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零一章:為了大秦的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為了大秦的心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零一章:為了大秦的心

定楊侯乃是一個十分威嚴的人,無論從其臉形上看還是從其他方面,都是如此。

尤其是那種無形之中自帶的氣勢,說實話,徐衍兩輩子接觸的人並不是很多,能夠在大秦找到如此氣勢的人,也不過雙手之數。

當徐衍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他並未和自己妻兒一樣很是熱情,但是臉上那些若有若無的微笑,卻之始終還是表現的很是明顯,至少,在徐衍這裡,看上去也都算是一絲善意了。

不得不說,這樣一個鐵血的存在,無論是坐在那裡還是對你表達善意,都已經習慣了那種架勢,哪怕就算你本身很是不能理解也都如此,習慣了,同樣在軍隊系統混了好幾年的徐衍,也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異色。

當那些人都已經完全撤出了這會客廳后,這所謂的會客廳,便就只剩下了徐衍和定楊侯父子。

定楊侯的確很是寵愛自己那兒子,就連這樣的場合,羅小涵也都絲毫不予迴避,自然,這一切,都被徐衍看在眼裡。

「想當年,我跟隨大帝征戰沙場的時候便就有言,若是大秦越發強盛起來,我們這些老兄弟便豁出去性命也要支持後世之君,本我沒想到你會參與進來,但現如今看來,你已經不得不為了。」定楊侯並沒有客氣什麼。

甚至於就連一些所謂的繁文縟節也都沒有表現出來。

也正是因為這樣,徐衍的心中才會十分之舒坦,這才是真正將自己當成一個後輩啊,而不是皇室的弟子,更加不是未來那地位比其要高的王爺。

徐衍的出生本就是自己不能選擇的,但是,這樣的出生,卻也註定了必然寂寞,想要說個知心話,這也都很難找到人,自古上位者都是如此,除非你真正想要與世無爭,做個逍遙王爺。

哪怕就算那般,想要結交到真心可以推心置腹的前輩或是朋友,都一樣無比艱難。

因為你身上本就有著光環在,而僅僅這個光環,便就你很讓人望而生畏。

縱然就算是接近,也都懷揣著目的,這點,徐衍心知肚明,但是卻毫無辦法。

但是現在之後個定楊侯給他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他是真正的將自己當成了晚輩,而不是那個皇子,殿下之類的。

也就是因為如此,徐衍才會心中萬分舒坦,畢竟,只有這樣,才能有真正的感情流露,你不用懷疑,因為他乃是自己父親過命的兄弟,也不用藏著掖著,因為大家的目的都乃一樣。

「那是因為我之前表現的太過平庸,或是說紈了吧?」徐衍一笑道。

這種事情的確可以瞞得過很多人,甚至於朝堂之中,就算知道自己名字的人現在也都定沒有多少,但是,想要瞞住如此的柱國,或說是現如今自家父皇過命的兄弟,這可就有些難度了埃

自己在皇宮之中的一舉一動他或許並不是很清楚,但是,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做過什麼樣的事,這些,定楊侯定會心知肚明,而這樣的事情,哪怕就算他對自己兒子,也都定不會知無不言。

乃是屬於皇家的秘密,而定楊侯固然不是皇室,但是,其身份地位,和皇室又有何區別呢?只不過明面上的東西或許會出現一些區別而已。

「到不是說平庸,而是你父皇說,你志不在此。」在徐衍觀察這定楊侯的時候,定楊侯自然也都在觀察者自己這剛剛見面的後輩子侄。

在他的眼裡,這個七殿下,和傳聞之中的那個七殿下簡直判若兩人。

經歷了好幾場浴血廝殺,已經漸漸培養出了那種上位者的氣度,甚至於舉手投足之間,也都開始漸漸有了所謂的大家風範,和自己主子所說的那志不在此,每天沉迷於稀奇古怪小玩意的徐衍,完全就不是一個人般,這也就是為何,定楊侯的心中多少會喲些詫異的原因。

很顯然,無論之前還是現在,定楊侯都覺得這少年有著絕頂聰明的頭腦,只不過,之前一直都將這些心思放在一些小玩意上面了,而現在,一旦進入到了軍隊系統,甚至於改變了自己的初衷,這結果,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我何嘗不想就如此當個逍遙王爺,只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奈何,勢比人強,想要逍遙,就必定要先束縛自己。」徐衍嘴角出現了一絲苦笑,很顯然,要是能夠逍遙一輩子,做那王爺,他也絲毫不介意如此。

畢竟,修鍊或許他還有些興趣,但是,對於權力,對於那各種根本說不出的苦累,只要他不是一個權力慾望十分恐怖的存在,都不會真正的去熱衷。

可惜的是,很多時候,這命運總是會跟你開玩笑,在你根本不能左右自己的時候,做出來的那些事情,甚至於就連你自己都很難想象。

就比如現在,三世為人,若是他還想不通這些事情的哈,那才是真正的奇怪至極呢。

「想要遊離在規則之外,那就只有自己制定規則,而想要制定規則,就必須先適應原有的規則,這種事情,躲不了,逃不掉。」徐衍又嘆了一口氣。

但是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雙眼之中卻流露出了不小的野心。

不管怎麼樣,自己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那就必須要做到最好,說他是強迫症也好,還是瘋狂也罷,在這個時候,都已經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已經開始著手在做了。

