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五十七章:羞愧與等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羞愧與等待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五十七章:羞愧與等待

醒來的徐衍,已經躺在了寧城自己的房間里。

迷迷糊糊睜開雙眼,一股子劇痛便就開始席捲到了他的身上。

很顯然,縱然是他,在經歷了那樣苦戰之後,能夠完好無損的一直站著,這都已經是一件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了,更別說那昏迷之後的後遺症了,強的差點沒有令其直接眩暈過去。

那種感覺,若非徐衍做過不少次這種事情,也經歷了好幾次死亡,還真就不定能夠抗過來。

在榻邊上,幾個現在屬於自己的下屬正在一臉焦急的看著徐衍。

首當其衝便是林雲,那種著急的模樣,簡直就讓人第一時間覺得他們是不是有什麼說不得的情感。

「你沒事吧?整整昏迷了三天,要不是大統領一再保證,我真以為你會死呢。」林雲這幾天差不多已經完全慌了。

且不說二人之間的私交令他擔心,哪怕就算是在公事上,要是沒有面前徐衍的把控,他也都很難在繼續做下去了。

現如今的這個千人隊,不敢說是四面樹敵,但至少也在這寧城之中被不少人散播了很多謠言,那種狀態就差徐衍一死,整個千人對分崩離析了。

好在,還有方喬木撐著,要不然,林雲壓根就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可就算如此,由於林雲本身也並不太信任方喬木,雙方之間自然也就談不上合作什麼的,那懸著的心,也都一直沒放下。

別人或許並不清楚這千人隊要是沒有了林雲會成為什麼樣,但是他的心中卻無比明白,那狀況,完全就是不可想象的結果。

好在,現在他也算是醒了,哪怕就算實力依舊還恢復不到巔峰的時刻,但是,只要他還有腦子,就可以很是順理成章的接收那些事情,自己,也都算是輕鬆了。

這樣巨大的一個勢力,說實話,哪怕就算是結實的交給了他林雲,想要守住,這都是一件無比困難的事情好不好?他自問,沒有如此的才氣。

「城裡沒什麼事吧?」徐衍第一時間見到自己這些兄弟們其實心中也都有些激動,但是,不管怎麼樣,現在最主要的還是這些事情,自然,他也就沒閑工夫表現出多感慨的味道來了。

「沒事,就是有些謠言,全被喬木姑娘給壓制住了,根本不足為懼。」身後,周馳同樣很是關心。

在他看來,其實徐衍或許比這方喬木還要更有能力,但是,打理一個小小的寧城,她方喬木一個就已足以。

在這件事情上,到也並非是他在誇大,畢竟,寧城相比較整個秦帝國而言,實實在在是個滄海一粟,不足以這些大人物出現甚至於親自管理。

「主公!我1終究,這滿臉羞愧的方喬木走到了台前。

這件事情,說實話,要是沒有自己的話徐衍是絕對不會前去的,現在好了,不單單是危險的問題了,這其中還牽扯到了一個巨大的陰謀。

要是說,方喬木沒有一定責任的話,這誰也都不會相信,就是因為這件事,林雲早就對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其實,她也不算冤枉,畢竟,這個消息,的的確確就是自己透露出來的。

「不用說了,這件事情不是你的責任,我也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去說你什麼。」徐衍直接擺手,哪怕就算是在病榻上,他也都未曾少過半分威嚴。

因為,他很是清楚的知道,要是這件事情自己不說清楚的話,或許,面前的這妹紙將會帶著愧疚為自己做事一輩子。

這或許是那些不顧念情誼的人願意看到的,但是卻絕對不會是他徐衍願意看到的情況。

他所要的下屬也好,朋友也好,都將會以誠相待,真心的和他們做朋友。

若是只是因為愧疚而依附自己的話,哪怕就算是有忠誠度,這其中也都還是有很大的疏漏的,這一點,不是他徐衍想要看見的,也不是這個時候的大家願意發生的事情。

「更何況,這件事情本身就和你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那張踏月隱藏的太深了,不說是你,就算是你之前說明這是張踏月給我的消息,我也一定不會懷疑其實個圈套的。」徐衍一點點說道。

若是沒有上輩子的話,他的確不會懷疑,畢竟,不管是之前還是以後,上輩子那張踏月一直也都給人一種十分重情義的影響。

在這樣的情況下,哪怕就算徐衍有防人之心,也定不會懷疑這樣的存在,畢竟,在這大秦之中,如同張踏月那般極為重情義的人,乃是很少很少的,徐衍也不想因為那些就去懷疑人家。

