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帝仙>第四十九章:圍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圍剿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都市言情

第四十九章:圍剿

輕微的晃動令的徐衍第一時間渾身緊張。猛然回過頭去的時候,之間一個身高至少比自己搖出一頭的蠻族士兵,這正便凶神惡煞的看著自己。

那種架勢,彷彿想要生吞活剝了自己般,無論出現什麼樣的情況,他都會在這裡和這二人不死不休。

「你這烏鴉嘴。」蒙召也是醉了。

一直以來他都沒將徐衍的那些話當回事,畢竟,很多時候要是前怕狼后怕虎那還繼續冒險什麼?

可是這一刻,他卻發現,原來自己所堅持的那不過是個笑話,徐衍才是真正洞徹了先機的存在。

這樣從小到現在一直都十分優秀的蒙召很是不爽,但同樣的,心中也都湧現出了一絲苦澀。

自己固然不算是什麼智者,但是這種形式卻也還看得清的,這裡,定不會就這樣一個蠻族,只要他們二人一出去,鋪天蓋地的蠻族就定會直接將他們團團圍住,想要逃出生天,這根本就並不困難。

眼睜睜看著這傢伙到了自己面前,哪怕就算是一時衝動,此時的他們也都必須緊張,為何,很簡單,因為既然來了,就定有依仗能要了他們的性命。

一個徐衍,一個自己,說實在的要不是暗中埋伏,本就是個圈套的話,很難直接斬殺他們。

兩個不單單是自身修為強橫那般簡單,身份地位更是滿足追逐的主要目標,這樣下去,難道真的就只能是滿足和帝國開戰嗎?

相比較這件事情而言,他們的生死,到也就是一件小事了。

「唔1一口熱氣噴出。

巨大的響動從這密室之中冒出,那蠻族強者似乎只需要前進一步,這大地都會隨之顫抖一下一樣,無盡的力量感覺,在此時簡直就已經被發揮到了極致。

一般而言,蠻族動用靈力開始戰鬥的情況並非很多,因為他們的靈力大多都是在短時間錘鍊自身,讓自身的力量和能力翻翻,在這樣的情況下,那種力量和緊迫感,可不是一般的人類可以抗衡的。

為何一直到現在,這並未有太多智慧的滿足能夠完全不懼人類,甚至於還可以和人類分庭抗禮?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他們自身的力量雄厚至極。

同等級的人類修士根本很難是蠻族強者的對手,若非如此,蠻族這樣的族群早就直接被滅族了。

「一起上,絕對不能耽擱很長時間,若不然,你我定會死於非命。」蒙召雙眼中閃現出一絲忌憚。

現如今的形勢已經很明顯了,若是只有一個蠻族的話,必不會直接沖入這密室,滿足雖說智慧並不如人類,但是始終也都不是傻子啊,不知道貿然進入很有可能雞飛蛋打嗎?

這個傢伙一進來便沒有說出一句,甚至於哪怕就算表情都未曾有過變化,動手,直接一力降十會,這便就是他真正的殺招。

而也就是因為如此,現場看上去根本很難形容這其中的壓迫力,蒙召抽出長劍,毫不猶豫的便就刺向了對方。

那種湛藍的的靈力完全會發出來之時,一道道光芒在此時就湧現到了那蒙召的身上。

此刻的蒙召,彷彿一個藍色天兵一般,一步步走上前去給人的壓迫感都尤為強烈,築基巔峰的實力在此時也都展現出了恐怖的威力,以至於,哪怕就算猛衝向前的那蠻族,也都是略微一頓,之後才更為瘋狂的衝刺起來。

九葉飛刀已經在徐衍的手中,他並不認為單獨一戰的蒙召真的就會失敗,也並不覺得這力大無窮的蠻族就真的很難對付。

但是,現如今靈力損耗是越少越好,能夠兩人聯手的情況下讓其一個人去裝叉,這不擺明的完全不遵戰場形勢嗎?

