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一百零八章:六哥駕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六哥駕到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六哥駕到

當徐衍出關的時候,整個王府已經門庭雀躍。

可以說,一個王,在這大秦之中分量還是十分重要的。

除去當年在大秦建立的時候封過幾個異姓王,一直到現在還在世襲的僅剩一個之外,現如今這大秦,只有兩個異姓王,其他的皆是當年留下的徐家之人。

而這些人,能夠存活到現在,且沒有被歷史淹沒的,自會是精華之中的精華,而聿王這個稱號也相當吸人眼球,自然便就足以令無數人為之動容了。

其中實實在在前來投奔的並沒有多少,這點,徐衍的心中比誰都要清楚的多,但是,不管怎麼樣,要是說,他心中就連一點其他的想法都沒有,這也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畢竟,這對他而言,也都還是一個好機會啊,哪怕真心實意的沒有多少,但能夠收到不少家族,這就已經很是滿足了啊,這到是有些多虧了自己父皇,若非是他這等重賞,自己也不會被很多人都注意起來。

當然了,哪怕就算如此,徐衍卻也能夠堅持本心,他的心中很是清楚,想要自己這裡一點沒有敵對之人的滲透,這乃是不可能的,畢竟,不管是自己二哥還是三哥,在這京城之中已經經營不少年了,要是沒有點底牌,這換成是誰誰也都不會相信吧?

對付一般的存在,或許的確不需要底牌,但是,現如今自己這等情況,已經足以令他們開始動用了。

至於如何招攬,其實在徐衍看來,靠的也不過就是自己那雙眼睛而已,多數時候不比懼怕,只要自己能夠保持冷靜的心,這比什麼都要重要的多。

也就是因為如此,他心中很是清楚這等情況,自然,也就明白了這一切的潛在意義。

一門心思的在這裡和那些客人說說笑笑,徐衍不知道自己那一句是真的那一句是假的,好在,這段時間過去后,自己就很好好休息一陣了。

至少,這樣的事情,不需要自己來處理,不管怎麼樣,現在的自己也都大小是個王啊,什麼事情事必親躬,這簡直就是個笑話。

自然,也不是任何人想要來拜見自己便就能夠拜見的。

在這一點上,端架子,徐衍固然自身會有些反感,卻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

其實這也不算是端架子,畢竟,你一個堂堂王爺,要是真的就連一些不入眼的人都見了,他可能還以為你是在故意羞辱他呢,甚至於誠惶誠恐,這種狀況,可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以至於,徐衍其實在招待了幾個主要存在後,便就有些悠閑了起來。

至少,在自己這地盤上,他用不著費盡心思的去討好別人,當然了,那幾個所謂的大家族,也就是重量級人物,徐衍到也沒有給出什麼明確的答覆,畢竟,在這樣的狀況下,他還不算知根知底,自然不可能做出那些。

不過,當徐衍準備再一次休息,好好享受這段時間寧靜的時候,一個人的造訪,卻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

一聽見那個人要來,這傢伙第一時間整個人喜上眉梢,那種表情,那種狀況,似乎見什麼重要存在般。

哪怕就算是父皇要是來這裡,看見這一幕,估計也都只能吃醋的份吧?

畢竟,很多情況下,徐衍就算和自己父親比較親近,但是,要說最親近的人,也都還是前來的這個人。

自己的六哥,從小到大一直都在照顧自己的徐天擎。

老六和徐衍相差一歲多,要是真說的話,他們也都有好幾年沒見了。

當年老六齣去歷練的時候,徐衍還是一個孩子,而當老六歸來的時候,自己則已經在那西域之中了。

可以說,對於這個從小到大都在照顧自己的六哥,徐衍才是真正將其看成親人的。

不過和徐衍當年的風評完全不同,老六徐天擎乃是被視為整個大秦最聰明的人。

絕對的光芒耀眼,甚至於周邊的不少國家都聽說過這個妖孽。

徐衍從記事起,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能聽見六哥徐天擎被刺殺的消息,為何?就是因為周邊無數國家害怕這大秦六皇子要是繼承皇位,他們就連絲毫的生存空間都不曾有了。

