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穿梭諸天>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小泰迪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小泰迪狗

小說:穿梭諸天| 作者:大日浴東海| 類別:玄幻魔法

上千武者,至於能逃出幾個,楚陽不關心。

人生在世,一旦做出某種選擇,就要承受相應的後果。

「神之左手就在這裡,你們誰還想要?」

楚陽抬起眼睛,望向了遠處。

那是一些觀望的強者,沒有上前來,楚陽也沒有將他們一網打荊

嘩啦啦!

眨眼間,遠處還有暗中的一位位入階強者,紛紛逃遁。

這一位,殺人不眨眼也就罷了,可修為之強,完全超出想象。

上千武者,袖子一揮,全部卷到了空中,不知落到了何方,他們哪還有膽子呆著?

「楚兄……1

辰南沒有離開,他孤零零的站在街角,看看楚陽,露出苦笑。他也是上千武者中,唯一安然無恙的一個,此刻走上前來。

「辰南,你的小子日,過的倒很不錯1楚陽笑道。

「不是被追殺,就是在被追殺的路上1辰南無奈道

「年輕的人生啊,若是沒有點意外,豈不是太過無趣了?」楚陽說著,就看向了半空中,露出冷色,「給我下來1

正要逃走的小公主,聽到楚陽的聲音,就是一個哆嗦。身下的小白虎不由自主的落了下來,瑟瑟發抖,驚恐不已。

「你、你要幹什麼?」這一刻,無法無天的小公主,終於害怕了。

特別想到剛才楚陽一腳踢爆一個的乾脆利落,不禁心裡驚恐。

「你不分善惡,不辨是非,行事乖張,只憑喜好,不顧後果,真以為人人都會讓著你?都會寵著你?都會將你捧在手心裡?都會跪下舔你的腳指頭?」楚陽的聲音冰寒。

小公主不由得抱緊了雙臂,顫慄不已。

「先生,請你放過小妹,她還小,不懂事1楚月從後院中走了過來,臉上帶著蒼白之色,哀求說道。

「不懂事?」楚陽嗤笑一聲,「一句不懂事,就可以擺脫一切責任?今天,我若是修為不強,不但會身死,就連晨星,也會保不住命。我強大,所以安然無恙,被她引過來的上千武者,卻會死去十之八九。這麼多人命,你說一句不懂事就要揭過?仗著她是大楚的小公主,身份高貴嗎?別人的命就不是命?就不是爹媽生養的?嘿,在我眼裡,她屁都不是1

