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九十八章:金翎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金翎雕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九十八章:金翎雕

三人行的很不引人注意。

其實這樣的狀態對很多人而言都並非什麼不能接受的事。

徐衍三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只要不暴露身份,以一個普通人的姿態去生活,這很是正常,也同樣不會有人發現。

驛站之中,三個人點了一桌子酒菜,感受著喧鬧的城池和和平的環境。

身上的硝煙味似乎都變淡了很多,吃著小菜享受著種難得的寧靜,就連門神已經習慣了戰爭的蒙召,此刻也都是一臉享受,那種感覺,像極了剛剛從地獄裡面走出來看那繁華世界的惡魔般。

好在這蒙召的的相貌還算不錯,要不然,估計他只是這麼一坐在這,就會有無數的人望而生畏閃人。

「咱們幾個,彷彿都快和這燕州格格不入了。」徐衍看到這樣的景象,有些自嘲的說道。

顯然,對他自己而言,他也都不是那等十分渴望戰爭的人,若是有和平的機會,他定會毫不猶豫的推行下去,可惜的是,現在的大秦,四面皆敵,很大程度上很難做到這一點。

想要接手這個攤子,那就必須要做到敢於徵戰,甚至於急於征戰。

這便就是現在大秦最大的依仗和最需要做的事情,徐衍心中很清楚,所以,哪怕就算是嘆息,也都無能為力。

好在,他的心中本就有著雄心壯志,至少也要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也不忘自己重生幾次,所以,戰爭乃是不可避免的,他也都必須讓自己盡量的開始適應,甚至於習慣戰爭。

「呀1忽然,就在三人還在那感慨緬懷的時候,只聽見天空之中一陣鷹鳴,一股子龐大的壓力開始席捲到了這小小的驛站之中。

露天的桌子上,猛然看見一陣席捲,然後,便就是一對金雕的湧現,那金雕看上去十分之雍容華貴,只是一眼,便覺得此乃絕對品種。

渾身上下的金羽金光閃閃,散發著一股攝人心魄的波動,第一眼看去,便就覺得這東西絕對不簡單,甚至於可以說是真正的妖獸。

在這無邊大陸之中,妖獸數量及其稀少,能夠被人類飼養的妖獸那更是鳳毛菱角,出現在這城池之中,幾乎都已經絕跡。

在這樣的情況下,忽然間出現一股強烈波動的妖獸,要是說這裡面沒有背後之人的話,換成是誰都不會相信。

但是,這妖獸給人的感覺如此強大,甚至於還是飛禽,這身份可就當真不得了了埃

哪怕徐衍見多識廣,在見到這妖獸的時候也都是一愣,第一感覺不會是看花眼了吧?之後,這才慢慢釋然。

並沒有表現出多強的詫異。

這燕州之中,能夠飼養妖獸的存在絕對不多,而這金翎雕一眼看去就知道是誰家的品種,自然,現如今這妖獸的出現,也給了他一定的提示。

「難不成自己的行蹤暴露了不成?」現如今,徐衍也都只有這般去想了。

畢竟,哪怕就算這乃是定楊侯的地盤,真正能夠讓他動用金翎雕的存在,卻也還是少之又少的埃

金翎雕,整個定楊侯府最大的底牌之一,他們或許戰鬥能力在妖獸之中的確稍稍弱小,但是,無論是感知能力還是其他,都乃是妖獸之中的極品。

絕對是定楊侯身份地位的象徵。

對於金翎雕,其實很多人都不是很熟悉,只是知道這乃是定楊侯最大的特色。

但是,身處皇室的徐衍卻很清楚其的特性,想要用其來找人,這絕對可以說是一找一個準,只是,沒成想,為了自己,這定楊侯竟然動用了如此神物。

要知道,這金翎雕在整個大秦也都不超過五十隻,其中有十隻乃是在皇宮之中,四十就已經算是十分稀少的了。

定楊侯為了這金翎雕的安全,是絕對不會輕易的將其放出來的,卻不成想,為了自己,不惜動用了這等神物。

「金翎雕?這就是傳說之中的金翎雕吧?」蒙召有些獃滯的看著面前這場面。

很顯然,哪怕就算是他,也都沒有見過貨真價是的金翎雕。

如此的威壓,讓人一眼看去便就十分喜歡的感覺,有些見識的人想要猜到他們的來歷並不困難,更何況這一次的定楊侯府根本沒有打算掩飾什麼,直接放了出來,作為蒙家繼承人,要是還看不懂的話那才奇怪了呢。

