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一章:徐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徐衍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一章:無邊大陸

無邊大陸!

寧城萬法森林。

此乃蠻族與大秦帝國邊境戰常

徐衍獃獃的望著天空,那巨大的飛舟如一座城池般的在天空翱翔,各式各樣的機關充斥在飛舟之上。

輕嘆口氣,道:「第二次重生了,沒想到我竟有三條命。」

的確,徐衍重生了兩次。

第一世,他乃是地球上一丟在大街上都沒人認得出來的宅男。

第二世,無邊大陸大秦皇朝七皇子,一生碌碌無為,縱情享受了三十餘載。

直至父皇忽然駕崩,四皇子登基,他這個逍遙王爺的一生也就走完了,被新皇所殺,理由竟然是私會皇嫂,真是個天大的笑話。

「老四啊,我不就打小就與你不對付,對你的殘忍手段不屑同流合污嗎?怎麼也是至親兄弟,你竟也下得去手。」徐衍苦笑連連,帝王無情,這句話到是從他身上應驗了。

無邊大陸,一個修士的世界。

整體類似於地球上的唐宋時期,無論是穿衣風格還是禮儀規格。

大陸靈力充沛,奪天地之靈力為己用,延年益壽不說,憑藉靈力修真所施展的手段更可令修真之人戰力恐怖。

整塊大陸都被修真之人所佔據,仙人,乃是無數平民所嚮往的層次,和一般人類不在一層面上。

有人一朝悟道,頃刻之間成為大能,有人刻苦修鍊步步為營,天賦血脈乃是普通人最嚮往發的到的東西,一旦感悟靈氣,化丹田為靈海,則便一飛衝天,成為那傳說中的『仙人』。

徐衍並非一朝悟道之人,但皇家血脈卻還是令的其有了修鍊天賦,區區十六便有了凝氣九轉之實力,被視為天驕。

修真一途,分為凝氣,築基,結丹,元嬰,破元等幾個境界。

凝氣乃修真第一步,吸納天地之靈氣,化丹田為靈海,力量速度比之常人強出數十倍。

而各大境界同樣分了小境界,被稱之為九轉,每一轉實力便有所提升,九轉后凝氣境靈海上便有九條波浪,九轉實力靈海全力爆發可發揮出常人數百倍的力量。

可奈何也正是如此,這次戰場歷練橫禍叢生,令的他本凝氣境九轉修為一朝化無,靈海破碎在無築基可能。

「萬法森林?老四啊!看來老天爺也看不過眼,讓我再重來一次,這一次,我可不會在讓你如此針對了。」側頭望了望四周,徐衍頗為感慨。

上輩子自己就是在這萬法森林被人襲擊,擊破了靈海在無成為突破的可能,一生止步不前,現在想來,恐怕也是自己那個好四哥做出來的事吧?

烈陽帝一共十三個兒子,其中最為偏愛的就是老六和自己,老六乃天之驕子,一生且都光芒萬丈,老四自然不敢與他爭鋒,但之前的自己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紈,就連修鍊都提不起勁頭,外加上在皇宮裡處處與他作對,此番歷練若他不下狠手也就不會是他了。

大秦皇朝組訓,十五歲前眾皇子不得擅離皇宮,每日所接觸的也就只有太監宗衛和宮學裡面的那些人。

十五歲一過,隱藏身份丟入邊軍歷練三年,三年內,能夠進入到築基巔峰,網羅了一眾勢力,則可參與奪嫡,成功者可立為太子,不出意外的話承繼大統。若沒有進此境界,則失去奪嫡資格。

縱然皇帝在如何偏愛,組訓不可違,也就是此保證了大秦帝國不至沒落。

「肯定在沒第三次重生了,既然逍遙王爺這條路走不通,那我便參與奪嫡,堂堂正正的在朝堂上打敗那陰險的老四。」咬咬牙,對於自己四哥的那仇恨,徐衍已刻入了骨髓,上輩子的自己沒有資本與他鬥上三番,重生歸來,自己定要將他踩在腳下。

兄弟之情,呵呵!

