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九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九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九十一章

說著,鄒占強接起電話,親昵的說道,

「老婆,我正要給你打電話呢。(mianhuatang.la好看.訪問:.。卓越晚上到家裡吃飯,你多準備幾個菜……」

也不知道是我在場,鄒占強特意做給我看的,還是他平時和艾嘉說話就這麼親昵。總之,他對艾嘉的態度似乎比從前更好。

話音一落,也不知道艾嘉那面說了什麼。就見鄒占強眉頭緊皺,一臉的驚惶,問道,

「他們怎麼可能不見呢?你沒到樓下的公園去看看嗎?」

鄒占強的話同樣嚇了我一跳。雖然我聽不到艾嘉說什麼,但我明白,鄒占強口中的他們,指的一定是他的父母。

「好了,先這樣,我回家再說1

說著,鄒占強便掛斷電話。他急忙打開『抽』屜,拿出車鑰匙。看著我,著急的說著,

「卓越,我爸媽不見了。我得回去看看……」

我立刻也跟著站了起來,立刻說道,

「走,我和你一起回去1

昌興的總監,是配有專車的。我和鄒占強上車后,鄒占強就著急的開著車,朝著家的方向開去。

鄒占強是出了名的孝子,見他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我安慰他說,

「占強,你別著急。說不定叔叔阿姨在附近遛彎,現在還沒回去呢……」

鄒占強立刻搖頭,他心不在焉的嘟囔著,

「他們來這幾天,除了樓下的小公園之外。別的地方都沒去過,他們膽子小,怕『迷』路,肯定不會去別的地方的……」

「你沒給他們配個手機嗎?」

「哎!能不買嗎?可他們不用啊,就扔在家裡放著,從來也不用……」

說著,鄒占強一腳油『門』,車一下躥了出去。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到家上樓,一進『門』,就見艾嘉正焦急的站在客廳。一見鄒占強和我進『門』,她立刻迎了上來。鄒占強眉頭緊鎖,看著艾嘉,著急的問說,

「到底怎麼回事?他們怎麼會不見呢?」

艾嘉苦著臉,同樣驚惶的說,

「我下午去市場買菜,走的時候,他們還在。可等我回來時,他們便沒在房間。我以為他們去樓下的小公園,就也沒在意。可飯到快做好了,他們還沒回來。我到公園找了一圈兒,也沒看他們的影子。這才給你打了電話……」

鄒占強略帶不滿的看了艾嘉一眼,他埋怨說,

「那你怎麼不早點給我打電話?」

鄒占強話音一落,艾嘉的眼圈立刻紅了。看著艾嘉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心裡有些不忍。其實這事和艾嘉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本想說鄒占強兩句,可看他著急的樣子。我還是忍住了。

鄒占強去了他爸媽的房間,我和艾嘉跟在身後。艾嘉小聲的說著,

「東西都還在,這幾天買的衣服,也都掛在衣櫃里1

鄒占強也不說話。他胡『亂』的翻著。翻看一個『抽』屜之後,他回頭看著艾嘉,立刻說道,

「走,去火車站。他們肯定是要回老家……」

我和艾嘉都奇怪的看了鄒占強一眼。鄒占強又解釋了一句,

「給他們開的『葯』都拿走了,他們的舊衣服也都不見了……」

解釋了一句,鄒占強便不再多說。出『門』直接下樓,艾嘉連衣服都來不及換。穿著家居服,披著一件外衣。就急忙跟著下了樓。

到了車上,我坐在副駕。艾嘉坐在後座。我疑『惑』的看著鄒占強,問他說,

「占強,叔叔阿姨怎麼忽然走了。連聲招呼都不和你們打?」

我話剛一說完,鄒占強還沒等說話,艾嘉便接話說,

「是啊!我也覺得不太可能,我出去買菜時。他們兩人還有說有笑的看著電視,怎麼可能忽然就走了呢?」

艾嘉不是多嘴的人。她之所以這麼說,是想告訴鄒占強。她並沒惹兩位老人生氣。

艾嘉的意思,鄒占強自然明白。他重重的嘆息一聲,搖頭說道,

「哎!誰知道因為什麼呢1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本以為鄒占強父母的到來,會讓他和艾嘉加速結婚。畢竟在老人眼裡,未婚同居肯定不是長久的事。可沒想到,他父母中途會出現這種事。

車上的氣氛越發的壓抑。艾嘉看著窗外,她一言不發。看著她白皙的臉上,那失望而又落寞的樣子。作為朋友,我都禁不住心疼她。

到了火車站。把車停好后,我們三個急忙的朝著候車室的方向跑去。可現在安檢升級,沒有車票根本進不去候車室。

我們正琢磨和工作人員說明情況,讓他們幫忙。忽然,艾嘉指著一群正坐在台階上的人說,

「占強,快,叔叔阿姨在那兒了……」

我和鄒占強急忙回頭。順著艾嘉手指的方向,就見兩個蒼老的背影,正坐在台階上。鄒占強的爸爸正『抽』著煙,而他的媽媽,小心翼翼的坐在旁邊。

我們急忙跑了過去。我們三人的出現,反倒讓老兩口有些驚訝。而鄒占強一臉無奈的看著兩人,焦急的說著,

「爸,你們這是幹什麼?怎麼一聲不吭的就走了?」

鄒占強話音一落,艾嘉急忙上前。她攙扶著鄒占強媽媽的胳膊,一邊扶著,一邊柔聲說,

「阿姨!快別坐這裡,這裡涼……」

鄒占強媽媽跟著艾嘉站了起來。艾嘉又輕聲的問,

「阿姨,你們到底怎麼了,是我做的不好嗎?」

鄒占強的媽媽立刻尷尬的搖了搖頭。她那布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一絲難以啟齒的尷尬。她看了鄒占強爸爸一眼,沒再多說。

而鄒占強爸爸坐在台階上,吧嗒吧嗒的『抽』著煙。好一會兒,他才把煙頭掐滅。站了起來,看著鄒占強說,

「強強,恁跟俺來,俺有話和恁說……」

很明顯,他爸爸想說的話,並不想讓艾嘉聽到。鄒占強看了艾嘉一眼,馬上跟著他爸爸和媽媽走到了一邊。

雖然是初『春』,但傍晚的天氣還是有些涼。只披了件外衣的艾嘉,在涼風中不由的打了個寒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