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帝仙>第一百一十二章:悍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悍匪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百一十二章:悍匪

吳法本身還十分著急,可一聽徐衍這樣說,卻不知道該如何說話了。

因為他知道,這個人,要是沒有其他事情的話,定會是一個十分忠誠的高手,甚至於以後會成為這徐衍的中流砥柱也都不一定。

但是,現在因為一些事情,卻令的他是一個巨大的麻煩,自家主子想要接下這個麻煩,或許還真就能夠成功,但是,得罪的人可就不少了埃

這其中的權衡,可以說是很難調和的,可是,這卻是救他的唯一機會,而且對主子而言,這也都是一個發展壯大的機會。

要是不說的話,這以後可就沒機會了埃

本著對自家主子的忠誠,他開始為徐衍考慮了起來,但是,另一頭,卻又是一個和自己關係十分親近的存在,到底怎麼權衡,他是真的開始有些不知道了。

「看你這樣子,事情肯定不好辦吧?說,既然你能開口,就一定不會有什麼差池,你我之間,還需要藏著掖著嗎?」徐衍一看就看穿了現在吳法的想法。

這乃是從小保護著自己長大的宗衛長,更是自己之前真正的依賴之一,完全可以無條件信任不說,更是有著十分深厚的兄弟之情。

在這樣的情況下,且不說這件事情對自己還有利了,就算是沒有利,難不成自己宗衛長的事情自己就不聞不問了嗎?

很顯然,這一次吳法如此局促,這事情就一定和他有著很大的關係,他不希望其藏著掖著,尤其是在這種時候。

「殿下您知道,我是孤兒,從小便混跡街頭,後來和唯一的親人走散,才被總府給收留進了宗衛訓練營,但是我那哥哥,當年卻流落他鄉,而他,正好便就有金丹三轉的實力。」終究,局促的吳法不在由於。

既然自家主子拿自己當親人,這件事情同樣對主子還很有利,那自己就沒有必要在藏著掖著了,反正,要是主子真的通過其他的渠道知道的話,也都一定會盡心儘力的。

「你哥哥?」徐衍一愣,很顯然,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情況。

不單單是吳法,自己十個宗衛每一個人的身世和經歷,徐衍都可以說是了如指掌。

宗府之中,從不收留有家室的存在,但是,孤兒卻也同樣不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他們也都有著親人。

很多和家人走散的存在,多少年以後,還真就有可能找到自己的親人。

但是,和吳法一樣這般能夠在這等年紀就找到親人的宗衛,卻還是少之又少,幾乎絕跡。

「你兄弟!這樣算的話,他也覺不到四十歲吧?區區這等年紀,便就擁有金丹三轉的實力,這等天賦,簡直不可想象埃」徐衍沒有第一時間詢問怎麼回事。

畢竟,這種事情吳法定會告訴自己的,只是驚呆於這兄弟二人的天賦。

吳法今年不到三十歲,就已經成功進入金丹境界了,雖說剛剛突破,根基還不穩,但是,卻也可以被稱之為是個十足的天驕埃

可就算如此,反觀其兄弟,一個孤兒,沒有什麼奇遇的情況下就連吃飯都成問題,可卻能夠在如此年紀進入到金丹三轉地步,這是何等的天賦,是吃了多少苦楚?簡直不可想象。

「我和他乃是雙胞胎,長相一模一樣,若不然,我也不會這般快便找到了他,他的修鍊天賦的確比我要高出不少,不過,這些年的苦楚,才是他能夠走到這一步的最大原因。」說道這裡的時候,吳法有些神色暗淡了起來。

想當年,兄弟二人相依為命,就算半個饅頭,自家大哥也都因為是哥哥,會讓給他自己。

現如今,自家大哥有難了,自己卻因為一些事情根本無能為力,他知道,徐衍或許會有辦法,但是,那件事情的複雜程度卻並非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哪怕就算自家主子,也都不一定能夠成功做到。

但是,讓他見死不救,這他也都毫無可能,因為,當年那份兄弟之情,一直到現在也都潛藏在他的心中,大哥也都是一樣。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想自己這些年雖說也吃了不少苦,但是至少沒有和大哥一般那樣流落街頭,那種愧疚的心,就由內而外爆發而出。

好在,自家主子也都拿自己當兄弟,他也不將徐衍當外人,要不然,以吳法的性格,是絕對不會給徐衍添麻煩的。

「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你那兄弟,恐怕惹下了不小的麻煩吧?若不是這般,你也不會愁成這樣。」徐衍漫不經心的說道。

