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零二章:歸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歸京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零二章:歸京

在那定楊侯家暢談了一天,大多都乃是徐衍自己在說,而定楊侯一直都在聽。

不得不說,越是交流,定楊侯對那徐衍就越是喜愛,感嘆自己為何沒生出如此的好兒子。

自家兒子的確在這大秦之中擁有很強的名氣,甚至於開說進算是人中龍鳳了,但是,和眼前這個心思縝密,擁有恐怖野心,卻大氣磅有梟雄之姿的青年比起來,卻也還是遜色三分。

完美?或許並不是,但是,在他的心中這徐衍已經差不多是了。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他則就開始打定主意要幫助徐衍,哪怕,在那奪嫡之戰的時候不會幫忙,之後不管出現什麼樣的問題,自己都定會傾盡全力。

為何不參與多地之戰?很簡單,之前他便就和今上約定,十大侯爺,三大元帥不得參與傾斜到任何一個兒子的奪嫡之中來,可是,這卻並不妨礙他對徐衍的喜歡。

甚至於因為喜歡,做出一些隱晦的表態,這也都並非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這樣一個人,倘若是真的成為了這大秦的主人,就定會是一方雄主,可以帶領著整個大秦一步步走向輝煌。

對於他而言,又何嘗不會真正的去吝嗇幫助呢?

不管怎麼樣,現如今這樣的狀況,都已經近乎到了極致,定楊侯的態度,也同樣令的徐衍心中十分歡喜。

不管在奪嫡之戰之中他是否幫忙,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僅僅因為今天的這一次見面,他便可以真正進入到之後的布局之中來了。

這可是比自己那些兄弟都要強的多的多的先機埃

更何況他還得到了個很是重要的訊息,那便就是他們這樣身份的存在乃是不能參與到奪嫡之戰中來的,別小看這個消息,真正可以說是十分之重要的消息之一了。

自己得不到定楊侯明面上的支持自然不算是完美,但是,大家卻都得不到,這可就平衡了啊,不單單是得不到定楊侯的支持,更是就連十大侯爺,三大元帥這等存在都不能支持。

自己還有定楊侯的喜愛,或者說是隱晦的支持,這本就已經算是佔先機了好不好?

更何況,定楊侯還說了,等奪嫡之戰真正開始之後,他會讓其兒子羅小涵以其個人的身份參與進去,這對徐衍而言,可也都是一種萬分強大的之助力了好不好?

只不過,在這一點上,徐衍固然興奮,但卻也還是有些遲疑,畢竟,羅小涵固然是個絕對的天才,但是,很多時候做事情卻也還是有些孩子氣,若是不加以磨練的話,絕對不能適應那真正奪嫡之戰的戰常

不過自己能想到的事情,那定楊侯也一定不會想不到,他既然說出這些,自然有自己的能力和計劃,這些,到都不是他擔心的了。

一天之後,徐衍再一次啟程,乘坐傳送陣進入到了京城那等地方。

當他看見京城那標誌性建築的時候,整個人,也都開始無邊感慨了起來。

一別三年,終於有機會回來了,十五歲離開皇宮,以至於到後來,一次次回想著宮學裡面的那種平靜,那種感覺,在想一想這三年所謂的腥風血雨,不得不說,兩輩子之中,這加在一起六年的成長,比之他之前其他任何時間都要多出很多。

尤其是現在的這三年,幾乎可以說讓他完全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蛻變,徐衍並不清楚這種蛻變到最終到底是好是壞,但是,卻很是清楚明白的知道,這是一種成長,一種不管你願意或是不願意,都必須要經歷的成長。

一想到自己需要兩輩子才能夠想明白這些事,好吧,徐衍的心中也都有些無奈了起來。

不過,現在到也還好,至少,自己已經完成了這種蛻變,不管其後對自己而言到底是好釋懷,成長了,這就是一件好事。

「時隔六年,我沒想到我會以這樣的方式回來。」看著眼前的清靜,蒙召十分感慨的說道。

從軍那年,他便就走出了京城,六年的時間令的他一步步適應了戰場之中的那般血腥和恐怖。

從一個驕傲的蒙家繼承人,被直接打回原形,一步步朝上爬,哪怕就算這其中有不少蒙家人在使勁,但是,他的成長,卻同樣不比徐衍要少多少。

甚至於可以說,在戰場方面,他的經驗,他的城戰比徐衍這樣的人還要多的多,很多回歸,且還是以這樣的狀態回歸,這的確很是不容易埃

對蒙召而言,戰場或許的確乃是自己的歸宿,但是,卻並不是自己的全部。

他們蒙家人一直以來都講究的乃是奉獻,自己為了家族奉獻如此之長之間,難不成,還要這般的一直奉獻下去?的確,自己乃是所謂的族長繼承人,但是,蒙家的族長,真正就有很強的權力嗎?

