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六十五章:陰險的戰術(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陰險的戰術(上)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六十五章:陰險的戰術

「出戰?這樣只會令我們的人死的更快埃」第一時間蹦出來反對的是個千夫長。

現如今的他,其實這個千夫長已經名不副實了,手下不過區區幾百兄弟,百人隊都組建不到五個,這樣巨大的消耗之下,在主動出戰,很難想象此等損失是何等恐怖。

「死的更快?難道龜縮,你身為千夫長級別的軍官,就能免除處罰了?」徐衍毫不猶豫的說道。

的確!大家心中其實也都很清楚,若是一直這般下去,哪怕就算真的能夠堅持到援軍出現,最終的結果也都定會是千夫長以上軍官承擔責任。

一個將軍是絕對不可能因為一次敗仗而被朝廷殺的,但是千夫長統領們可就不一樣了。

在這大秦之中,將軍固然不少,但最起碼也是四品軍官,但千夫長,不過區區六品,死了也就死了。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蠻幹也只能令蒙字營損失慘重埃」蒙召在此刻同樣說道。

他其實心中也想主動出擊一雪前恥的,但是,這個時候是在不能說出此言,畢竟,這可都是一條條活生生,修士的性命。

並非蒙召仁慈,而是,他不想要將自己士兵的性命投入到這種無休止的蠻拼之中。

「我有辦法令我們的士兵損失較少,且還能給那蠻兵們帶來劇烈的損失。」終究,徐衍又一次說道。

其實在他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計劃了,只是這計劃一旦說出去自己便再也藏不住,這才一直安奈到現在的。

而現如今,寧城的局勢已經容不得自己在為自己考慮,不管是為了大秦還是為了這萬法營,自己都必須要站出來,所以,此刻的徐衍,只能說出。

「哦?什麼辦法?」第一時間,這些蒙字營的高級軍官們一個個都將目光轉移到了徐衍身上,他們到這十七歲少年能想出什麼辦法來。

「我問你們,在戰場上是殺掉一個蠻兵來的容易些呢?還是傷一個蠻兵來的容易些?」徐衍淡定的說道。

而這種淡定在幾個千夫長的眼裡卻充滿了不屑。

第一時間,一個千夫長便道:「當然是傷一個蠻兵來的容易些,但傷一個蠻兵這有用嗎?」

在這群軍官的思維里,一直也都是以殺敵為首要任務的。

為在他們的心中只有那群蠻兵死亡,才能夠為自己的兄弟報仇,而那大秦的軍官卻從來沒有朝深層次去想。

到底是傷害一個蠻兵價值大一些,還是殺掉一個價值大一些。

「一般來說,無論我秦軍,還是蠻族大軍,在處理犧牲掉的士兵之時,都只有一個原則,就地掩埋。」

「人死道消,但處理其屍體這也相對要簡單的多。這我說的沒錯吧?」徐衍一點點說道。

身後的那些千夫長也都在此刻點點頭。

哪怕就算是蒙召,同樣也在此時聽的津津有味。

而徐衍,則繼續說道:「同樣的,若是受傷的士兵,那處理起來卻就複雜的多了。」

「輕微一些的傷勢也便罷了,若是稍微嚴重一些的,大多都將是同僚士兵將其送入戰場後方,進行治療或者恢復,而我秦軍和滿足的戰鬥方式註定了後方不可能會出現太多的醫療士兵,若是一下湧現出大量,這將會是何等的負擔?」

「這點,相信不用我說各位也都清楚吧?」

徐衍終究還是將自己的計劃徐徐說出。

一瞬間,在場那些本還有些看不起,或者說是有些不信任的千夫長們都是眼前一亮。

對啊,這樣算計起來,犧牲的士兵便就好解決的多了,但相對於的,受傷的士兵之消耗,則更為龐大。

「你是說,只要我們主動出擊,有意識的不去殲滅,那蠻兵便就會支撐不住主動後撤?」蒙召的腦子比較活,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等計劃的重點所在。

「但縱然如此,也不可能逼的那蠻兵們後撤吧?」其中幾個千夫長依舊還有些不敢相信,因為,這種戰法,他們從從軍以來,都沒有接觸過。

「傷敵便退,以我的估計,不出半月,這群蠻兵則就無力支撐,哪怕明明知道這乃是我們的戰法,也都無法破解。」徐衍在此刻湧現出了強烈的信心。

明明不過是個簡單的意識形態改變,所能改變的戰況卻絕對是空前的。

他很清楚這等戰法太過陰損,甚至於可以說是陰險,但此刻,非常時期用非常戰法,卻也成了必須要做的事了。

「怎麼可能?」質疑聲依舊出現,大家其實心中已經普遍認可了徐衍的說辭,可他說不出一月他們便就無力支撐,這也太誇張了些吧?

「如何不能?要知道,這八個月的戰鬥,已經令的蠻兵們有些疲累了,後方大營更是快要傾巢出動,若是我們這樣來一下,不出三日,對方可進攻的戰鬥力便就定會銳減至少一半。」

「這剩下的一半,難道還不好解決嗎?」徐衍毫不忌諱的說道。

可這時蒙召卻提出了質疑:「若是那群蠻兵們直接放棄了那些傷兵呢?」

很顯然,他的心中還是有這等想法的。

畢竟,要真是如此,在一味的猛攻甚至於將仇恨轉化到人類身上,那寧城,可就當真保不住了。

天知道那蠻兵這次的統帥會不會如此絕情,畢竟,蠻族縱然一直在學習人類,但是股子里那種無情,卻也還是同樣很少會改變的。

千夫長們同樣在這個時候也看向了徐衍,想要從他的口中聽到解決的辦法。

這個陰損的戰術的確很是是和現在的狀況,但要是被那群蠻族給破解了,這結果,也就不敢去想了埃

「若那統帥真敢如此去做,我保證,可以很輕鬆的便就全殲這次的所有蠻族。」又一次,徐衍丟出一重磅炸彈。

很顯然,這計劃他早就在心中已經定型,如此的疏漏他又如何看不清楚?

徐衍一直來不敢說自己是軍事奇才,但是,在地球上生存了幾十年的他,最戰法,戰術的理解,卻高出了這無邊大陸好幾個層次。

這等相對簡單的戰術,在其眼裡,幾乎等於是不入流。

何況自己現在的對手還是一群蠻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