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神天下>VIP卷:扶搖萬里_第二千七百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VIP卷:扶搖萬里_第二千七百一

小說:武神天下| 作者:禹楓|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千七百一十二章:以後別來招惹我

目視著戴玄銘從虛空之中劃下,即將落入腳下的熔岩之中,杜少甫身軀站在原地沒有動作,只是揮出了一道巨大的光掌,將那錦袍青年的軀體攫到了手中,帶回了身邊。

杜少甫手中大力迸發,緊緊地箍著戴玄銘的脖子,使得他一點也不能動彈。

事實上,這個時候的戴玄銘雖然受到了恐怖的創傷,但如果給他一些時間的話,還是有能力很快恢復一些實力。

畢竟,他也是一位實打實的奪神之境強者,主要的戰鬥手段是法則之力,只要讓他緩過勁來,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重新再戰。

當然,杜少甫是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的。

自己來到三十三天為時尚短,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弄明白。

再加上這方奇異的空間世界里好處不少,他可不想在這裡一直耽擱下去,還是快速解決掉這裡麻煩才好。

「你……你想幹什麼?」

被杜少甫抓在手中,戴玄銘驚慌不已,膽戰心驚地大叫道。

到了這個時候,他終於認識到了自己錯得很是離譜。

這紫袍青年,修為實在是強悍了,比之自己不知道要厲害多少倍。

或許以他這樣的實力,整個禹清神國也找不出幾個真正的對手!

此番落敗,戴玄銘心中的惶恐猶如大海漲潮一般,迅速地蔓延上了他的心頭,令他感到無比的恐懼。

對於一個強者來說,在面對對手的時候,根本不會顧忌太多。

搞不好,這紫袍青年也是出身於一個龐大的勢力,金翅大鵬鳥一族那樣的龐大種族他不敢想,但很有可能就是無上常融天時的某一方聖地。

那樣的勢力,別說是太虛神將府,就算是禹清神國的皇子也同樣是不太能夠惹得起的。

很顯然,這紫袍青年不會輕易放過自己,戴玄銘的身軀開始顫抖了起來。

「之前不是蹦躂得挺歡的嗎?不是一直叫囂著要將我碎屍萬段嗎?你太虛神將府的人那麼猖狂,沒有相應的實力也就算了,現在就連膽氣也都喪失了1

杜少甫撇著嘴角,目光微微眯了起來。

他將戴玄梓提了提,而後身形一動,搖身而上,向著熔岩空間外面飛出,眨眼便是出了洞口。

這片空間裡面的寶物算是已經被自己得到,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快看,他們出來了1

杜少甫剛一出現,外面頓時有人大叫了起來。

他環視一周,發現這個時候山谷里已經圍攏了不少人,至少有著兩三百的樣子。

不用說,這些人一部分肯定是相繼發現了這處地帶的異常才起到的,另外則應該是尾隨著戴玄銘而來,想他的戰鬥。

不過就是在杜少甫出現的時候,場中霎時一片鴉雀無聲了起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半晌沒有發聲。

但經過短暫的死寂之後,場間驀然炸開了鍋!

「不……不會吧!戴玄銘居然敗了,被他紫袍青年擒住了1

「這……怎麼可能啊!太虛神將府的二少爺,那可是奪神之境的修為,在整個禹清神國也找不出太多的對手啊1

「這簡直難以想象啊,那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啊,怎麼會突然蹦出這樣一個強者,似乎並沒有人認識他,禹清神國有這號人嗎?」

「這都不是關鍵啊,禹清神國內能夠戰勝戴玄銘的人年輕一輩不是沒有,但能夠讓他如此狼狽,直接被擒的,估計還真是很難找得出來啊1

「這下子太虛神將府的人真是踢到鐵板了,那人的背後絕對有著大勢力,來頭不會簡單!否則怎麼可能會培養出這麼恐怖的年輕強者?」

「沒錯,能夠輕鬆戰勝戴玄銘,這樣的強者就算是放到聖地之中,應該也不算弱了吧?」

……

許多人驚呼出聲,放聲討論了起來。

太虛神將府三位少爺,或許很多人沒有見過,但他們的實力,在整個禹清神國之中卻是聲名遠揚,那絕對都是年輕一輩的翹楚人物。

尤其是他們家族的大少爺和二少爺,實力都早已步入了奪神之境,可怕無比。

而此時,這戴玄銘卻是就這樣落敗了,而且還是敗得相當的凄慘,說不出的狼狽。

「這突然出現的傢伙,有可能是哪個勢力雪藏多年的絕世良材,只在此次混元空間開啟之時才放出來歷練。我敢斷定,接下來這裡必然會更加的精彩,倒是讓人忍不住有些期待埃禹清神國內那些盛名已久的青年才俊,這下子真是遇到對手了1

「真的不知道,如果讓太虛神將府的大少爺,還有那幾位與這人對上的話,最終的勝負將是如何1

「這……恐怕不會比那幾位弱啊!他們雖然是神國最變態的幾個傢伙,但這紫袍青年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似乎並不下於每一個人,直接鬥起來的話,結果誰也說不好1