並沒有,頂多也就只能算是一個蒙家的代言人而已,真正的掌權者,乃是那一群一直都躲在幕後的老者。

所謂的蒙家長老會。

在如此的情況下,很多事情,都已經明朗起來了之後,蒙召其實很想要為自己活一次。

或者說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之前,他看不到希望,但是,徐衍的出現,卻令他看到了一切的曙光。

他很明白,回歸家族之後,自己定會受到大部分的反對,甚至於需要自己奮起抗爭,才能夠繼續輔佐徐衍。

但是,他卻並不懼怕,因為大家沒有人是傻子,知道他這個所謂禁衛軍的將軍到底是哪裡來的,真要是弄出事情來的話,將要遭受的,乃是今上的怒火。

若是說在之前,有些皇帝,蒙家不說不在意,但不太放在心上,這到也並無不可能。

畢竟,有強主便就有弱主。

但是,今上何等雄才大略?豈能是他蒙家能夠抵抗的。

說你是所謂的軍隊系統第一家族,你就是軍隊系統的第一家族,但是,若說你不是的話,一夜之間,你蒙家及就定會直接覆滅。

當年那些跟隨太祖打天下的家族海了去了,就連今上,又不是沒滅過那種家族。

根本就不會有絲毫的手軟。

「我要先回家族,差不多需要半個月的時間去處理這些事情,等半個月後,估計你的封賞也都該結束了,到時候,我會直奔你王府。」蒙召對徐衍拱了拱手。

不管怎麼樣,他怎麼去看面前的這徐衍,現如今,徐衍乃是自己主子的這件事情卻十分明確。

已經打定主意跟隨他的蒙召不會有絲毫的後悔也不會有半分變數,有能力,則多帶些人入駐王府,沒有能力,自己一個人只要還沒死,就定會進入到徐衍的麾下。

在這一點上,徐衍心中很是清楚,同樣,蒙召也不需要在去表忠心什麼的。

徐衍點點頭,他很清楚對方心中到底在想什麼,這件事情,自己卻不能插手,最終也都只有這樣了。

不管他將會擁有何等的境遇,其實說白了,無論是自己的手下也好,兄弟也罷,他們也都還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事情,有些東西,徐衍不能干涉也不可能去做,自然,也就只能如此了。

「少主,我們呢?」當看見蒙召走了后,李軒則很是嚴肅的說道。

不管怎麼樣,他乃是需要永遠跟在徐衍身邊的,宗衛嘛,要是就連這點覺悟都沒有那也就沒有資格成為宗衛了。

「回皇宮,現在我可還是一個沒出閣的皇子,等到一切都定下來后,我們,才會有真正的家。」徐衍有些苦笑的說道。

按理說,整個大秦,真正最為奢華的,永遠都一定會是皇宮。

畢竟,這裡乃是整個大秦的權力中心,也是真正最為尊貴的人才能住在裡面。

但是,徐衍卻一直都不覺得那裡像是一個家,因為,對皇子而言,家這種東西,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巨大的奢望了。

只有等到自己真正開闢王府之後,那才能算是真正的一個家。

若不然,就比如徐衍這樣沒有母妃的人,每天跟在身後的不是一群太監宮女便就是宗衛,一個偌大的宅子里真正要說親人更是一個都沒有,又如何會體會到一個家的感覺呢?

想到這裡,徐衍甚至於已經開始想過在地球上的日子了。

雖說那個時候的他乃是一宅男,但是,有父母,有親戚朋友,妹妹到歸家的時候,才算是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做開心,快樂。

可惜,那已經是上上輩子的事了,現如今縱然想要在經歷一次,相信,也都是不可能的。

父皇哪怕就算在怎麼寵愛自己,那也都還是父皇,並非是父親。

他首先乃是大秦的君主,其次才是他們這些皇子的父親,自然,這很多事情,哪怕就算是自己那個父皇也都無能為力,誰讓他們乃是皇家之人呢?

天倫之樂,這本身對皇家子弟就是一種真正的鏡花水月奢望之舉。

帝王的無情,很多時候都來自於所謂的無奈,要是真的有可能的話,又有誰願意在這樣的狀況下表現出無情的一面呢?只有真正無情之人才能夠之明白這其中的一些東西。

在外面很長時間,徐衍算是看開了很多,也算是明白了很多,自然,對於那個寵愛自己的父親,多少也都有了些憧憬了。

當真那便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嗎?其實,徐衍是真的不知道,但是,他卻很是清楚,不能渾渾噩噩的過一輩子,要不然,他就永遠都不可能知道這個答案。

皇宮,這對尋常人而言絕對的禁地所在,在徐衍的面前卻是暢通無阻。

整個皇宮之中的無數禁衛和太監一看到當年那個小魔頭終於回來了,這臉上也不知道是該掛什麼笑容。

要知道,當年的七殿下,在這皇宮之中可是有著十分偌大名聲的埃

當然,這並不是什麼所謂的好名聲,好名聲也都一樣輪不到這小子。

也就只有他,心中十分清晰的知道這樣的事情出現將會影響什麼事情。

同樣,徐衍的進入,才算是真正的令的所有禁衛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不知何時,這個當年只知道耍滑頭,惡作劇的七殿下,也都已經長大成人了。

