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零六章:機關法寶(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機關法寶(二合一)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零六章:機關法寶

在無邊大陸,各種法寶乃是分層次的,就比如那最尋常的一類法寶,雖說同樣很是罕見,但是,卻並不會給人帶來十足的戰力提升。

用客觀的一句話開說,其實也就不過是個武器罷了。

而其他類型的法寶,則就也好出色的多,就比如那傀儡法寶,作為耗費資源十分之多,且也可以遠程控制的寶貝,可以說,深受很多高手喜愛。

甚至於,很多所謂的修士,真正修鍊傀儡師的人也都數不勝數,只不過,這樣的氛圍,在這西域之中流行而已。

徐衍之前便知道這長劍乃是法寶的一種,但卻還是未曾想到長劍會逆天到何等程度。

當真正發現那一絲絲裂縫之後,他才猛然清楚,原來,這不僅僅是一個所謂的法寶,更是可能會改變自己命運的寶貝。

機關法寶?一個絕對小眾類型的法寶,無論放在哪裡,都並不能改變很多東西,但是,在一定時間段之內,這樣的法寶層次和能力,卻是始終可以令很多修士都為之膽寒的。

因為這種法寶對戰鬥力的提升絕對不會是一般法寶可以比較的,其戰鬥方式不單單是層出不窮,更是很多人就連想都很難想到。

在這樣的情況下,可以說,整個大秦的不少人,都想要得到這等類型的法寶,但是,卻少之又少,求之不得。

為何?很簡單,機關法寶的力量不是一般的所謂修士可以想象的,其工藝的複雜更是只有大師才能製作出來。

整個大秦,到現在也都沒有多少煉器大師,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得到機關法寶的途徑可就笑了很多埃

就比如那般厲害的高手們,一個個表現出強橫的姿態來,但是,真正稀有類型的修士不也都是少的可憐嗎?乃是一個道理,所以,機關法寶,在這大秦,絕對可以說是少的可憐的。

現在自己手中便就有一個機關法寶?徐衍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這到底是什麼狗屎運啊?就連這種東西也都能接觸的到。

「沒想到還真就是個寶貝?看來,這一次最大的物質收貨,便就是這長劍了。」徐衍會心一笑,到是沒有表現出更為強烈的姿態來。

對他而言,他乃是大秦的皇子,很多別人很難得到的寶貝,在他這裡,問題都將會不是很大。

但是,身份是一回事,本身是否有這樣的能力卻有是另外一回事了。

徐衍很是清楚的知道,這年頭有特權的存在絕對是數不勝數,當真就能夠得到好東西嗎?真要是得到了,將會如何呢?

要知道,這些可都是之前徐衍所不能明白的事情,也就是因為這些,所以,有什麼好東西,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中,這才是真正最需要去做的,至少,這樣,不會虧待自己。

只有真正善待自己的人,才能夠善待周圍的人,這乃是徐衍一直以來覺得最熟悉的一句話,也是他之奉為至理名言的一句話。

當然了,這般多的事,令的他疲憊不已,若是真的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在提升一次實力的話,這也都何樂不為。

在他的眼裡,這並不衝突,甚至於可以說是一件十分好的事情,畢竟,提升實力,並不等於是將修為提升到一定層次上。

現如今的他,能夠提升一個階別就已經算是很不錯的選擇了,要是貿然去提升的話,智慧事與願違。

這也就是為何徐衍一直心中很是想要做事,但是卻始終做不來的主要原因,並不是因為他本贍能力不夠,實實在在是因為,在這種時候,他很難將這一切都給聯繫上。

機關法寶,這種寶貝無論任何一個,都能夠發揮出絕對強悍的威能,但是,想要駕馭成功,這卻並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在這一點上,徐衍在之前便就有了心理準備。

但到此刻,心中要是說一點那種想法都沒有的話,也都是純屬扯淡。

不管最終自己是不是能夠將這法寶收歸自己,這本身也都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寶貝,得到了這等寶貝,他要是說心中一點都不開心的話,這也都是不可能的。

