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章:七殿下駕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七殿下駕到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章:七殿下駕到

文人相輕這種事情在這個世界上很容易發生,同樣的,武人,大多數都有對和自己擁有一樣耀眼光芒的存在看不順眼,這很順理成章,但卻並非就是定數。

無論文人還是武人,相輔相成或者說惺惺相惜的也都不少。

現如今,那對方給徐衍的感覺便就是如此,別看,這羅小涵的確給人一種傲氣無邊的感覺,但是,始終,這樣的情況也依舊還是存在的,徐衍很清楚的從其眼睛里讀到了善意。

同樣,對方也一樣在徐衍的眼睛里讀到了一樣的感情。

對他們這樣的人而言,有些時候眼緣很是莫名其妙,甚至於可以說是沒有由來的,可縱然這樣又能如何?

在他的眼裡,這些都無所謂,真正看的順眼的人就交朋友,看不順眼的人直接敵對又如何呢?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自己還不算是什麼所謂的上位者,不用為了一些大局什麼的去委屈自己,這就足夠了,也同樣可以讓他心中明白這些道理。

也就只有如此,他才能夠順心如意的做出一些事情,其實,徐衍自己心中都很明白,順心如意已經不能維持多長時間了,回到京城之後便就沒了這種可能性,但他卻依舊倍加珍惜這樣的感覺。

「羅兄弟為何在這?」終究,走上前去的徐衍開始發問,不管怎麼樣,都應該是自己先去拜會這少年的父親才對啊,卻不成想,羅小涵的一出現,令的這裡整個味道都變了。

徐衍可不認為,像定楊侯這樣的存在會需要巴結自己,不要說是自己了,哪怕就算是日後的太子爺,他也都是一樣不用巴結的,不是巴結,那為何會在自己出現在這城池的第一瞬間,便就派出其最出色的兒子前來迎接呢?

這可不像是所謂侯爺的作風啊,尤其是這樣戰功赫赫的封疆大吏,更加令的徐衍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你在邊疆做出的那些決策,我父親也略知一二,所以想要見見你,自然,也就派我來迎接了。」羅小涵到是一點沒有推辭,直接就將這些話說的清楚明白。

不管怎麼樣,在這種時候,也都沒有必要在隱瞞什麼了,何況,他的父親本就對這樣一個戰略天才十分有興趣,大家都乃是軍隊系統的人,徐衍來到了他這裡,自然要見見,甚至於是探討一番。

本還沒想明白的徐衍頓時明白了很多東西。

的確啊,在邊疆哪裡,自己做出來的那些事情,想要不傳到這定楊侯的耳朵里,這乃是不可能的。

這要是傳到一般的將軍耳朵里,到也就沒有多少事情了,畢竟,很多時候,現在的軍隊要的就是實力,強悍的實力和那讓你絕望的修為,哪怕就算你在戰爭之中真正利用計策大放異彩,甚至於左右了一場戰爭,在很多人的眼裡也都還是歪門邪道,根本就沒有多少用處。

試想,一群金丹修士真正前來圍攻你那寧城。那就算你擁有在強悍的力量又有何用呢?完全無用,計策用出花來也都是如此。

但是,聰明人和聰明人之間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所謂的戰法,並不是在力量極其懸殊的狀況之下能夠起到作用的。

但是,在雙方相當,甚至於對方數倍於你自己的時候,卻能夠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這以往乃是整個大秦,甚至於人類世界都忽略掉的事情,在他們的眼裡,力量,才是真正制勝的關鍵。

猛然間,忽然又有一個人蹦出來,用計策戰勝的敵人,或許,很多時候那些將軍也都還只能嗤之以鼻,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崇拜力量,崇拜修為的存在。

但這卻並不包括這一次徐衍所創造的戰果。

這樣一個戰果,在真正懂得戰爭存在人的眼裡,那就是一個奇,一個用人去親自創造的奇。

一旦加入到軍人這等行列之中來了后,每每在看到這樣奇的時候,也都一樣會發自肺腑的去深思一番。

顯然,這定楊侯爺並不是那種酒囊飯袋,自然也就看穿了徐衍這一次的戰法起到了何等的作用。

在這樣的前提下,前來尋了徐衍,這本身就是很順理成章的事情。

甚至於夾帶著開始重視戰法,重視計策,也都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畢竟,這一次徐衍的計謀,真正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還是在極不可能成功的前提下反敗為勝的,單單這一點,那定楊侯也一定會第一時間找到徐衍,和其好好的聊聊。

想明白這些,徐衍忽然間對那定楊侯有了些期待來。

在他的眼裡,這樣的情況對自己而言絕對是一個機會,不單單是對自己乃是一個機會,對整個大秦,也都依舊是個機會。

的確,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戰法,所謂的計謀,這些,都將呼相信見拙,但是,這年頭真正有絕對的實力嗎?

大秦立國到現在,四周無數的戰鬥已經讓他們將軍人刻在了骨子裡了,他們當真見過所謂絕對的實力嗎?

戰法,計策,真就會沒有用嗎?