哪怕僅僅就是朝前走路,給人的感覺,也在沒有了之前的天真,反倒,舉手投足之間的那股子威嚴盡顯,彷彿天生便就是那所謂的上位者一般,給人一種十分強大,但是卻並不外露的感覺。

「本以為這次七殿下回來會有好戲看了,不過,現在看來,七殿下著實成長很多啊,看來,以後的皇宮,要冷靜許多咯。」其中一個禁衛有些調侃的說道。

的確啊,沒有了七殿下的皇宮,已經比之前冷清很多了。

之後在開闢王府,他七殿下因為沒有母妃,絕對很少會回這皇宮,他們這些禁衛,自然也便知道這其中的冷清了。

只不過,這樣的話,也就是他們私下裡說說,明面上,可沒有一個人敢說出這樣的話來,不要命了啊?

養心殿,這個徐衍當年老是闖進去的地方,現如今,對他已經不設禁制。

當他開始邁腿進去的時候,幾個禁衛壓根就當沒看見,當感覺到這一幕的時候,徐衍的心中卻開始暗自心驚。

要知道,哪怕就算皇子,這也都還是有區別的,出閣辟府的皇子現在一共也就只有六個。

其中,大哥一直在上層帝國之中多質子這且不提,現如今的所有兄弟之中,能夠進入這養心殿不受任何阻攔,隨意進入的也就只有自家六哥一個。

這其中可就有很多門道了埃

整個大秦,王爺分為二級四等,六七冠王乃是郡王,八九冠乃是親王。

一冠一天提,傳聞之中的九冠王,更是整個大秦歷史以來都很少出現的存在。

那可是世襲啊,比之太子的數量都少了很多。

一般皇子,若無十分出色戰績,卻達到要求的話,頂多一個六冠王便就到頂了。

所謂的封地雖說名義上乃是郡但卻只有縣的面積。

立大功者可直接封賞七冠郡王,封地乃是整個大秦重要的郡縣。

至於親王兩個等級,出閣便封的幾乎就等於是沒有。

沒有任何先例。

現如今的自己那幾個兄弟,除去六哥和三哥之外都乃是六冠王,而自家三哥的七冠王,也是近些時日才加封的。

自己這剛剛歸來便就有此殊榮,那說明了什麼,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好不好?

這可不單單是父皇的喜愛便能夠成功的埃

要知道,養心殿這個地方乃是朝堂真正重要的談話之地,朝中重臣很多皆有出入,和皇宮後院,完全乃是兩個概念。

隱約之間,徐衍算是清楚了很多東西。

的確,奪嫡之戰自己父親也就是當今聖上名義上不能偏向於一方。

但是,不管怎麼樣,作為曠古爍今的大帝,父親的影響力卻遠遠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若是他真的中意哪一個兒子,隱晦的給出一些建議或者命令,哪怕就算總府這等超出皇權的地方,也都不能不聽命。

但凡是一個走上坡路的帝國,皇權都是略大於宗府權利的。

而相反,但凡是一個走下坡路的帝國,宗府的權利之大,必定會凌駕於皇權之上。

雙方在各種時候平息或說是制衡。

但現如今的大秦,皇權的威能,卻比宗府要高出太多太過,曠古爍今的一個大帝,又如何是一般的帝王能夠想象的呢?

「我若是卑鄙一番,令的父皇內定我做那太子,估計,這事情就很好解決了。」徐衍知道,真要是實施這種事情的話,並非不可能。

畢竟父皇對自己的喜愛乃是有目共睹的,真要是弄出這樣的情況,也都算是情理之中。

但是,他卻並不准備這樣去做,原因很簡單,得不到真正的磨練,就算自己真的做在那個位置上,也不過就是一個提線木偶,有什麼用呢?

奪嫡之戰聽上去的確有些不顧及親情,但是,好處卻也還是相當明顯的好不好?

不單單可以培養一個未來繼承人的能力,更加可以令他們開始逐漸熟悉掌握權力,制衡朝廷。

等到真正登基的時候這大秦固然還是會虛弱一陣子,但是,卻比其他的帝國要好的多。

而古往今來,大秦的皇帝固然不是每一個都是明君,但是昏庸到一定程度的卻也一個都沒有。

這便就是奪嫡之戰的好處。

更加貼切的說則是,多地之戰造就了現在的大秦,令的大秦並未消失在歷史的痕之中。

這點,徐衍的心中很是清楚也很是認可,自然不會在這樣的時候要求走後門。

「你回來了?」熟悉的聲音,從那養心殿裡面出現。

徐衍在那瞬間鼻頭就有些一酸。

不管怎麼樣,自己固然從小就沒有得到母愛,但是,父愛卻絕對得到的不少。

裡面的這個男人,已經時日無多,至少在元嬰期修士之中乃是最短壽的。

現在回想起來,他是真的不知該如何面對這個老人。

同樣,也是這大秦的千古一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