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七十四章:戰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戰況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十四章:戰況

幾日算下來,本來運量的一股子風波,終於算是徹底的被解決了。

徐衍那種雷霆萬鈞的手段可不是說說而已,尤其是在對付那些不聽話人的時候,該殺的可是一點都不手軟。

這其中的彎彎繞和一些東西更是沒有人知道,只要還想活著的,至少段時間之內是不敢有什麼動作了。

至於後來,張踏月自身都難保了,難道還擁有閑工夫去保住那群人?所以,現如今的徐衍對寧城聯盟他是一點都不擔心。

幾天的時間,並不能做出什麼大動作,但是外面的蠻族卻實實在在開始苦不堪言了。

幾天之中,整個蠻族因為徐衍之前的那個戰略損失十分慘重,幾乎有三分之一的蠻族受傷,哪怕就算不是很嚴重,但損失掉的大量資源,缺額令的整個蠻族真正開始憤怒不已起來。

那種感覺,壓根就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你根本就不能有所行動,只要一開始組織大範圍的進攻,就會出現大量的傷者,最為令人不能理解的是,這死亡的存在卻是少的可憐。

如此巨大的戰鬥之中出現這樣的狀況,那種消耗,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了好不好?換言之,這其中要是沒什麼貓膩的話,誰都不相信。

可就算是你明明知道這其中定有貓膩,還能有什麼辦法呢。

這明顯是針對他們的戰略,你就算是真的想要以彼之道還治彼身也都沒有半點可能。

為何?自己是進攻的一方,別人卻是防守的一方。

他們要是受了傷,直接放到寧城,有大批的群眾可以看護,甚至於短時間之內治癒都不是什麼難事,但是自己這邊呢?

因為進攻,現如今已經到了大秦的地界,你就算有著充足的後援,也都禁不住如此消耗埃

這樣算計起來,根本就是一個死局,要不然放棄現在這中消耗十分巨大的進攻,要不,就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現如今放棄,不管是蠻族高層還是其他,都乃不可能接受,畢竟,花費了這般大的代價,最後不了了之,換成什麼人都不會甘心吧?

可要是就這樣勉強進攻,那損失將會更大,所以,現在的蠻族是實實在在進入到了兩難的地步,那等感覺當真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不過放在人類這裡,卻是取到了顯著的成效。

從之前那種恐怖的大軍壓境,到現在這種幾乎已經沒有之前一半人的數量,這樣壓力的減輕不過就用了區區幾天便能完成,哪怕就算因為這,也都可謂是讓人十分振奮。

之前那種完全劣勢的狀況已經漸漸逆轉過來,而也不過就是徐衍的一個計策。

本身,對於徐衍多少還有些不服氣的那些人們,真正開始意識到了,這徐衍,絕對可以說是個將才。

只要他真正能夠將實力提升到那等地步,之後定將會是整個大秦風頭絕對無二的將軍,這樣的存在,要是還不好好拉攏的話,簡直就是最大的失策。

所以,僅僅幾天的時間,徐衍這裡就被不少的千夫長,甚至於統領所拜訪了。

只不過,這其中並沒有張踏月他們,畢竟,這也已經擺明的是敵人的情況,在怎麼樣,也都不會出現在他徐衍的營地里。

這乃是徐衍之前就已經想到的事,也是現在他真正得意的算計。

另一邊,張踏月和風長空已經完全沉浸在那種前所未有的糾結之中了。

若是風長空,或許不會有什麼,畢竟,對他而言,這樣的事情就算在多,也都不至於令自己有什麼想法。

可張踏月卻不一樣,知曉這種戰術乃是徐衍弄出來的之後,仔細一想,便就知道了他的計劃。

的確,這傢伙聰明到了極致,但是,哪怕就算很是聰明,想要有個解決的辦法,卻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開玩笑呢,擺明的陽謀就算你明明知道又能如何?只有一個選擇,你且還必須要做。

「難道真的如你所說,這就是針對你我的嗎?」風長空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畢竟,這種事情想要做到實在是太難了埃

他不認為這七皇子真就有如此能力,要是真的能這般的話,又如何能夠在之前一直被自己和張踏月壓著呢?

要知道,之前的他們可是一直都十分主動的,在那種主動的情況下,好幾次差點就達到目的了。

要是,徐衍真的能夠擁有這樣的能力,為何不早點用出來,相信哪怕就算是自己和張踏月聯手,在這樣的局面下,也依舊還是很難抵擋的吧?

實實在在有些想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了,如此的情況下,他能夠真正弄明白這些,本就已經腦子不夠用了,要不是張踏月一直表現的都這般沉穩,煞有其事的樣子,他也不會這般的緊張和凝重。

畢竟,不管怎麼樣,這張踏月才是真正自己的上級,固然,他的實力還沒有到那等地步。

「現如今的這般戰況,全都是那徐衍一手造成的,我們無論是參與與否,都已經註定會被他踢出局了,說實話,哪怕就算是之前的我,也不曾想到,這七爺竟然會厲害到如此程度。」

「一不小心,這就直接被他打落深淵埃」就算是這時候的張踏月,也都生出了一股子無力感。

不管怎麼樣,徐衍這樣的計謀是成功了。

明明知道面前這是一個坑,做與不做這件事情都將會是十分凄慘的,既如此,那還猶豫什麼呢?

就算是猶豫又有何用?不管怎麼樣,自己和這風長空暫時出局,這就都已經是定性的事情了,他就算是在有些無謂的掙扎,在這個時候也都必定改變不了局勢。

就是如此的讓人無奈,但是,你在這個時候卻也必須要想一個減少損失的辦法。

「這就是他的可怕之處嗎?之前一直的隱忍,其實不過就是在給我們放煙霧彈?」風長空也都知道了這件事情的棘手。

因為,不管你怎麼選擇,這結果,都已經註定。

要怪就只能怪自己之前沒有提早的知道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