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六十一章:來自人類的那一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來自人類的那一劍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十一章:來自人類的那一劍

蒙召知道這次大戰甚至整個蒙字營都將會在劫難逃,但是,他的心中,只要徐衍還活著,那蒙字營就絕對不會失敗。

畢竟,只要他不出現在戰場,不管怎麼樣,那些人就算是真的想要在暗中對付徐衍,也不敢真正的在明面上。

掌控了整個寧城不說,要知道,徐衍的身份更是所有人都必須要忌憚的,在他實力有所提升的情況下,若是還不能保護自己的安全,那才是真正奇怪呢。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這徐衍竟然會如此之蠢,明明知道此刻進入戰場,對他而言乃是九死一生,甚至於比這種情況還要嚴重一些,面對的不僅僅是那些蠻族,還有自己人。

但他卻還是出現了,不管是為了什麼,一旦徐衍出現在戰場上,他便就定會被圍攻,以至於性命不保,換成是誰都不願意看見的情況。

可偏偏他就算是心中著急萬分,也沒有立場去說什麼,畢竟,徐衍前來的主要目的是什麼,別人或許不懂,但蒙召心中卻十分了解,不就是為了自己的性命嗎?

哪怕真就是蠢死了,但這份情誼,不管怎麼樣,蒙召哪怕就算是在不想要承認,也都必須要承認。

「回去!這裡不需要你1大聲嚷嚷,哪怕就算蒙召清楚的知道這樣已經沒用,他的心中也依舊還想要嘗試一下。

不管怎麼樣,哪怕就算是自己死了,徐衍也都定不能死,這可是皇家弟子啊,整個大秦的臉面,要是死在了戰場上,簡直就不可想象。

徐衍彷彿就和沒聽見一般,不管現在自己的實力進步如何,不管是否真的會有很大的危險,既然,自己已經出了城池,已經決定前去營救蒙召了,在沒有達成目的之前,不管是誰在那反對都乃是沒用的。

和蒙召一樣,徐衍同樣是一個十分倔強的人,一旦自己認準的事情,訣不存在反悔或是猶豫,或許,這一次自己的性命真的能夠受到威脅,但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卻放棄,難道是他的做派不成?

根本就是一無解的情況,他無論是為了蒙召還是為了自己,都不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在困難,也定要將此事做成。

眼睜睜的看著徐衍用盡全力朝著自己這方向衝刺,蒙召的心中很不是滋味,那一路的鮮血和靈力的碰撞,更是如此。

明顯的看到了這樣恐怖的力量朝著自己推進,蒙召的確很是著急,但是著急之餘,卻有一種十分欣慰的感覺。

至少,自己交到了一個可以真心對待的朋友了,哪怕這個人之前的目的不過就是簡單的想要將自己收入麾下,但是,若是擁有這樣一個上位者,決不放棄自己下屬的性命,就算是真的跟著他走又能如何呢?

簡簡單單的八個月,徐衍能夠從那剛剛築基的狀況飛速發展到現在的築基五轉,且本身的實力甚至於已經不比自己要差多少了,這種近乎於逆天的成長速度,一樣也說明了這徐衍的前途。

說不定他還真有可能爭上那個位置也不無可能,雖說,因為年紀的緣故,這樣的機會並不是很大,但是和之前按毫無機會相比,卻也好太多了。

「若是這一次能活著回去,定當要和這傢伙好好談談,距離他十八歲,也不過就幾個月的時間了,若是等他回到了京師,相信,很多情況,都會變得不一樣的。」一邊在那浴血廝殺,一邊,這蒙召的心也都開始動搖了起來。

不管怎麼樣,這都乃是自己真正的戰友,遙想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蒙召的心中甚至於有些看不起,在結合現在他的表現,事實在在,讓他這樣的存在心中頗為感慨埃

待人以誠,這或許才是真正一個上位者最合適的手段吧?

「快走1當徐衍眨眼看到了蒙召的時候,大聲一叫,手中那血紅色的長槍此刻他已經完全斷裂。

哪怕就算他現如今這等恐怖的實力,想要不曾有一點傷勢的衝刺到蒙召所在的這等戰場中央,所花費的力量和代價也都絕對不少。

現如今的他,亮銀色的盔甲上已經布滿了血痕,僅僅肉眼可見的傷痕,就至少有七八道。

尤其是脖頸那地方的一道傷口,看上去是如此的觸目驚心,這好在徐衍乃是一築基修士,若是一般修士,僅僅這個傷痕,就能讓他丟掉性命。

「你果然不是那種聽話的小子。」且看到對方已經到了自己的面前,那蒙召到也沒有多少猶豫,直徑一個翻身,便就上了徐衍的駿馬。

他心中其實很清楚,既然事情都已經到了這等地步了,那就算自己不做,這徐衍的付出也都一樣不會有回報,既如此,那還不如直接回去的好。

自己一個蒙字營統領若是隕落了,不管是對蒙字營而言,還是對萬法大營而言,都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更何況,這一次的事情本身其中就有很多的貓膩呢,若是自己不調查清楚的話,這難消心頭之恨埃

