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零三章:聿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聿王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零三章:聿王

一別三年,當年那個中氣十足的男人已經開始變得垂暮老矣。

徐衍很清楚的知道他身有暗疾,甚至於可以說命不久矣,但只有真正看見現在老爺子的時候,他才知道,這情況究竟是何等的嚴重。

對於這個寵愛自己,且對自己不說百依百順卻絕對喜歡的父親,徐衍和他之間有著很多的感情,很多的時候,他們根本不像是皇家的父子,而像是尋常人家的父子般。

可以談談知心話,也可以沒大沒小一些,當然,這些,都是在沒有外人的情況下,而父親對自己的溺愛,到底源自於什麼,徐衍不得而知,恐怕,和那個自己沒見過,乃是宮廷禁忌的母親有關係吧?

徐然從小大破在這深宮裡沒有聽說過一次自己的母親,傳聞就是面前這父親下的嚴令,小時候不懂事,徐衍問過幾次,但每一次,都被父親用十分嚴厲的表情給瞪回去,以至於,他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家母親的封號,到底是哪裡人士。

養心殿固然被稱之為養心殿,但是,卻沒有絲毫養心的功能。

這乃是皇帝處理政務的一處據點,而身為這大秦皇帝,父親當今天子這幾年幾乎大門不出,每日大部分時間,都消耗在這養心殿之中。

見到兒子前來,皇帝也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御筆,略帶著一絲笑容的看著面前的兒子,揮揮手,整個養心殿的群臣和太監侍衛們,皆開始一一退去。

這是父子二人說知心話的時間,哪怕就算這養心殿里最厲害的角色,也必然會迴避。

沒見魏公公這等柱石都一臉笑容的退避三舍嗎?雖說,他已經猜出了這父子二人將會談論什麼。

「不錯,三年沒見,黑了,壯了,也高了。」

「比之走時候那般樣子,到是成熟了不少埃」秦天子展露出了很久未曾顯現的慈愛,對他而言,幾個兒子之中,也就只有六皇子和這個小子,才能令他這一國之君毫無顧忌。

當然,現在在上國的大皇子算是一個,可惜,常年在外的大皇子,早就已經數十年未曾回這大秦了。

「這還不是您老一聲令下的緣故?本來只需去那普通軍營的,您偏偏御筆一提,將兒子發配到了西域那不毛之地,不黑才怪呢。」

「遙想當年的我啊,也算是美男一個,可惜,現在只能裝是型男了。」徐衍頗為胡『不滿』調侃道。

不過,這一次西域之行的收穫卻是巨大,讓他徹底成長起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不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這口花花的性子依舊沒變,就表示還是當年那個老七。」秦天子並沒有半點惱怒,反倒十分欣慰了起來。

自徐衍前來,他最大的擔憂便就是這兒子已經沉迷在功成名就之中不可自拔,以至於就連自己的本性都開始忽略了。

要真是這樣,在秦天子看來,哪怕就算以後他繼承了自己的衣缽,這也都一樣得不償失,他之所以寵愛自己這個兒子,或許,其母親的確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卻還是兒子那般紈,且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這個性格,和當年的自己又何嘗不是如出一轍呢?沒有無緣無故的喜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偏心。

現如今這幾個皇子,哪一個不是他皇帝自己的親生兒子?但這一碗水端不平,要是說沒有絲毫的原因,換成是誰誰也都不願意相信好不好?

「你在西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說吧,想要點什麼?」老頭子沒有在賣關子,這一次見兒子,可不是敘舊的。

而且之後自己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處理,自然不能耽誤太長時間,他唯一想要知道的是,自己這兒子有什麼願望。

也好讓自己彌補一下這三年來他在外受苦的虧欠,固然,這事情其實和他這個皇帝沒有多少關係,乃是祖治,但是,誰讓這乃是自己最寵愛的兒子呢?

「我要是說我要您那繼承人的位置,您難道還能直接一口答應下來?」徐衍輕笑,完全不曾在乎這個坐在龍椅上的,乃是這大秦的千古一帝。

在他眼裡,固然面前這乃是千古一帝,真正的殺伐果斷,死在他手中的人已經不知有多少,但是,在他的眼裡,這依舊還是自己的父親,那個小時候萬分喜愛自己,甚至於抽出不多的時間也要賠自己的父親。

「你若真想從我手中拿走,給你又有何妨?」只是,接下來老爺子霸氣的一句話,令的徐衍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很清楚的知道,奪嫡之戰,乃是真正大秦一直以來的根本,但是,對於一個完全強勢的郡王而言,這所謂的祖制,想要顛覆卻也並非是什麼不可能的。

