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一十章:掘金窟(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掘金窟(二合一)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一十章:掘金窟

當有人真正有著種念頭的時候,其實是是在強大的。

以至於,就算徐衍自己也都多少有些走進死胡同裡面了,不是說他開始這樣的想法有錯,而是,對這種年頭過於執著,甚至於可以說鑽進去了。

這對他而言,並非是一件好事,所以,在這樣的時間段,他所需要做的,就只能是讓自己儘可能的冷靜下來。

天下大事,沒有任何是一蹴而就的,在這樣的時候,徐衍心中或許很是明白這些道理,也知曉任何事情需要循序漸進,但是,始終,這時間也都很少很少了埃

當六哥走出自己那王府的時候,徐衍一直皺著眉頭在那深思。

有些東西乃是六哥這樣格局的人能夠看的清楚,但自己卻看不清楚的,這一次的相聚,著實給他上了一課埃

很多時候,你過於著急,最終的結果就只能是失敗,而這樣的失敗,在一般人看來,並沒有什麼,但是在他們看來,這卻是絕對恐怖的情況,甚至於一個念頭不對,這便就萬劫不復了,這樣的情況,可不是想想就能想明白的埃

終究,這一夜,徐衍沒有說出任何一句話,整個王府裡面也都沒有任何人敢在這個時候觸霉頭。

大家都知道爺今天心情或許不是很好,在這個時候觸霉頭,這不是找死嗎?

稍微有些想法的,其實心中都已經開始活絡起來了,不管怎麼樣,這最終的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他們不清楚,清楚的是,爺就是爺,不管怎麼樣的選擇,最終他們都只不過是執行者。

「有些急於求成了嗎?是啊,看來,我還不是很成熟埃」徐衍終究嘴角喃喃道。

不管最終的結果將會是什麼樣的,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很多時候,你換一種思路,換一種方式,這很有可能也都得到了成功。

在這樣的前提下,難不成真的就必須要走那最難的路不成?徐衍心中很清楚,既然自己有了這樣的想法,那這條路,就一定要走下去,哪怕就算明明知道前方乃是恐怖的危險,也都是如此。

但是,怎麼樣去走,如何走,這卻就成了一件很是讓他捉摸不透的事情了。

不是說他對之前的方式一味的否定了,但是,懷柔,這也未嘗就不是一件好事埃尤其是在這種關鍵時刻。

合縱連橫,這似乎才是最好的辦法,自己要是表現的實在太過高冷,很多情況下,就必定將會是孤立無援的。

這樣的結果之下,一旦自己其他的兄弟都聯合起來了,這將會是什麼結果,簡直就連想都不敢去想好不好。

徐衍有信心,在很多情況下自己能夠保持不敗,但是,卻並不代表自己那些兄弟全部聯合起來之後,他心中依舊不怵的啊,這樣的情況,估計不要說是他了,任何一個皇室之地,在聽聞了之後也都只能搖頭苦笑吧?

那種結果,可不是他能夠接受的。

六哥徐天擎並沒有給出明確的答覆。

其實這一點徐衍在之前便就有了心理準備,他本就是一閑雲野鶴,哪怕就算被後有不少勢力,相比較現如今已經發展到這等地步的那些兄弟們,卻也還是有些形單影隻。

當然了,老六的名氣在這整個大秦乃是無人能及的,在這樣的前提下,只要振臂一呼,那他徐衍便就瞬間擁有最強的力量了,但是,老六滅有如此去做,徐衍也沒有想要提這一件事情。

第一,乃是因為雙方兄弟的情感並不適合在這樣的情況下去宣布主從關係,畢竟,這乃是要奪嫡的,一旦要參與進來,這一個派系,就只能有一個主公,徐衍就算想要所有人對自己俯首稱臣,也絕對不想這個小時候就一直照顧自己的六哥如此,所以,他大內心裡不願意看見這樣的事情發生。

第二則是,若是六哥真的開始竭盡全力幫自己的話,那這場奪嫡之戰,也就當真沒多少意思了。

自己歷練的想法在瞬間便就能夠破產,試想一下,以六哥的影響力,這整個京城不說大部分權貴,至少相當一部分都會前來真心投靠,這樣,自己去參與奪嫡,還有什麼難度嗎?

歷練自己的計劃必定破產,這不是自己想要看見的,也是老六沒有說出幫忙的最主要理由。

現如今的皇帝陛下都想要給徐衍盡量製造麻煩,只是為了讓他真正成長為那個似乎可以超越自己的大帝形象,自己這個時候又如何能夠亂插手,打亂這父子二人的部署呢。

老爺子本身就是偏心的,這一點大家的心中都很清楚,自然,做出如此事情,這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一夜之間,徐衍想了很多,甚至於就連以後的那些大致規劃,都開始漸漸放緩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甚至於幾年之內便就會參與奪嫡之戰,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卻依舊沒有想要去儘力的快。

不是因為他小看自己的那些兄弟們,而是因為,很多時候,為了一個快字,或者為了勝利,忘記一切本質,這乃是本末倒置的事情。

畢竟,他想要成功做上那個位置,並不是為了成全自己九五之尊的夢想,而是為了大秦,為了去定製規則,要是自己現在就開始不守規則了,以後定製的規則,又如何希望別人卻守候呢?

