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仙路桃花傳>一四八 諮詢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四八 諮詢

小說:仙路桃花傳| 作者:陸雙鶴| 類別:玄幻魔法

黃旭有一次當真去問他母親,他的感覺是否準確。而黃母看了他半天後方才撲哧一笑,說我這兒子總算還不是太傻。咱們家裡頭的人際關係其實已經相當簡單和睦啦,那些大家族裡頭才叫麻煩。

而他的嫂嫂薛氏出身門第雖然比不上褒國那些頂尖世家,卻總比黃家要高一些,在這方面的經歷感觸似乎就要更加深刻。黃旭還記得當初嫂嫂初嫁過來時,有一段時間似乎總是悶悶不樂。起初還以為是兄長待她不好,於是便攛掇妹妹悄悄去向母親告狀,很是為其抱打不平了一番。

後來才知道純屬誤會,壓力並非來自黃家,而是嫂嫂被從前的交往圈子給排擠了富家女子的友誼多半是要以家世地位作為基矗而她們相互之間最經常拿來攀比的,也就是看誰嫁得好。若嫁入高門,家世層次提升了,在朋友圈中的地位便也相應提升,說話聲音響亮。可若是像薛氏這樣,「自甘墮落」的選擇了下嫁,那以前的小姐妹就難免漸漸疏遠,與其劃清界限了。

薛氏既然決意嫁到黃家,對此倒也有心理準備。只是心裡頭終究不好受,那段時間便經常拿丈夫撒小性子,全靠黃陽溫柔體貼,小意殷勤才敷衍過去。

後來黃陽在與兄弟喝酒閑聊時也談起過這方面的事情,頗為感慨的說如今方知女子之難。自己身在褒國官場之中,每天應付同僚之間的各種勾心鬥角明槍暗箭都是精疲力竭,好在回家后便可一身輕鬆,不費腦子了。可聽妻子說起她們后宅閨閣之事,卻彷彿天天如此,實在是令人聞之色變。

黃陽當時只是有感而發,隨口之言,卻沒想到兄弟黃旭卻是聽進去了,而且對此印象深刻。再加上那段時間小妹妹黃昭隔三差五的胡鬧也著實讓他頭疼,於是便下意識的有些迴避女性。總覺得娘兒們太麻煩,有時間還不如多練練功夫,或是和兄弟們喝酒耍拳來的快活。

一直拖到今日,才在兄長的提醒下,開始正兒八經考慮自家的婚姻大事。

…………

兄弟兩個談談說說,一路上溜溜達達的走了好一會兒,才返回自家營帳,卻見又有客人在此。不過也不能算是外客,乃是黃陽的大舅子,薛氏少主薛涌。

因為這一次秋獵薛氏族長未至,薛涌是代表著他們家族的,所以這邊還是由黃父出面接待。看見兩人回來,率先斥責了一聲:

「出去送個人要那麼長時間?白累得薛家侄兒在此等候半天1

而薛涌也很有眼色的趕緊起身圓場:

「伯父勿惱,都是自家人,談什麼累不累的。」

之後自然便是由黃陽跟薛涌對接,黃旭在旁邊作陪。薛涌也不拖延,直截了當道出來意:

「妹夫,我這次過來,是受幾家世交朋友所託,就想詢問一聲你三弟那裡可還有多餘的符器兵甲,或是丹藥符籙之類,願意對外售賣么?」

白日里黃旭確實大出了一番風頭,但那些世家武者眼神都毒辣得很,一眼便看出這個年輕人晉陞未久,實力其實還挺有限,其最大依仗便是有一身好裝備。手中符兵,身上符甲隨時可以爆發出仙靈之力,凡人武者自是難以匹敵。

符兵符甲,在真正修仙者眼裡算不得什麼高檔東西,法器才是他們追求的目標。在諸如青雲坊,白雲坊之類仙門坊市之中,符器都屬於隨便買賣的大路貨但那畢竟是對修仙者而言。整個大周王朝的疆域中也沒幾家仙門坊市,如果不是修仙者,又沒有引導信物的話,凡人根本都摸不著仙市之門。

具體到褒國這邊,諸如符器丹藥之類仙靈事物,絕大多數都掌控在姒氏家族手中。好東西自然都是姒家自己留用了,偶爾也許會通過拍賣會,賞賜等途徑流出一些,但數量極少。而就算次一等的,那也是被姒府大總管趙氏旗下商閣在管控著,那是整個褒國唯一一家出售仙家器物的店鋪,除此之外再無分號。

小國寡民,修仙資源的匱乏由此可見一斑。修仙者掌握超凡之力,還能夠去其它地方尋找機緣。而武者實力有限,又有家族牽挂,不敢遠離,哪怕是先天高手,獲取仙家器物的渠道也極為有限。除了姒氏本家人士,其餘人等想買都沒處尋去。

可今日黃旭才初一亮相,便是滿身精品,其人身上披掛,每一件都是連姒家都未必能擁有的精良之作。那些家族首腦看在眼中自是無比羨慕有個從崑崙仙山上下來的哥哥果然就是不一樣!

黃氏崛起未久,以往和褒國各家氏族並沒有打過什麼交道,也沒加入褒國哪一方政治勢力,基本上還處在「中立」狀態。這是好事也是壞事以往沒有恩怨,那麼各家便都可以嘗試向其尋求幫助。但以前完全沒接觸過,想找個由頭跟他們拉上關係卻也挺麻煩。

到最後與其有姻親關係的薛氏便被選作了突破口,幾位與薛氏有舊交的人物連夜找到了薛涌,希望他能代為引介和黃家接觸。不過薛涌這傢伙貌似粗豪,心底卻頗有丘壑,他並沒有直接答應讓雙方碰面,只說可以幫忙過來問問。

黃陽黃旭這邊,兩人聽到薛涌的要求后都愣了一下子先前黃昶在陳家莊里和陳大舅等人商量想要建立售賣仙家器物的商閣,這兩兄弟也是全程旁聽的。不過後來經過外祖父的一番引導分析,確認褒國這裡撐死才兩百多潛在客戶,實在沒大多商機,而且沒準兒還要得罪姒府大管家趙氏,得不償失,便打消了這念頭。

但現在那些世家居然主動跑來諮詢這方面信息,那就比較有意思了兄弟倆對望一眼,卻是做出了不同的反應。

先是黃陽張口欲言,但黃旭卻搶在他前頭率先開口:

「以薛大哥之見,咱家應該和他們交易么?」

薛涌本就是接受那些世家囑託才來的,但此刻他卻微笑著反問道:

「妹夫,阿旭兄弟,你們很缺錢么?」

黃陽考慮了片刻,搖搖頭:

「暫時還沒有太多要用錢的地方……倒是不缺。」

「那就是了。」

薛涌拍了拍掛在腰后那口短刀黃陽送他的,其實不算短,只是在其雄壯身材襯托下才顯得短校刀鞘似乎被特意做舊過,黃陽送他時還挺乾淨漂亮的,這時候卻拆掉了所有裝飾物,外皮也磨得灰突突一點都不起眼了。掛在薛涌腰間,看起來彷彿只是作日常雜用的短匕。

「這口刀,我到現在都沒讓別人知道是符兵,準備在關鍵時刻作為殺招,翻盤之用。」

「而殺招,自然是擁有同樣手段的人越少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