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盜天仙途>第六百八十二章 戶川久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二章 戶川久興

小說:盜天仙途| 作者:荊柯守| 類別:武俠修真

東財團的人來的非常快,半小時就迎來了嬡子派出的車隊。

七八輛下來的是專業的人,一下車就檢查著戰場,並且收集著原始資料,而一輛加長的車駛了過來,這自然很昂貴。

車門開了,一個女職員在駕駛座上跳下來,小步但動作飛快,鞠躬問候:「山田大人,早川小姐,我是石田朝子,請上車1

「車內能躺著,還有藥品。」

日本女職員的規矩是,上班必須化妝,不化妝,被認為不是一個模範社會人,會被公司里女性排擠,故石田朝子穿著制服,身材容顏禮節無可挑剔。

早川直美目光在石田朝子身上掃了一眼,她有些昏沉,剛才作用迷霧,她感覺很累,腦袋要炸開一樣,還有聲音在耳側不斷說話——要不是靠近了裴子云,這聲音就幾乎聽不見,她有點撐不下去了。

她臉色蒼白,在登上車時腳步虛浮,裴子云忙伸手相扶,石田朝子也很有眼力的連忙幫忙,進了車,車座可放下,等於是半躺的床。

裴子云才把早川直美安置著躺下,石田朝子已奉上了熱毛巾,裴子云微點首一笑表示讚許,頓時石田朝子欠身感謝。

裴子云給直美擦了擦,又給自己擦了擦,石田朝子柔聲:「山田大人,早川小姐,冰箱還有著藥品和飲料。」..

「保溫盒有著尚有溫度的材理。」

「你們有心了。」雖剛才喝了點水,吃了點軍糧,但裴子云還是餵了早川直美壽司,早川直美勉強起身:「部長,太麻煩您了。」

「不,你幫了我大忙,躺下吧1

早川直美疲憊之極,勉強吃了幾口,就睡著了,到這時裴子云才暗鬆了口氣,這時車已經在路上了。

這部車是防彈轎車,身側是陶瓷板和合金板組成防彈車壁,輪胎特製,遇到子彈甚至地面爆炸也能繼續平穩快速行駛。

此時裴子云目光一掃,就清楚:「可抵禦步槍射擊,手槍更可絲毫無損,東家有心了。」

小屏幕上還顯示電子地圖,顯著車在快速移動,以及目的,裴子云這時鬆了口氣,打開小冰箱,取出一瓶酒,倒了一杯,一飲而盡,才有心思看著外面。

這時雨後初停,罕見掛起一道彩虹,公路兩側的懸鈴木一片蔥蘢翠綠,也不由靠在了座位上迷迷糊糊打了個盹。

醒來時,已到東京,東京是日本首都,也是世界上最大城市之一,護城河矗立著一幢標誌性建築,飛檐重閣,白牆黑瓦。

「山田大人,東京到了。」石田朝子恭敬說著,她是東家一個職員,每天和蜜蜂一樣早出晚歸,勤勞工作,為自己家族謀得發展,一直替社長開車,負責接待客人等事宜,平日接待的都是部長、社長級別。

這時用回光鏡隱蔽看了一眼裴子云,陽光照在少年身上,這樣的人,不過十五歲,能讓社長辦公室親自打電話讓自己來接?

實在摸不透底細,莫非是會長大人的男朋友?

可帶著這個少女,又是什麼意思?

車開入了東京,熟悉又陌生,似乎一切都沒有變化,裴子云迷迷糊糊看著人流在城市裡熙來攘往,9英寸液晶屏幕是日本總田電視台當紅新聞播報員崗田川子,她以甜美的聲音播報。

「據可靠消息,海紀村附近發生恐怖襲擊,發動恐怖者是會川黨,被認為與近期一系列恐怖襲擊事件有關,當地地方政府出動武裝力量予以剿滅,現事態已平息,正在安撫當地居民……」

動作真快,這明顯是給自己擦屁股,裴子云想著,記得日本五大電視台並不屬於東財團,怎麼就迅速介入?

