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嫂是女仙>第三五四章 妖邪的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五四章 妖邪的心思

小說:重生軍嫂是女仙| 作者:穎狐玉禾| 類別:女生小說

蘇靈瑤走到秦冽身邊,蹲下身後輕拍了拍秦冽的腿,示意他放開妖邪。

秦冽很聽話的走開,妖邪才終於能恢復些尊嚴的從地上坐起來,然後費勁的將自己那兩條斷腿掰正。在做這件事的時候,蘇靈瑤覺得他的神情竟然可說是非常神聖,就像把它們掰回正常狀態是一件比生死更重要的事。

他的骨頭是接不起來了,因為他無法像活人那樣擁有強大的自愈力,催動那些靈魂碎片保持肌肉的柔軟以及皮膚的光滑已經竭盡全力,所以他從不自己出現在危險的地方,寧願費盡心力培養手下,冒著失蹤人口調查查到他和這些人,去完成那些需要出面完成的危險交易,就是怕自己有什麼閃失。

「哎,我知道我今天是躲不過去了,沒想到如今的華夏已經出現這樣的高手,不知道這位女尊者高姓大名,這總可以讓我知道一下吧。」他掰好了腿索性就坐在那裡同蘇靈瑤交涉。

蘇靈瑤看也沒看他,只伸出手捏在他的斷腿上,以證明自己之前靠神識感知的判斷對不對。一捏之下發現他果然同活人不一樣,這才放下心來。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叫什麼名字,只需要告訴我們你是誰叫什麼名字就可以。」蘇靈瑤捏完之後便開始「審訊」。

妖邪瞅了瞅牢裡邊還關著的人,再看蘇靈瑤,有點不明白她到底是個什麼意思。既然她能和特殊者的秦隊長千里迢迢跑來這裡抓他,那勢必對他的情況有點兒了解,難道在這樣的公開場合就讓他說啦?他們也不怕自己的真實情況說出來活生生把這些人都嚇傻了去?!畢竟可不是誰都能接受超自然的事情,尤其他們剛被抓來關到現在,已經受到過很大的驚嚇,承受能力還真不怎麼行。

蘇靈瑤一看他的眼色就明白他的意思,但她的想法卻和妖邪不同。現在就連空間裂縫凶獸這種玩意兒都蹦出來了,再來一個殭屍似乎也不顯得誇張吧!如果秦大隊長的視頻沒流出來,大部分人們還被政府照顧的好好的,那可能讓他們聽到說不定會出現妖邪認為的情況。

現在反而越是瞞著氣氛才會越詭異,人才會想得越多。想得越多陰謀論也就越多,最後反而能把一件事傳的咋咋呼呼,無端多出許多不必要的恐懼出來。這些人實際都已不是局外人,他們普遍都被關在這裡很久了,該看的事也看得差不多,再笨的人也會有自己的判斷力吧,妖邪總不會以為他們對他一點兒猜測都沒有,依舊還是剛抓來時什麼都不清楚的樣子。

最好的證明就是簡傷,在蘇靈瑤離開他的牢房跑來準備審訊妖邪的時候,人家就已經在卡爾斯特倫的幫助下,頑固的挨到門邊,看著他倆那是專心致志的,就連傷口都不管了,八卦的樣子簡直都到了沒臉沒皮的地步。

「你現在還有心情顧慮這個?難道你在用那什麼仙丹改造他們的時候,還保了密不成?但凡你背著他們做這些事,我想他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既驚恐又安靜吧。看到特殊者來救他們,理應和一般的人質一樣,急著逃出去啊,現在倒好,一個個就像是見足了世面,反倒不焦慮了。」蘇靈瑤為了破解他的心防,耐心的分析著這裡的局面。

妖邪那叫一個無言以對,以為他確實就在這土牢里給這些人質灌藥的,這也不能怪他呀!別看他現在身份是這花磯堂狩獵場的幕後老闆,可他也僅只是給狩獵場提供打手罷了。看他一筆筆的錢賺得多,實際上一半都要交給花磯堂做保護費,到自己手裡之後的那點兒錢他還得養活這些手下,攢來攢去能挖出這麼個地洞搞成牢房都不容易了,哪來條件還一個個分開來秘密灌藥?!所以吃了他的仙丹之後,那些人所有的反應就都被這些人質們從頭看到尾,以至於他們害怕得都麻木了,他也很無奈的好哇!

