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四十七章:徐徐圖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徐徐圖之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四十七章:徐徐圖之

「出現的還真是時候。」嘴角湧現出一抹苦笑,如果說蒙召此刻最不願意見誰,毫無疑問便是徐衍了。

他恩怨分明,尤其是對個人的事情,現如今,無論如何徐衍也救了他一命,於情於理,應該幫他的時候都必須要幫。

但是,自己卻是蒙家的人啊,明明知道這徐衍想要爭奪那個位置困難無比,自己還要幫忙,這不等於是徐衍將他硬生生拉倒自己的戰船上的嗎?

的確,徐衍就有這樣的心思,他並非是個完全正派的人,也明明知道這會讓蒙召感到為難,但始終該做的他卻還是會做,或許,日後的蒙召心裡會有一根刺,但是,在自己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他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一個蒙字營本就是份極其重要的力量,若是不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這堂寧城的歷練,便就算失敗。

他很清楚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尤其是那些比自己要大上不少歲的哥哥都在牟足了勁的發展實力的時候,留給他的,就只能是很多的殘羹剩飯。

寧城的力量重要嗎?的確,這對現在的徐衍而言很重要,但是,在重要,在真正奪嫡的戰場上,卻也還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

但是蒙家可就不同了,且不說那樣巨大的一個軍人家族,就算只是區區蒙召自己,在得到他之後,徐衍也都可以安心很長一陣子,畢竟不是誰都能夠得到這般天驕守護的。

這蒙召在之前徐衍也算了解過,是個恩怨分明,或者說眼裡不揉沙子的將軍,只要真的被自己收入麾下了,那所起到的作用,可就絕不是那般簡單了,甚至於可以說,比之方喬木都還要重要的多。

背景這東西,本就是如此可怕,他作為皇室之子,對次,深以為然。

「我統領大人遇險,作為下屬,若是不出手的話,不是有些太說不過去了?」徐衍笑道。

真正目的是什麼,大家心知肚明,若不然,縱然他蒙召如何去叫,徐衍也定不會出現的。

「你出現在這,可不是一般的詭異埃」蒙召同樣沒在提那目的的事,只是到現在,他還有些想不明白,為何,這蠻荒的地盤上,怎麼會出現徐衍這樣的人。

按道理說,皇室弟子不應該都是惜命的嗎?蠻荒,縱然在了無人煙,那也是蠻族的地盤,若是被人知道了這大秦的七皇子便在蠻荒,不要說這蠻荒會炸,就算大秦也都一樣會炸。

一個皇子被蠻荒殺掉,這可是極大的功勛,而對大秦而言,縱然這個皇子還未真正出閣,這也絕對是大秦所不能容忍的。

一場驚天大戰必定會開始,到時候,那可就是生靈塗炭了。

以他對徐衍的影響,這傢伙斷然不是如此莽撞的人啊,哪怕就算知道了這裡面會有什麼寶貝,第一時間所想到的也應該是自己的性命。

因為,徐衍這人的性命可不單單是他一個人的,還屬於大秦,並不是想死就能死的了的。

「我自然有不得不來的理由,就如同你一樣,蒙家繼承人,這個身份,難道被蠻荒知曉了,會好過?」徐衍到是頗為淡定,正如他所說,難不成這蒙家繼承人的身份,當真就比自己這七皇子低不少?

或許在大秦是這樣的,但是在蠻荒卻絕不會如此。

蒙家,作為西北前線的最大軍團,蠻族對其說是恨之入骨也不為過,若知曉他來到了蠻族地盤,不用想也知曉,其瘋狂圍剿的程度比之自己都要來的瘋狂的多,世仇,甚至於可以說是死仇。

這對蠻荒來說,可是一個一雪前恥的最好機會。

他蒙召和徐衍之間如此說來,也不過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罷了,既來之則安之,大家心中都懂。

蒙召沒將徐衍當成一般的士兵,徐衍也沒有將蒙召當成一般的將領,二人都有不得不來的理由,所以,根本沒必要在這件事情上糾結什麼。

「你不會是想得到那玩意吧?這初創階段,果然永遠都是最凄涼的。」蒙召不是笨人,只不過轉念一想,便就知曉了這徐衍前來的目的。

正如他所說,現如今的徐衍乃是初創階段,對皇子而言,往往這個階段都是最為艱難的,想要成就一番事業,想要真正的和那些人去爭。

手中沒有一定的力量,這絕對可謂是在找死。

在這一點上,內鬥和外敵又有什麼區別呢?