可惜的是,徐衍上輩子就已經度過了那些光景,也知道了事情的發展態勢,自然,要是真的知道是張踏月的消息,他絕對是不會前去的。

只不過,這種話不能對面前的妹紙說,甚至於就算是對自己那一起經歷生死的蒙召,他也一樣不能說。

「始終還是我看錯了人,相信了一個陰謀家。」方喬木還是一臉的過意不去,畢竟,要不是自己的話,自家主公就定不會有如此的危險。

別看在走之前,她其實並沒有將徐衍完全的當成自家主子,頂多算是一個合作者,而這個合作乃是以徐衍為主的而已。

但是現在,不管是徐衍的氣魄還是手段,都真心的折服了她,以至於她心甘情願的叫出了一身主公,這樣的感覺,不知為何,竟然還很是舒坦。

「照你這麼說,久經戰陣廝殺的蒙召大統領,豈不是和你一樣也看錯的了人?其實這件事情真的不怪你,更何況,到底是不是他張踏月設下的陰謀,這還不知道呢。」

「至少,這也都還沒證據不是嗎?」徐衍依舊在那寬慰著自己的下屬,他畢竟不像方喬木在這件事情上一直都糾結。

但心中,其實早就已經篤定了,這件事情定乃是那張踏月所做,而現在的自己,能做的不過就是等待,或是說積蓄力量而已。

在力量沒有完全積蓄完美之前,自己覺不能動手,這不是縮頭烏龜,而是很好的在保護自己。

「對了,大統領還有命令,說您現在必須就在這好好駐紮,不準回軍營一步,縱然有要事要辦,也可派遣我前去辦理,現在的你,已經正式成為這千人隊的千夫長了。」林雲一看這二人說話間有些尷尬,趕忙上前來轉移話題。

他就算在怎麼看那方喬木不順眼,也知道現在並不是問責或者針對是時候。

這一股子勢力才剛剛發展的有些起色,其中最主要的力量便就是徐衍自己手下的千人隊和面前這方家了,要是他們真的鬧掰了,這結果,絕對是不可想象的好不好?

所以,一直知道大事為重的林雲,哪怕就算是心中對方喬木有些不滿,卻也只會表現在臉上,根本不會做出什麼行動的。

同樣,對方喬木而言,也知道對方是個什麼心思,本就有愧的她,自然也不會計較。

「我成千夫長了?那你怎麼辦?還有,說了為何不讓我去萬法營了嗎?」徐衍眉頭一皺,很顯然,沒想到蒙召會來這一手。

其實他也很明白,之前千夫長林雲不過就是暫代而已,之所以沒選自己,那是為自己那時候壓根還沒築基,不能服眾。

而現在,他道台已成,晉陞千夫長這自然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了,可林雲豈不是要做回自己的百夫長去?

一個築基五轉的高手繼續做自己的百夫長,這是不是有些太兒戲了?

而且,這些他都能夠理解,但真正不理解的乃是蒙召的另一個命令,直接讓自己不準進入萬法營,這是個什麼節奏?

難道,那張踏月已經到了足以威脅到蒙召的地步了?要是這樣的話,為了保護自己,這樣做也的確是蒙召的性格。

「每一個千人隊可都是有個副隊長的,尤其是在戰鬥部隊,始終如一,只不過,近些年來,整個萬法營都消耗巨大,所以,能夠做副隊長的人大多都被提拔到了千夫長的位置,副隊長懸空。「

「而我,正式被認命為這個千人隊的副隊長了。」開心的在這裡解釋道。

其實,在林雲的心中,自從見識到了徐衍的本事之後,他的想法就只剩下一個了,那就是跟在這小子的身後,不管是做什麼都無所謂。

百夫長和千夫長這差距真的很大嗎?

在外圍的戰鬥部隊之中,的確如此,畢竟那資源上面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但是,在這寧城,這壓根就不能當回事。

俸祿,本身就是這些軍人氖杖氚

何況,他們還控制了之前仇家的好幾家店鋪呢,那些店鋪,哪一家不是日進斗金?

「那我們接下來需要如何?擴張嗎?快速還是慢速?」身後的方喬木也都在此刻詢問了起來。

畢竟,這然後的戰略大多數都還是要自己執行的。

作為決策者,徐衍若是事必親躬,自己在這個陣營之中那還能有什麼位置?

「等待,徐徐圖之,半年的時間之內將這寧城打造成鐵桶一塊便可!半年的時間,並不難吧?」徐衍徐徐說道。

他並不准備在這段時間之中還去管寧城的具體事情了。

之前便就清楚,一場大戰即將來臨,哪怕就算有蒙召的命令,他也不覺得自己該袖手旁觀,現如今,利用這個空隙,努力提升修為,才是最主要的。

  • (快捷鍵:←)
  • 帝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