「我們就不要在這裡妄加猜測了,那樣的境界,畢竟還不是我們現在所能夠了解的。他們之間的強弱,只有真正戰過之後怕是才能夠有所決斷1

「真是期待啊,很想看一看戴家的大少爺,與這紫袍青年一戰1

「依我估計,太虛神將府的大少爺,實力或許還會稍稍勝出一籌。對於那樣的強者來說,必然具有非凡的手段,很難估量出最強的實力1

……

許多人議論紛紛,全都圍繞著杜少甫和實力在談論。

對於這突然冒出來的年輕強者,所有人都表示出了最為強烈的好奇心,想要得知他的來歷,還有與禹清神國內的「那幾位」相比,到底孰強孰弱。

不過,也有不少人不是太過於看好杜少甫。

人的名,樹的影,太虛神將府的那外戴家大少爺,久負盛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青年的確是很強,但卻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兄台1

也就是在眾人議論的時候,賀知白心中也忍不住震愕著。

但同時,他也是欣喜無比。

他想要結交杜少甫,這時候看他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比自己預想之中的還要強悍,這不得不讓他自己都在佩服自己的眼光。

與這樣的一位強者交好,絕對不會是什麼壞事。

唯獨需要擔心的,是有可能交惡太虛神將府的人。

不過賀知白也沒有過度在意這些,他們紫鴻神將府與太虛神將府之間,本來就關係平平。

就算是將他們得罪了一些也沒有大礙,更何況,以紫鴻神將府的實力,也不需要太過於懼怕他們。

賀知白驚喜地叫了一聲,就是踏步而出,去到杜少甫身邊。

但還沒等他有所動作,只見那紫袍青年就是拎起了手裡的戴玄銘,就像是拎著一條死狗一般,向上提了提,道:「在我來的那方世界之中,很多人稱我為作『魔王』,對於衝撞我的人,我絕不心慈手軟!諸子百家中的法家、名家、縱橫家我都不怕,想必你們太虛神將府的實力,應該不會比他們更強!你們做錯了事,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現在,是時候了1

說話的同時,杜少甫的手心之中湧出一股強悍的氣機,悍然度入了戴玄銘的身體裡面。

隨著這樣的手段發出,戴玄銘體內就像是炒豆子一般產生爆鳴之聲,里啪啦的響動不絕於耳。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陣陣抽搐,口中有著一連串的悶哼,嘴角淌下一股股猩紅的鮮血。

「礙…」

最終,戴玄銘的嘴裡發出了慘叫,痛苦不已。

他只感覺到渾身每一寸血肉都失去了氣力,比之先前承受杜少甫一招「禁神之握」還要來得虛弱一萬倍,痛苦一萬倍。

他的眼神迅速灰暗了下去,身體就像是漏了氣一般,浩瀚的氣流衝擊而出,嗤嗤作響,體內所有的力量都在遏制不住地流逝。

周圍的空間都在這氣流的衝擊之下變幻著形狀,被一次次擊穿。

戴玄銘知道發生了什麼,一瞬間,他彷彿遭受了世間最殘酷的刑罰,心如死灰!

「這……」

「不得了了,這下子出大事了1

「好狠的小子啊,居然敢廢了太虛神將府的二少爺,這下子事情大發了1

「這人到底是從哪蹦出來的啊,膽子也太大了啊1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太虛神將府的二少爺居然被廢了修為,這是要捅破天啊1

……

在圍觀諸人的目光之中,戴玄銘身上的氣息飛速的衰弱著,很快就變得平凡無比。

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紫袍青年是直接廢掉了他的修為,使之成為了一個平凡人,或者說是一個廢人。

如此手段,讓在場的諸人全都驚慌了起來,不停地大叫著。

「小子,快住手!放開二少爺1

其中,與戴玄銘一同而至的太虛神將府之人驚駭不已,全都咆哮著沖了出去,想要從杜少甫手中將戴玄奪回。

「哼1

杜少甫輕輕一哼,也不如何理會那些人,只是將戴玄銘的軀體一拋而出,向那些人飛掠而去。

「嗤嗤……」

戴玄銘的手下,趕忙施展出修為,布下柔和的玄氣,緊緊將其身軀托祝

但杜少甫的力道實在是太大了,這些人為了不傷到自己的主子,被硬生生震退了極遠,才堪堪穩祝

「之前,我已經放過那戴玄梓一馬,但你們卻一點也不知道收斂!今天我廢你修為,是要讓你好好長長記性,同時好叫太虛神將府的其他人知道,以後千萬不要再來招惹我!否則的話,下一次我絕不會再手下容情1