誒等等,這個女高人她又是怎麼知道他的仙丹的?!他似乎現在還是第一次見到她,就算這位秦隊長和她一起在背地裡監視了他很久,但他也從來沒有在公開場合或是沒有確定安全的場合提過仙丹的事啊!更別說她似乎還知道仙丹是幹什麼用似的。

他轉而小心的通過餘光瞥了蘇靈瑤一眼,以確定她不是在詐他之類的耍計謀,目的嘛自然就是為了套他的丹藥。可不是他吹,當今世上據他所知只有他能夠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煉製出這樣特殊的藥丸,其餘的什麼亂七八糟里電影電視劇中的東西那都屬於臆想。為此他甚至還曾經託人和派人去往華夏國各地探查過,就連那些什麼所謂的隱士都給刺探了一下,是真的確定這情況才敢說這樣的話的!

也不是他把自己想的太厲害,在生物強化如今越來越重要卻也越來越無發展進步的情況下,他這種藥丸可在特殊者升級無望的情況下提供一種前進的可能性!這可是經過事實檢驗的!如此一來,要說沒人覬覦,尤其是某些勢力特別大的組織覬覦,他還真不信。年前那花旗國在得知他有這種藥丸的時候,不就巴巴跑來了嘛。

「女尊者真是好手段,連我的壓箱底寶貝都知道,不知能不能告知您是從何處知道我的仙丹的?」他溜著眼珠子不抱希望的問了一聲。

蘇靈瑤眼神在他身上不停的瞟著,目光像是能把妖邪身上的長袍給剝了似的,實際她是在用神識感知著他身上是否還有那種丹藥,如果能弄到一顆在手,她有相當的把握分析出裡面的成分。

「是我剛才在你房間窗戶外面聽到的。」蘇靈瑤這個耿直千年老妖直接就把得知途徑告訴了妖邪,還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甚至連目光都沒和妖邪的視線對上一對。

妖邪整個人那是直接猛地一愣啊!他如果這些年逃出來之後的日子過得不是做夢的話,好似記得自己在這裡的房間是在這棟樓整整十五層的半空中,窗外那裡更是什麼都沒有,甚至連個陽台都沒有,他倒想問一問,這個樣子的設置你是咋在窗外面聽到我說話來著的?!

他直接不顧自己的安危了,索性也瞪著眼珠子上上下下來來回回的觀察蘇靈瑤,最後不得不承認,以他這麼多年的看人經驗,這個女人渾身上下竟然在一舉一動中毫無破綻之處,再加上那身手,指不定她真的能有能力「飛」到十五層,並且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躲在窗外偷聽自己和手下的對話。

儘管這個猜想讓他覺得更不可思議,但目前他有餘地不接受這種設定,不相信這位活閻王的話嘛?!想了想便順便推測了一下,如果她能在窗外偷聽,那後來自己離開之後,她甚至是這位秦隊長一定也能進入自己的套房,指不定現在所有房間都被他們搜過了。

有了對蘇靈瑤實力的更大了解,他還真頹喪了起來,人家很明顯不僅只有武力超群,而且還有腦子有經驗,更慘的是就連心都特別狠,這樣一個人,自己要怎麼才能逃出去呢!千年前做了那條異世臭蟲那麼多年的玩物,如今他對於自己的命運幾乎有一種簡直可說是偏執的應激性反應!