沉思良久,車子停在一處,石田朝子恭敬用日文說:「到了。」

說著,急步下車,小步繞到車門前,伸手開門。

裴子云出來,目光稍側,就看見一個矮胖結實的中年人站在門口迎接,背後還有一群人恭候。

裴子云還罷了,石田朝子心中一緊,這少年來歷非凡,迎接的是戶川久興,這可是一萬八千石的戶川久興,當過幕府的老中。

幕府征夷大將軍之下,直屬官員最高是大老,但很少設置,正規場合,老中就是幕府的最高官職,定員四至五名,原則上一萬二千石到六萬五千石領地的譜代大名之中選任,因此擔任老中,就很明顯顯示出了戶川家與幕府的關係密切與信任。

雖民主社會後,大名力量消退,但死而不僵,現在還掌握許多田產,並且是隱形的大富豪,戶川家就是典型,據說現在還是幕府的譜代,許多時代表幕府出面。

日本等級森嚴,能讓這樣大人物站在門口迎接,很明顯是非常重視,當下石田朝子滲出了點汗。

裴子云笑著:「請問您是?」

戶川久興微笑取出名片,雙手遞給裴子云,裴子云忙低首雙手接過,看了一眼,只見上面只有一行字:幕府若年寄戶川久興。

這也是幕府的職務名稱,僅次於老中的重要職務,管理旗本、御家人,定員3—5人,交替上崗,相當於副總理級別。

裴子云低頭致意:「久聞大名了,初次見面,以後請多指教,不過我現在沒有名片,還請見諒。」

戶川久興輕點了點頭笑:「知道知道,您才從倒幕軍中殺出,怎可能帶名片——還請入內。」

裴子云也說著:「久興大人請。」

又低聲吩咐:「直美你就多多看顧。」

「嗨1石田朝子應著,看著一行人入內,這黑汀館很有名,環境雅緻,迎入了一個廳室,茶師抹茶,戶川久興見隨從都退下了,舉杯沾了沾唇,正容說著:「山田君,您能說說發生了什麼事,也好應對性處理。」

裴子云微笑:「這是理所當然。」

他細緻又非常扼要的把事情一一說了。

「原來是這樣,這些軍官真的是太過分了。」戶川久興聽了,似乎沒有遲疑,就直接說著:「你放心,山田君是去打擊倒幕軍歸來的功臣,怎麼能反過來以重炮襲擊,這完全是自衛。」

話是這樣說,可國家是不講究這個,現在這樣說,簡直是莫大的網開一面,裴子云有點奇怪,還是低頭施禮,表示承了這個人情:「非常感謝,請代我向公方大人表示感激。」

「嗨,向將軍轉告,這是我的本分——山田君,您能再把對面的空間,給我仔細說說嗎?」

「原來,幕府重視的是這個。」裴子云想想也對,一雙眼眯了起來,沉思著組織了一下,而戶川久興也不以為意,微笑招呼上懷石材理。

一群人無聲的上菜,要說懷石料理原是日本茶道中主人請客人品嘗的飯菜,形式「一汁三菜」,現在就是高級材理的代名詞,極端講求精緻,無論餐具還是食物擺放都要求很高,但食物的份量很少,被一些人視為藝術品,耗費不菲。

裴子云覺得這完全是扯談。

等人退了下去,只剩一個記錄員,裴子云就說著:「我初進海紀村時,就看不到人,但是當時應該還有人。」

「這就是一種空間重疊現象。」

「等到了裡面,我可以明確,這的確不同我們現在世界。」

「山田君,您能細說理由嗎?」戶川久興端正聽著,認真請求。

「理由,首先當然是裡面是山,地形根本和附近靠不上,但更本質的理由是——感覺1

「感覺?」戶川久興沒有破口大罵,而是傾了下身。

「是,武士的感覺,或靈覺。」裴子云說著。

記錄員筆一頓,而戶川久興卻笑著:「明白了,非常感謝,請繼續說下去。」

裴子云頓了頓,繼續把情況一一說了,等說完了,戶川久興卻伏身一禮:「山田君,非常感謝,您的情報,填補了我們重大空白。」

「倒幕軍的來源,一直是我們追查的核心,但沒有人能去了還活下來,您這次,就為幕府立了大功。」

「而對方襲擊,很大可能就是為了阻擊你回來——所以您不用擔心這次襲擊事件,幕府會把事辦的妥當。」

「您不但無罪,還會受到獎賞。」

「還有,我知道你對襲擊者有許多疑問,這是給您的情報。」戶川久興笑了笑說著:「你看了,就清楚了。」

裴子云翻看著,面容沉了下去:「情況這樣壞了?」

「是,日本現在是地方選舉自治,也就是說,理論上可以通過地方民眾選舉,控制地方,以及影響軍隊。」

「現在不少地方,落入了可疑人之手,甚至連部分部隊也在涉及其中,所以才有襲擊這事。」

「不過山田君放心,幕府,還是最強大,掌握著全國70%軍隊,要不是找不到敵人,早就可以連根拔起,而您的情報,就補上了很大一環。」

「不僅僅這樣,幕府還有這道命令。」

說著,拿出一個文件,這文件看起來非常不正式,還是毛筆字寫,裴子云拿過來一看,頓時一驚。

上面的字非常簡單:增盡川神社知行至200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