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零五章:莫冥之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莫冥之謎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零五章:莫冥之謎

相比較外院的嘈雜,內院之中的密室里,徐衍到是難得的安靜了一次。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從西域歸來,對他而言收穫也都是頗為豐盛的。

不單單一個寧城已經盡數掌握在他手中了,哪怕就算寧城周邊的幾個城池,現在看來,想要掌握在手中也不過就是時間問題了。

當然,更為主要的是萬法營的統一,哪怕就算並不是完全的歸順與自己,但是,至少明面上,他們的統帥柳少卿也都算是自己人了,這樣下去,自己有一個穩定且充足的後院,甚至於乃是兵源和資源。

這些,可都是之後自己能發展起來的根本保障埃

不單單是這些,最主要的好處,卻還是那定楊侯的善意,這才是他真正最大的收貨。

整個大秦,在他這般巔峰位置的侯爺,一共現在也不過就是十個,每一個都可謂是一方豪傑,在朝廷之中說話都極有分量,這樣的人,對自己表達了好感,哪怕就算不會明面上支持自己,這等聲勢卻也絕對可以說是十分巨大的。

誰想要在這樣的時候動一下他,很有可能,承受的可就不僅僅是皇室的怒火了。

在這大秦,尤其是朝廷,什麼事情都要講規矩,但是,私人且完全不用,尤其是那些所謂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的將領,想要一門心思的查證什麼東西,這可就是一件無比簡單的事情了埃

所以,至少,在徐衍的心中,那些暗地裡面想要要了自己命的勾當,就算會有,卻也一定會收斂很多,這也就會令的自己少了些顧忌,自然,這才算是自己最大的收穫埃

從西域出走的時候他便就已經明白,少則三年,多則五年,這蠻族一定會大舉進攻整個大秦,到時候,一場左右大秦局勢的龐大戰爭必定將會到來。

那會是自己的機遇呢?還會是自己的噩夢,這些,都乃是徐衍所完全不知道的,但卻也是他十分嚮往的局勢。

至少,自己在面對自己那些兄弟的時候多少還是有些優勢的不是嗎?要知道,西域,尤其是寧城那一塊,那可幾乎都已經成了自己的地盤了。

端坐在密室之中,徐衍開始一點點清理收回來的那等儲物袋。

說實在話,這裡面的財富當真能夠令任何一個半步金丹修士做夢都要笑醒。

那等傀儡咱也就不說了,畢竟這乃是你之前有所心理準備的,但是,如此海量的靈石和煉器材料,卻比之現如今整個大秦一個不小的有名家族都要多出不少的價值埃

在這一點上,徐衍已經算出來對方定是什麼很有地位的存在,要不然,也不會一直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可是,當你開始仔細清點的時候,卻還是有著一股子莫名的激動。

所謂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任何一個人,哪怕就算你的身份地位在怎麼高,估計看到這等財富的時候也都很難會無視吧?

堆積如山的靈石徐衍也就是從那些大家族的庫房裡面看到過,有些還是金丹境界才會擁有,用得上的稀有材料,僅僅憑藉這個儲物袋,自己三年之內,都不用在為王府的開銷發愁了。

隨便拿出一個中品靈石,徐衍準備開始吸收修鍊,不管怎麼樣,這等王府也都算是廢棄一段時間了,所謂的靈力陣法早已經消失殆荊

京城這等地方,靈力的確渾厚不少,但是也沒有逆天到任何地方都不需要靈石來修鍊,只靠著吸收天地之靈氣便可成功了。

將一顆中品靈石完全消耗殆盡之後,徐衍並沒有再一次拿出欲速則不達,真正的修鍊絕對不會是一蹴而就的。

現如今的自己,已經差不多三四個月沒有晉陞一個階別了,但是,根基卻十分之渾厚,他也比較享受這樣的時光,總不能,一輩子都被這枯燥的修鍊所耽誤吧?

「也該是看看著東西到底有什麼魔力了。」一想到那詭異的長劍,徐衍便就來了興趣。

從儲物袋之中拿出那古劍莫冥,徐衍用十分仔細的雙眼開始細細觀察著。

整個古劍給人的感覺就十分特別,徐衍第一眼看見的時候就有一種有秘密的感覺。

一直以來,他在腦海之中都在思索,到底為何,這樣的感覺在自己的心中越來越是濃郁。

也便就是因為這一點,他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好奇,就早已經佔據滿了其整個胸膛。

因為這樣,當他開始仔細端詳這等長劍的時候,心中也都同樣衍生出了一股子很是詭異的情緒,彷彿,這長劍在自己的手中,能夠活過來一般。

就這樣一把跡斑斑的長劍,放在一些人的手中根本就不會正眼瞧一下,竟然還能給自己這等悸動的感覺,那就絕對證明了其中的不凡。

而到底是怎麼回事,徐衍需要進一步的去理解,開始用整個心神透視進入那中間。

卻依舊沒有發現到絲毫的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徐衍表現出了很是強烈的興趣,卻找不到這裡絲毫的痕。

用那一雙眼睛開始觀察,心中,其實已經準備默默放棄掉了。

畢竟,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想象之中的那般容易解決不是嗎?尤其是在現在這種階段,一想到這裡,徐衍的心神便就有些波動了起來。

猛然間,他雙眼開始光芒一閃,整個人看到了一點不可思議的光芒。

嘴角,開始興奮的笑了起來。

原因呢?原因很簡單,他從這劍鋒之上找到了一個很是規律的缺口,看上去嚴絲合縫,不仔細觀察的話完全沒有辦法發現的裂縫。

一條條順著那劍身蔓延而卻,一個個菱形終究開始若隱若現了起來。

這整條長劍竟然會有計劃?竟然不是一把劍?

徐衍心中開始完全不敢相信,但是,那種狂喜卻也是誰都不曾想象的。

要知道,想要發現這等秘密並非很難,但是,修士能夠發現的,卻絕對很少。

為何,這乃是用肉眼才能觀察到的,並非是你用心神探測找到的痕。

這等秘密,絕對很是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