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九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九十四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九十四章

潔白的伯床』上,陸雪正側躺在上面。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最新章節訪問:.。一見我倆進來,她立刻掙扎著起來。我和林宥幾乎同時上前扶著她,我急忙說道,

「陸雪,你快躺著,不用起來……」

陸雪這才又躺下。看她的臉『色』,倒也算正常。但她似乎很難受,不時的唉聲嘆氣,連連哎呦著。

林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陸雪,他小心翼翼的問陸雪說,

「陸雪,你這到底得了什麼病?醫生說治療方案了嗎?」

按我的理解,陸雪也應該和林宥賭氣,而不理他。但陸雪卻沒有,她慢慢的搖了搖頭,一副『精』神萎靡的樣子。看著林宥說,

「不知道,檢查還沒做完。但我感覺特別不好,心臟好像要跳出來一樣……」

說著,她又哎呦了一聲。看著我,輕聲說道,

「卓越,你說我會不會得了什麼絕症,怎麼醫生都不告訴我是什麼病呢?」

我馬上皺著眉頭,不滿的沖她嘟囔了一句,

「別胡說了!放心吧,肯定沒事的。我估計你是最近壓力太大,再有也可能是被某人氣的。正好這次好好檢查一下,住幾天院,肯定就會沒事的……」

我又故意提到了林宥。林宥也不敢看我倆,尷尬的把目光看向別處。

陸雪這才又嘆息一聲,

「哎!誰知道呢!對了,你們兩個回去吧。你們都有生意需要照顧,我沒事的。.la一個人就行……」

「那怎麼行?」

我和林宥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陸雪還沒等說話,病房的『門』忽然開了。就見一個小護士走了進來,沖陸雪喊道,

「陸雪,你去再做個磁共振。下午取結果……」

小護士一說完,轉身就要走。林宥急忙上前,攔著她說,

「護士,陸雪到底怎麼了?她得了什麼病?」

小護士愛理不理的看了林宥一眼,嘟囔一句,

「檢查還沒做完,我上哪兒知道去?」

林宥立刻不滿的瞪了小護士一眼,繼續說道,

「沒做完檢查你們怎麼就讓她住院?」

小護士剛要反駁林宥,陸雪卻打斷他說,

「林宥,你別說話了。你一說話,我心就慌。跳的『亂』七八糟的……」

陸雪雖然是愁眉苦臉的說著這話。可我看她的樣子,卻有些想笑。

林宥也沒敢再嗦,陸雪和小護士一起出了病房。而我和林宥坐在『床』邊,大眼瞪小眼的看著。我率先說道,

「林宥,工作室這陣子可『挺』忙。除了下班,平常我是沒時間來醫院。這段時間,你能不能照顧下陸雪?」

林宥猶豫了下。他的猶豫讓我有些不快,我立刻說道,

「行啦,不用你了!陸雪是我員工,更是我的朋友。我給她雇護工……」

我話一說完。林宥立刻不滿的瞪了我一眼,他聲調提高不少,

「卓越,你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我什麼時候是不行啦?陸雪也是我朋友,我能看著她沒人照顧嗎?不過過兩天喬巧要來,我可能就沒時間陪她了。她要是有什麼事,你就幫忙辦一辦吧……」

我想都沒想,立刻點頭答應。這個工作太好做了。因為喬巧出『門』有司機,有助理。作為投資人,都是別人求她辦事。根本就不用我做什麼。

我又隨口問了林宥一句,

「喬巧怎麼忽然來了?」

林宥搖了搖頭,

「我哪兒知道!她一天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今天在北京,明早可能就在倫敦了。我早就習慣她這樣了……」

我點了點頭,林宥說的我倒是深有體會。上次在上海和喬巧見面,我準備走之前,我問她是不是回北京。但她告訴我,下一站她要去紐約。

看了下時間,已經十點多了。我就對林宥說道,

「林宥,那你就在這兒陪陸雪吧。我先回工作室,有事情打我電話……」

林宥點了點頭。

陸雪所在的病區,是心臟內科。我出『門』右轉,剛想到電梯旁。忽然就見幾個醫生和護士從旁邊的辦公室走了出來。幾人快步的到了電梯旁,在『門』口靜靜的等候著。

我有些好奇,就站到一旁,一邊等著電梯,一邊看著這幾人。

隨著一聲叮咚聲,電梯的『門』開了。裡面的人還沒等出來,兩個醫生立刻上前。其中一人笑容可掬的說道,

「安總,您慢點!最近感覺怎麼樣?」

我對安總這個稱呼太敏感了。我站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看著。接著,就見一個頭髮『花』白的男人,在眾人的攙扶下。小心翼翼的出了電梯。

這男人雖然頭髮『花』白,但年齡不過六十左右。身材高大,尤其是一雙眼睛。給人一種特別犀利的感覺。但他的動作似乎有些遲緩,一看就是身體不太好。

我並沒見過安然的父親。上次在醫院『門』口時,我也只看到了一個被眾人簇擁的背影而已。但我現在有一種強烈的感覺,眼前的這位老人,應該就是安然的父親,這位商場的傳奇人物,宏圖集團的掌舵人,安宏圖。

一個醫生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邊,笑呵呵的問他說,

「安總,以後您可千萬記得。要定期來複查,今天您就吃到啦1

這人雖然行動有些遲緩,但他的聲音依舊中氣十足。就聽他呵呵一笑,

「是啊,這兩天集團的事情多。忙的我沒時間來礙…」

醫生立刻接話說,

「安總,集團重要,但您的身體更重要!再說了,宏圖集團能人無數,也不必要什麼事情都需要您事必躬親的,您說是吧?」

醫生的一句宏圖集團,更是確定了眼前這人的身份。他就是安宏圖。我沒想到,會在這種場合見到他。但可惜的是,我認識他,他卻根本沒注意到我。

眾人簇擁著他,朝醫生的辦公室方向走去。直到他們進了『門』,我才轉過身,坐著電梯下了樓。

我本想給安然打個電話,把剛剛的事情和她說一下。但一想安然今天第一天上班,就算不忙,總接『私』人電話也不好。我就決定等下班時間再和她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