甚至於可以說,這樣的東西,換成一般的帝王的話絕對不敢觸碰,但是,換成這般的千古一帝,固然會有一些反對的聲音,但是,且也絕對不會真正出什麼問題。

因為,他乃是現在整個大秦擁有最高權威的存在,哪怕就算是之前用來制衡皇權的宗府,現如今也都絕對不敢和秦天子對著干。

要是之前大秦的任何皇帝說出這句話,徐衍或許也都會一笑了之,但是,作為自己的父親,他卻很清楚,自己真的要是點頭了,父親就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執行下去。

而現在他屁股底下做的位置,也定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可惜的是,正如他所說,徐衍是絕對不會接受這樣饋贈的,不是因為租制的緣故,也不是因為他害怕自己父皇因為這件事情承受壓力。

而是,他想要磨練自己,想要真正的在這奪嫡之戰之中,成長成一個真正的帝王。

若是真的有兄弟比自己還要出色,還要好,為了大秦,自己也定會不要那等位置,他之所以想要去爭,第一是為了自保,第二,則更多的乃是為了大秦。

若是真的有兄弟能夠讓自己心服口服的話,那就算是不要那等位置又能如何呢?難不成,自己憑藉現在的能力,在奪嫡之戰之中,還不能展露出足以自保的能力嗎?

只要真正的展露出來了,那就算是真的沒有做上這個位置,他也都不會和前世一樣那般憋屈了,做一個所謂的逍遙王爺,也都並非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定會如此說的,如果是我給,你真就要了,那也就不是你自己了。」秦天子大笑了起來,對於自己這個兒子,他還是很了解的。

骨子裡就有著一股子讓人很難想象的傲氣,既然已經打算爭了,那就算別人給也都不要,掙來的東西,那才是自己會珍惜的埃

徐衍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對於這一點,自己這老爹要是都看不透的話那也就不是自己老爹了。

對於他而言,這掙來的東西自然比唾手可得的東西要重要的多的多,只有真正那樣,他才會求變,才會真正的去施展自己的計劃。

同樣的,他對自己也都有著充足的信心,若是就連這點信心都沒有的話,又如何會想要去做那個位置呢?要知道,真要是做上了那個位置,那可就代表放棄了很多東西埃

至少,個人情感,一切都要讓利於大秦的繁榮,就算是自己真心喜歡一個人,想要和其交朋友,首先需要考慮的卻也還是大秦。

和自己的無拘無束可以說完全是背道而馳,不過,一想到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能夠真正的無拘無束,上天下地唯我獨尊,他便就心情又好了起來。

反正,也就只有這樣,他才算是真正的明白這其中的道理,現如今,老爺子看自己的表情,似乎也都是看透了這些,自然,不用在去想其他的事情了。

「說吧!你到底想要什麼?」好吧,老爺子也都懶得和自己兒子開玩笑了,反正,現如今的徐衍回京了,段時間之內是絕對不會在出去的。

自己要是有時間,和她交流的機會數不勝數,又不急於一時。

作為一個千古一次,秦天子一直以來都分得清到底什麼是公是私。

若是兒子還沒有展露出那等天賦和才華的話,哪怕就算是他真的想要將自己繼承人的位置給他,也都定不會去實施。

因為,在秦天子的眼裡,任何事情都沒有大秦來的重要,哪怕就算自己兒子不舒服,他也只能保證讓兒子奢華的過一生,但偏偏,自己最喜歡的兒子展露出了梟雄的能力。

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徐衍真的想要從自己這得到那等位置,他自然會毫不猶豫的實施。

用他的話來說便是,自己哪怕就算兒子能力都不錯,最喜歡的兒子想要,且本身也都不差他們,那為何不給自己喜歡的兒子呢?人啊,都是有喜好的,哪怕就算秦天子這等千古一帝也是如此。

「還真有一個!我想去天工閣謀一份差事,當然,只是個名義上的差事。」徐衍想了一下,直接便就說道。

要說大秦的子民最精英匯聚之地在哪裡,官方的話,也就翰林院,星空學院和天工閣了。

這三個地方,出現的英才可謂數不勝數,甚至於大多數柱石級別的大臣,都是出自這三個位置的。

翰林院乃是文官的聖地,星空學院乃是武官的聖地,二者盯著的人數實在太多,以至於就算徐衍想要進去,這也都太引人注意了。

但是歷來神秘,但是不顯山不露水的天工閣卻完全不同,這裡哪怕自己那些兄弟也有人打入,但是想要徹底深入,這卻是一件很難很難的事情。

因為天工閣一般只為皇帝負責,乃是現如今這皇帝登基的時候所創立的一個新部門,若是他能夠進入其內的話,不說掌控天工閣,稍微利用點這裡面的資源,對他而言便就十分難能可貴了。

要知道,這裡的資源可是整個大秦現在耗費最多的地方埃

不管是法寶的出產還是丹藥的出產,甚至於一切稀奇古怪的東西,都乃是天工閣所出產的。

哪怕就算得不到資源,能夠弄明白這天工閣裡面很多東西的技術手段,這都將會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對現在的徐衍而言,可以說極為重要。

