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五十章:死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死戰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十章:死戰

或許,這張踏月就是個重情重義的人,但各為其主不得不針對蒙召徐衍。

但這些,在現在的徐衍看來都已經不重要了。

一直隱藏在暗中的對手終究浮出水面,哪怕就算是他心中也都興奮不已,明明知道,接下來的自己將要面對的乃是一個巨大的考驗,但他同樣也並不覺得,真正這般的圍剿,就能夠要了他和蒙召的性命。

和蠻族之間竟然有私通,這才是徐衍最為注意的,畢竟,一直以來人類和蠻族之間都可謂勢不兩立,雙方之間根本不存在調和的可能,現如今弄出這樣的事情,令人憤怒,理所當然。

盡量的將自己情緒平復到一個恰當的狀態,徐衍並沒有在這個時候解釋什麼。

畢竟,在他的眼裡,蒙召一直都是將那張踏月當成自己好戰友看待的,現如今的自己,在沒有找到切實證據之前,哪怕就算是說破大天去,他也都定不會相信這一切。

既如此,自己在多費唇舌,便就惹人嫌了。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乃是將目前的危機解決掉,明明知道外面絕對有大批蠻兵的狀況下,他們二人如何逃出生天,可是一件十分讓人頭疼的事情埃

「且不說這到底是不是他張踏月設下的圈套,或是他被人利用了,現今,我們被人設下圈套的情況,你不會不承認吧?」徐衍深吸一口氣道。

哪怕心中很是篤定這一切,但徐衍知道,自己沒有半點證據證明那張踏月便就是這一切的幕後策劃者。

既如此,還不如先不要考慮這些呢。

果然,聽見這的時候,蒙召的表情好了很多,很是嚴肅的點點頭,的確,這圖案套和圍剿,都已經很明顯了。

「等下我先出去,吸引所有蠻兵的注意,到時候你在乘亂逃走,若我還沒死自然會給你傳音,到時候你將這事情稟告給將軍,在回來救我。」思索了一陣后,蒙召做出決定。

他很清楚,這一次圈套的主要乃是對付徐衍,自己不過就是個被坑的人而已。

但是,正如他所想,自己可以死在這裡,但唯獨徐衍不可以。

因為蒙家繼承人哪怕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掀起極大範圍的戰爭,不會令的這大秦生靈塗炭。

但是要是這七皇子死在了蠻兵的地盤上,那可就是絕對恐怖的事情了埃

哪怕就算是最不受重視的一個皇子,這代表的也都是大秦的臉面,他蒙家一家忠心於皇室,這種情況,斷不允許發生。

徐衍一愣神,縱然他比較了解蒙召的心性,也知道他同樣是個剛正不阿的人,卻也不曾想到他會有這樣的決定。

一個人,是要有多強的信念,才能夠斷然放棄掉自己那僅有的一些生路,之為保全另外一個人?

哪怕就算有莫大的理由,在生命的面前,其實都顯得很是微不足道,這和徐衍到底是誰,已經沒有多少關係了,反應了他蒙召的品質,這才是最重要的。

且看見徐衍那一臉詫異的表情,蒙召同樣一愣,緊接著便解釋道:「我是你的上司,同樣也算是為你們那皇族服務的,關鍵時刻自然是我先頂上。」

「更何況,要不是你之前的飛刀,恐怕我早就躺在那神廟了。」

對於徐衍的那種眼神,蒙召十分不自在,在他的心中,這臣為君死,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雖說徐衍現在還並不是君,但始終,這也是大秦皇族,單單這個身份,便就不能有一點出事的可能。

「你覺得,我是那種拋下上司,或臣子的人嗎?」徐衍一笑,心中雖說無盡感慨,也同樣想過自己獨生逃走,但終究還是做出了這個決定。

不管是什麼樣的身份,不管你擁有何等冰冷的心腸。

一直以來,在徐衍的心中,都還是有著一條紅線不能逾越的,那便就是道德。

他可以在戰場上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於在和自己兄弟之間爭鬥是時候用出一些卑鄙的手段。

但是,那些卻都全是對自己敵人的,對於自己的朋友甚至於是盟友,三世為人的徐衍永遠都不可能做出背叛,或者獨自逃生這種事情。

因為如果那樣,他便就在也不是徐衍了,自然徹底的喪失了自我。

「別扯了,一起出去,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若是你死在這場圍剿中,我還能活著,哪怕就算是背也會將你的屍體背回大秦,同理,若是我死在了這場圍剿中,你也要如此。」