哪怕在自己的地盤上,不也一樣有人想要他徐衍的性命?甚至於說是明目張都不為過。

「我本只是想安安穩穩的做好我自己,沒想到的是,就算如此也有人逼得我不得不奮起反抗,既然如此,我為何要讓他們如意?想保證自己不死,手中,沒可觀的力量始終都懸著一顆心。」這種時候,徐衍到一點也沒在掩飾自己的目的了,因為他清楚,只有真正的彼此交心,他和蒙召之間才會有合作的可能。

其實說白了,皇子之間的爭鬥,很多的下屬,都只能用合作來形容。

他能夠登上那個位置,你便飛黃騰達,自然這功勞和屬於你的利益得到都理所應當,而若是失敗,大家一同熬過那幾十年,在沒有多少在朝堂上翻雲覆雨的機會。

現實嗎?其實這真正的忠心又有多少呢?大家無外乎都是為了自己而生存,忠君愛國,很多時候也不過就是一種口號而已。

自古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你若真的忠君愛國,這君令,又如何會是耳旁風?

擁兵自重的將領又有幾何?難不成這些都是亂臣賊子不成?誰又不是以自己為中心?

在徐衍看來,真正無條件忠心之人,在自己和自己那些兄弟的身邊,絕不超過一成,而完全可以無條件信任的人,不過就是那些宗衛而已。

這就是現實,你不想承認,卻又不得不承認的現實。

說那自古君王無情,其實又有幾個人是真正不想得到那真摯情感的呢?只是,在其位習慣了勾心鬥角,以至於就算最親近的人,都略有防備罷了。

「好了,今天不談那些不舒服的事,你我現在可還沒有走出危險呢,你要的那東西,便在這裡面,怎麼樣?一起進去?」蒙召知曉徐衍的一些計劃。

無外乎就是將這寧城,以及萬法營納入麾下。

而現階段最難過的一關便是自己這裡,或許,買之前他有所決定徐徐圖之,但是,這一次因為這個變故,導致他改變計劃,這些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乃是,他們現在如何得到東西走出去。

「你不會也為了那東西吧?」既然蒙召知道自己要找的是什麼,他自然知曉,對方也一定有所目的。

這要是雙方的目的重合了,那可就笑話大了。

蒙召一個白眼,無奈道:「你覺得,那東西對現在的我有什麼意義?我另有所圖,而且現在的你也暫且用不上。」

好傢夥,這句話一說,徐衍才算是終究放心了。

若是蒙召前來也是為了那蠻荒之血的話,那自己還真不好決斷。

畢竟,他是想要將蒙召納入麾下的,這要是不給他點好處的話,可能性並不大,他可不會以為爹謂的救命之嗯就能令的這大將軍府的繼承人感恩戴德。

這年頭,為了自己利益恩將仇報的例子還少嗎?

哪怕徐衍不相信對方是這樣的人,但是這種防備,可是一點也不能少。

二人終究結伴,從那神廟的大廳碎石之間,找到了個入口,點起了靈力燈,便就朝著那暗處走去。

無論怎樣,他們現在的目的還沒達成,固然殺掉了一個青蛇,但是要說沒有打草驚蛇,這也都是件二人都不太相信的情況,現如今,最好的辦法便是快速找到他們需要的東西之後在快速撤退。

好在這距離人類的疆域並不太遠,若是快些的話,還不至於出現什麼變故。

「麻石,古雕,看來這神廟存在的有些年頭了,怎麼到現在才被人發現?」徐衍這剛一進入,便發現了這內部的不同尋常。

歲月的痕可謂十分明顯,按道理來說,這裡可是邊境地界,這樣一個神廟很容易便被發現埃

可為何這萬法營在此駐軍幾十年,卻對此毫不知情。

某非這其中有詐不成?若不然如何解釋這裡發生的情況?

「蠻族神廟,當年不過祭祀所用,就如同我們人類的宗族宗廟一般,一旦廢棄便無人問津,我人類自然也就不太當回事了。」走在前面的蒙召細細言道。

對於蠻族,一直在前線作戰的蒙召比徐衍要了解無數倍。

有些時候他的心中也在想,為何他大秦一直都處在內鬥之中。

絕大部分兵力都用在了和周邊其他幾個帝國爭雄之中了,若是將這些兵力整合,開赴蠻族,或許周邊的不少蠻族部落早就滅了。

可惜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種事情本不該他去攙和的,所以也就心中想象,斷無說出口的念頭。

「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尋常,你我,還是小心點的好。」徐衍並未表現出釋懷的表情,反倒,眉頭皺的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