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鸞仙曲>第450章 心不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50章 心不善

小說:鸞仙曲| 作者:布咖文| 類別:女生小說

端墟嘆氣道:「好吧,我隱約知道她在何處,正好今晚宮中防備鬆懈,走,我帶你去見她。」

「但是,這院子周圍的結界?」薇花問。

「小事情。」

端墟再次施展出鬼行遁術法,把薇花公主裹在一團黑色的霧氣中,帶著她穿過結界,一路躲過巡夜的禁衛,東繞西繞來到了關押雲枝的冷宮。

冷宮位於王宮東北角一處非常偏僻的地方,是一座破落荒寂的獨院。

其實他早就摸清了雲枝被關押的所在,但從來都沒有進去看過,只知道裡面的人還活著

「就是這裡了,你進去吧,聽說這冷宮的結界只擋著你母妃一人,其餘人都能自由出入。」這話是他聽風倚鸞說過的。

「多謝。」薇花怯怯地看著眼前破敗的荒院。

「我在這裡等著你,稍後還得送你回菌桂苑,今晚之事不可以被人知曉。」端墟叮囑道。

薇花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說:「好。」

於是端墟借夜色隱匿了身形,在冷宮外的隱蔽處等著薇花。

同時他心想:楫離配製的藥方還真是挺管用,至少薇花今晚一直都沒有發狂,大多時候都還像個正常人。

……

一個多時辰后,他看到薇花終於從冷宮中走了出來,卻完全沒有要跟著他回菌佳苑的打算,只見她探頭探腦地看看四周,卻沒有找自己,而是抬頭看看高高的宮牆,選了距離王宮外牆最近的路,飛身往王宮外逃去。

端墟緊趕兩步,打算去追她,追了兩步卻又站住了。

他臨時改了主意,嘴角微揚,綻出一絲老謀深算,盡在掌握之中的笑。

「這樣也好,且讓她逃,何必費力去追呢?呵~,凡事有了變數才更有趣,永遠都不知道下一刻、過一天,會發生什麼,這種人生才更美妙……

而且說到底,她不過是個無關緊要之人,我要做的事,有她無她都沒有太大的關係,只是多了她能多些樂趣罷了。

且看她能逃往何處?」

端墟眼看著薇花一路逃出了王宮。

她雖然沒有學過像樣的術法,但要對付宮中零散的禁衛還是易如反掌,飛身上樹翻牆也不在話下。

……

第二天一大早,風倚鸞被一陣嘈雜的人語聲吵醒了,聽到宮中動靜鬧得很大,小隊禁衛們往來奔跑,或整齊或雜亂的腳步聲踏在青石地面上,在宮院之間回蕩。

「又進刺客了?這一大早的,鬧什麼?」

風倚鸞穿了衣服,聽侍女回報說:「昨夜薇花公主不見了。」

「薇花公主?」風倚鸞沒再說什麼,提起薇花公主,她心中略感不舒服,畢竟那天是薇花先對她惡言相向的,又在迷亂髮狂的時候試圖吃楫離的豆腐。

她匆匆讓侍女梳了頭髮,抓起五六個大饅頭,幾口吞了,便去向僖王請安。

走進偏殿時,高解熊正跪在地上說:「臣已經帶人把菌桂苑翻了個底朝天,又在宮中徹底找了一遍,都一無所獲。」

「怎麼就不見了呢?她是如何破開結界的,她又是怎麼逃走的?」僖王煩惱道。

高大人忐忑地說:「薇花畢竟是四品中階,雖然沒有正經修習過術法,但說不定她誤打誤撞地試出了從結界中逃出去的辦法,或者有可能她前些日子就已知道如何逃走了,只是一直沒有動。昨晚君上大宴群臣,宮中防衛鬆懈,薇花便趁機逃了出去。

「臣等還發現,在關禁著雲枝的冷宮附近,有幾名禁衛昏死在地上,看痕,能推測出薇花昨晚應該先去找過雲枝,之後又從冷宮附近翻越宮牆逃出去了。」

高解熊自作聰明地猜測著,壓根沒有懷疑到端墟頭上。

他這樣一說,僖王便也忽略了端墟。

他們甚至根本沒有往端墟頭上想,因為端墟與薇花公主這兩人原本各不相干。

僖王托著腮幫子說:「雲枝還在冷宮?她怎麼沒有跟著一起逃跑?薇花既然能從菌桂苑的結界中跑出來,為什麼不把冷宮的結界也破了,帶著她的娘一起跑?」

高大人直言道:「君上難道還想讓雲枝也跑?」

僖王說:「不想,只是感到納悶,隨口說說。」

高大人說:「薇花或許試圖帶著雲枝走,但沒有成功,畢竟冷宮那邊的防範更複雜。」

「嗯,這也有可能。」僖王托著腮點頭,又說:「去把禁衛軍的首領綁起來,先打一百大棍吧,算他失職。」

高解熊跪在地上,勸說道:「君上,打他們也沒有用,宮中走丟了人,是下臣的責任最大,不如只責罰下臣一人吧。」

「嘿,這個時候你還充好人?罷了罷了,罰你們又有何用?」僖王擺擺手,意思是打人責罰的事就此作罷了。

他早就看到了風倚鸞,此時便轉頭問她:「鸞兒是不是有話要說?」

風倚鸞已經聽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她拿出裝有秘籍的小書匣,說:「南霧蘿門的秘籍還都由我收著,本想今天交給晏太傅,一起找找看有沒有能幫薇花公主調養身體的辦法,但是薇花公主不見了……」

僖王說:「秘籍先留在這裡,稍後讓晏太傅收著看兩眼,若用不上的話,等無塵翡衣來了之後就交還給他帶走吧,寡人宮裡也不落嫌疑。這事原本就是為了給舞掌柜幫忙,並不是真指望著借這些秘籍救治薇花的命,對不對?」

「好。」風倚鸞把小書匣放到僖王的書案上。僖王又賜座與她,並沒有要她走的意思,她便陪著僖王一起犯愁。

僖王又問高解熊:「不知道昨晚雲枝會不會和她亂說了些什麼,寡人在想,要不要把雲枝押過來審問審問?」

高解熊回答道:「那女人瘋瘋癲癲的,怕問不出真話吧。而且,雲枝的那點心思,不用問也能猜出來,君上又何必費力再問?」

僖王輕嘆道:「也對啊。」

這時,端墟神清氣爽地來給僖王請安。

「君上,宮中一大早就吵吵嚷嚷的,不知發生了何事?」

「薇花公主逃跑了。」

端墟假裝驚訝道:「什麼?逃跑了?她的身體還沒有調理好,這樣跑出去會出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