畢竟,很多時候,這些寶貝就算是自己不能用,卻也並不代表別人不能用啊,尤其是在這種關鍵時期,多一份戰力,便就多一分保障。

當這種機關法寶一旦顯現出威力的時候,那種能量,絕對是一般人很難去想的,也是一樣很少會有人能夠抵擋的。

當如此的實力晉陞到了極致之後,將會是何等的威能,徐衍自己都很難有所想象。

且看著這寶貝一點點的開始寒光閃閃,那股子寒意席捲,當真令的他有種寒毛直豎的感覺。

開始仔細觀察這長劍,似乎依舊和之前沒有任何區別,徐衍這便開始嘗試著將自身的靈力輸入到這等長劍之中去。

一瞬間,長劍似乎有所異動,不過,僅僅也就是那一瞬間罷了,在那種極端的狀況之中,根本就是自身的力量不夠,很難在去把控這等長劍。

到這種時候,徐衍到也沒有在繼續用出其他的手段,因為,已經找到了手段,固然,在這個時候似乎不能一窺全貌,但是,這也都大多足夠了。

嘗試著調動自身丹田之中的靈力開始將其開啟,不過,這看上去似乎很是厲害的長劍卻並沒有真正出現什麼質的變異。

在如此的時候,只感覺一股股能量波動開始席捲,那本身缺口的地方,開始一點點的突出起來。

長長和鋼鐵一個性質的鱗片在這個時候一點點的凸起,看上去似乎有一種一飛而出的感覺,明明這長劍上沒有多少痕,卻真正的表現出了這絕佳的攻擊能力。

的確,這就是絕佳的攻擊能力,巨大的靈力之下,這長劍的劍身竟然化為上百的鱗片,哪怕每一個都寒光閃閃的可以直取別人性命,難道,這還不算是厲害嗎?

看到眼前這一幕,徐衍是著實有些驚嘆了起來,整個劍身,似乎根本就不是一體的,而是分為了無數這種不知什麼樣屬性的鱗片組成,這要是在那一瞬間崩潰開來,自己且還能夠操控,將會爆發出何等驚人的戰鬥力?

「這樣的設計,這樣的方式,實在是太令人驚嘆了。」徐衍有些無言的喃喃自語。

很顯然,哪怕就算他這種自認為見多識廣的人,在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也都開始驚嘆不已了起來。

任何力量,任何方式,在這種時候一旦完全展現出來,都將會十分驚人。

更何況,這古劍甚至於到現在是個什麼樣的材質,他都還不清楚呢。

在加大靈力,果然,那長劍上的一幕幕徹底的顯現出來。

整體的鱗片彷彿就好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的開始飛舞,看上去就好像流光一般,在這密室之中好生漂亮。

可就是因為如此,控制著這些鱗片的徐衍整個人背後卻冒出了一陣冷汗,很顯然,別人或許不能明白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樣的危險,他的心中卻十分清楚。

那不知道什麼材質的鱗片看上去似乎很是美麗,但是,卻有一種可以吸收別人靈力的力量,要是單單隻是這樣的話,那也就算了。

甚至於其鋒銳程度就算是築基巔峰級別高手想要抵擋,這也都成了一件很是困難,甚至於不可能的事情。

這可就當真能令人不可想象了好不好?這樣的能力哪怕就算是自己也都只能冒出寒意,更加讓他驚恐的是,這還不是這等長劍的真正威力。

所散發出去的那些鱗片的確有十足的攻擊力,而這長劍竟然也並非是凡物。

當那些鱗片一個個都飛走,如同一道道流光的時候,整個攝人心魄的劍身竟然在這個時候顯現出來了,那種極端的感覺,讓人有種一劍下去就能斃命的實力。

無論從那個方面去看,這都是一個十讓你很難想象的寶貝好不好?

哪怕就算到現在,徐衍也都還是有些覺得自己生活在夢中,要不是夢中的話,這樣的好寶貝怎麼會落到了自己的手中呢?

那區區一個半步金丹的所謂傀儡師,真的能夠擁有如此恐怖的能力不成?好吧!現在在去想之前的事情,這到也都沒有多少意義了,最需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將這一切都理順。

之後在去戰甲那種戰爭便可。

只有真正的做上了那個位置,自己才能夠大刀闊斧的去改革也好,在去接觸其他的強者也好,那個時候,大秦在背後,自己才會有所謂的底氣不是嗎?

要知道,這大秦的皇帝,本身就擁有絕對恐怖的權利啊,他不敢妄想自己能夠和自己父親一樣將大秦治理的這般好,但是,他卻想要做一個開疆擴土的君王,將這整個無邊大陸種,樹立其這大秦的威名。

也就正是這個目標,才能給現在的徐衍一絲熱血。

所謂的機關法寶到底能夠發揮出何等的威能,當見識到這一切之後的徐衍愣神時,算是終究明白了。

若是將這東西當成底牌,那哪怕就算自己那些兄弟忽然發難,這對自己而言也都是一個很強的保障。

可以想象,這個時候的徐衍心中是何等的興奮了,至少,表面上的那種表情就控制的十分到位,那種感覺,哪怕就算是他也都很難去想的。

當然了,將這東西開始有些弄熟了之後,徐衍就鄭重的將其放在了儲物袋之中了,這乃是自己很少會現於人前的那等底牌,要是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了的話,那還叫什麼底牌呢?

