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六十章:孤身,血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孤身,血煞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十章:孤身,血煞

「老徐你要幹什麼?」看見徐衍第一時間走到後方,開始更換衣服,林雲便就知曉了他的目的。

若是放在以往,他是定不會阻攔徐衍做出此事的,但是現如今情況卻大有不同,以至於哪怕就算是他,也不敢保證這一次要是徐衍出去了后,會不會活著回來。

其實不單單是他,哪怕就算是其他人,也都覺得,要是徐衍真的前去營救,這定會丟掉性命,令的好幾個千夫長都是一陣羞愧。

這一次的戰爭,打的那可叫一個憋屈啊,要不是他們拚死,可能就連這三千人都保不住,若真是這般,那蒙字營可就當真不復存在了。

現如今,他們沒有任何立場去阻止徐衍前去營救,但是,心中卻同樣不希望他如此,因為,真要是前去了,說明自己無能也就罷了,還等於是白白送死。

「蒙召不能死,不管怎麼樣,寧城是定不能丟的,若是這四大營的統領都死一個的話,這寧城,定將不復存在,蠻族大軍,也必定會長驅直入我大秦。」徐衍表現的很明顯。

話雖說的嚴重了些,但是,這樣的可能性也並非沒有,而最主要的原因,則是自己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蒙召去死,不單單是因為自己,更是因為大秦。

「可你1林雲還想說什麼,但他卻知曉徐衍的性子。

的確,這徐衍的身份甚至於比之蒙召而言都要尊貴些,但是,同樣的,他可以看的出來,徐衍深愛著這大秦這個帝國,無論如何都不願意看見大秦出現什麼事情。

所以,哪怕就算自己也都一樣沒有立場去阻止徐衍,哪怕,他知道徐衍前去很有可能丟掉性命。

「幫我準備馬匹,我去營救大統領,記住,城門只能開一瞬間,等我出去后立馬關閉,除非我帶著蒙大統領歸來,且後面追兵距離很遠,若不然,縱然是我,也不準給開城門。」徐衍似乎下定了決心。

他知道這場戰鬥對自己而言意味著什麼,也知道,下去之後能回來的可能性將會很小很小,但是,為了自己心中的堅持,他不在乎,更沒有絲毫的理由去逃避。

說白了,這大秦乃是徐家人的大秦,若是自己這個皇子都不以身作則的話,還指望別人給你大秦賣命嗎?

皇子守國門,多少年未曾做到的承諾了,徐衍不但想做,還想真正的讓天下人看清他大秦的皇子是如何在戰場上浴血拚殺,捨生忘死的。

一個皇子被算計死,或許會讓無數人唏噓,甚至死在了蠻兵的手中,一樣,也都會丟臉至極。

但是若是死在了這樣的戰場上,在與蠻兵對戰的時候隕落的,那整個大秦,就都將會出現一股前所未有的凝聚力,誓死捍衛自己的家園。

修士,固然超脫於人類之外,但是,同樣也都還是有感情的,對於大秦的歸屬感或許不如一般人強烈,可要是這件事情出現了,相信,整個大秦也都會呈現出空前的發展的。

更何況,徐衍也還不一定就必死。

這次的衝刺或許的確冒險,可他心中依舊還有著底氣,八個月的修鍊,也該是到檢驗的時刻了。

八個月前,那般劇烈的圍攻他們二人不也逃出去了嗎?這一次固然面對的更多蠻兵,可修為上已經有質飛越的徐衍,依舊絲毫不懼。

銀灰色的戰甲披在了徐衍的身上,令的其此刻威風凜凜,雪白色的駿馬雙眼之中竟然戰意濃濃。

看的徐衍雙眼中閃現出一絲微笑,人,這乃是戰爭之中最精銳的利器,同樣,駿馬也是這戰場上的主角之一。

既然他們這一次要孤軍奮戰,既然,在這樣的條件下他們必須要生死相依,那便就去做吧,只有到了真正的戰場上,軍人和軍馬,才能夠發揮出他應有的價值。

「走吧1

「沖1

城門打開。

徐衍手中提著一柄血紅色的長槍,直徑就衝出了寧城,白袍青面,血紅色的氣息第一時間就包裹了他整個身軀和駿馬的身軀。

長槍所向,一個個蠻族士兵開始倒下,不多時,徐衍那亮銀色的盔甲上就沾滿了那些蠻族士兵的鮮血。

此刻的徐衍,整個人就如同一柄出竅的利刃一般,瞬間所向披靡,不過眨眼,這便就衝刺出了數十丈距離。

「這是徐衍?那個新晉的千夫長?」城門上,不少的千夫長在此刻完全驚呼。

能夠成功到千夫長這等位置的,至少也都是築基六轉以上高手,這樣的高手,在戰場上的確能夠發揮出一定的作用,但是,如此的大戰,效果卻並不會很是顯著。

這一點,那些千夫長的心中其實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並不覺得,自己必須要所向披靡,才算是真正對得起千夫長這三個字。

可現如今,徐衍的表現卻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傳聞,這個八個月前剛剛築基的千夫長,本身的實力甚至於比有一半的千夫長都要強了。

本身,不少的千戶心中很是不服氣,憑什麼你佔據寧城後方,憑什麼你的戰力被吹到了這等層次?

