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零七章:各方反應(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各方反應(二合一)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零七章:各方反應

「聿王!看來這次的事情三哥又沒辦好埃」梁王府邸,年輕人看著玉簡,嘴角出現一絲輕笑。

在他的眼裡,徐衍的回歸,對他而言是有莫大好處的,尤其是現如今恩寵極佳的時候。

作為這群兄弟之中的老五,梁王徐玉並不覺得自己能夠脫穎而出,成功做上那至尊之位。

那這戰隊可就顯得萬分重要了。

不甘心嗎?梁王的確有,畢竟現在太子還沒有定下來,奪嫡之戰依舊沒有開始。

但一想到四哥二哥他們聯合起來的頗大聲勢,三哥的恐怖,再加上現在一個恩寵萬分的老七,他這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梁王,還真就沒有多少機會。

拼實力,自己不是三哥的對手,拼人脈,四哥和二哥聯合起來,比他要強出好幾倍。

哪怕就算拼財力,現如今橫空出世的聿王,也絕對比自己要強出很多。

夾縫之中求生存,待價而沽,這乃是梁王覺得最為合適的想法。

那至尊之位誰都想做,但也要結合實際啊,哪怕就算他還想要爭一爭,至少現在,也不是合適的時機,自然,蟄伏站隊這就成了很主要的事了。

老四和老二聯合起來的實力究竟有和等恐怖?他的心中清清楚楚,可以說,就算自己想要加入,以後得到的東西也都定會很是稀少,根本就沒有條件發展起來。

至於三哥,他生性殘暴,幾乎和所有兄弟的關係都不算很好,這樣的情況下,他就算投奔,也都只能是鏡花水月,根本撈不到什麼好處。

他到時想要和那一直超然的六弟聯合,可惜的是,六弟志不在此,根本沒辦法聯合,好在,現在老七也都算是出閣了,且還能力不低,以至於,他心中一直死寂的心,也都開始活絡了起來。

要是能夠聯合起來,不管老七最後是不是能夠得到那至尊之位,或是關鍵時刻自己反水,自己去爭那位置,這都將會是最合適的時候。

可惜的是,現在這徐衍給人的感覺也一樣睿智,真要是到哪一步的話,很有可能,乃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難不成,真要放棄那至尊之位,老老實實的幫別人奪嫡不成?梁王心中或許知道這乃是唯一的選擇,但始終卻還有些不甘心。

那可是整個大秦的基業啊,有可能的前提下,誰不心動?

他不想放棄,但現如今的形式卻令的他必須要待價而沽。

一個老二和老四的聯盟,的確很是厲害,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家族。

老三那裡,得不到任何便利,甚至於有可能被他當槍使,這也都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難不成要選擇這剛剛歸來的老七嗎?的確,現在的老七很是需要自己這樣的力量,但是這個人,在戰場上表現的實在是太聰明了,以至於自己要是真的和他聯盟,或者說加入了,那想要在得到那個位置,可就是不可能的事了。

所以,心中十分之糾結的梁王,一時間甚至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選擇了。

「殿下,且先看吧!這一次聿王的回歸,或許的確會讓我們舉步維艱,但是,也有可能會將這局面攪亂,到時候,亂局之中,我們也好收拾殘局埃」這乃是他手下謀士說出的haunted。

現在看來,這似乎也就成了唯一的辦法了。

哪怕明明知道,這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自己那幾個兄弟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但這種奢望,卻也還是要有的,哪怕他已經知道了這等於是奢望了。

「找個人聯繫一下老七,別急著見面,但是,善意卻要表現出來,現如今,老七的日子,相信也頗為艱難。」梁王揮揮手,最終沒在想其他的。

現如今做出決定,定不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既如此,還不如在等段時間,看看事情發展的狀態。

說不定,有人聰明反被聰明誤之後,自己還是有一些機會的呢?到時候在強勢出擊,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哪怕,這樣的可能性並不是很大,卻也比沒有要好的多埃