只在眾人慌亂之中,杜少甫的聲音又是響了起來。

他的話語帶著幾分厲色,無比的堅定,讓人毫不懷疑其中的真實性。

杜少甫當然知道廢掉戴玄銘修為的後果,是站在了與太虛神將府不死不休的對立面。

但他卻沒有一丁點的驚慌之意,彷彿並不在意。

並且,他之所以當著如許多人的面來做這一切,也是有所用意的。

他剛剛來到三十三天,對這裡的一切都不太了解,而這裡又有著數不清的強者。

如果不以霸烈兇狠的手段在此立威,別說在整個三十三天,怕是在這個奇異的空間裡面,都會有著不少人來挑釁於他。

此次廢掉戴玄銘之後,最起碼能夠在這空間裡面,保證自己少受一些侵擾。

他迫切需要時間提升實力,小星星、男人婆、杜小妖、杜小霸他們不知去向,杜少甫根本放心不下,需要儘早找到他們才行。

「小子,太虛神將府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1

「小雜碎,敢傷我家二少爺,你就等著授首吧1

「神將大人知道之後,必要將你挫骨揚灰1

……

戴玄銘的一干隨從將他接住之後,莫不是用仇恨地眼光看著杜少甫,一個個嘴中謾罵不已。

他們的主子在自己面前被人廢掉,這不是在打臉,而是在要他們的命!

作為隨從,戴玄銘被廢掉之後,太虛神將府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不識抬舉的東西,再不滾,我不介意把你們全都擊殺在此1

杜少甫目光虛眯而起,從那些人的身上一掃而過。

看到這樣的眼神,太虛神將府的一行人,都在一瞬間感覺腳底冒出了涼氣。

哪裡需要多想,所有人都直接扭身就走,帶著戴玄銘,飛速遁走。

他們不敢多作逗留,這紫袍青年敢對自己的主子下手,對付他們的話,肯定更加的不會手軟!

「快走!我們也快走!要是被太虛神將府的人知道,牽怒於我們那可就糟了1

「這紫袍青年真是一個煞星啊!他真的是一個魔王1

「這手段太兇殘了!還是離他遠一點比較好,免得惹禍上身啊1

……

很多強者全都大喊著,馬不停蹄地逃走,生怕離杜少甫站得近了,從而招至池魚之災。

就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這人真的不愧有著「魔王」的稱號,簡直不要太兇殘!

事實上,他們如果細想一下的話就不會作此感慨了!

修鍊之人,殺人或者被殺完全都是稀鬆平常之事,絕不會因為廢去了一個人的修為,就能夠獲得魔王的稱號。

只是因為,杜少甫今日廢去的,是太虛神將府的二公子。

正是如此,才使得所有人都產生了一種巨大的落差之感,原本那高高在上的強者,被人如此對付,這般手段確確實實是足夠暴虐的!

「快走快走1

隨著有人帶頭離開,眾人一窩蜂地沖了出去,這片山谷之中很快就顯得有些冷清了起來,只剩下杜少甫,還有賀知白和他的十幾位手下。

而直到這個時候,賀知白還在愣神之中,明顯還未曾從巨大的震動之中緩過勁來。

他身邊的一眾手下也好不到哪去,一個個看向杜少甫的眼神,全都是帶著強烈的驚駭意味。

在他們的目光之中,見到那紫袍青年向自己這邊走來,諸人全都齊刷刷地往後退了小半步,似乎感覺有些懼怕的樣子。

「兄台,你闖大禍了1

賀知白平復下心中的思緒,苦笑一聲說道。

禹清神國內的所有人都清楚,太虛神將府的地位是何等超然,不說神國內絕對無人敢去招惹,但就連神皇都得給這個家族極大的面子。

杜少甫如果是單純地與戴玄梓和戴銘交惡倒還沒有什麼大事,但此番直接廢了他們的二少爺,這梁子可就結得太深了,別說那個戴家的大少爺,甚至會引動太虛神將府老一輩的強者出手。

到時候,這紫袍青年面臨的情況可就相當的不妙了。

「沒事,這種情況我早就習慣了1

對此,杜少甫只是微微一笑,給賀知白遞去一個放心的眼神,示意他不要擔心。

自己他踏上修鍊之路,類似的事情不知發生過多少回。

神武世界中的那些大敵,當年的大輪教、龍族、法家、名家、縱橫家等等,哪一個對他而言不是神一般的存在!

但到最後,還不是被自己一一踩在了腳下!

所以,對於太虛神將府的事情,他並沒有如何往心裡去。

有強大的對手,才能夠進行更好的磨練!

「在下杜少甫,多謝賀兄先前的維護1

杜少甫沒有向賀知白多解釋什麼,只是上前,對他鄭重地抱了抱拳。

他心中對這個溫潤如玉的青年人,慢慢地有了不少的好感,這個人與千古玉長得極像,都是那麼的玉樹臨風。

最重要的是,他毫不做作,什麼事情都不會藏藏掖掖的,沒有半點女兒之態。

這一點,也與千古玉很是相像。

對於這樣的人,杜少甫也想好好的結識一番。

更何況,他急需了解三十三天內的格局,還有自己眼下所處的局面,從這賀知白身上,想必能夠很快了解自己想要得知的很多事情。

「在下賀知白,杜兄有禮了1

賀知白見到杜少甫一點也沒有在意的樣子,也從方才的擔憂情緒中擺脫出來,朝杜少甫認真回了一禮。

「我從外界而來,無意間進入這裡,很多事情想要向賀兄弟請教一翻,還請不吝賜教1

杜少甫再次施了一禮,認真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