「嗯,我有幸見過一次,傳聞這金翎雕每一隻都不下數萬中品以上靈石,乃是這大秦的神物之一,掌控者正就是那定楊侯,看來,他是在其他地方得到了什麼消息了。」李軒在此刻也第一時間說道。

不過,他的想法卻和別人有些不同,在他的心中,首要需要想的乃是徐衍的安全,其次,才是其他的一些東西。

作為徐衍的宗衛,他最大的任務便就是時時刻刻保證自家主子的安全,哪怕就算犧牲自己,也定不能有任何差錯,在如此環境下,他不敢想象,到了定楊侯的地盤上,要是真的有人對徐衍不利的話,將會是什麼後果。

恐怕,自己就算盲目犧牲了,這也都是無濟於事的吧?畢竟,定楊侯可是少數幾個大秦之中擁有半步元嬰的恐怖高手,這樣的高手,已經站在大秦最為頂尖的位置上了。

除去那少有的幾個元嬰級別高手,他們便就是金字塔最頂端的存在,一言一行,都代表了極端的威嚴。

甚至於有些時候哪怕就算是看你一眼,你都能夠感受到無盡的恐懼,這樣的人,想要殺掉築基修士,也不過就是一念之間而已。

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動手,也根本就不需要所謂的理由。

的確,徐衍的身份在很多時候對其起到了一定的保護作用,但是,整個大秦之中,不懼其身份的卻也並不是沒有埃

至少,在徐衍沒有暴露之前,真正想要在暗地裡殺掉他的人,這絕對不會很少,甚至於可以說是數不勝數。

誰讓,他擁有一個皇室的身份呢。

「不用著急,既然金翎雕出現了,那便表示他們對我們沒有惡意,何況,人家乃是長輩,我如果在他的地盤上出事,這也是個巨大的麻煩。」徐衍到是表現的很是淡定。

他不知道這定楊侯到底是什麼目的,竟然在這個時候弄出這樣的事情來,但是,他卻可以感受到,對方絕對是沒有多少惡意的。

在這一點上,哪怕就算是他的心中也都可以明顯的表現出來,要不然,出現的就定不會是金翎雕這種他定楊侯標誌性的妖獸了。

只不過,到底是想要和自己為敵,還是想要幫助自己,這些,卻都是徐衍現在不知道的事情,畢竟他不是神,之前也完全沒見過定楊侯,不知道他的脾氣秉性也就算了,更是不清楚,他是否真的就忠誠於現在的大秦。

的確,他和自己的父親乃是結拜兄弟,甚至於可以說對自己父親乃是忠誠不已的。

但是,自己不是自己父親,也並非是什麼擁有絕對權勢的皇子,來到了燕州,自己呈拜帖這那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但是,第一時間便就來尋找自己,這定楊侯到底打的什麼主意可就不知道了。

難不成他真的對大秦有其他想法不成?或許很多人會在這樣的情況下一笑了之。

但是,對於徐衍而言,這卻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或者說擁兵自重,這種事情在大秦,甚至於在這無邊大陸之中也都絕對不罕見,這人啊,一旦開始擁有了很強的權力之後。

不管是為了自保也好,還是為了權利的慾望也好,都定不會放棄自身手中的權利,這乃是理所應當,也是最基本的事情。

所以,像定楊侯這樣的人,是很少會回歸京城的。

因為,在燕州這塊地方,哪怕就算是固守邊疆,哪怕就算是十分忠誠,這裡也都是他的一方天地。

用土皇帝去形容他們,這絕對不是什麼過分的事情。

但是,一旦你這樣的皇室子弟前來了,將會演變成什麼樣的結果,這可就真不好說了埃

只要心中還有些想法的人,對你這樣的存在,有些敵意,這並非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現在的徐衍表現的很是愣神,或者說很是嚴肅,因為他很清楚,要是自己一個弄不好的話,還真就有可能出亂子。

「這定楊侯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簡直就讓人摸不著頭腦埃」蒙召表示很難以理解,畢竟,這種事情本就不屬於自己的範疇,在這樣的條件下,自己也都不能明白,這乃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看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難不成還真能讓我們出點什麼事不成?」到是徐衍,表現的頗為淡定。

不管怎麼樣,自己這身份是在還是不在了,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是自己在面對這樣高手的時候甚至於就連膽子都被喜嚇破了,這才是他所不能允許的好不好?

很多時候,很多狀況要的就是一個過硬的心理素質,在這一點上,徐衍覺得自己必定要超越一般的後輩。

「好好!不愧是徐少,單單這股子氣魄,便就是我輩之楷模埃」猛然間,只聽見一個少年的聲音湧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