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都市最強狂少>第五百五十八章 怪物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八章 怪物的」秘密「

小說:都市最強狂少| 作者:述夢者| 類別:武俠修真

「桀桀桀桀,怎麼樣,痛嗎?絕望嗎?是不是怎麼也打不到我令你感到很生氣?」

「沒辦法,這個世界本來就該是這樣,強者進化,弱者淘汰,不能變強的傢伙只能淪為進化車輪下的塵埃」

那個「野人」一樣的傢伙伸出他那沾滿鮮血的利爪,桀桀怪笑著說道。

他就站在那裡滿臉怪笑地看著姜潮,而姜潮也從地上爬了起來,坐在那裡冷冷地看著這個怪物。

全盛時期的他尚且沒有辦法傷害到這個怪物,更別提他現在肩膀上還負傷了。

那肩膀上的傷口對姜潮而言雖說遠遠稱不上是致命,但是這個位置卻是十分蹊蹺。

只要姜潮稍微一有動作,這個傷口就會因為被牽扯到而把痛感放大十倍。

可以說,姜潮肩膀上的這個傷口已經完全限制住了他的活動。

不知道這究竟是一個巧合還是那「野人」有意為之,如果真的是後者的話,那麼他真的可以說是一個十分可怕的敵人!

不僅無法攻擊到他,就連對方隨意創造的傷口對自己而言都有如此嚴重的副作用。

可以說,這幾乎是一頭專為戰爭而生的野獸!

對付這樣的敵人,姜潮幾乎已經沒有了主動出手的**,因為他知道那樣做只是白費力氣。

與其一次次地做徒勞的無用功,還不如坐在這裡等待對方主動發起攻擊,然後自己再瞅準時機予以還擊勝算大一些。

而且姜潮隱約地能夠感覺到,這個傢伙並沒有要殺死自己的想法,雖然他並不清楚這個傢伙這麼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看到姜潮坐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后,那「野人」沉默了將近半分鐘的時間,然後用沙啞的聲音嘿嘿笑了起來。

「嘿嘿,終於學聰明了?」

「你的血倒是很香甜啊,搞的我都快忍不住了。」

那「野人」的聲音聽上去十分可怖,他一邊用極度渴望的聲音說著,一邊舉起自己的爪子,滿眼欣賞地舉到自己面前,然後瘋狂地嗅了嗅,臉上露出了無比陶醉的表情。

終於,好像再也忍不住了一樣,這個「野人」把爪子緩緩舉到嘴邊,然後伸出舌頭輕輕地舔了一下。

這個「野人」的舌頭猩紅而又細長,上面還帶有一顆顆十分細小的粒狀物,看上去不像是人類的舌頭,反倒像是野獸或者惡魔的舌頭。

舔了這一下后,那「野人」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極度瘋狂、興奮而又猙獰的表情。

他陶醉地快速深呼吸了幾口氣,然後又瘋狂地舔起利爪上的鮮血來。

那副模樣看上去活像是一個幾天沒摸到過毒品、然後好不容易逮到毒品的資深癮君子一般。

姜潮獃獃地看著眼前這一幕,這副畫面只讓他感覺到毛骨悚然。

他見過無數殺人不眨眼的惡魔,當然,他也親手殺過人。

在見到今天這一幕以前,姜潮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意志力十分堅韌的人。

有時候他甚至覺得,自己已經夠心狠手辣了。

即使看到猩紅的鮮血從自己的手下噴濺出來,哪怕是濺到臉上,現在的姜潮都不會感到有任何不適感。

他自認為現在的自己對鮮血這種東西,已經感到麻木了。

可是直到親眼見到今晚這一幕後,姜潮才發現自己是真的錯了!

親手殺人、手上沾滿鮮血,和茹毛飲血可是兩個概念!

殺人的頂多能算是兇手,即使再狠毒也不過是喪心病狂的兇手,歸根結底還算是人的範疇,至多有點兇狠罷了。

可是喝血的,那算是什麼?還能算是人么?

喝人血的,就只有野獸還有惡魔能夠辦得到!