「吩咐下去,一切按部就班,不需要趕時間,咱雖說現在時間很是重要,但是,不要忘記,很多時候,快這一個字,乃是害死人的根本。」徐衍對下面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以至於宗衛,還有那些新晉投靠過來的人都是一臉茫然,誰都不知道,這徐衍朝令夕改的目的是什麼。

但是,礙於這聿王的威嚴和絕對的權威,大家都沒有說出點什麼,畢竟,上位者乃是他,他想要做什麼,這根本就不需要有什麼解釋,更何況,現如今,穩定下來,更是一件大家都值得慶賀的事情埃

對於這樣的方式,徐衍到是沒覺得什麼。

他深知作為一個王者,朝令夕改乃是大忌,但是,現在的自己不是剛剛開始嗎?

很多時候,在明白了一件事情之後懂的去彌補或者說是勇於認錯,這才是最好的存在嗎?

至於威嚴這種東西,放在戰場上,這絕對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神兵利器,你一個將軍威嚴了,則就能夠帶動無數人的時期。

但是放在政治上,這可就成了很大的忌諱了啊,做皇帝,做那統治者,或者說是王者,要的乃是仁愛,哪怕就算只是表面上的仁愛,這也都必須要表現出來。

這乃是徐衍在第一世時候地球上學到的根本性東西。

自家老三為何會被皇帝不看重,或者說是被大家詬病,就是因為,他並不懂得表現出仁愛之心。

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直腸子,就算有什麼事情,不表現在臉上也都絕對不會藏著掖著。

這樣的人,一旦陰狠起來,也都是表面上的,大家都能夠看的見,自然也就懼怕於他了。

徐衍不是這樣的人,所以,哪怕就算讓他當面認錯,只要不是在戰爭時期,他都覺得沒什麼,因為,人無完人,哪怕就算是他這樣的聰明人,難道就不犯錯,心面就沒有那些錯誤的想法嗎?

他深知,這是一定有的,只是,一旦成為王者,唯我獨尊的師尊,便就絕對沒有多少人敢提出來了,在這一點上,徐衍慶幸自己有一個好哥哥,可以時時刻刻看著自己,一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幫他徐衍審視自己。

或許就是這樣才能夠幫他最大的忙,也就是因為這個,其實徐衍自己很是珍稀這份兄弟之情,他和老六之間的感情,那可是兄弟們之中最好的,甚至於比他和自家父皇都還要好上一些。

「王爺!皇宮那邊出來的秘密消息,陛下讓內侍廳給您給送上了一份,您要不要現在就看看?」大清早,徐衍用過早膳,這正準備進皇宮給自己父親請安呢。

卻不成想,宗衛長吳法火急火燎的出現了。

手中拿著一份材料,面容上有些著急,但是,那種狀況,卻始終也都還帶著興奮的。

這樣一來,徐衍就開了興趣,當即大手一揮對其說道:「拿來我看看。能讓你如此興奮的事情,定不是什麼小事。」

他對自己的宗衛那可是十分之了解,甚至於可以說,在這種了解之中已經到了極致。

從他的面容上就可以看到對方的心中在想些什麼,自然,對這材料上的東西,也就很是好奇了起來。

「南山郡!這不是直隸旁邊的那個大郡嗎?掘金窟?還真有著東西出現?」徐衍一看材料,整個人就來了精神,那種狀況,和之前完全不能比。

要知道,這段日子,距離大典開始還要一段時間呢,他每天困在這王府裡面早就閑的無聊了。

這個時候,要是出現點什麼事情能讓自己探尋一番,那可就是天大的好事埃

掘金窟一直都可以說這大秦傳聞之中最秘密的地方,乃是當年大秦創立的時候弄出來的幾十個秘密據點,傳聞,每一個裡面都擁有十分恐怖的寶藏,以便傳至萬世,若是大秦真正遇見危機的時候,大秦皇帝方才可以啟用。