據徐衍上輩子得到的教訓來看,自己那一眾兄弟里除去自己那一奶同胞的親弟弟之外,其他的不過就是有些血緣關係的競爭對手罷了,比陌生人還不如。

再次重生,徐衍定不能看這悲劇繼續重演,逍遙王爺也是需要底蘊去維護的,至少也不能被新皇一個拙劣的借口便就賜死,更何況他心態已然轉變,想要在如此殘酷的世界中生存下來,那就必須一步步往上爬,和那些惦記著九五之位的傢伙爭上一爭,哪怕失敗,累積出豐厚的底蘊也定不可能如此任人宰割。

況且,重生兩次不就是讓他站在巔峰,站在那九天之上定製規則嗎?

既然現如今的規則容不下他,那便只有打破現有的規則,自己重新定製了。

「娘親留下的血玉,此番終於派上用場了。」徐衍清楚,不出半柱香的功夫,那群襲擊者自會前來,憑藉自己現在明勁九轉的修為和實力,定不能與之硬拼。

縱然三世為人,徐衍也記不清娘親什麼樣了,當年生下他后,不出一月便就消失,只留下了一塊血玉,娘親臨走之時千叮呤萬囑咐,不到生死危機必不可用,而那時的徐衍重生而來,自然也記得清清楚楚,多少年來一直被其珍藏在儲物袋中。

上輩子事發突然,等到徐衍想到有救命血玉時早已來不及了,而這輩子,憑藉清晰的記憶,徐衍趕忙從儲物袋中取出血玉。

若無它,面對最高乃築基修士的隊伍,必敗無疑。

血玉通體赤紅,精心雕琢早已被歲月抹掉了痕,此番看來,不過就是巴掌大的一塊玉牌罷了。

仔細觀察徐衍未發現絲毫可疑痕,縱然他試探著將靈力注入此玉,亦未有半分變故,遙想當年娘親叮囑,好似也只有神魂進入,方才會出現異變吧?

幾經猶豫后,徐衍還是決定先將神魂進入其內,探查一番在說。

當其開始嘗試著和這血玉溝通,將神魂釋放在其中的時候,突然之間,一股莫須有的感覺就開始浮現在心頭,紅色的血線如同蠶絲一般的開始四溢飄散,一道道血線直接釘上了樹木。

在那眨眼,樹木竟然開始略顯枯萎了起來。

趕忙用神念控制絲線收回,仔細探查一下,殘缺的訊息便就開始湧入腦海之中。

這似乎是一個自主進攻型的法寶,所釋放出來的血線十分強橫,可剝奪修真者生機。

至於那零零碎碎的訊息,徐衍到沒有深究,此番時間肯定是來不及了,等將那群想害自己的傢伙解決,在去探究這些到也不遲。

「有了這可以自主攻擊的血玉,只需要釋放神魂進入便可出其不意,這次,我到,那群傢伙怎麼踏碎我靈海?怎麼讓我頹廢一輩子。」探究血玉的收穫的確不錯,至少可解決燃眉之急。

對此,徐衍也很滿意了。

「與其在這等他們過來,好不如主動出擊,埋伏在外給他們一個突然襲擊,畢竟那裡面有築基修士,擁有道台,只有如此,勝算才大些。」轉念一想,站起身來的徐衍便轉頭走向了前方。

大好的形勢可不能浪費。

緊接著,徐衍向前了進一里,在那群修士的必經之路上埋伏下來,手中緊緊攥著血玉,神色緊張,待那群修士前來,只待神魂觸碰血玉,搏上一搏了。

縱然徐衍自身,也不清楚,當自己神魂進入血玉之後,會引發何等變故。

「我說副統領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區區一個十夫長,不過凝氣修為,竟然要我等數十人前來埋伏,碎其靈海?還不準斬殺?此人到底什麼身份?」遠遠的,一青年抱怨道。

徐衍神色一緊,果然,和前世一樣,這小隊還是來了。

「不該問的別問,副統領做事又如何是你我能揣測的?做好自己的事便可。」令一中氣十足大漢低聲呵道。

徐衍聽的出來,此就是前世碎他丹田之人。

「近了,近了!動手1

忽然間,見那幾人已然近在眼前。

徐衍毫不猶豫,神魂在那頃刻間灌輸血玉。

一瞬!

血色光芒頓時四射。

  • (快捷鍵:←)
  • 帝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