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五十八章:八個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八個月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五十八章:八個月

幽暗的帳篷里,一個身著黑色軍袍的男人陰沉了一張臉,看似是十分不悅,但眉宇之間,卻又有了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此人便就是之前蒙召和徐衍一直提起的張踏月。

的確,之前一切陰謀詭計甚至於是刺殺,都乃是他弄出來的,迫不得已嗎?未必。

畢竟要是他還有些不願意的話,也沒有人逼他,這樣一個擁有經世之才的人,哪怕就算是真的加入到了三皇子那一系,他只要吧做的事情,也同樣沒有人敢說什麼。

可他卻偏偏還是做了,並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三皇子對他有救命之恩。

而這次的事情乃是三皇子對自己唯一的一次請求,他無法拒絕,哪怕就算明明知道這樣做有些違背自己的原則。

其實真要是嚴格意義上來說的話,張踏月和蒙召乃是一類人,都是那種大秦的利益永遠是第一位,其他都要靠後的類型。

這也就是為何,上輩子的朝廷巨大變動,三皇子當上聖上,他也依舊是那個朝廷之中的一股清流的原因。

自然,真正的內心裡,他也覺得這一次三皇子做的有些過了,廢掉徐衍,這他並不排斥,甚至於之前他還很熱衷這件事情。

但是,因為徐衍的頑強,直接令的自己那主子惱怒,下令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他之後,張踏月開始有些猶豫了,當然,這也不過就是猶豫一下而已,最終,他還是選擇了去做。

只是沒想到,三皇子這一招來的還真就狠,直接私通蠻族要求剿滅徐衍甚至還順帶一個蒙召。

這樣的計策,乃是自己大為不認同的,卻因為三皇子的一頓懇求,最終做了違背自己內心的事情。

所以,徐衍和蒙召死裡逃生之後,張踏月的內心第一時間乃是不悅,甚至於憤怒,而後來,卻又是鬆了一口氣。

死在蠻族手中這不算什麼,為了自家主子的利益,這種事情可以做。

但是,自己和蠻族私通,卻是實實在在的完全違背了他做事的原則,若非是三皇子一再懇求,甚至於已經主動聯繫了蠻族,他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七殿下!果然不愧是三殿下欲除之而後快的存在,這份成長,令人咋舌啊,就連這樣都讓他逃出來了,此子若是一直在,對三殿下日後的計劃,定將會是巨大的威脅。」張踏月一想到這。

真箇手腕就是一陣用力,放在其手中的酒杯,在那一瞬間就化為了一灘白色的粉末,很顯然,他是真的開始忌憚徐衍起來了。

多少次的刺殺和圍剿,不但沒有令那徐衍身死道消,甚至於到現在實力卻是越變越強了,這也就罷了,最恐怖的是,蒙召甚至都有了一種想要加入到他麾下的感覺,這,乃是張踏月決不能容忍的。

也是現如今看來最為棘手的事情。

「蒙召,各為其主,那可就別怪我了。」終究,下定決心的張踏月猛然站起。

大喝一聲:「風統領1

只聽見外面傳來一個:「啥事啊1字。

身著盔甲鮮亮無比,身高大概有八尺的大漢走了進來。

這個大漢相比較一般的統帥而言要多出了三分戾氣,刀削一般的面龐上同樣充斥著一股生人勿進的感覺。

只是朝著哪裡一站,整個人便就不怒自威,不過此刻的他臉上卻浮現出孩童般的笑容,彷彿站在自己面前的,乃是自己家長般。

「軍師有啥子事吆!雖說論級別,在萬法營里,你比俺要低上一籌,但你可是三爺指定的軍師,讓我們萬法營里的所有三爺所屬都聽您的,有何吩咐,您儘管說。」

那架勢還真就沒多少討好的味道,但是那笑容,卻不折不扣出賣了這個不怒自威的軍人。

「若我所料不錯,不出三月,蠻兵便將會大舉進攻我萬法營,到時候你可向將軍申請風字營進入前線,殺敵這自不用多說,但若是蒙字營也去,且想你求援的話,無比拖拖時間,當然,若是暗中能夠扯他們一把後退,這再好不過了。」張踏月很無奈的說道。

其實這種事情他也並不想做。

但是,現如今蒙字營的人,明顯已經漸漸成了自己的敵人。

自己雖說屬於風字營,且還死副統領,但是真正的統領才有資格在戰場上駕馭整個營盤,好在,這風字營的大統領同樣是三爺的人,且三爺之前下令讓所有這萬法營的所屬都聽命於自己,這才有了如此變故。

