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七十二章:李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李軒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七十二章:李軒

徐衍知道現在暗中對付自己的不是一撥人,也知道,有人似乎在利用自己下一步大棋。

不過這些他都並不在乎,他所在乎的乃是自己現如今的處境,想要破局,這並非是一朝一夕之事,但是,心腹之患要是不除掉,那他將會寢食難安。

也不知為何,徐衍總有一種張踏月不會那麼容易就能夠被解決的感覺,彷彿冥冥之中這個傢伙就是老三一直用來對付自己的刀一樣,角力或許他並不怕,但是,這種感覺卻始終好像是懸挂在自己頭上的刀,是不是的讓你的心情頓時緊張到了極致。

「老林,老林在嗎?」在思索了很長時間后,徐衍最後還是沒辦法說服自己,心中那大致的計劃已經定下來了。

但是要是張踏月還有破局的招數,這可就當真能令的他徹底失敗啊,既如此,有些東西,該讓他浮出水面的時候就必須要這般。

哪怕,在很多時候,這乃是自己最後的殺招也是一樣,埋下暗樁,這就是要等關鍵時刻用上的,要是什麼都不用的話,豈不是太浪費了?

「怎麼?你小子是不是又在想坑人的辦法啊?」林雲這段時間倒是很悠閑,大部分的時間都用來提升實力上了。

要是說,之前的他本身修為還不能當一個真正千夫長的話,現在的他,築基六層對巔峰的修為,做一個千夫長已經綽綽有餘的。

相比較之下,也就只有徐衍這樣的超級變態,才能夠在八個月的時間之中晉陞到築基五層,要是這修鍊都那般容易的話,也不會一直有很多人卡在凝氣境埃

「張踏月那裡,可不能有絲毫的放鬆警惕,這次的事情不管最後結果如何,張踏月,都不能留下萬法營裡面。」徐衍似乎是在自顧自的說道。

但聽見這句話之後的林雲卻是面色大變。

之前在他的眼裡,徐衍的計劃已經算是頗為周詳了,按道理說,已經根本很難找到漏洞可言。

但現在,他又舊事重提,難道是不放心不成?

在林雲的心裡,這徐衍乃是一肚子鬼主意的傢伙,要想算計別人,這就算是神仙也都很難逃出去。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他還能有另外不放心的地方,那這個地方,這個人,可就當真值得注意了埃

「需要我做什麼?」林雲思索了良久后,終於反應了過來。

現如今徐衍找自己,且說出這番話,表明他心中是定有著計劃的。

而有些計劃,乃是整個團隊的人都能知道,有些計劃,卻只能由極少數人知道。

整個團隊里,他最信任的是誰,自己算是一個,或許方喬木能算是一個,但也僅僅就他們兩而已。

現如今的方喬木,甚至於比徐衍自己還要忙,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自然不能一股腦的都給他處理,那現在能夠信任的人,也就只有林雲自己了。

在這一刻,林雲沒由來的感覺到了股子榮幸,雖說,這股子榮幸在頃刻之間蕩然無存,以至於就算是他,也都苦笑不已了起來。

什麼時候,自己的內心,已經開始完全進入角色了,用句不恰當的話,現在的他,已經完全成了徐衍的鷹犬了。

哪怕,雙方之間的情誼不能用這個字來形容,但是,在別人的眼裡,或許,這就是真相,這就是唯一的解釋了。

「你拿著這個,去找一趟萬法營新來的副統領李軒,讓他過來一趟。記住,不要明說,將東西交給他,他便就明白一切了。」說罷,徐衍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石。

這塊玉石看上去很是無規則,彷彿完全沒有進行過加工一般。

但正中央,卻是一個歪歪斜斜的七字。

或許,換成任何一個人,都很難猜測到這東西到底屬於什麼,但是,本就知道徐衍一些事情的方庶卻頗為明白。

這便就是能成名徐衍身份的東西。

而這種東西,放在京城認識的人都不會很多,可他卻看的清清楚楚。

一直以來,自己都在猜測這小子的身份,也就這東西一出來后,他終於算是確認了。

這小子,到是隱藏的夠深的,難怪一直勢如破竹呢。

這皇家的人,又有哪個是簡單人?