「廢話!我不來救你你就真沒命了,這麼多的蠻兵,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你。」徐衍一個白眼,手中卻絲毫不斷攻擊目標。

血紅色的細線開始組成一個個長虹,一旦有蠻兵敢於接近,這便就徹底的將其釋放出來,那種攻擊手段,不得不說,對付那些高手,並沒有多大用處,但是對付一般的蠻兵,卻是十足的強橫至極埃

「圍住他們!一定要殺了他們,一定要。」蠻族的統帥表現出了相當激烈的憤怒。

一路上這蠻族大軍幾乎傾巢出動,戰爭更是勢如破竹,這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寧城腳下,要是還能讓對方的重要人物回城的話,這他們臉面上也都定不好過埃

滿足,一直以來都並非是一個善於算計的族群,可縱然如此,面子這東西還是需要的,也就是因為這一點,無論如何丟不能讓蒙召回歸到自己的軍隊之中。

幾個月來的戰鬥可是讓這群蠻族的心中清楚了,蒙召這樣的統帥,絕對可以說是他們最大的敵人,只要他還存在一天,那這蒙字營,就一定會嗷嗷叫一天,更別提雙方之間的恩怨了。

無數的士兵,不畏生死的開始衝刺到了徐衍這裡,很多蠻族心中都很明白,那白馬之上的徐衍實力絕對不若,自己上前,尤其是最先上前的定不過就是炮灰。

但蠻族就是蠻族,這群傢伙無怨無悔,高亢的眼神,讓人很難想象的那種衝擊力,第一時間就將徐衍他們圍的是水泄不通。

「得!麻煩終於來了。」眼睜睜的看著那蠻族統領將注意力已經放在了自己身上,徐衍便就一臉苦笑。

「讓你小子不要來,偏偏不聽!現在好了?」蒙召也是一臉無語,之前之所以徐衍可以一路高歌,那最大的原因乃是很多人都沒將其當回事。

但現在卻是進來容易出去難,想要在這個時候突破重重圍堵回到寧城,這其中的難度比來時的難度可要打上數倍埃

好在,現如今乃是他們二人,並非是徐衍一個孤軍奮戰,這到也就增加了一些生存的幾率。

「我負責前方,你負責後方,只需要擋住他們便可,不求殺傷。」徐衍很是嚴肅的來了一句,之後,手中便就有多出了一柄長槍,不管怎麼樣,這乃是搏命的一戰,無論成功與失敗,自己都將會堅持到底。

其實,在這種情況下,無論徐衍和蒙召是否還能活著,在這個戰場上都定將會揚名立萬,要是說,之前還有很多千夫長很看不起那徐衍的話。

這一戰過去,一定會是所有人都真正的開始欽佩與他。

一個可以在萬軍叢中過,且直衝雲霄的存在,不管在哪個時代,這都將會是一方豪傑。

長槍所到之處,遍地的屍首開始蔓延,眼睜睜的看著這樣的狀況且一點點提升,無論是那些蠻族還是那城池上觀戰的一群高手,都是一陣陣的目瞪口呆。

一個少年,竟然真的能夠做到這些,這可是誰也都在之前不可想象的事情。

「不好,危險。」猛然間,徐衍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開始席捲在自己背後。

恐怖的碧綠澀靈力私掠於天地之間,第一時間,彷彿形成了一柄利劍,直衝徐衍背後的蒙召。

單單就是這一擊,就足以消滅掉一個築基七轉以上高手。

這種情況下,竟然會有高手已經前來了,簡直不可想象,這蠻族什麼時候對戰爭如此了解了?

「是人類1蒙召大喝一聲,將徐衍從那想法之中給直接拉回。

整個臉色大變的模樣簡直已經到了極致,人類?怎麼可能?在如此的戰場之上竟然會出現人類對他們進攻?

這乃是那蠻族的鼴鼠不成?什麼時候,這人類已經墮落到了如此地步了?

猛然回頭,徐衍明顯看見了一個身著長袍,且已經早就沾染成了血紅色的人類,雙眼充血,利劍直衝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