要知道,他重生到了這個世界之後,最想要弄明白的便就是天工閣出產的飛舟,那等東西,竟能造的如城池一般大小,太過不可思議了。

當然,這東西,也是近些年天工閣最得意的傑作之一,傳聞所耗費的資源乃是海量,簡直不可衡量。

「天工閣?你小子到是打的主意不錯。」老爺子一笑道,沒有絲毫生氣的感覺。

當然了,他對自己這七兒子從來也都沒有過多少動怒,除非是這傢伙閑著沒事幹又闖大禍了。

要知道,在前世,老爺子這般怒氣沖沖,可也都是不在少受啊,可惜,那乃是前世。

現如今的徐衍固然有些時候還忍不住和老爺子嘴,但是,至少,那份孝心還是有的。

總不至於將老爺子給活活氣死吧?

「嘿嘿!既然回來了,在多地之戰沒開始之前,總歸還是要做出點什麼的?」徐衍一笑說道。

的確,真要是說的話,自己吃的就是年紀比較小的虧,現如今大秦天子最大的兒子已經三十多歲了,哪怕就算老三,也都二十多了。

在這京城經營也快十年了,而自己想要和他們爭,那就必須要迎頭趕上。

若不然,就算自己在怎麼有能力那也都是完全無濟於事的好不好?況且,自己那些兄弟還沒有一個省油的燈,真正要是鬥起來,他自己也都沒有萬全的把握能夠拿到那位置。

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不加快步伐的話,最終只能是被淘汰一個結果。

他可不像六哥那般淡然,哪怕就算得到了這個名額,壓根就沒有半點動作,甚至於奪嫡之戰更是就連參加也都不參加,男人嘛,總歸還是有些雄心壯志的。

「好,我答應你小子了!等聖旨吧!在京城城南,有一個前鎮南王的院子,那便就是你日後的王府了!回去好好處理一下,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之後,走馬上任。」老爺子本身也都是個雷厲風行的人。

因為對這兒子一直都很是關注,在他沒有回來之前,王府都已經替他想好,也都開始翻新了。

這樣的待遇,那可是就連其六哥在當年出閣的時候也都沒有過的埃

可見,大帝對自己這個兒子的喜愛,尤其是在見到他真正成長了之後,更是由衷的開心和驕傲。

自己的兒子,沒有一個是真正只懂得享樂的紈,哪怕他心中希望他們能夠天真一些,要是說心中就連一點驕傲都沒有,這也都是完全不可能的。

「那兒臣先行告辭。」徐衍知道,老爺子這段時間肯定很忙,西域的事情總歸還是要有一個交代的。

所以,也不想過多打擾,更還想要去看看自己那王府呢。

這便就起身告辭,而對他來說,皇宮,這本身就是自己可以隨意進出的地方,到也不會有半點不舍。

城南!

那當年鎮南王留下的院子早已空置出來,甚至於就連翻新都已經做的極好。

在這京城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佔據了百畝有餘,可見,這等碩大的王府,是何等的威嚴肅穆。

就在徐衍剛剛到門口的時候,早已等候在此的內官趕忙上前。

用那尖銳的聲音大吼一身:「七皇子徐衍接旨。」

徐衍趕忙跪下,只聽見那太監十分嚴肅的開始宣讀聖旨。

「今皇子成年出閣,開闢王府,特此封七皇子徐衍為七冠聿王,封地榆林郡,建聿王府,一月之後封王大殿,欽此。」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卻蘊含了攝人的信息。

七冠王,建王府,封地榆林郡。

無論哪一個都說明了皇帝莫大的恩寵。

要知道,榆林郡,這可是十分了不得的一個郡縣埃

地處江南繁華之地,每年的稅收都可謂乃是海量,而這其中,固然六成的稅收要上繳國庫,但是,整個郡縣四成的稅收,卻就都由他這個新晉的聿王所得了。

封地的強盛,間接便能說明一個王爺的實力。

若是封給你一個根本毫無油水的封地,很有可能你一個王爺還要往裡面貼錢,但是,若是封地強大,那便就是所有兄弟都忌憚的對象了埃

這下好了,一下,自己似乎就成了自己那些兄弟們當中的眾矢之的了。

當真令的徐衍有些苦笑不已,這也不知道到底是恩寵呢,還是磨練。

還有聿王這個聿字,更是代表了老爺子對徐衍的期望。

至少,在徐衍的心中,只要不是封地做前綴的王,這都已經表明了萬分的恩寵。

「老爺子這打的一手好算盤啊!直接將眾多皇子之中的我給推出來吸引火力,若是不能承受的話,恐怕,這位置便就與我無緣了。」徐衍無奈的在心中暗道,

但卻毫無辦法。

畢竟,這也是老爺子的一番期望。

  • (快捷鍵:←)
  • 帝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