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九十三章:老兵不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三章:老兵不死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九十三章:老兵不死

整個戰場和徐衍預料之中的一樣,蠻族開始發瘋一般的攻擊起來。

那種狀況,恨不得用所有蠻族的鮮血和生命去堆砌一道可以破開寧城的口子。

在這樣的極端狀況之中,幾乎每一個蠻族都已經完全熱血了起來,雖說,這其中已經並沒有了那些傀儡師的輔助,但是,這場戰鬥,在寧城這裡也都依舊十分艱難。

當徐衍他們回到寧城的時候,這場戰鬥已經到了最白熱化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士兵和將軍都已經衝上戰場廝殺,無數靈力在這大門外肆意揮灑,真正的浴血廝殺,開始完全展開了。

「為何他們不在動用傀儡?」這幾乎是所有統領心中都不解的情況。

畢竟,之前傀儡的戰術不管怎麼樣,看上去都是唯一的解決辦法啊,這一夜過去了,竟然直接用人命去填,這簡直就不可想象。

事到如今,大家的心中多少有些想法的情況下,其實真正已經算是十分開明了,不管是誰,都能夠在這種戰鬥之中說上一句,可是,這次寧城防衛之下的犧牲,卻同樣還是實實在在讓人不可想象的。

眼睜睜的看著戰場上無數的士兵開始用命去拼搏,哪怕就算死也都要帶著蠻族士兵一起去死。

那樣的場景,心理承受能力稍弱一些的人都無法想象。

事到如今,一切的戰術方式似乎都已經沒用了,整個寧城外圍,已經成了一個巨大的絞肉機,不管是人族的士兵還是蠻族的士兵,殺紅了眼的那些存在,都已經竭盡所能的召喚出自己最強的力量,開始狂奔在了這戰場上。

「不會是那徐衍真的有什麼行動,以至於現在傀儡兵被破壞了吧?要不然,這也太詭異了些。」柳少卿縱然心中不願意承認,但是,現如今似乎也都只有這樣一個解釋。

眼睜睜的看著那種廝殺越來越是強烈,他這個久經沙場的將軍甚至於也都不理解這一刻到底是為什麼了?

難不成真的是在廝殺?但這種完全不要性命的戰鬥方式,根本就不符合兩個陣營的初衷埃

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點燃了這群蠻族如此的怒火?不可想象的事情,難不成在自己眼皮子地下發生了。

血流成河,真正的血流成河已經從那寧城出現了。

三天,僅僅三天的時間之內,蒙字營那僅存的四千士兵,便就損失掉了一千有餘。

不曾有一個乃是重傷的,都是隕落,這樣的損失,在這三天的時間之中,簡直堪稱不可能。

要知道,這些,在之前戰爭之中還能存活下來的,都乃是百戰精英啊,哪怕就算這樣的精英,在如此的苦戰之中,竟然還損失了三分之一,很難想象,這樣一場戰爭,寧城損失了多少士兵。

而蠻族,也因為這樣的瘋狂而付出了更大的代價。

又一次出現的士兵至少有十萬,而現如今還能夠站起來戰鬥的,卻已經不足兩萬了。

大多乃是手上,和之前徐衍所說的貫徹傷而不殺這等戰術完全一致。

在想要組織一次進攻,明顯也都後繼無力了起來。

整個戰場,終究在這三天之後進入到了休整期。

不管是人類,還是那蠻族,都可謂在這樣的瘋狂廝殺之中耗掉了最後一絲耐心,從士兵,到將軍,都可謂是筋疲力荊

指揮了這場戰爭的徐衍,更是整個眼珠子里全是血絲。

在得知那半步金丹身份不簡單的時候,他便就想過,或許這一次蠻族會瘋狂的報復,甚至於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攻破寧城。

但卻同樣不曾想象,他們的攻擊竟然會如此恐怖,以至於就算是自己,差點也都沒有堅持祝

若是他們的兵力在多出兩萬的話,寧城必定破之,用在做的計劃,在做的算計也都沒有絲毫用處。

還好,對方之前可能也是因為準備不足,以至於這場戰爭之後,黯然退走。

寧城這才算是得到了短暫的和平。

而在過段時間,援軍前來,這裡便就在不用他來負責了,至於之後是否守得住,和徐衍沒有多大的關係,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已經達到了效果,這便就可。

「整個蒙字營,從之前的一萬多士兵,一直戰鬥到現在只剩下了三千不到的士兵,凄慘啊,太凄慘了。」蒙召這幾天的心情都很是不好,用他的話來說,自己就是那些士兵的兄長。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手下那群人一個個死在了這戰場上,自己卻無能為力,作為一個統領,所需要承受的心裡壓力當真巨大無比。