尤其是在這種關鍵時刻,他可不想要因為有些東西暴露了,引來別人的針對埃

這機關法寶可是一種十分厲害的東西,甚至於哪怕就算是在這京城,垂涎的存在也都不少,自己要是沒有對手的話,或許整個京城都沒有一個敢對自己動手。

但自己現在的對手數不勝數,一旦真正暴露出去,這將會是一場很難預料的結果,在這樣的情況下,徐衍哪怕就算只是為了自己,也都還是不能暴露這等東西的,在他的眼裡,這一樣重要,甚至於乃是自己計劃之中的一環了。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也都一定要將實力稍微提升一些,就算是為了堵住他們的嘴,也都要如此。」徐衍很是清楚的知道時不我待,但是,在這個時候卻也還是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去提升自己的實力。

別看無名功法十分霸道,現在自己的血仙骨也都煉到了整個下半身,但要是真的將其全面展現出去的話,這最後的結果也都還只能被人嘲笑的。

自己畢竟還是皇室中人,到了這等地步,別人可不管你本身只有多少歲,只看的乃是你的實力,而真正現在的實力,自己比自己那些兄弟們,不說差一大截的話,至少,也都還是相差蠻大的。

這才是現在徐衍覺得自己需要急迫去解決掉的事情,要不然,這最後的結果,定將會是不堪設想。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徐衍現在極為迫切的事情其實還是提升實力,只不過,現如今還能有什麼辦法呢?

將修為提升一個層次乃是首選,在糾結了很長時間之後,徐衍最終權衡利弊之下,還是選擇將自身突破一個階別。

五轉築基,這的確已經可以和所謂一般的築基巔峰修士一戰了,但是,要是遇見半步金丹,想要一戰,這卻成了一個最大的笑話。

哪怕就算是自己動用自己最強的底牌,所有的底牌全都出了,這也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也就是因為這一點,徐衍表現的很是糾結,是否需要提升一個階別,這也成了他首要去想的事情。

畢竟,現在根基這才剛剛穩固,要是提升的話,不說會有後遺症,自己短時間之內也都還會出於在那種很是虛弱的狀態地上。

但是,為了可以戰那半步凝丹級別的高手,自己現在能夠做的,貌似也都只有這個了埃

在戰場上,他並不用迫切的去提升自己的實力,但是,這回歸到了京城可就完全不一樣了,不管自己那一個兄弟,那都不是省油的燈,要是你真的弄來的半步金丹級別高手,那對自己來說,可就是一個莫大威脅了埃

雖然,自己的宗衛,也就是吳法會無時無刻的保護自己,但是,在徐衍的心中,可不覺得這樣的狀況乃是一好狀況,只有自己的實力強大了,這才能夠更加的有底氣,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他不能指望任何的人。

哪怕,這些人都已經是自己完全信任,甚至於要是真的出事,定會用自己性命護自己周全的存在,可你能夠想到的,這些擺在明面上的高手,對方難道就不會想到了不成?

開什麼玩笑,在這樣的情況下徐衍心中很是明白,別人要是真想要對你出手的話,那你明面上的實力,真等人家出手的時候將都會毫無用處,要是就連這點智慧都沒有,參與奪嫡之戰,這還是不要來找死了。

徐衍是個說做便做的人,所以,當一想到這裡必須要如此做之後,他便就馬不停蹄,開始從那儲物袋裡尋找起靈石來。

想要從築基五轉提升到六轉,一般來說,至少也都需要幾十塊中品靈石。

這種東西在西域很是少見,但是,在這京城卻並不少見,對於徐衍而言,這同樣也都是最為有回報的投資。

但是,他卻並沒有這樣做,在那儲物袋之中仔細尋找了很長時間之後,他終於在角落裡面,找到了一塊湛藍色的靈石。

上品靈石,可就算在這大秦京城,市面上也都很少見的靈石,若是按照價格的話,至少也是那中品靈石的幾百倍了。

這種靈石,對於現在的徐衍而言才是最有效益的,也是速度最快的。

一想到,自己這幾天之內就要完成,哪怕奇偶蘇建上品靈石到了他的手中也都依舊肉疼,但對徐衍而言,這卻一樣還是可以捨得的。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自己也都是那寧城和周邊幾個城池,還有一個江南郡的主人了,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說財大氣粗吧,至少,在這大秦之中也都算是最有錢的一群人之一了。

要是還那般小家子氣,一切都扣扣索索的,那才是真正的丟臉呢?

更何況,上品靈石的靈力更為純凈,在吸收之後會令的自身修為更加紮實,對現在的他來說,可是一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一旦完全吸收,用不了幾天,築基流轉,那道台上第六個明燈就將點燃,那個時候,自己才算是真正築基中期以後的存在了不是嗎?

更何況,要是真的到了那等時間段,對自己而言,面對半步金丹級別的高手,也都不是不能一戰了。

自己的底氣足了,也就可以完全的去實施自己的一系列計劃,這樣的環境之中,能夠做出點什麼,可就當真沒有人知道了埃

這,才是徐衍想要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