可是,現在看來,這並不是吹牛吹出來的,這個徐衍乃是有著真正的實力。

行家出手的瞬間大家便就能夠清楚他到底何等層次,而此刻的徐衍,整個人在那戰場上所向披靡,一般的蠻兵根本就沒有抵抗他的絲毫可能,不過片刻便就衝刺到了戰場的中心,這種實力,哪怕就算是那副統領,也都自愧不如埃

「沒成想,我蒙字營裡面竟然還能有如此強者?若是他之前在戰場的話,或許還真能多為一些士兵開闢一條道路。」不少千夫長的心中都是如此想的。

實實在在有些不敢相信,到底,這小子吃了什麼葯,能夠在短短的八個月時間將實力精進到如此地步,簡直不可思議。

「大統領,堅持住,不出一炷香,我定到你的身邊來。」徐衍心中現在只有如此一個念頭,既然已經出了城。

不達到目的他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殺人,這或許徐衍很長時間都沒做過了,但是對於這些,蠻族,他可是絲毫不會存在憐憫之心的。

整個蒙字營分崩離析,就是因為面前的這群蠻兵,他們對人類下手從來都不會留情,那自己又如何會對他們留情面呢?

「血線,天下1

爆喝一聲,徐衍的身上眨眼便出現了一條條紅色的絲線。

這乃是之前他的底牌之一,但是,現在卻已經只能算是普通攻擊了。

不過,這樣的多殺攻擊,對付一般的蠻兵卻也還是十分有用的,不過轉眼,那衝刺上前的十幾個蠻族士兵便就直接中招,整個身體逐漸開始枯萎了下去。

而等到那些蠻兵反應過來,且還想要找到徐衍的時候,徐衍,已經出現在了一丈之外,手中那血色長槍毫不畏懼的對上了一個蠻兵的部落首領。

一般而言,蠻族之中,部落首領的修為相當於人類的千夫長,但是,他們的實力卻比千夫長要高上一線。

除去那些已經突破到了築基七轉以上的高手之外,六轉高手,根本很難柒樣的蠻族。

也就是因為這般,大多數的戰爭之中,千夫長對戰那首領,都將會是以戰敗收常

可是,此刻的寧城城門上,卻是無比緊張,幾乎所有的千戶都在隱隱期待,徐衍是不是會創造奇。

徐衍並沒有令他們失望,一槍過去固然沒有完全解決掉對方,但順手,九葉飛刀的出現,就直接割下了那廝的頭顱。

整個過程也不過就是眨眼之間,紅色的光芒在這戰場上湧現,徐衍如同戰神降臨,一直到現在,甚至於就連點皮肉傷都沒有。

「之前一直覺得跟在他身後貌似虧了,哪怕就算在有地位,也不過就是個十七歲的少年,本身修為甚至就連我都略有不如,但是,看到這場戰爭。他在這其中的表現后,現在才發現,這個徐衍,當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天驕,擁有經世之才的強者。」方喬木此刻也關注這戰常

不知為何,在見到徐衍直接出現,且浴血廝殺的時候,心中湧現出了一絲不一樣的情緒。

多少年沒有少年給過自己這樣強烈的安全感覺了,彷彿,只要跟在他的身後,一切看上去不可能的問題,都將不會是問題,一切看上去不符合情理的勝利,到了他這裡,都將會順理成章。

這種感覺,在他騎上駿馬,帶上銀色盔甲的時候更為凸顯。

「徐衍?他怎麼衝過來了?」另一邊,已經開始苦苦掙扎的蒙召見到這紅色的靈力面色大變,整個人處在了驚愕之中。

一直以來,最不想看見的事情,卻沒成想在這最後時刻還是看見了。

他極力想要保護自己的人,在自己受到生命威脅的時候,甚至就連絲猶豫都沒有,便就前來保護自己。

自己是改笑他蠢呢?

還是該有滿滿的感動?

好吧,第一時間,他的心中開始燃起了無窮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