「身為一個大秦人,若不能魂歸故鄉,那無論你我,都會死不瞑目的。」徐衍看著還想說什麼的對方斷然道。

隱隱間身上出現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氣質。

不容置疑,甚至於就連蒙召,在此也都在說不出一個不字。

準備好,二人一步步走出那密室,明顯的感覺到,這密室上方,不少的兇悍氣息正在等著他們,不曾焦急,列隊整齊。

「衝出去。」蒙召低喝一聲,手中那長劍便如同流星一般的滑坡長空。

直愣愣就一個偷襲直接令的這破廟血染石柱。

眨眼之間,在對方未曾反應過來的時候,五六個蠻兵就如此的丟掉了性命。

紅色光芒如同天女散花,當徐衍渾身開始透著赤紅出現在神廟的時候,周邊已經在短時間之內被蒙召神聖的給殺出了一塊空地。

蒙召不愧是這蒙家第一天驕,被內定為繼承人的存在,如此劣勢之下竟然還能以出其不意的手段殺出一塊這般空地,簡直就不可思議。

「血線天下。」絲毫不曾保留的徐衍一拳揮出,那飛刀回撤之時,一條條細紅色的血線開始從其拳頭之中湧現而出。

血線瀰漫速度極快,第一時間便就沾染到了數十個蠻兵身上。

那個眨眼,蠻兵們開始大驚失色,下意識的想要後撤卻絲毫沒了那種力道。

整個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一點點的消受起來。

現如今他的血線天下已經大成,和之前剛剛連城血仙筋的時候可不是一個概念,外加上遠程擁有九葉飛刀。

段時間之內,縱然他徐衍不過就是凝氣境,但那些蠻兵想要近身,卻也同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好!不愧是徐家人,這一手簡直驚艷。」下意識後退的蒙召看見前面幾個蠻兵直接枯萎,在不能構成絲毫威脅,頓時這便興奮起來。

心中狂呼,手上也好不落空。

不知是為了在徐衍面前表現表現自己,還是為了儘快殺出重圍,那湛藍色的靈力已經被其壓縮到了極致。

「一劍破天。」狂吼的聲音令的這整個叢林都開始動容。

巨大的湛藍色靈力直接浮現到了其手中長劍之中,瞬間,那湛藍色的靈力逐漸放大。

直至七八丈之長這才停止。

蒙召整個人在那頃刻這便騰空,巨大的湛藍色靈力形成之長劍就如同天降利刃般,直接硬生生便砸到了地面上。

地面轟然直接爆裂開來,巨響聲開始此起彼伏。

那塵土之中,三四棵千年古樹應聲而倒,被那劍芒直接擊中的蠻兵一眨眼便形成一道道血霧,就連反應都來不及做,這便就消散於天地之間了。

「這便是築基巔峰的真正實力嗎?到現在,蒙召還未曾動用法寶,要是有一個趁手的法寶,這蒙召,又將會強到什麼地步?」徐衍一抹冷汗便逐漸流下。

說實在的,自從自己以凝氣境戰勝了築基之後,隨著實力的增長,他已經漸漸不將築基修士當成可殺自己的對手了。

在他的眼裡,築基,甚至於築基七轉以上也就是那麼回事,只要自己修為上突破到築基,想要挑戰築基巔峰,並非多難。

可在看到了蒙召這般霸氣之後,那堅定不移的心,卻也開始動搖了。

如此威力的招數,哪怕就算自己真的到了築基境,就可以抵擋了嗎?至少,在沒有到達那境界之前,現在的徐衍已經並不能確定了。

當然,這些都不過是小插曲。

真正最主要的還是這圍剿戰場,尤其是在戰鬥一開始之後,他們便就不可能在分神去想那些,頂多心中吃驚一下,接下來便就更瘋狂的投入到戰鬥之中。

死戰,乃是現如今的二人唯一的選擇,那雪藏甚至很少會動用的底牌,在這時候都只有一股腦的發出。

直接將這群蠻兵完全打懵,二人才會有一線生機。

「血線,天下。」

「藍字訣。」

二人都在這盡情的大吼,隨著那一劍破天所開闢的一條道路。

兩個修士毫不意外的都奮力奔跑,一邊奔跑著,一邊還在那殺戮。

蠻兵們的鮮血隨著這條道路開始漸漸瀰漫,二人約啥越歡,彷彿狼入羊群,段時間之內未預見絲毫阻礙,完完全全乃是單方面的殺戮。

「小心1跟在蒙召身後的徐衍大喝一聲。

後輩涼風冒出。

一把巨大的石斧,在這空中降下,以至於全力戰鬥的徐衍蒙召二人根本很難反應。

當發現的時候,徐衍猛然一把推出蒙召,拳頭上紅色的光芒冒出。

直愣愣便就憑藉著那血色手套一拳硬撼到了那石斧之上。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

  • (快捷鍵:←)
  • 帝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