但是,在數萬年前,這等口諭類型的秘密便就被隱藏了起來,以至於,之後那所謂的掘金窟便就在沒有了消息,甚至於沒有人知道在那。

多少年來,大秦也找到了幾個掘金窟,但是都是那種小心掘金窟,每一個裡面都擁有海量的財富和功法典籍,可以說是這大秦最大的底牌之一。

徐衍聽過這掘金窟無數種傳聞,說什麼裡面有蓋世神獸守衛,若無大秦血脈,進者必死。

每一次找到掘金窟,都將會耗費大量的人力財力,但每一次找到,都可以令這大秦又一次的繁榮一陣子。

可以說,現如今整個大秦境內還有多少掘金窟,沒有人知道,但現如今,一旦被發現,就必定會被發覺。

而進去的主要人物,自然也就是皇室成員了。

徐衍怎麼也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夠碰見這種事情。

聽聞皇室所言,這一次的掘金窟比之往年的還要更為宏大,乃是大秦主要的底蘊據點之一。

裡面固然九成九的寶貝都需要收歸國有,但是,哪怕就算其中一成,若是被自己得到,這也都定將擴充到極致埃

更何況,這個消息徐衍相信不單單隻是自己擁有,自己那些兄弟也都必定會有。

若是自己不去,自己那群兄弟前去了,他們得到寶藏,那對現如今的局勢和自己的發展,可謂就是大大的不利埃

縱然只是為了自保,這一次的掘金窟,也都必須要前去。

但是,這其中到底擁有何等恐怖的危險,徐衍可是一概不知埃

傳聞,上一次開啟的時候,數百的皇室子弟進入,但最終出來的卻不過數十人。

九成都死在了這掘金窟之中。

在哪裡,便在沒有了所謂法度的約束,對於現在的自己而言,當真算是不利。

「你們都覺得,這是個機會?」徐衍沉思了一下,心中發苦。

這等掘金窟,來的可當真不是時候埃

尤其是自己根基未穩,甚至於冊封大典都還沒開始的時候。

要知道,按照大秦的制度。

他徐衍現在固然是聿王,但是冊封大典沒開始,卻也只是有名無實。

外加上現在自己的修為,在自己那些兄弟裡面乃是最低的,哪怕就算戰鬥力還算不錯,但真要是說的話,這場所謂的尋寶,可就對自己大大的不利了。

若是在晚來一年,自己有把握在這裡面定會傲視群雄,哪怕就算不能得到朝廷之外的全部,這也一定可以得到大部分。

可惜的是,這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僅僅一個掘金窟,給自己帶來的就很有可能乃是身死道消的災難。

那裡面,自己那些兄弟真的要動自己,就算是站在你面前親自動手,你也是一點沒轍的。

之後在對外宣布,你在這掘金窟之中被什麼什麼所襲擊而死,就連責任都不用承擔好不好?

而他要是自保能力十足,自然也就無所謂了,可惜的是,現在的他,根本沒有那般能力埃

老三的手下,金丹修士都還有不少,那可是自己完全無法力敵的,真要是出點什麼事,可就不是機會,而是巨大的葬身之地了。

「爺,固然危險,但是,常言道『富貴險中求埃』」若是我們能夠得到裡面的一些寶藏,或者說有了相當層次的歷練,出來后,其他幾位爺的攻擊,可就一點不怵了。

吳法到是表現的十分熱心,到不是因為他覺得這其中有什麼問題。

而是覺得,這乃是萬分難得的機會,現如今,自家主子參與到這奪嫡之中來了,那作為他的宗衛長,就要一切考慮到主子。

他沒有徐衍聰明,所以,徐衍的很多沒說的想法,他乃是想不出來的,自然,在他看來,這乃是一個絕好的崛起機會。

徐衍何嘗不知道這乃是崛起的好機會?

但是卻又有些感慨時機不對,現如今的他,求的乃是一個穩。

哪怕就算險中求富貴,但最起碼,該做的事情卻都不能少。

終究,在思索了一陣之後,他還是決定前去了。

其實這件事情對他而言,沒有選擇,哪怕就算不願意前去,只要自己還想要做上那個位置,那就必須要前去。

不管裡面擁有何等危險,自己那些兄弟是不是真的要置自己於死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去,那自己就真的距離那個位置無緣了。

不管是那個皇子得到了這裡面的財富,也一定會針對他們這些其他皇子的。

到時候,不說自己,哪怕就算現在勢力最強的二哥他們聯盟,加上本身最為厲害的三哥,估計也都會在那種絕對的力量之下完全損失優勢。

而要是二哥他們和三哥得到,自己就更為難堪了好不好?

就算他們明面上不會對付自己,暗地裡,哪怕就算金丹五轉高手都存在的他們,必定會找借口要了自己的性命。

他在這些皇子之中,雖說有老六視他為親兄弟,但是,更多的可都想要除掉自己而後快埃

尤其是現在在這麼個眾矢之的的情況下,更是如此。

一想到這,徐衍就苦笑連連,這乃是一個自己沒的選擇的選擇題,哪怕明明知道前方有危險,難不成就真的不去了?

在這一點上,他沒有任何優勢,估計也就是因為這,老爺子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給自己一個如此的逆境吧?

他躍躍欲試,但是,心中卻不乏擔心,這樣的擔心,和自己那些兄弟們無關。

最主要的,還是自家老爺子對自己期望太過強烈,他怕讓老爺子失望。

畢竟,很多事情,並非你想的出來便就能夠成功實施的啊,很多狀況下,你都毫無辦法。

人,是隨著時勢而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