另一邊,一個男人整個臉卻都已經鐵青了起來。

「踏月,你和我那七弟有過接觸,說說,對他的感覺是如何?」說話的,正是一直都針對徐衍的三皇子徐默,對他而言,一旦出手便定會是雷霆萬鈞。

失敗,這乃是幾乎難以出現的事情,但是,自己這個弟弟卻幾次三番的令自己大跌眼鏡,哪怕無所不及其用,這依舊也沒要了他的性命。

簡直不可思議,簡直就能讓他憤怒無邊。

張踏月現在十分嚴肅,不管怎麼樣,這一次的失敗,自己需要負主要責任。

哪怕就算三爺一直還用得上他,在這樣的情況下也都比不會給他處罰,但是,始終,在他的心中,自己這一次的計策也都還是失敗的。

至於為何失敗,他不將其他的歸責在徐衍的身上,而是在自己的身上。

不得不承認,之前的自己有些小看了這皇室的第七皇子了,要是一開始就將其放在了一個十分重要,甚至於是狡猾的位置上,或許,現在的徐衍已經死在自己手中了埃

他對三爺徐默的忠心,這絕對是毋庸置疑的,而現如今三爺要自己將自己經歷的那些事情說出來,且還談談對徐衍的看法,一時間沒想好措辭的他,多多少少也都有些面色難看。

終究,在思索了良久之後,他還是說道:「如果在戰場上的話,或許不單單是我,哪怕就算我們整個派系全部出動,也不定就是他徐衍的對手。」

「這個殿下,在打仗這方面可謂是得天獨厚,無論是思維還是其他,都已經到了我們無法曝步,但是,相對而言,勾心鬥角,或者說朝堂之上的爭鬥,他卻要弱的多,甚至於可以說和我們不在一個量級上。」

這乃是張踏月比較中肯的評價,一個可以說是軍事天才的存在,的確可以給他們造成很大的壓力,但是,這樣的壓力卻也並不是致命的。

奪嫡之戰之後那些兄弟們或許斗的會很是厲害,但是,始終也都不能算是真正的戰場,他們機會還是很大的,尤其是在這種時候,他們這裡已經有了很多勢力歸順的情況下。

栽贓陷害,或者說打壓,這些,在那政治鬥爭之中乃是常態,而徐衍,之前給人一種詭計多端的感覺,但面對的卻都是敵人。

他不會去想徐衍會對他們手下留情,但是,他也都有一個很是重要的特點,或者說是弱點,那便就是對大秦忠誠無比。

一切與大秦不利的事情都絕對不會做出,這可就能讓他們找到突破口了啊,這樣的黨派之爭,位置之爭,無所不及其用才是最需要做的啊,根本不能有婦人之仁。

對於張踏月而言,和徐衍接觸這段時間,可以看的出來,這也都算是一個重情義的人,一般來說,重情義在普通身份之中乃是好事,但是,到了這帝王之爭上面,可就是一個不小的弱點了。

若是就連取捨都做不到的話,徐衍想要成功做上那個位置,這絕對是一件很難,很難的事情。

在這一點上,他回京之後,其實並不十分懼怕徐衍,這一點,那三爺也都算是看的清楚,這才會詢問的他。

「前期的針對和打壓,你全去做,需要什麼資源,什麼人脈,上報上來,一切我給你撐腰,我要的結果很簡單,就是讓那老七,近階段沒有出頭之日。」終究,這徐默說道。

顯然,他這樣睚眥必報的人,若是說已經想要放過自己這個弟弟了,換成誰也都不相信。

哪怕明明知道,現在去針對徐衍或許會有些風浪,甚至於自己付出的代價也都多了些,但是,他卻毫不在乎,哪怕就算真的付出一些代價,讓別人撿漏,這個一直都不尊敬自己,甚至於和自己對著乾的弟弟,他也都一定要打壓下去。

若是不能隨心所欲的話,哪怕就算自己做上那個位置有能如何呢?說他徐默乃是一個魔王,魔王,要做的不就是隨心所欲嗎?

或者說真正鐵血殺伐一番?對他而言,殺雞儆猴,殺的乃是現如今明面上勢力很不錯的徐衍,他不會有絲毫的那種愧疚感,也是唯一能夠做的事情。

總不至於對那些大勢已成的兄弟們直接動手,拼個兩敗俱傷吧?那奪嫡之戰還沒有開始呢?要是真這樣做了,自己的好日子,也都算是到頭了埃

「放心吧殿下,這件事情,我一定給您辦妥。」張踏月嘴角顯現出了一絲堅定。

不管怎麼樣,現在這種時間,他急需要做出一些事情來證明自己。

從那跌倒就要從哪爬起來,現如今在去針對徐衍,才是他最需要做的事情。

而三爺既然給了自己這次機會,他怎麼可能還會據不受呢?要知道,回來之後,他張踏月可也都憋著一股勁,想要弄出點名堂來的埃

帶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思,張踏月心中很是沉重,畢竟,這樣的事情放在哪裡都將會是十分之危險的。

要不,成功,自己沒什麼事,甚至於可以說他來做這個替罪羊,被推出去砍了。

要不失敗,自己甚至於一樣也都沒有什麼好下常

但是,張踏月後悔嗎?他知道局勢如此,自家主子也不是那種優柔寡斷,重情義的人。

但他依舊絲毫不後悔,為何?因為他的忠誠乃是不需要來驗證的,為了三爺的那個位置,哪怕就算真的要了自己的性命又能如何?就當自己報恩了。

可事情要怎麼樣去做,這他的心中可沒多少底氣埃

老七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隨意可以捏死的老七了,甚至於因為自己的關係,發展起來了,當真是那般容易好對付的嗎?