「求先生放過小妹一次1楚月雙腿一彎,高傲如她,徹底的捨去了身份,繼續哀求道,「求先生放過小妹,今後、今後我楚月,願為奴為婢1

楚陽低頭,一雙眸子,沒有任何色彩。

楚月身子一僵,就感覺周圍的環境瞬間淡去,沒有了大地,沒有了房屋,整個天地,就剩她一個人孤零零的。

死一樣的孤寂,讓她一顆心,都要沉入深淵。

這個時候,流光一轉,她聽到了喧囂的聲音,有了感覺。

楚月卻猛然發現,她成了一個小乞丐,身上穿著破布條,臉上十分骯髒,就連身上都冒著惡臭,而且肚子咕嚕嚕直叫喚。

她雖有著記憶,然而自身的意識,卻被禁錮在體內,卻不能影響小乞丐,可對方所作所為她能親身體會,宛若自身經歷的一般,一時間,百般滋味湧上心頭。

從這一天開始,她成了一個小乞丐,為了活命,她乞討,她與野狗爭食,與同樣的乞丐搶地盤,下雨了挨凍,下雪了手腳上都是凍瘡。

等到春暖花開的一天,她上街上乞討,因為餓了幾天,一不下心碰到了一個官吏的衣服,被一腳給踹飛了出去。

疼痛,淹沒了心神。

等她醒來,卻成了一個嬰兒,被父母疼愛,慢慢的長大。這是一個小村子,生活不易,粗茶淡飯,卻有著恬淡的快樂,慢慢的長大。

可這一天,狩獵的縣太爺家的公子看到了她,就吩咐自家奴僕,搶回去當作小妾。

父母不願,被生生打死,她哭天搶地,最終一頭撞死。

黑暗襲來,光明驟然出現,她成了一個喪偶的農婦,為了照顧兩個孩子,洗衣做飯務農,年紀輕輕,就雙鬢染霜,可兒女爭氣,也讓她疲勞的內心得到了不少慰藉。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有兩位武者大戰,波及而來,兒女雙雙而亡,她心疼的暈了過去,最終投河而亡。

楚月的身份不停的轉變,或稱為富人家的侍女,或稱為宮裡的小宮女等等。

一眼萬年,瞬間永恆。

楚陽一指落下,又收了起來。

楚月卻已經有了千百世的輪轉。

「我、我是誰?這是哪裡?」

她睜開眼睛,抬起頭,看了看楚陽,望了望辰南,目光最終落在了小公主身上,只是眼光迷濛。

辰南不明所以,就連驚恐的小公主也不解。

楚月朦朧的雙眼,焦餉鰨終於想起了自己真正的身份,察覺到周圍的情況,她狠狠一哆嗦,臉上蒼白如紙,汗如雨下,片刻后,呼吸平穩,已經恢復了平靜。

幽幽一嘆,滄海桑田。

「多謝先生,造化之恩1

行了個大禮,她站了起來。

沒有了忐忑,沒有了害怕,一雙眼睛,透露出的是看透世事滄桑的睿智,還有風輕雲淡的淡然。

「你本聰慧無雙,可惜,太過高傲,眼睛之中,只有高高在上和利益,沒有同情和憐憫,不過剛才你這一跪,我才給你這次機會。好在你承受住了無盡的經歷,沒有心志崩潰而變成白痴,這就成為了你無盡的財富。」楚陽說道,「至於楚鈺……1

「楚、楚兄,何必和她一個小姑娘一般見識?」

辰南硬著頭皮道。

對這位高深莫測的主兒,他還真摸不準脾氣,不過他和小公主也算不打不相識,自然不能看著被殺。

他也能感覺到,楚陽對他很和善,儘管不知為何。

「她小嗎?」

楚陽冷哼。

「人家就是還小嘛1

小公主眼睛一紅,眼淚啪嗒啪嗒的落了下來。

「也罷,看在你姐姐一跪的情分上,還有辰南的面子上,活罪可免,死罪難逃1

楚陽一語定性。

「道友,和一個小女娃較真,太跌份了吧1

一道幽幽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

遠處的街角,出現一個中年人。

「哪有你說話的份1

楚陽說出的七個字,化作一道流光,將中年人崩飛十餘米開外,口中噴血,精壯的身軀,飛速的乾癟,恢復了老態,滿頭的黑髮,蒼白一片。

「老妖怪,大楚玄祖1

辰南驚呼一聲。

剛才的中年人他沒有認出來,可恢復了本來面目,他卻十分熟悉。

當初在大楚時,他可沒少和這一位勾心鬥角,在心中,對這位警惕萬分,感覺到對方會對自己不利,可到了如今,一直沒有出手。

想到剛才大楚玄祖的中年樣貌,他就知道,定是對方修鍊了他翻譯的古籍妖法,獲得了生機。

辰南更想不到,若不是楚陽出現,這位大楚玄祖會對他進行奪舍,可惜最終失敗。

「道友好手段1

大楚玄祖掙扎著站了起來,就飛退而去。

「再來這裡,就做好死亡的準備1楚陽說罷,手指一點,落在了小公主身上,讓這位辰南眼中的小惡魔,變成了一隻泰迪狗。

「辰南,交給你了!記住,一年之後,她才會恢復過來1

楚陽一甩袖子,讓小泰迪狗落在了辰南的懷中。

辰南一臉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