭,看著我說,

「卓越,你就別胡鬧了!奧藍現在只剩下個名字而已,而你現在的老友,只是個小工作室而已。說難聽的,就是一個小作坊。你現在琢磨我們的投標,就是在『浪』費時間。有這時間,你好好拜訪下客戶,說不定還能成做成幾單生意呢……」

鄒占強的話也讓我有些不滿。我看著他,反駁道,

「占強,你這話說的沒道理。你們公開招標,我符合條件投標。至於我是小工作室還是小作坊,只要符合投標的條件就可以。你根本沒有理由拒絕的……」

「五十萬的抵押金,你能拿得出來?」

我話一說完,鄒占強立刻反問我。可能在他眼裡,別說五十萬,就是五萬我都拿不出來。

我微微笑下,想都沒想,立刻點頭說,

「錢不是問題1

鄒占強一下楞了,有些傻傻的看著我。他並不知道,我做成的青姿那單,最低收入也要在一百七八十萬以上。

我的回答,已經出乎了鄒占強的意料。他皺著眉頭,看著我,頻頻點頭說,

「好,就算你能拿出來這五十萬。那我問你,你中標之後怎麼辦?你們現在沒有渠道,沒有廣告資源。你怎麼給我們宣傳?」

鄒占強也是行家,這些他都懂。並且,他說的也都是要害的地方。我看著他,慢悠悠的說著,

「占強,這些就不勞你費心了!我只要中標,這些事情我自然都能處理。你別管我怎麼做,我有我的辦法。我做的要是不好,我們就按合同說話1

我的堅持,顯然出乎了鄒占強的意料。他皺著眉頭,有些不太高興。而鄒占強始終不讓我參與的態度,也讓我有些意外。我不明白,我並沒讓他對我有什麼特殊關照。他為什麼會這麼不想讓我參與到這件事呢?

我們兩人都不說話,沉默了一會兒。鄒占強才抬頭看著我,他又問,

「卓越,你有沒有替我這個老朋友想過?如果你中標,外界會怎麼看我?他們知道我們的關係,一定認為我是假公濟『私』,對你照顧。這對我是很有影響的……」

鄒占強的話聽著似乎有道理。但仔細一品,實際漏『洞』百出。按他的理論,兩個公司只要有互相認識的人,那還都要避嫌,都不用談合作,做生意了。

但我這話沒說,而是反問他,

「占強,那我問你。當初我剛到奧藍時,你不一樣帶著吳軼哲,主動給我送單子嗎?當時你還特意演戲,想讓我在奧藍站穩腳跟。那個時候你不怕外界的言論,現在我還沒讓你幫我什麼,你怎麼就這麼在乎了呢?」

我的一番話,說的鄒占強啞口無言。他皺著眉頭,再次點了支煙。靠在靠椅上,一邊『抽』著,一邊沉思著。

而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坐在他的對面,但心裡卻在翻騰著。雖然表面上,我和鄒占強還像從前一樣,並沒有什麼變化。但實際上,我們卻都在悄悄的改變著。我們開始學會隱藏,甚至是提防。就像剛剛,他和我說的不是實情,而我也並未和他說真話。

鄒占強靠在靠椅上,他慢慢的搖晃著。好一會兒,他才坐直身子。看著我,無奈的笑下,問我說,

「卓越,你確定了,你肯定要參與?」

看著鄒占強,我慢慢點了點頭。這件事我必須要參與,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直面遲東方。不過,這些我並不想告訴鄒占強。

鄒占強嘆了口氣,他看著我,又說道,

「好吧,那我就簡單給你介紹下這次的流程吧。第一輪是入圍,要求不算高。只要做到是獨立經營的廣告公司,註冊資金不低於五百萬的,便可以入圍。半個月後,我們準時召開招標會。和普通的招標會沒什麼不同,你們自行對我們公司的廣告業務進行評估。最後形成報價。我們將會和報價最低者簽訂合同,合同期限是三年。在這三年中,對方要按我們公司的要求,完成品牌形象的建立,產品營銷的廣告。如果做不到的話,我們有權中間停止合同。並追回已經投入的廣告專項資金……」

鄒占強說的很認真,我聽的也很認真。不得不承認,他們這個合同還是很嚴謹的,能很好的保護他們自己公司的利益。但對廣告公司來說,就完全看報價的高低,來決定利潤的多少了。

鄒占強全都說完后,看著我,又說道,

「卓越,該說的我可都說了。我可先說好了,你別指望我照顧你。到時候你招不上,可別怪我礙…」

說著,鄒占強笑了。我也笑了。之間的緊張抵觸情緒,在這一刻都消失了。

事情已經談完,看了下時間。已經快五點了,我乾脆直接對他說,

「占強,正好我晚上沒事。一會兒和你回家去看看叔叔阿姨,陪叔叔喝兩口……」

鄒占強笑著搖了搖頭,

「去看他們倒是行。不過喝酒就免了,你忘了老頭心臟病,不能喝酒了?」

鄒占強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忽然被推開,還沒等我回頭。就聽『門』口傳來一個妖嬈的聲音,

「占強,晚上吃……」

一回頭,就見濃妝淡抹的吳若雨正站在『門』口。她一看我,一下楞了。但這表情馬上便消失。微笑的對我說道,

「是卓越啊!那你們忙,我一會兒再來……」

說著,也不等我說話,吳若雨便關『門』出去了。

我心裡一沉,剛剛吳若雨嬌滴滴的聲音喊著鄒占強的名字。傻瓜都能感覺到,兩人的關係依舊沒變,還是那樣的曖昧。

我回頭看了一眼鄒占強,他一臉的尷尬。我正準備再問他幾句,鄒占強桌上的手機響了。他拿了起來,沖我比劃了一下,微笑著說,

「是嘉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