心中卻暗自打定主意,不管出現什麼,吳法這等事情自己也都一定要將其給辦好,實在不行,哪怕就算去找父親也都要辦。

自己能夠徹底信任的人並不是很多,當成兄弟的更是少之又少,他們雖名為主僕,但實則,卻絕對比和自己有血緣關係的大多親兄弟還要親些。

吳法最終還是沒有忍住,開始一點點訴說自己哥哥的故事。

臨了了,還來了一句:「我那大哥是有有恩必報的人,性子和我者哪個好相反,直來直去,若是您真的能夠救他出來的話,他定會誓死效忠,絕不會比我的忠誠差絲毫。」

到不是怕徐衍不幫忙,而是在表述自家兄弟的性格,絕對可堪一用。

直至到此,徐衍才算是真正明白了過來。

原來自己宗衛長的這個兄弟,還真就有第一世那些網路小說男主角的經歷了。

六歲之前,和弟弟相依為命,走失之後便就開啟了他的傳奇經歷。

小偷小摸做過,打家劫舍同樣沒少干,一番奇遇令的他一飛衝天。

但是本身因為自身經歷,格局卻是小的可憐,空有一身逆天的天賦,但卻走上了佔山為王的那條道。

乃是大秦東方泗水郡一代十分有名的超級悍匪,被朝廷圍剿抓獲的時候,甚至於手下已經聚集到了上萬修士。

作為民間毫無根基的組織,這可已經是一個十分了不得的成就了啊,這也間接說明了,吳法的大哥吳天,乃是真正的當世豪傑。

說實話,對於這樣的人,徐衍是萬分欣賞的,因為他和自己弟弟一樣,不單單是一個莽夫,更有著自己的想法。

若不然,幾年之內就能拉出這樣一個隊伍,也都絕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這可不是一個莽夫可以做出來的事。

可惜,流年不利加上他自身的一些問題,最終被大秦圍剿,逮捕,甚至於刑部都已經著手開始宣判死刑了。

這樣的條件下,哪怕就算吳法乃是徐衍的宗衛長,在這大秦之中也都有一定的地位,想要將他撈出來,這也都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在徐衍沒有回來之前,吳法看是一直都為這件事情揪心,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拖延了一段時間,眼看就要拖延不下去了,且徐衍還在那感慨無人可用,這才吞吞吐吐的將事情說出來。

對於他吳法難辦的事情,對於徐衍,那可就簡單的多了,要是換做一般時候,徐衍到是絕對會盡心竭力的幫這個忙,現如今固然也是如此,但是,眉頭緊皺的他卻還是知道,這個忙,絕對不好棒。

為何?原因很簡單,在吳天自己身上。

若他只是一般的強盜,佔山為王,這事情還很好說,畢竟,這樣的人整個大秦沒有一萬也有八千,都乃是出色的修士豪傑。

他身為新晉的聿王,只需要在刑部哪裡賣個人情,想要將他撈出來,這也都不是什麼多困難的事情。

可難就難在吳天為了生存,做出來的那些事情實在是太過典型。

甚至於中書省那裡都已經有所備案了,他固然身為大秦的皇子,但國有國法,已經在中書省備案的重犯,卻也不好明面上去做文章。

他是一個悍匪,甚至於還是一個拿人命不當回事的悍匪,這樣的人,縱然就算徐衍想要幫忙,這也都必須不能蠻幹。

「殿下!我知道這件事情很難辦,甚至於還會落下那把柄,若是實在沒辦法,那就算了。」且看徐衍眉頭一皺的模樣,吳法的心就沉下去了。

他很清楚,自家主子對自己到了何等推心置腹的程度。

若不是實在辦不了,是絕對不會露出這樣表情的。

他不希望自己主子為難,況且,說破天,這事情也都是自己大哥做出來的,沒有冤枉了他。

「辦到是可以辦,但這件事情,不能蠻幹。」徐衍陰沉著臉道。

他很清楚,現在自己沒有挑戰大秦制度的能力,既然已經上報中書省了,那就必定會有案底。

在這個時候,要是真自己不顧一切的去做這件事情的話,很有可能,自己都保不住他們兄弟兩。

既如此,就只能迂迴,至少,先保住吳法的性命在說。

「能辦?」吳法第一時間驚喜不已。

本還以為這件事情沒戲了呢,現在看來,還真就不是如此,當真瞬間大喜過望。

對於吳法而言,自家主子,那可是無所不能的存在,既然他說可以,那就一定可以,他信得過自己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