「嗯,放心,我定不會讓任何人注意到這事的。」林雲走了,什麼都沒問,但是卻也什麼都心知肚明。

徐衍本身還有些感慨,覺得自己拿出這東西后,或許和林雲之間的那種情誼就會變質,不過現在看來,他到是放心了不少,至少,目前為止沒有。

李軒,這個幾個月前才剛剛調進來的參將,算是這萬法營之中最強勢的存在了。

而這個人,一直以來都以儒雅著稱,剛剛來的時候,不管是幾個大營還是萬法將軍自己,都覺得這並非是一個參將,而是一個書生。

可偏偏就是這個書生,在這樣的戰爭之中卻慢慢建立了絕對恐怖的威望,十足在前線廝殺最為猛烈的將軍。

這樣一個人,看似十分靦腆,甚至於還有著三分書卷氣息,但是內心卻十分火熱,以至於就算是萬法將軍自己,滴自己這個副將同樣也都是讚賞有加,表現的十分欣賞。

而其實,這個李軒猛然冒出來也並非毫無原因的。

原因便就是徐衍,這個大秦七皇子的命令。

在京城之中,徐衍可以調動的人並不多,甚至於可以說是少的可憐。

但卻同樣有一群對自己完全忠心的存在。

那便就是宗衛,那個從小被宗府培養,分配下去只忠於自家殿下的衛隊。

這群人,從小無父無母,被那宗府給收養,無論是修鍊資源,還是其他的一切,都乃是按照最高標準進行配發的。

幾歲開始,便就給他們灌輸了自家主子乃是天的絕對信仰。

而這種人一旦分配給了皇子,便就是皇子一生之中最忠誠的衛士,哪怕就算皇帝的命令,宗府的命令,他們都可以不管不顧,但唯獨,對於自己效忠的主子,訣不會存在半分背叛之心。

這種制度,從大清建國以來便就沿用至今,從未出現過一個背叛者,而那種洗腦,其恐怖程度就連徐衍這樣的人,也都是不可想象的。

李軒,這便就是徐衍十個宗衛的其中之一。

從徐衍八歲的時候便跟著他,看著他長大,今年不過二十有三,便就已經到了半步凝丹的修為,真正可以傲視群雄的天驕。

不過,這份成就若是放在大秦,的確算是極其耀眼,在宗衛之中,卻始終也只能算是沒拖後腿。

之所以在準備反抗的時候叫李軒前來,徐衍也都是有自己的考慮的。

明面上,宗衛是不能插手皇子們歷練的,但是,因為大秦建立已經數千年,整體的制度也都開始變得沒當年清明了。

所以,幾乎所有的皇子在歷練之時,為了自身的安全,都會有那麼一兩個宗衛在暗中保護。

之前的徐衍並沒有想到此事,所以才會被老三鑽了空子,而之後,想要發展實力,那可就不僅僅是手中這些能力可以完全解決的了埃

只是動用這宗衛的其中一個,徐衍就已經算的上是很謹慎,很守規矩的了。

現如今,有事要用得上他,徐衍自然不可能在繼續藏著,何況,這李軒生性謹慎,本身也都不可能露出什麼馬腳。

十個宗衛之中,大多性格迥異,而這李軒,乃是一個十分謹慎,且靦腆的人,有些時候就連見到宮女和女子,都會害羞不已,而這樣的人,隱藏在萬法營之中,才是最安全的嘛。

對付張踏月,他必須要小心謹慎,而很多時候,自己不能出手的前提下,最為方便的,也就只能是李軒了。

對於徐衍而言,李軒乃是自己在萬法營之中最後的一柄利劍,也是他唯一不捨得動用的利箭。

不過,現在至少對老三的鬥爭已經算是大局已定,最後傷口上撒鹽這種事情,用李軒來做,也同樣能彰顯自己的決心埃

動用李軒,就表明他已經準備入主萬法營了,這其中,由不得那將軍說一個不字。

而他,並不僅僅是因為鬥爭才會如此的,更主要的,還是蠻族的入侵。

入夜。

徐衍並未就此睡去,在那蒲團上不知道看著什麼書籍,頗為入神。

「算算時間,您也該找我了。」黑暗中,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帶著三分興奮,同樣還有些許輕聲細語。

這李軒一直便是如此,書卷氣息很是濃郁,那坡就算說話,也都很少大聲。

「蠻族的事情不容再拖了,找不找得到老三的證據還是其次,若是真的一直拖下去,這萬法營,必將會在大秦戰鬥序列中消失,助長了蠻族的囂張氣焰,所以,該是時候收網了。」徐衍一邊看著書,就連正眼都沒看那地方一眼,幽幽道。

「怎麼這麼快?」黑暗中,男人頗有些吃驚。

這不像是自家殿下的作風埃

難道說,其中還有什麼自己不曾知曉的變故不成?

萬法營,這可是殿下志在必得的軍隊,可要操之過急,可是會出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