「您這是想對付蒙召了啊!那傢伙可不好對付。」風長空一愣,轉而那笑臉也變成了嚴肅。

蒙召作為萬法四營其中的一個統帥,本攝是他們其中最強的了,所統領的蒙字營更是精銳中的精銳,想要對付他,這可不容易。

「沒辦法啊,以現在的情況來看,蒙召可能已經倒向了七殿下那邊了,這乃是我們的一個勁敵,若是能在其沒有成長起來除掉,這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縱然出不掉,也定要減除他一些羽翼。」張踏月很是嚴肅的道。

對待敵人,他可從未有過手軟,既然註定在對立面,那所謂的友誼,也就只能是一個笑話了。

「放心,俺知道輕重,這件事情我馬上著手去辦。」風長空抱拳告退。

對於張踏月他或許並不願意完全聽其命令,但是,這乃是三爺這段時間最注重的事情,他可不敢有半分打折扣。

既然張踏月已經搬出了自家主公,那不管自己願意與否都不重要了,執行便可。

寧城,整整八個月徐衍都未曾出現在公眾視線里了。

這八個月里,他幾乎都在自己的房間內修鍊。

各種資源消耗掉了大量,也漸漸讓其麾下的這支隊伍,完全掌控了這寧城。

其中,其他三個營地的千人對固然眼紅,但看到大勢已成的徐衍,也只能忍不住苦笑搖頭。

這八個月內,徐衍自身的千人隊里已經在無不忠誠者。

而這寧城之中,縱然未曾完全一通,但名義上所成立的所謂聯盟,也是完全受到徐衍把控,可以說,一統寧城,這在明面上,已經早已做到。

至於暗地裡到底會出現什麼事情,是不是還有鼴鼠,這是肯定的,不過徐衍也沒有在意。

畢竟,這種事情根本止不住,想要完全把控整個寧城,任何勢力都沒有辦法滲透,這可就不是幾個月的時間就能夠做到的了啊,簡直就可以說有幾年都不容易做到。

不管是徐衍還是方喬木,二人或許都足夠智慧,但卻也並不是神,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得心應手,同樣的道理,若是徐衍親自處理,也估計就是到這份上了,在想要前進一步,這困難程度直線上升。

至於修為,八個月的時間,徐衍已經徹底的和之前不在一檔次上了,從之前的築基一轉,到現在的築基五轉巔峰,僅僅用了八個月的時間就能有如此跨度,其修鍊的恐怖速度,同樣也令人吃驚不已。

當然,這份修為外加上血仙骨的修鍊,都可謂是他徐衍的底牌,沒有告訴任何人,甚至於就連林雲都不知曉。

血仙骨,和血仙筋一樣,修鍊的難度甚至於比築基期修為的提升還要來的強烈的多。

哪怕就算到現在,他完全修鍊能成功的也不過就是腹部以下,腹部以上根本不可能在此刻完成。

當然,血仙骨的神通,這也就成了一件很難說出來的痛了。

不過,縱然如此,現如今的徐衍,也有自信可以和築基巔峰一戰,哪怕就算是築基巔峰之中的高手比如蒙召,真的對陣上了,誰勝誰負,這也都有未可知。

八個月內,發生了很多大事情。

比如,在徐衍剛回來后的一個月後,蠻荒大軍開始瘋狂進攻,或許是在報復蒙召和自己那一次事情,又或許本就有著如此計劃。

反正,現在的萬法森林周邊,早已經是戰火綿延,死傷無數了。

哪怕蒙召手下的蒙字營,十個千夫長也都死了四個,戰鬥的慘烈很難想象。

這期間,徐衍無數次請求出戰,自己畢竟乃是這大秦的一份子,在這個時候身為一千夫長不出力,卻是是在有些說不過去。

但是每一次都被蒙召給駁回了,理由很官方,蒙字營要繼續力量,寧稱不可丟之類的。

弄的徐衍只能看著那如山的軍令暗自嘆息,那種感覺,實屬無奈埃

「快開城門。」忽然間,這一天,就在徐衍一邊修鍊,一邊還在那胡思亂想的時候,只聽見這天空之中出現了一聲狂吼。

恐怖的靈力波動在這一刻瞬間瀰漫,令的還在密室之中的徐衍直接一愣。

整個人面色大變的直接出了密室。

蒙召的聲音,他怎麼可能出現在寧城城外?

難道說,蒙字營的駐地直接失守了不成?這怎麼可能?

第一之間,徐衍就有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而且,這預感的強烈程度,讓他瞬間就覺得可能大禍臨頭了。

「召集所有士兵全部上城牆,寧城此刻進入備戰狀態,任何人,只准進不準出,有違令者,斬。」一道軍令下去,徐衍第一時間狂奔到城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