他不願意!他不願意再被任何人脅迫或者控制。如果他現在依舊只是當年道派中的一個小道而已也就罷了,安心的念經習武粗茶淡飯,可現在他有了很多異界的知識,這些東西即便只是很少的一部分都是華夏和地球不存在的,在某種層面上來說,甚至可稱之為「高級」的。

而且當今世界亂世將至,他憑著這個,反而能比人類活得更加滋潤,這也是他會幫花旗國甚至是花旗國如今正在合作的那奇怪的地外生物一些小忙的原因之一。

可問題依舊回到了原點,他要怎麼才能逃出生天?!如今腿還斷了,就是能站起來都邁不開腿去,想來想去似乎只有三種可能。一是讓面前這兩個人放了自己,二是讓其餘還散布在樓上的手下救自己,三是尋求花磯堂的幫助,讓他們來搶自己。

可這三點看起來容易,實際哪一條都沒有多少可行性。第一條他不知道人家此次前來的最終目的,如果是鐵了心捉拿自己怎麼可能利用條件交換,華夏現在的官方機構可是說一不二的主,那個秦隊長不正是官方機構的人嘛。第二條他的手下是個什麼實力他最清楚,自己都不是這個女人的對手何況他們。第三條是因為花磯堂的人本身就不靠譜,他們只知道賺錢,要是得罪了華夏官方,害他們無法再安生的把生意做下去,說不定他死得反而更快。

妖邪心疼自己啊!只覺得自己當年的親媽究竟是怎麼生的自己,是不是算了一個最壞的時辰把自己逼出體外的?以至於自己的生辰八字簡直是煞天煞地專門往死里克的極凶命?!怎麼搞來搞去自己就過不了幾天好日子呢!他現在都混成這樣了,宛如陰溝里的老鼠,竟然還能被人找上門來,老天爺就不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嘛!

但無論如何,即便逃生的希望再小,他也得去搏!剛才的一通抱怨讓他的心態似乎好了一些,下意識咽了一口口水,就開始從長計議。

他腦迴路轉了這麼一大圈,實際上時間也才走了三四秒鐘,蘇靈瑤甚至都還在繼續用視線「剝」他的衣服,這讓回過神來的妖邪真心忍不住攏了攏自己長袍,來驅趕那種快要紅果果的詭異感覺。

「呃好吧,沒想到女尊者倒是個爽快的人,可我仍舊覺得我們在這種地方說話不怎麼妥當,既然您已經知道我的仙丹,不如我們去我那間煉藥房,我也好給尊者拿葯。您提起這個,不會不想親眼看一看的吧。」

他的這些話其實說的相當狡猾,要不是蘇靈瑤又神識,普通人說不定還就叫他給騙了去。

他的話首先說的非常軟和,把自己的位置放的那叫一個低,動輒「您」來「您」去,「女尊者」「女尊者」也是叫得歡實,但凡心理狀態正常的人都喜歡這樣「講禮貌」的好青年。

其次,將他自己挪出現在這種明顯不利於他的場面,四周雖說絕大多數都是被他抓來關押的普通人,可連同蘇靈瑤以及秦冽在內,那可都是他的對手,自己這邊孤立無援還斷了腿,假如能進入自己熟悉的主場,不說那裡的陳設自己心裡有底,多少能有些幫助,比如葯架上還放著好些沒用完的毒藥什麼的,萬一就能用到呢?!即便用不到,好歹也把自己的敵人數量下降了不是,心理上都能舒坦不少。

最後他在話中撒了謊,他的那間煉藥房根本沒有藥丸,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可能放在安保設施如此落後的地洞里,他的藥丸雖然不如強化液知名度大,可要是被人偷了去拿去花旗國賣,甚至去找黑市開拓新的市場,那回個本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最關鍵的是,這葯其實也不好制,強化液的走私難度越來越大,華夏國也不知怎麼了,似乎黑市裡也是在叫著它越來越難得到,據說上面這玩意兒漸漸都失去了蹤跡,等閑都見不到那些特殊者和相關部門拿來用了。於是有這種渠道的弟兄自然也不好搞。

尤其到了最近,那幫子傢伙索性再也沒見過強化液的蹤跡,他用的那些還是人花旗國那次給他支副輳他才能繼續煉製仙丹呢!一次能出個三四粒的已是他的極限,這還屬於消耗品。自己那些資質不錯的手下沒多大依賴度,可狩獵場里的打手如果沒有持續服用的話,能力就會漸漸消耗乾淨,最後還會流失自身所有氣血而喪命。

現在的人也不好抓,能出幾個打手都不容易,死一個得少賺多少錢?!他是寧肯自己累死也捨不得損失一棵「搖錢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