定楊侯何嘗不知道徐衍所說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只是,哪怕就算心中清楚,那驚訝卻也依舊錶現的很是明顯。

他知曉一定是有什麼事情令的徐衍心態上發生轉變,但是,卻沒有想到他的心態,竟然在短時間之內轉變如此巨大,要是京城的那些人知道了,是不是會後悔做出那些動作?弄巧成拙呢?

看了一眼徐衍,又看了一眼自己兒子,不得不說,這個時候定楊侯心中有些嘆息了起來。

在後輩這一方面,自己似乎又輸給了今上埃

的確,兒子不管是修鍊天賦還是其他,都已經不下於徐衍了。

但是,若是論起心機,或者說是聰明程度,卻和徐衍完全不在一個水平線上。

現如今僅僅不到十八的徐衍,卻已經開始一展露出了梟雄的氣魄,但是自己兒子呢?似乎還只是一個天真的小娃娃。

「自己是不是有些太管著他了?好像也是時候放他出去見見世面了。」心中默默想到。

哪怕就算是定楊侯自己也都沒有想到,徐衍這簡單的幾句話,竟然能令自己都開始沾邊心態了。

「你對戰爭之中的計謀,戰術,有什麼看法?」猛然間,定楊侯話鋒一轉,回到了正題上。

他想要弄明白徐衍為何在這場戰爭之中作出那些事情,想要知道,他是不是對戰術這種東西看法深刻。

若是真的能夠一直推行下去的話,到底會起到什麼樣的效果,這些,他之所為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將,其實真要說的話,也絕對你不如徐衍這個當事人清楚。

之所以把他叫來,定楊侯的心中其實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要徐衍談談自己的看法,之前說了那麼多,也不過就是為了加深了解這七殿下而已。

畢竟,至少面前這個後輩,也都算是他定楊侯需要尊重的存在了,不為別的,就為之前那戰場上所創造的奇和給自己軍隊避免的巨大損失。

「在這個體強大的世界里,戰術戰法,很多時候都完全被忽略掉了,但是,有一點我們卻必須要正視,若是運用得當,這樣的方式,絕對可以說是一個帝國崛起的契機。」徐衍頓時十分嚴肅。

這樣的說辭他其實心中早就已經運量很多次了。

不單單他會如此對面前的定楊侯說,甚至於就算是見到自家父皇,他也都是會如此說的。

不管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忽略掉了這些東西,真正要是將其找回的話,這等發展潛力絕對是十分巨大,甚至於是恐怖的,大秦想要崛起,想要在無邊大陸之中擁有一席之地,憑藉現在這樣的國力,其實在發展,也都很難成為所謂的一品帝國。

但是,若是真的能將戰爭之中的戰術,戰法運用十分恰當的話,這樣一層束縛就很有可能被大秦打破。

無論怎麼樣,徐衍都是熱愛這大秦的,至少,兩世為人,那宮學之中的一切令的他一切都要為大秦考慮。

自然,在這個時候,若是能夠說動定楊侯和自己父親,甚至於這整個軍隊系統的將領。

將來不管自己是不是坐在那個位置上的人,整個大秦,都必將不會完全沒落。

而現如今表面上看十分強大的大秦,當真不算是外強中乾嗎?其實,在這上面,徐衍至少也都看出了一些端倪。

不算外強中乾至少也都還在強撐,因為,現如今自家父皇還在撐著,而他的威嚴,令的周邊無數帝國都不敢妄動而已。

「真的有如此巨大的用處?」定楊侯自己本身其實覺得他已經將事情想的足夠樂觀了,但卻不成想,徐衍這七殿下比自己想象的還要樂觀。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謂的戰術,方法,都乃是鏡花水月,這一點,他不相信徐衍不知道。

但他就算明明知道,也都依舊如此樂觀,這可就說明此人是真的胸有成竹了埃

他為何會之如此樂觀?為何在這樣的時候依舊如此有信心,好吧,此時的他完全就有些想不明白,實實在在的有些想不明白了起來。

「很簡單,任何一個一品大帝國,都不是一開始便就強大的恐怖的,一點點發展,盡量的避免觸碰那種不能觸碰的力量,等到你真正擁有力量和其硬抗的時候,在出手,這便就是一個大帝國最主要的發展方式。」

「這般情況下,只要能夠避免和絕對的實力硬抗,那戰術戰法,是否能夠起到作用呢?」徐衍說的很是直白。

自然他也知道,這樣做比不得地球的那個世界,風險不大。

在這修士的世界之中如此去做定會有著很大的風險,但是,若是不做,就根本沒有可能成功。

二者取其輕的道理難道還不清楚?在如此的時候,只要稍微想一想,都很有可能想明白這樣的事情。

果然,定楊侯眼前一亮,很顯然的明白了徐衍說辭之中的那種狀況。

的確啊,哪怕就算你忽略掉了那些東西,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依舊不可能有勝算。

但是徐徐圖之韜光養晦,這卻就又有了完全的不同,只有這樣,一個帝國才有可能發展起來。

若不然,到了二品帝國,自然也就有了一個瓶頸。

徐衍的這等概念,若是真的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認可,恐怕,整個世界的格局都將會顛覆好不好?