徐衍相信,一旦這種方式一點點在軍隊之中普及了,那最終的結果定將會是這大秦雄霸在這周邊,哪怕就算在強悍的帝國,只要不出現一品帝國攪局,那便就都可以視為無物。

那個時候,難不成大秦還會沒有發展空間嗎?若是韜光養晦一段時間,哪怕就算是面對一品帝國,難不成就真的沒有勝算嗎?

當你真正開始雄霸一方的時候,無論是資源還是其他,都將會比現在的大秦要多出無數,那個時候,大秦難道真的就不會出現所謂的元嬰,甚至於更強的強者了?

很顯然,只要資源足夠,這些所謂的問題都將會變得不成問題,人比人真就會差距如此之大?其實之所以有強國,弱國,甚至於是那所謂的名義上統治者,都乃是因為之言分配不均的原因而已。

那你將想要如何去做?自然,就只能讓你的帝國真正的強大起來,去掠奪所謂的資源,這樣,你的帝國才會越發的強大,而這中間,軍隊的戰略,方法,則就真正成了最為重要的東西了。

而現在,徐衍要是將這些話給說出去的話,估計大多會引來一陣陣嘲諷,可要是真正遇見懂自己的人,這就完全不一樣了,很有可能,就會造就一個真正的勁旅。

「既然徐大哥你也要呈拜帖,那便就和我一起去一趟城主府吧!我們之間,又如何需要拘禮呢?」羅小涵雖說並沒有對徐衍露出什麼崇拜的目光來,但是,這樣一個十分傲氣的人,卻能夠將徐衍放在平等甚至比自己高出一線的位置上,這卻也還是十分難得的。

用他的話說便是『只服那些有能力的人』。

而現在的徐衍,恰巧便就是他口中的那種人,一個以一己之力真正扭轉了一個戰局的存在。

「徐大哥,我一直都很嚮往戰場,覺得我這樣的人只有在戰場才能夠真正的找到自己,但是父親卻一直都不願意讓我上戰場,甚至於禁止我去邊疆,也不知道真正的戰場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你能和我講講嗎?」路上,羅小涵表現出了孩子性的一面。

不管怎麼樣,他到現在還不到十六歲,在很多時候,心性也都還未曾成熟。

定楊侯因為想要他繼承自己的衣缽,一直以來對這個兒子也都是寵愛有加,雖說,羅小涵還不至於紈,但是,心性卻多少有些天真。

就比如現在,這句話聽在徐衍的耳中他頓時就是一愣,甚至於有一種不知道怎麼去想的感覺。

其實也不怪羅小涵,沒有上過戰場,自身卻是軍人世家的人又有誰不想去戰場看看究竟呢?

但是,真正去了之後,又有幾個人能夠承受那戰場上的極端殘酷?

江湖,這乃是一個很好的磨練場所,也有死人,也有勾心鬥角,但是,和真正的戰爭,戰場相比較起來,卻是小巫見大巫了。

完全沒有可比性,當你真正看到漫山遍野儘是屍體的場面后,第一次上戰場的人,又有幾個能夠剋制的了自己的情緒?

定楊侯之所以沒有讓自家兒子上戰場,恐怕也都是對他的一種保護。

至少,等羅小涵心性完全成熟了之後,才能讓他前去磨練,也就唯有如此,對於定楊侯而言,才能夠稍稍放心吧?

「相信我,若是你真的去了,至少,現在定會後悔不已。」徐衍一笑。

沒有任何人是渴望戰爭,渴望那屍橫遍野地方的。

哪怕就算徐衍也都是如此,但是,人類的發展,或者說每一個生物的發展,都乃是一場血腥的歷史。

當你投入到了這等歷史的洪流之中后,便就由不得你。

哪怕就算你在怎麼厭惡戰爭,也都必須要參與進來,這乃是人性的殘酷,不往上爬,便就只能一步步後退,直至自己退無可退。

也就是因為這樣,哪怕就算在怎麼樣的存在,最後也依舊選擇了這等殘酷的地方。

因為很多時候這些戰爭不單單是自保,更是因為生存。

「不想去?」羅小涵分明沒有讀懂徐衍這眼神之中的無奈。

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

「哪裡,至少在你十六歲之前,並不適合你。相信我,當你真正走上哪裡之後,才能夠理解,這戰爭,軍隊,是何等的殘酷。」徐衍很是嚴肅的說道。

若是有可能的話,他也都不想走上這條路。

但是,現在看來,哪怕就算是回歸京城,自己也都只能從戰爭這一方面入手了,這乃是自己唯一拿得出手的東西,也是現在自己真正的優勢。

若不然,又如何和自己那些兄弟們斗呢?

這裡的殘酷乃是外圍之人很難理解的,前一天,這還在和你聊天打屁的存在,第二天死無全屍,這種事情簡直多了去了,也簡直可以說讓你完全顛覆了認知。

也就是這樣一個殘酷的地方,才能夠將一個人的心磨的比鋼鐵還要硬。

徐衍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逃脫這等宿命了,但是,在很多時候,依舊想著那種天真的日子多一些。

就比如自己前世一樣,分明有機會自保,甚至於有機會成為一個真正的手握大權之人,但是,因為想要天真,放棄了那些東西。

直至到了這一輩子,他想要去爭了,但是,這其中的付出,又有幾個人的心中能夠明白呢?

