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六十七章:很難解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很難解決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六十七章:很難解決

「從情感上來講,我很難想象張踏月是那種暗中潛藏的卑鄙之人,但從理智上來說,這次,恐怕真是我看錯了。」若是換做幾個月前,蒙召心中固然會有些懷疑,卻也定會堅定不移的覺得張踏月不過是被人利用。

畢竟,一個人或許可以偽裝成什麼樣的性格,但是,股子裡面的那種正義感和情感,卻很難偽裝。

毫無疑問,張踏月就算是那三皇子的人,在暗中用了很多小動作,他也依舊是個重情重義之人,這一點,徐衍不會否認,同樣的,蒙召也不會否認。

但經歷了如此大戰,蒙召卻同樣看明白了很多東西。

他不知道,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張踏月一個人策劃的,但是,這其中一定有張踏月的影子這是毫無疑問。

自己的營地為何會損失慘重?且比其他三個營地損失都要劇烈一些?

主要便就是因為來自風字營的針對,其實,這已經不能算是簡單的針對了。

而是想要將蒙字營朝死里坑。

風字營的風長空是何等人物,蒙召和他公事這麼多年自然有著一定的了解。

不說有勇無謀,但是最起碼陰人的手段很少會用。

但是,這一次的戰場上他做了什麼?明明說段時間之內便前來馳援,但等這蒙字營抵擋了巨大的危機之後,依舊見不到風字營的影子?

這乃是第一坑。

之後又是無數次的針對,固然只是些小動作,但是,卻每一次都能令蒙字營遭受危險,乃至損失。

這種典型的出賣隊友,風長空自己是在怎麼樣也都很難有如此膽子的。

而張踏月有事風字營暗中的掌控者,軍師一般的角色,這要是說和他沒多少關係的話,打死蒙召都不會相信。

更何況,最後這一次的刺殺,千夫長便就是當年在張踏月十人隊之中的士兵呢?

不了解張踏月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但是,本就很是了解張踏月的蒙召,此刻就算在想為張踏月開脫,也都沒有說服自己的理由了。

「我不否認,張踏月的確是個重情義的人,甚至於很多時候還會將大秦的利益當成首要目標,但是,這卻不能代表他不想要立功,在我三哥哪裡一人之下。」

「如此誘惑,不說張踏月了,哪怕就算是大家族的繼承人也都不能抵擋吧?所以,做出一些違心的事,這很正常,更何況,我三哥是何等人物,相信你也明白,很多事情,也由不得他張踏月。」徐衍終究還是換上了一副很嚴肅的臉。

不管怎麼樣,這樣的暗中爭鬥並非是他想要看見的,但實實在在發生了,他也只能應戰。

若是就連一個區區的張踏月都不能對付的話,自己又如何去對付當年那個一直隱忍,到最後才忽然爆發的三哥?

要論智謀,論陰損程度,自己那三哥可是比張踏月這樣的人恐怖的多埃

目前為止,徐衍固然知道自己那些兄弟們沒一個是省油的燈,但是,主要精力卻還是放在了老三這裡。

如果能夠打擊到張踏月,這自然是最好,但是,如果打不下,至少也不能讓他在這萬法營之中和自己對立。

對手,或許在很多時候都是十分重要的東西,但卻同樣在很多情況下會令你很難辦。

現如今的徐衍,真正還沒有掌控這塊地方,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看著事情朝著那種分裂的趨勢上發展。

這也就是之前為何他會說,若是蒙召依舊覺得張踏月乃是無辜的,自己不用他動手,親自動手的主要因素。

因為,在徐衍的眼裡,寧城這塊地方已經相當於是自己的大本營了,不允許有其他的外力在去干涉這裡。

「那你準備如何做?是幹掉張踏月還是如何?」其實已經表明內心的蒙召心中很清楚的知道。

自己和張踏月之間必定不能在和之前一樣了。

且不說自己的態度,就算是之前幾次的針對甚至於暗殺自己,就已經註定讓他們之間必定乃是仇家了。

他蒙召就算是在怎麼大度,在怎麼不計較,面對想要要了自己性命的人,反擊這也都是必須的。

哪怕,這個人之前乃是你自己的朋友也都是如此。

「對付他或許並不困難,但是,在這萬法營里想要要了他的性命,這卻不可能。」徐衍苦笑道。

這個時候的他自己很是清楚,在沒有掌握完全的證據之前,自己是不可能對付張踏月的。

他不能和對方一樣利用蠻族甚至於和滿足合作達成自己的目的,這有違自己的本心。

既如此,除非有著充分的證據,若不然,他定沒有殺掉張踏月的辦法。

人家不管怎麼樣也都是一個大營的副統領,這樣的存在,又豈是那般好對付的呢?

「在沒找到證據之前,只能設法將他弄到別處去,將整個周邊的所有力量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想要殺他,我們掌握不了證據的。」徐衍很是嚴肅的說道。

不單單是他,就算蒙召的心中也都很清楚。

這般一直躲在幕後的傢伙會留下可以讓他們攻擊的證據嗎?很顯然,不可能。

所以,人家明明就站在你面前,你明明知道他就是背後的那個人,你卻依舊不能有什麼辦法。

文事情,徐衍做不到他蒙召更是做不到,所以,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趕走他們了。

至少,該得到的東西還是需要得到的,至少,這樣才不會令自己一直處於被動之中。

「到也是,他這樣的人,是不可能留下切實的證據給我們攻擊的,只有等回到了京城,才能夠想方設法對付他。」

「但是,他不成,卻並不代表我們不能朝其他人下手埃」猛然間,蒙召眼前一亮。

一個人影漸漸浮現到了他的面前。

此人不是別人,真是那本身豪爽,但同樣對三皇子的命令毋庸置疑的風長空。

那個明面上,風字營的主人。

若是對付他且成功的話,以後,這裡,他們的日子可就好過的多。

所謂的一統,也便就不在是空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