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七十六章:養心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養心殿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七十六章:養心殿

碧綠的翡翠台前,老者像往常一樣批閱著奏章。

三十年的至尊之位已經令他蒼老無比,縱然元嬰修為,卻同樣如同老叟。

龐大的帝國需要運轉,林立的強敵需要震懾。

作為大秦天子,徐蔚自登基的那一刻起,就很少離開皇宮。

這養心殿,則就成了他日常呆的最多的地方。

他是一個梟雄人物,接手過來的大秦帝國不過區區三品帝國,周邊強敵林立,恨不得任何一個帝國都能衝上來死咬一口。

三十年間,徐蔚嘔心瀝血,用他那前無古人的前瞻性,將這區區三品大秦帝國發展成了現在的二品。

吞併三品帝國無數,造就了這樣一個西南第一強國。

而他所付出的,則同樣慘烈。

二十年前,一場御駕親征的大戰導致其根基受損,縱現在還有元嬰修為,一身實力也驚天動地,但此生再無寸進可能。

為了祖業,他犧牲了求仙之道,為了祖業,他犧牲了此生絕大部分時間。

帶著一個弱小的帝國一步步走到現在,堪稱千古一帝。

「陛下!該歇歇了。」其身後,穿著太監服飾的老叟輕聲細語。

他乃三朝元老,活過了三百多歲的老妖怪。

親眼見到第一個皇帝雄心壯志卻出師未捷身先死,第二個皇帝沉迷酒色將帝國推向深淵。

直至現今的陛下,以一個梟雄姿態歸來,創立了這個之前大秦從未到達過的二品帝國,看著他開始兩鬢斑白卻依舊整日處理政務,看著這坐在至尊之位上的娃娃一點點變老。在無當年雄姿。

這一切的人事變遷,他都有經歷,可他卻永遠無法身臨其境,去感受這位大帝的偉岸。

「魏爺爺!我這身體已經堅持不了幾年了,可現今卻依舊找不到一個能接班之人,若是挑選了個碌碌無為的兒子,這幾年,將會是最後的時間了,我又何嘗不想休息呢?」徐蔚頗有些無奈。

自家人知曉自家事。

他的身體如何他自己比誰都要清楚,到現今已是強撐,將帝國發展到這等階段,若是有一天自己真熬不住了。

他此生樹敵太多,周遭國家定會群起而攻之。

到時候,若是一碌碌無為的兒子登上皇位,自己辛苦創立的這一世基業定當毀於一旦埃

他不甘心,也不願意在九泉之下看到這一幕。

所以,在這未來的幾年時間裡,他要加緊布局,至少,也要令這大秦不會輕易被覆滅。

「陛下您多慮了,極為皇子聰慧異常,已漸漸展露頭角,如此強秦,又如何會在頃刻間土崩瓦解?陛下啊,您若想多看一眼這強秦,就必須要養足精神,不能在如此操勞了。」大太監依舊勸道。

不知為何,此等三朝元老在看現今這千古一帝的時候,有的只是同情。

常日伴隨聖主左右,他自知道今上付出了多少,可惜的是,大秦雖強,無論外部還是內部,都近乎於千瘡百孔,很難在扭轉過來了。

「你就不要在安慰我了,我那幾個孩子是什麼德行,我又如何不知?」嘴角湧現出一絲苦笑。

今上又道:「老大被送往天朝暫且不提,能有些出息的老二老五則魄力不足。修鍊天賦同樣一般。」

「好不容易有個老三,但這孩子天性薄涼,從未將自己之外任何人當做生靈,若是將大秦交給他,或不會滅亡,但只會造就一六親不認的魔頭。那,可不是我想看到的。」說道這時,徐蔚又是陣暗嘆。

很顯然,對他而言,他最不希望的便是帝國朝著如此方向發展。

梟雄和魔頭可還有著很大的區別,大秦基業,他的確希望開疆擴土,甚至在這強者林立的無邊大陸有一席之地。

可若一帝國治軍可六親不認,將整個帝國發展成一個魔國,他也一樣很難瞑目埃

「這不還有六殿下嘛!六殿下之才能可不遜三殿下,更是有著一顆強者之心,若他能繼承大統,定當是大秦之福。」老太監緩緩說道。

言語里絲毫不避嫌的誇讚六殿下。

按理說,這宮內的太監是訣不能妄議朝政的,更何況是此等立儲之事。

但此等禁忌卻並不包括蔚瀾,因為若你可以仔細研究大秦結構的話將會發現,這魏瀾,才是現今整個大秦的定海神針。

若他願意,原因五轉以上高手自己建立個帝國都無人敢說什麼,他的地位之超然,甚至於只低於今上和少數的幾個柱國。

縱就連當今聖上,對其也尊敬有加,到底,這還是個實力為尊的修士世界。

「老六!他一心問道又如何會在乎這區區帝位,有志不在年高,他的志向,縱連我也只能望而興嘆埃」說道這時,秦天子露出一絲仰望。

遙想當年自己不也是一心問道,對於至尊之位毫無垂涎?

可奈何,事實所迫,令的他只能選擇繼承大統。

而現今,他最不願意的便就是將自己那第六子推上這位置了的。

這承載的不單單是六皇子的夢想,更是自己當年的夢想。

為了大秦,犧牲自己一個已然足夠,他不想自己這第六子也一樣犧牲,千古一帝,也是有感情的。

「哦!對了!那頑劣的老七怎麼樣了?聽聞萬法森那邊遭蠻族入侵,他自身沒事吧?」猛然間,皇帝想到了自己已經許久未見的第七子。

那個曾經就連自己鬍子都敢拽的小娃娃。

一轉眼,也已經快十八歲回歸皇城了。

「老七?陛下您還真就問的是時候,說不定,這七殿下還是您的意外收穫呢。」老太監臉上滿是笑容。

從袖口中掏出一本書籍,恭恭敬敬的呈到了今上之手。

「老七的情報?那我便看看這小子在那萬法營裡面到底玩了些什麼。」今上露出了好些日子都沒露出的笑容。

這個自己最寵愛的兒子,一直都乃是他最牽挂的小傢伙。

不過,當年在宮學里表現平平淡淡,沒任何帝王之姿。

難不成,按這魏公公的說辭,這一直平平淡淡,多少有些歡脫的七子,還能給自己帶來什麼驚喜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