不過,現如今大家也都清楚,老六徐天擎乃是一個志不在此的人,他根本就沒有想過接下他老爹的擔子,一門心思只知道修鍊。

乃是之一種皇子之中修為最高的存在。

按照徐衍的消息,在歸來的時候老六徐天擎就已經到了凝丹一轉的境界了。

這也都過去一年多了,估計,凝丹三轉怎麼也都應該是有的。

這樣一個皇子,不說是別國羨慕嫉妒恨了,就算大秦境內,嫉妒的也都數不勝數。

當聽見老六要來自己府上坐坐的時候,徐衍第一時間所想到的便就是開心,那種像是個孩子的笑容,已經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出現了。

說實在話,以前的徐衍,之所以會想逍遙一輩子,甚至於什麼都不去爭搶,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並非是自己父皇。

而是自己那個六哥,六哥固然有自己的追求,但是他看淡權力,甚至於可以說看淡現如今兄弟們爭搶的一切,以至於和他最親近的徐衍,同樣也都受到了他的影響。

在之前,宮學裡面的時候,徐衍因為大多數時候都有六哥的庇護,本身自然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也漸漸養成了那種不見不過一切看在眼裡的思維。

在這樣的時間段之中,他能夠做出之後那些事情來,有那樣的想法,其實乃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只不過,現在這一切已經有所不同了,他必須要去爭一個位置,哪怕這個位置乃是自己六哥現在看不上的。

「老七啊!聽聞你小子的府邸算是落成了,老爺子還給你了堂哥富庶的郡縣,現在,你小子可比我都要吃香啊,不會忘記六哥了吧?這回來十來天,也沒見你去我那看看?」一個聲音出現在這聿王府里。

徐天擎本身便就頗為豪爽,雖說看上去文質彬彬,但是,骨子裡那種男子氣概卻比一眾兄弟都要強的多。

湛藍色的長袍,在配合他那一柄摺扇,好吧,完全無法將他和之前說出那些話的聲音結合起來。

「六哥啊!咱也有不少年沒見了吧?可想死我了。」徐衍趕忙上前迎接。

兄弟兩雖說已經有幾年沒見了,但是,一見面卻絲毫不顯生分。

這可是小時候在一起打下的堅實基礎,在很多時候,徐衍誰都不能信任的情況下,自己這個六哥,卻都還能無條件支持自己。

雖說,二人並非一母同胞,但是,在這一點上,卻從來沒有改變過。

「你小子啊!不聲不響在那西域干出如此驚天動地的大事,就連我都被你唬的一愣愣的,該罰,該罰。」上前就給自己弟弟一個擁抱。

這些年裡,不管自己走到哪裡,心中真正的牽挂一直也都是自己那個弟弟。

他很清楚徐衍的性格,多多少少有些調皮搗蛋,跟著自己后同樣玩世不恭,這樣的小子,在自己的庇護之下,其實沒有經歷過多少大風大浪。

對於所謂的勾心鬥角固然也有些天賦,但是,卻始終還是要挖掘的。

他其實不願意自己這七弟捲入到這種險惡的勾心鬥角之中來,但是,就算是他,也都很清楚,徐衍不去對付別人,別人也一定會對付他。

尤其是他們的三哥,那乃是一個睚眥必報的存在,當年就和徐衍十分不對付,要不是有自己壓著,三哥早就想要找他麻煩了。

而他在歷練的時候,最為擔心的,也都是自己這七弟的安全,因為他的心中比誰都要清楚,自己那三哥,被惹急了這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哪怕就算自己,在歷練的時候也都沒有辦法阻止他。

只是,徐天擎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這弟弟竟然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幾年的時間性情大變,甚至於直接參与到這等勾心鬥角之中來了。

他的心中其實不願意看到這一幕的發生,但是,現在已經發生了,他也沒有辦法。

畢竟,就算自己在怎麼寵愛自己的弟弟,也沒有辦法去左右徐衍的人生埃

他既然選擇這般做,那就一定有著自己的理由,而這個理由,往往乃是自己所不能反駁的。

這也就是他為何在十來天之後才來見自己弟弟的主要原因。

因為,按照弟弟的節奏,之前那十幾天的時間,去找他,明顯就是添麻煩埃

既然想要去爭那個位置,那徐衍就一定有著很多的無可奈何和身不由己,這一點,他的心中比誰都要清楚,自然,也理解弟弟現在的處境。

「我這不是一時之間腦抽想要鬥上一斗嗎?我知道六哥你的宏遠,自然不願意拉著六哥一起下水。」徐衍說的很是真誠。

的確,要是第一時間找徐天擎的話。

他想要得到幫助,這也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情,但是,他並沒有這樣做,原因也很簡單,他不願意強迫自己哥哥去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

奪嫡,這始終還是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