顯然,要是好對付的話,早就沒有徐衍這個人了,而到這種層次,他需要如何去做,能夠做出點什麼,才是他所想的第一要務。

當二殿下和五殿下聽見這的時候,也一樣是憤怒不已。

本身,他們覺得大局已定,也就是他們和老三之間的戰爭了,到時候只要直接搬到老三那個傢伙,他們二人合力,難道還坐不穩那等位置嗎?

本身,合力便就是如此,老二自己放棄了自己登上至尊之位的態度,去幫老五,不就是想要混個以後位極人臣,巨大封地嗎?

不得不說,所謂的識時務,很多時候也都還是很有用的,就比如老二,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在自己眾兄弟之間不算是什麼出色的,所以,很是果斷的就選擇放棄爭位,投奔了當時最為弱小的老五。

要的是什麼?要的就是雪中送炭,等到了多少年後,老五真的坐上了那個位置,自己也能夠過過癮,或者說是自己也能夠位極人臣。

要不然,一個所謂的逍遙王爺,其實還不如在這朝堂之中的那些大臣呢,畢竟,你的兄弟真要是登上了那位置,秋後算賬,或者說是直接動手,都是你所沒有辦法抗衡的。

對他們來說,本身分開的話,想要成功參與奪嫡之戰,甚至於奪得帝位,這都將會是鏡花水月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合起來了這樣的聲勢可就完全不一樣了,不說探囊取物吧,以他們這等才華,也都可以說是最大的勢力了。

畢竟,大家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都也有著自己的想法和實力,在這樣的時候完全合作,去抵抗那之前最強的存在,自然,也就成了讓別人忌憚不已的地方了。

不成想的是,竟然這個時候老七歸來,橫插一杠子。

按道理來說,現在在回來,這繼位的可能性已經無限等於沒有了,但是,皇帝的喜愛和功勛令的徐衍被封聿王,屬地甚至在江南。

這一系列可就完全不同了啊,只要他努力經營,一年的時間,聲勢比他們還要大一些,這也都不是什麼不可能的埃

濃濃的危機感出現在了他們的身上,在這個時候,兩個王爺也算是明白了這種層次的重要性了。

「其實,要是從長遠來看的話,老七的回歸,對我們而言何嘗不是一種機會呢?」

「老三和老七之間本身就不對付,我還聽說,老七在西域的時候,老三甚至於想要暗中置他於死地,這種情況下,老七定不會隱忍,便就看著他們斗得你死我活好了,等到兩敗俱傷的時候,我們在來坐收漁翁之利。」老五本身比,老二要聰明很多,從之前的那種驚怒,轉而便就想到了這點。

嘴角出現了一絲笑容,表情上,同樣也都是如此了起來。

之前就他們和老三之間斗的熱火朝天,現在,有人開始分擔他們壓力了,這樣一個傢伙,固然本身也有著很強的威脅力,但是,要是坐山觀虎鬥的話,笑到最後的到底是誰可還不知道呢。

如此的環境之中,想明白了這些,還用得著擔心什麼嗎?

「按照這個計劃執行吧!就算他們想要相安無事,我們都要添一把火。」終究,在商討了很長時間之後,這兄弟二人下命令到。

既然已經到了這份上了,那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徐衍也好,老三也好,都乃是他們的敵人。

看著敵人之間爭鬥,自己卻出工不出力,這才是最好的選擇嘛。

待價而沽不算什麼,但是,在這段時間好好發展自身,以至於讓自身龐大到別人無可柒可就是一個最好的辦法了埃

徐衍或許會知道他們做的什麼,但是,很多時候,人乃是被情感所左右的,這個徐衍,不可能放著要要自己性命的三哥而不顧,反倒去找他們的麻煩,在這一點上,這兩兄弟可以說是十分之篤定的。

也就是因為這,他們才會實施面前這等計劃,才有了計劃的初衷。

實力,這永遠都是皇子們在沒有定性之前,所需要考慮最主要的事情。

就比如徐衍自己也是一樣,剛剛建立王府,第一時間便就要招攬人手,要是沒有相當的實力,自己這所謂的王府,也不過就是一空殼子而已,根本就不足為懼埃

這其中需要做,需要忙的事情可數不勝數了,個飯反應完全不同,尤其是在那些朝中的大臣們,習慣了揣測聖意的存在更是不知道老爺子到底在想些什麼。

你說你真就寵愛這兒子吧?也用不著一開始便就如此,弄的他成了眾矢之的吧?

但你要是說不寵愛,老爺子愛第七子這話可是早就已經傳遍京城了,且徐衍還做出了這樣巨大的成績,按理說,這樣的封賞也都不過分埃

到底,老爺子心中是怎麼想的?這可就為難了無數的大臣了。

他們有哪裡知道,老爺子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就是磨練自己這第七子,至少,也要在自己還活著的這幾年,將其打磨成為一個真正大秦柱石一般的存在。

這到最後,到底誰繼位就都不可怕了,至少,徐衍能夠保住這大秦很大程度上的江山。

這才是老爺子心中最真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