這已經不屬於是人類的範疇了。

這是姜潮頭一次親眼見到有人喝人血,給他的感覺甚至比他第一次親手殺人、鮮血噴濺到臉上還要來的震撼。

彷彿是感覺到了姜潮的震驚,在姜潮的注視下,那個「野人」緩緩地抬起頭來,朝姜潮露出一個微笑。

他那沾滿鮮血的嘴角微微上揚,拐出一個令人驚心動魄的弧度。

「怎麼了?感覺到害怕了么?感覺自己看到的東西超出自己之前的認知了?」

「別急,這個世界超出你認知的東西還有很多,甚至就連你自己說不定也會是其中一種」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這種事情你會見到更多的,桀桀桀桀」

這個「野人」一邊怪笑著說道,一邊繼續舔舐他手指上的鮮血,那陶醉的表情看的姜潮又是一陣毛骨悚然。

可是他這陶醉的表情並沒有持續太久,這個「野人」的面部表情便突然僵硬住了。

姜潮愣了愣,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有一種奇怪的預感,那就是接下來可能要發生有趣的事情了。

果然,沒過了幾秒鐘,那「野人」便忽然發出了一聲慘叫。

在無人的街道上,這聲慘叫劃破天空,就連遠處幾隻站在樹枝上棲息的鳥兒都被驚得張開翅膀飛走了。

在姜潮的注視下,那「野人」忽然抓住自己的喉嚨,嘴巴里發出「吼吼」的低沉嘶吼聲,好像是被什麼給卡住了嗓子一般。

接下來,這「野人」的情況好像變得更糟糕了。

他「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臉上露出了十分痛苦的表情,好像有一個看不見的人正在折磨著他一樣。

到了後來,這個「野人」的情況似乎又惡化了許多,變得更加嚴重了。

他伸出那兩隻鋒利的爪子,不停地在上半身撓來撓去,想要藉此減輕自己的痛苦。

可實際上他這麼做最多只能讓自己發泄一下,而他身體上的痛苦只會變得更多!

因為他那非人的、野獸一般的爪子實在是太鋒利了,即使是無意識的抓撓著自己的皮膚,也會讓皮膚上增添許多血痕。

他那鋒利的爪子就如同利刃,每抓撓一下,他爪子劃過的皮膚就會變得皮開肉綻。

沒過多久,這個傢伙就從一個「野人」變成了徹頭徹尾的「血人」。

他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滾著,嘴巴里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聲。

而他也像是一個活著的「油漆桶」一般,凡是他滾動過的地方,都會留下一條條長長的血痕。

看著眼前這個「野人」突然之間就變成一條瘋狗一般在地上不停地滾動掙扎,姜潮的眼神里多了一絲疑惑。

其實在剛剛這段時間裡,他大可出手攻擊這個傢伙,他的機會實在是太多了,可是姜潮並沒有這麼做。

因為姜潮並不確定這個傢伙是在「演戲」,還是真的突然就發病了。

前一秒還生龍活虎像是個食人猛獸,后一秒就變得如此虛弱,怎麼想都會讓人感覺這其中有蹊蹺。

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以後,姜潮早就明白了「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

如果敵人真的只是在賣破綻,那麼自己還不知死活地衝上去自投羅網的話,豈不是太傻了么?

雖然這個傢伙「買破綻」的代價看上去著實是有些大,可是姜潮還是決定再等一等。

至少在弄清楚這個傢伙為何會突然變成這樣之前,他是絕對不會輕易貿然出手的。

如果他真的是出於某種原因變成了如此虛弱,那麼自己動手的機會應該還有很多,不差這一會兒。

但是姜潮的身體早就已經處於渾身緊繃的狀態,只要確定那個傢伙的狀況,姜潮隨時都可以撲上去。

「血,血果然,這血液的濃度,還是太」

「不行,現在還不是時候,太早了,我還是太急了,我不該這麼急的」

那個「野人」彷彿已經把身體里的最後一絲力氣也給折騰光了,趴在地上劇烈地喘息著,同時用極低的聲音自言自語道。

雖然這個傢伙的聲音十分嘶啞,而且音量極低,但是姜潮的聽力遠超常人,他還是捕捉到了其中的幾點細節。

聽了這傢伙的喃喃自語后,姜潮忽然感覺心頭豁然開朗了。

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困擾著他的一個問題,好像正在慢慢變得明朗起來。

從這個傢伙剛剛所說的話中,姜潮大致可以推斷的出,他襲擊自己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自己的「血液」。

自己的「血液」對這個怪物來說,很有可能是一種十分美味的東西,當然,也有可能是一種功效很強的補劑。

至於具體如何,根據目前的信息姜潮還不能推斷出來,但是他知道一點,那就是自己的「血液」對這個怪物來說,具有很強的誘惑力。

所以他才會喝自己的血液,而且還露出那般變態而又渴望的神情。

但是出於某種原因,或者用那個怪物的話來說,自己的「血液濃度」好像太高了。

憑藉目前的他來說,還接受不了自己這種超高濃度的血液。

可這個怪物實在是經不住誘惑,他沒能忍住,還是喝了自己的血液,但是他又承受不住,所以才會變成這副模樣!

而這也正是那個怪物為什麼現在不殺掉自己的原因,因為他襲擊自己,本身就是為了喝自己的血而來的!

可現在的他又承受不住,即使殺掉自己,也只能白白浪費掉機會,所以他剛剛才一直沒有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