紅色的光芒開始湧現,不過卻並未引起那蠻族強者的注意,就在那湛藍色光芒之中蒙召和其第一時間碰撞的瞬間,九葉飛刀湧現。

偷襲,這種事情在戰場上實在太常見了。

全部的力量集中到了右手,飛到被徐衍控制從四面八方開始進攻所謂蠻族的薄弱之處。

「叮叮1飛刀在此刻好像是釘在了鐵柱上班,擦出一系列火花根本很難沒入其中。

這樣的前提下,蒙召那銳利的長劍就發揮出了很大的作用了,不過就是一劍,看上去沒有太多的花哨可在這個時候卻發揮出了極為關鍵的作用。

沒入那蠻族的身體之中,甚至於那蠻族就連最簡單的聲響都沒有發出,緊接著這就雙眼一白,倒地不起了。

飛刀回歸到手,徐衍看到了這其中的一丁點鮮血,這個蠻族,至少一也是築基七層以上的高手,乃是先鋒兵。

說實話,真要是戰鬥的話,哪怕就算蒙召想要在眨眼之間滅掉對方這可能性也都不大。

但偏偏,這二人配合的十分默契,彷彿常年並肩作戰的搭檔般,行雲流水之下,瞬間就解決掉了這個蠻族。

收起這裡的那些所謂寶貝,終究,徐衍那嚴肅的臉上開始湧現出了一絲疑惑。

同樣的蒙召在這個時候心情也都很差。

進來的蠻族的確在第一時間就被他們秒殺掉了,但是,這外面要是說沒有埋伏,沒有大批的滿足在那圍剿,這卻是誰都不相信的。

「到底是誰走漏的風聲,你小子看上去也不是那種毫無心機的人啊,沒弄清楚之前竟然也來了?」皺著眉頭的蒙召思索良久都得不到所謂的答案,這次的事情之詭異,就算他也都不曾料到。

也是,這二人要是真的料到了,那也就不會來這裡了,寶貝雖好,但是明知道走漏消息后還來,這不等於是在找死嗎?

性命和寶貝到底哪個重要一些,根本就不需要作出什麼選擇好不好?

「走漏風聲?難道你到現在還覺得只是僅僅的走漏風聲?」徐衍有些無言,如此明顯的事情難道蒙召都看不出來?還是壓根就不願意承認?

「那是?」猛然回過神來的蒙召眼珠子凸起。

轉念便可勁搖頭到:「不可能,不可能,他是不會害我的。我們可是生死之交埃」

那語氣之中充滿了沒落和不可思議,實實在在,他是無法想象自己被自己的生死兄弟出賣甚至設下圈套。

「生死之交?」徐衍第一時間眉頭一豎,很顯然,就算他也都沒想到是這麼回事。

「踏月一直都是我最信任的兄弟,雖說並不在蒙字營,但是,多少次在戰場上,我們都互相合作過,他,他絕對不會出賣我的。更別說設下圈套了。」

「踏月?張家那個所謂的天驕張踏月?」徐衍一愣神,轉而,心中就有些明悟了起來。

張家,在京城各大世家之中並不算很是強橫,這張踏月的父親也不過就是戶部侍郎而已。

傳聞他張踏月便是這張家年輕一輩的第一天驕,星空學院的所謂驕陽之一,與人為善,重情重義到了骨子裡。

這樣一個人,的確很難做出如此的事情,但是,這卻是那蒙召心中的想法,對於徐衍而言,自己並不認識這個人,所以,更能夠客觀的分析出其中的一些東西。

「看來,這幕後黑手還是沒瞞住,自己蹦出來了。」徐衍心中默默想到。

很多時候結合自己知道的那些消息后,一切就都顯得順理成章了埃

張踏月乃是一個讓人覺得十分和藹的人,這樣的人,一般大多都乃是真正的和藹,但是卻也不乏例外。

而要是這些東西都是他所偽裝出來的話,那這個人可就不是一般的可怕了埃

其心性要沉穩到何等地步,才能夠如此啊?

在說,這乃是星空學院的弟子,而自己的消息來源,則是從同是星空學院之中方喬木哪裡得到的。

這二者要是沒有聯繫的話,換成是誰誰也都不會相信好不好?

更何況,徐衍上輩子也知道這張踏月,自從自家那三哥登基之後,這張踏月便水漲船高,最榮耀的時候甚至到了六部尚書,定楊侯的地步。

這樣的人,若不是自家老三的心腹,又如何會在之後的朝堂之中獲得如此巨大的榮耀呢?要知道,自家三哥自己可是十分了解的,那是個睚眥必報之人,一登基便就來了個大清洗,上輩子的徐衍,自被賜死前,整個朝堂之中,幾乎都已經是他的人了。

哪怕就算宗府都沒放過,可想而知,這張踏月的身份了。

「就是他,他這個人重情重義,甚至於可以為了戰友犧牲自己的性命,又如何會是出賣兄弟的人呢?」蒙召無比篤定,顯然不相信這乃是一個圈套。

但現如今形式已經很明顯了,無論消息渠道還是其他,都已經篤定了這張踏月設下了一個大坑,等著的就是自己和蒙召跳進去呢。

一個皇子的死亡,很容易便就追查到了他這裡,但是,若是皇子和這蒙家的統領一起戰死在蠻族之中,這便就是政治事件,和一般的暗鬥就沒了關係。

果然,這個傢伙不單單是個重情重義家族弟子那般簡單啊,其心機,甚至於已經可以做一個皇子的軍師了。

簡簡單單弄出這樣一手,便就給徐衍和蒙召二人都帶來了巨大的麻煩,甚至是生死危機。

  • (快捷鍵:←)
  • 帝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