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榮謀>第八百六十一章 瓮中捉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十一章 瓮中捉鱉

小說:榮謀| 作者:河邊的蘋果| 類別:女生小說

慶王府的二管家才出京兆,朝廷就出事了。

張毅親自帶兵抓了工部那名做假賬的賬房先生,和其家人。

慶王顧不上哭鬧的慶王妃母女,直奔宮中。

皇帝親審,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

沒有人知道審訊的過程,眾人只知那名賬房先生什麼都交代了,不僅交代了全部,還拿出了沒有燒毀的真賬。

一時間,工部官員半數下獄,工部尚書、工部侍郎等位高權重的全都下了天牢。

皇上下令九卿會審,此番涉案貪污的工部官員一個都不能放過。

慶王頭一次有種腦子不夠用的感覺,工部的賬目是何時查出來的?皇上又是何時介入工部之事的?他徹底懵了。

不等他想通關鍵,皇上查抄的聖旨就下了。

六十七名戶部涉案官員,六人秋後問斬,二十三人從軍發配,剩下的官員除了撤職就是貶官。

皇上的雷霆手段讓包括慶王在內的所有官員,全都措手不及。

此刻就連太子都戰戰兢兢的,連一句相幫的話都不敢說。

劉相一脈全都怕了,他們在失掉戶部后,又一次的失去了工部。

***

「小姐,小姐,京里來信了。」丁香一手拉著韁繩,一手拿著書信。

董如意拉停赤紅,調轉馬頭。

丁香抬手飛出甩出手中信封,董如意單手接住,「又胡鬧了不是。」

丁香嘿嘿一笑:「是家書。」

董如意麵上一喜,趕忙拆開。

董如意笑道:「難怪如此厚,這裡面分別裝著她、董世傑、蕭瑞德的信件。」

她打開自己名字的那個,第一頁是董文德的寫的,內容簡單,他只寫了家中、朝中一切安好,勿念。

第二頁是董陳氏寫的,一張紙從頭寫到底。上面全是問她吃的好不好,住的管不管,衣服夠不夠,路上冷不冷。

董如意看的眼眶發酸,看到最後時,差點沒笑出來。董陳氏最後寫道:「看到那不孝子替為娘給他兩巴掌,哪有他這樣做兒子,做兄長的。不告而別?他就不怕教壞弟弟妹妹?」

再往後就是讓他們一定要小心,不管做什麼都要以性命為重,且不可涉險。

看完董陳氏的,還有一張香蘭附加的一頁紙。

香蘭的信更加簡單。

陛下真龍天威,初涉工部一案,其案便水落石出。如今工部涉案官員抄家的抄家,發配的發配,撤官的撤官,貶官的貶官。工部空缺官員待定,吏部初擬的官員名單不合聖意,謠傳吏部尚書差點受此牽連,還是慶王爺力保才得以保全。家中一切安好,代王府安好,董家安好。周媽媽已經抵達,同來的還有周媽媽的兒子王榮生。

董如意嘴角微抽,這樣的信八成也只有香蘭寫的出來。

蕭瑞德、董世傑騎馬奔來。

蕭瑞德喊道:「如意,你怎麼停下了?」

董如意上前:「你的家書。」她說著飛出蕭瑞德的那封信。

蕭瑞德抬手一接,差點沒從馬上栽下去。

董如意扶額,「你這騎術何時能有長進?」他們三人從第二日就開始騎馬,她需要適應馬上的日子,而蕭瑞德、董世傑同樣需要適應長期騎馬。

蕭瑞德忙道:「再給我幾日時間。」

董世傑見到蕭瑞德的糗樣,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董如意騎馬靠近,「也有你的。」她說完遞出手中的信。

蕭瑞德剛想說不公平,就見董世傑在拿到信的同時被董如意直接拍了兩下。

董世傑捂著胳膊,「斷了,斷了,這是要打斷我胳膊啊1

董如意哼了一聲,撇過頭。

蕭瑞德頓時心花怒放了,他打開信,笑臉頓時變成了苦瓜臉。

家書是慶王寫的,慶王先是一頓警告,讓他不得胡鬧,讓他務必按照董如意和胡副統領的意思去做。還說他不孝,說人家董如意的平安家書不僅到了代王府,連董家都收到了。讓他立刻寫一封保平安的家書給慶王妃。

蕭瑞德苦著張臉:「如意,董大人給你寫家書了嗎?」

董如意一臉的不解,然後把董文德的遞給了蕭瑞德。

蕭瑞德忽然大叫:「你那才是親爹。」

董如意一聽就知道慶王一準沒好話,不等她嘲笑,就聽董世傑道:「沒準我這也是養父。」

他說著一腳懸空,身子傾斜到蕭瑞德面前,強過蕭瑞德手中的紙張。

待他看過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了。

董文德更是一句好話都沒有,蕭瑞德是領旨北上,可董世傑叫什麼?偷走。

蕭瑞德不甘示弱,「我也你的。」

董世傑拉著韁繩躲到了一旁。

蕭瑞德馬術不及董世傑,他直接大叫了起來。

董如意道:「看你們像什麼樣子,這個給你看。」她說著遞出董陳氏寫的信。

蕭瑞德頓時沒了聲音,他想母妃了。只是看到後面,表情古怪了起來,他指著董世傑道:「如意剛剛是帶姨母打你的。」

董世傑立刻看向蕭瑞德,「快給我看看。」

蕭瑞德道:「交換。」

二人像小孩子般的換了手中的書信。

待兩人看完,互相同情了起來。

蕭瑞德道:「走,咱們甭理她,她就是故意顯擺的。」

董如意笑的不行,隨後斂了笑容。趁這裡沒人,說說後面的事。

蕭瑞德眼中精光一閃,「你又想幹什麼?」

董如意笑著說:「瓮中捉鱉。」

蕭瑞德、董世傑同聲道:「瓮中捉鱉?」

董如意道:「沒錯,香蘭三日後會在京中放風,說我們此番不僅帶了賑災糧餉和六公主的嫁妝,還帶了北疆明年的糧餉。」

蕭瑞德驚道:「你瘋了,這事怎麼好往外說?」北疆糧餉的事是慶王說與他聽的,意思也是讓他加倍小心。

慶王怕董如意心思野,怕她幹什麼不靠譜的事,這才說與蕭瑞德的。

董世傑不知北疆糧餉一事,他不解道:「這北疆糧餉到底有沒有跟我們隨行?」

董如意和蕭瑞德同時看向董世傑。

只是董如意略帶笑容的目光和蕭瑞德驚詫的目光成了鮮明的對比。

蕭瑞德驚道:「北疆的糧餉不在胡副統領保護的隊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