現如今的他,才算是真正的發現了徐衍那腦子裡的雄圖大略是何等的恐怖了。

根本就不是自己一個定楊侯能夠相比較的啊,甚至於可以說,在這整個無邊大陸之中,真正看透徹這個問題的,絕對可以說是少之又少。

「你說的不錯,我現在總算知道,你是如何能夠在那等逆境之中還可以創造奇的了,你簡直就是一個天生創造奇,但骨子裡卻有著萬分沉穩的人。」臉上終究湧現出了笑臉。

定楊侯現如今乃是打心眼裡開始喜歡這個侄兒了,甚至於,心中開始出現了一些敬畏的情緒在裡面。

這樣一個人,只要在這個世界上有著一定的修鍊天賦,天生便就是攪動風雲的存在埃

好在,此人乃是大秦的子民,乃是皇室的七皇子,若不然,哪怕就算出現在一個最小的敵對國家之中,恐怕,也都將會是整個大秦的噩夢吧?

嚴格意義上來說,定楊侯其實和徐衍乃是同一種人,他們或許對自己的君上也都有一定的忠誠,但是最為忠誠的,卻還是大秦這個帝國。

在他們的眼裡,只要大秦帝國能夠真正順勢發展起來,那其他的一切全都忽略,這也都並非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大秦,這才是他們的終極目標。

和私人的感情毫無關係。

「如果日後你能做上那個位置,我還沒死的話,定會為你馬首是瞻。」沉思了很久之後,定楊侯說出了這句話。

令的徐衍一愣,有一種完全不真實的感覺。

他敬重這個定楊侯,因為他是唯一一個真正熱愛大秦熱愛這篇土地的高級將領,也同樣會給他真正的尊重。

但是,這話從自己一個長輩的口中說出,自己怎麼就那麼感覺不對勁呢?

他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要幫自己的忙,甚至於沒有說什麼多地之戰的事情,恐怕就算到現在,他也壓根不打算攙和進來。

但是,這句話的分量,卻比其幫助徐衍成功上位,都還要重的多的多。

君主,很多時候要做的事情都是如此,想要收攏人心,尤其是在登上那個位置之後,乃是一件極為艱難的事情。

甚至於可以說比奪嫡之戰這樣的危險情況還要艱難的多。

要不也不會有一朝天子提朝臣的說法,若是有可能,誰又會真正去做那種有傷國之根本的事情呢?

將那些重臣換下來,讓一些沒有如此經驗的心腹去上場,這本就會讓很事情都很難運轉,甚至於可以說是令整個帝國元氣大傷。

令的帝國至少也需要好幾年的虛弱期之後,才能夠慢慢緩過神來。

難不成各大帝國的天子就不知道這樣的情況嗎?但是,他們沒有辦法,因為中重臣就算真的能力十分突出,不和你一條心,甚至於看不起你這個天子,那又有何用呢?

新皇登基,在這無數國家林立的無邊大陸之中,從來都是一個帝國最顯眼的虛弱期。

而現如今定楊侯這句話,可就當真是給他吃了一個定心丸埃

要不然,不管換成自己的任何一個兄弟等級,這般尾大不掉的將領,也都定會是他們十分頭疼的一件事。

你就算是想要將其除掉都不可能,更何況拉攏了。

他們乃是你父親的兄弟。

要不為何很多名將,在先皇在世的時候無比忠誠,但是到了新皇登基之後,造反的都有呢?

不說逼不得已,至少也絕對有著自己的苦衷。

要不然,誰閑著沒事幹想上斷頭台埃

造反,這絕對可以說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

「叔父?」徐衍依舊還有些不敢相信對方的話,實在是因為些聚哈,給他帶來太大的震撼了。

「我這並不是為了幫你,而是為了大秦,你父親的事情,相信你也不是一無所知,無論我和今上有何等交情,為了大秦的心,從不改變。」一擺手,定楊侯表現出了十分嚴肅的臉。

在他的眼裡,不管怎麼樣,對皇帝的忠誠都絕對要小於對這個帝國的忠誠。

這句話要是你當真明面上去說的話,很有可能會上斷頭台,但是,如此去做,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說出什麼。

因為,你畢竟為的乃是大秦數千年的基業。

  • (快捷鍵:←)
  • 帝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