至少,他的心裡壓力,比上輩子要大出很多。

當幾個人到了城主府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定楊侯比想象之中的要清貧的多。

徐衍在京城不說見吧,哪怕就算是聽說,也都聽說過很多達官貴人是何等的顯赫強大。

但是,這定楊侯自身,卻是完全不那麼回事,一個城主府,竟然乃是這燕州城之中最古老的一棟建築,不說殘破不堪吧,但是,至少樣都一點不豪華。

給人一種很是不可想象的感覺,這可乃是朝廷直接封賞的侯爺好不好?要是放在京城,這定乃是柱石一般的存在,半步元嬰的修為更是整個大秦最為強大的一群人之一了,但是,這樣的存在,卻住在這樣的地方,令的徐衍多多少少有些刮目相看了。

畢竟,現在的大秦,軍功不敢說是一切,但至少也都是一種只要的上升通道,可以說,憑藉軍功,做到位極人臣,在這大秦之中呼風喚雨,這一點也都不算是什麼太出格的事情。

而身上擁有如此軍功,卻還是如此低調的定楊侯,顯然,在很多時候都算得上是一個異類,一個或許已經在軍隊系統之中被很多人針對的異類。

只是看一眼,徐衍就看出了很多這定楊侯和別人與眾不同的地方。

就比如這府邸上下的下人,幾乎沒有女子,大多都乃是那些斷胳膊斷腿的傷殘軍人,僅僅這一點,就又讓徐衍佩服了一陣子。

「這位就是?」且看到徐衍和那羅小涵一起進來。

第一時間,一個少了一隻胳膊,如同管家一般的男人熱情的走了過來。

定睛一看,這個老人並不僅僅只是缺少了一直胳膊,就連整個右臉也都全是傷疤,整體給人的感覺十分之垂暮,但是,無形之中,給了徐衍一種油然生畏的感覺。

這乃是戰場上絕對的老卒,哪怕就算一眼就能夠看出其身上彭拜的靈力。

修為或許不算很高,可是身上的那種鐵血,殺戮之氣,卻是自內而外的湧現而出。

第一時間,徐衍表現出了三分憧憬,絲毫不做作的對其拱手彎腰,道:「晚輩徐衍,拜見前輩。」

這份尊重不來自他的地位,不來自他的實力,僅僅就是一個兵,對這個戰場上老卒的尊重。

「七殿下您這萬萬不可,可這折煞老奴了。」那老年趕忙上前,不讓徐衍彎下腰去。

可那表情上充滿的欣慰卻是絲毫不曾作假。

不管徐衍是否是真心的,在這個時候表現出這樣的態勢,這本就已經很是足以寬慰他們這些老卒的心了。

這表明,無論是大秦,自己的主子,還是皇族都沒有忘記他們,哪怕,在尋常時候想不起來,但是,一旦見過,便就能夠得到尊重。

這也不枉費他們這些士兵,老卒,以前為國家,為那大秦和皇族賣命了不是嗎?

徐衍同樣心中也感慨萬分,要是沒有這些老卒的話,當年的那個大秦也一定不會如現在這樣強盛,縱然這多多少少有些外強中乾的味道在裡面,但是,現如今的大秦乃是這周邊區域的一個霸主,卻也一樣是毫無水分的埃

他身為皇子,對於這些,心知肚明,在沒有更好的辦法去寬慰著些老卒的心思之前,自己姿態放低一點,這乃是十分有必要的事情,也是他真正發自內心的尊重他們的表現。

「七殿下駕到。」老人在一番寒暄之後,頓時扯足了嗓子道。

在那一瞬間,這院子裡面的那些高手一個個都湧現出來。

對著徐衍便是恭敬的行禮。

而也就是因為之前徐衍的舉動,現如今的這群人,則一個個都十分真摯,無論以後這徐衍能夠走到哪一步,至少,在這些人的心中,這乃是一個很是關心他們的人,是一個十分合格的上位者。

「賢侄啊!可算是把你給盼來了,你不知道,你徐叔叔在你把那邊的事情都處理完了的時候便就想請你來家裡做客了,只不過,怕耽誤你事情,這才沒有找你。」一個女子從裡面趕忙出來。

很顯然,這乃是侯爺夫人。

外面乃是羅家繼承人羅小涵迎接,現如今又是羅家主母。

這樣的禮儀,的確已經算是十分濃重的了,以至於就連徐衍自己都覺得有些受寵若驚。

若非是在這樣的場合上,他可能就連自己都不知道這到底算是怎麼還是。

不過,一轉念,他便就想清楚了很多,羅侯爺本就是個十分惜才的人,如此時候,見到有能力的皇室弟子,這若是不重視,那才真正奇怪至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