真正的名將,大多已經見慣了那些生離死別。

但是,每一個人卻都是從一個未見過殺戮開始的,這其中到底想要何等的成長,自不用多說。

甚至於可以說,真正想要成為一個名將,那所謂的實力和修為都不是必要的,而真正最為必要的東西,卻是你的指揮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

這無關乎你是一個普通人還是一個修士,無關乎你將會擁有何等的實力。

蒙召到今天才算是真正的明白,想要成為這蒙家家主,想要成為一代名將,身後將會背負什麼東西,甚至於可以說,他的身後,擁有者無數人都不可想象的士兵性命。

往往,你的一個決策就有可能導致數萬甚至更多的士兵葬送生命。

所以,你只能盡量的避免自己不用錯,哪怕就算是真的犧牲,你也都能夠拍著胸脯告訴自己,這是不可避免的。

若不然,你這輩子所欠下的感情債將會恐怖不已,以至於衍生出心魔,讓你成為一個真正不折不扣的瘋子。

「心疼了?」徐衍這幾天將蒙召的一切表現都看在眼裡,很是清楚這廝現在的心中在想些什麼,似乎是有些調侃,又似乎是寬慰的說道。

「那些都是活生生的命啊!能不心疼嗎?」在徐衍的面前,蒙召並沒有裝。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徐衍的心中在那暗自嘆息。

的確啊,不管你身處在哪個世界之中,都不可避免的會出現爭鬥,會出現戰爭。

眼睜睜的看著昨天在你面前還萬分活躍的士兵,一夜之間全部覆滅,有些甚至於還是自己親手送上斷頭台的,那種滋味,對一個接觸戰場並不多的人而言,的確是一種很殘酷的刑罰。

可你能如何呢?只有試著去接受,嘗試補救這些,才能夠在心中將這等傷口撫平。

大秦帝國,幾大元帥,哪一個心不是真正的千瘡百孔呢?但是,他們熬過來了,成為了一代名帥。

而沒有熬過來的,自然也就只能消失在這歷史的長河之中,在沒有一個人提起。

戰爭一直便是如此,也一直用他獨特的方式去告誡人類要愛惜生命。

「老兵不死1徐衍站在這寧城城頭,嘴角輕輕的說出這四個字。

令的那蒙召顯然一愣。

在他的眼裡,徐衍擺明的就是那種算無遺漏,幾乎什麼事情都逃不出他那等算計的存在。

在這種時候,定會比他要堅強的多埃

也可以說,他本身的格局就不在這裡,他真正的戰場,乃是在京城,乃是在之後的大戰之中。

可是,他為何在看到這樣場面的時候也都忍不住一陣動容呢?說出了這四個幾乎所有士兵都知道的字。

寬慰自己?還是在寬慰他人?

臉上那一絲悲傷是一點都不可能作假的,所以,最終,這蒙召還是看明白了。

他心裡不好受的位置不比自己要差,甚至於可以說更強烈一些。

多愁善感了吧?

在蒙召的心中,徐衍本就該覺得理所應當好不好?自己那點格局在這裡表現出悲傷來,到是很正常,但是,這小子表現出來怎麼就顯得這般不適應呢?

「我也是人!也是這大秦的一份子,同樣,這些士兵,也是我大秦的士兵。」徐衍輕輕的說出這幾個字。

的確,這場戰爭,尤其是最後三天的廝殺,他試圖想過一切辦法,卻始終還是毫無建樹。

在這時候,他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做心有餘而力不足。

沒有悲傷?那是不可能的。

只能說,他善於控制自己的情緒,不會在外人面前顯露而已。

現如今,這裡,就只有自己和蒙召二人,自己那種悲傷,自然也就顯現出來了。

不管最後是否勝利,消失的生命是永遠都不會在會來的,而這種悲傷,自然也就正常了。

「我還以為,什麼事情都逃不出你的算計呢。」蒙召一笑,在看到徐衍這樣狀況的時候,他反倒覺得這個傢伙更有人情味了些。

是啊,只要你是人,那又如何能夠完全沒有情緒?

任何時候都表現的萬分冷靜,這卻不能代表你就已經無情了,他只是不願意去宣洩而已。

「走吧,和柳少卿的賭可還沒有打完,現在,咱也該是去收勝利果實的時候了。」徐衍一揮手,本很是惆悵的表情但是變成了一臉笑容。

不管怎麼樣,損失了多少士兵,這次的賭,最終還是自己贏了,這一切,毋庸置疑。

  • (快捷鍵:←)
  • 帝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