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一十三章:刑部大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刑部大獄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一十三章:刑部大獄

對吳法來說,這件事很難有完美的解決方式。

畢竟,中書省已經干預,和簡單的刑部案件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說,整個朝廷知曉此事的人都絕對不少。

這樣的情況下,自己主子要是一頭扎進去的話,必定會留下把柄,到時候的結果很難預料。

皇子們的爭鬥可不僅僅體現在實力上,甚至於可以說,實力只是一小部分解決問題的方式,更主要的,來自勾心鬥角,暗中使絆子。

而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主子的敵人用這一點來攻擊他,說其中飽私囊,明明大家都有過做,這留下把柄,對自家主子而言也都絕對是個麻煩。

這種情況下,一邊乃是主子的安危,一邊乃是大哥的性命,讓吳法去選擇,說實話,他當真很難抉擇。

無論是自己家主子還是自己家大哥,對他來說都是生命之中極為重要的人,哪一方有所損失,他也都會很難安心。

所以,本就已經做好最壞打算的吳法甚至於已經隱約準備放棄營救大哥了,畢竟這件事情乃是大哥犯事在先,屠戮的太過過分殘忍,用別人的話來說,乃是罪有應得。

總不至於因為這件事情將自己另一個重視的人徐衍給卷進來吧?能不能成功這還兩說,很有可能,他還能將自身給卷進麻煩里。

可現在徐衍卻說有辦法,對於自家主子,他看是無條件信任的,一瞬間,吳法就有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衝動,若是這事真能辦成了,那他的忠誠,定會又一次提升到極致。

「先去一趟刑部大牢,我有事情和你那大哥說說,這件事情,還必須要他點頭才成。」徐衍不想令自己的宗衛長失望,同樣,現在也急切的需要一個高手來坐鎮。

凝丹三轉,這等實力,已經足以令他違背一些自己內心中的想法了,何況,這樣一個人,若是真的救出,定會絕對忠誠。

哪怕就算是因為他弟弟這層關係,徐衍也都能夠放心大膽的用,這,才是徐衍覺得最主要的原因,在這京城,自己能夠放心大膽使用的人,可當真不多埃

尤其是在如此迫在眉睫的時候,更加是如此,忠誠,這一直以來都是徐衍最為重要的考量,若是沒有忠誠,自己的聲勢哪怕在大,又有何用?

背後捅刀子,那可是能夠要他性命的。

在這個處處都是規矩的大秦,你縱然是皇帝,也很難做到隨心所欲,更何況他現在還只是一個區區皇子,聿王。

刑部位於西城中心點,作為六部之中最具權勢的部門,出去那背後擁有大量軍隊的兵部,刑部乃是底氣最足的一個部門了。

他們的尚書乃是一個老臣,傳聞今上登基之前便就已經貴為刑部尚書。

只不過為人過於圓滑,從不站隊,這才一直在這個位置上,從無變動。

用徐衍的話來說,這就是自己當年爺爺的舊部,至此都未曾有過半點依附於今上的舉動,要還能陞官,那才怪了呢。

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說法,可從來都不是虛言。

當徐衍表明身份進入刑部的時候,第一時間,一個倉皇的老者便就趕了過來。

老者看上去骨瘦如柴,不過一身綾羅卻雍容華貴。

給徐衍了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卻同樣的,滿臉堆笑之感覺十分明顯。

彷彿就是一個皇家狗腿般的人物,但你要是說就區區如此人物便能當上大秦六部尚書,且還長官的乃是刑部,估計你自己都不會相信。

他的處事方法定有著自己的一套,本身實力也必定乃是金丹以上,別看是個文官,真要是動起手來,他和吳法聯手也不是人家對手。

「聿王殿下,本來老臣還想過幾日去您聿王府當面拜訪您呢,不成想您自己來咱這刑部了,有何事殿下直說,老臣定當竭盡全力。」左右逢源的時間長了,哪怕乃是喬裝,這位刑部尚書也定早已進入角色。

站在他面前的是誰?現如今大秦風頭正勝的聿王殿下啊,他縱然毫無貼近的想法,但他來了,刑部尚書定當給足面子。

徐衍同樣也只是撇撇嘴,對那老人所說的過幾日要去拜訪,全然不信。

這樣的人物,且不說很難直接站隊,縱然站出來了,選擇的也定不會是自己。

西域一行雖說讓他有了不少權威,但是,同樣也有人覺得自己做事乃是不循章法埃

尤其是那些迂腐的儒生,定會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大肆抨擊,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里,徐衍的迂迴辦法,可是觸動了不少人的利益。

當然了,現在的徐衍風頭無二,沒人敢在這個時候當面質問,但是,心裡有所不爽的卻是絕對很多,像是刑部尚書這等老臣,不可能看不明白如此形式。

若是此番站隊,那才是真正的腦子秀逗了,自然,也不可能前去聿王府拜訪。

當然,如此的事徐衍也不過就是心裡鄙夷,表面上,他依舊恭恭敬敬,執後輩禮。

「尚書大人,本王此來刑部,是想要您開一下您的方便之門,讓本王見一個人。」徐衍直接開門見山。

對於這種老臣,他這一個新晉的王爺還真就沒有太大的震懾力,尤其是手中沒有多大能量的時刻。

過是不表現的客氣一些,弄不好,人家拂袖而去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您是說?」看了一眼吳法。

刑部尚書段玉便明白了一切。

作為聿王的宗衛長,吳法雖說很少顯山露水,但本身的身份卻也能夠得到高官的關注。

在此之前好幾次,吳法來到刑部乃是為了什麼,他這個刑部尚書自然心中也如同明鏡。

現如今,他搬出了主子聿王,要是徐衍當真一意孤行的要求刑部放行,那他這個刑部尚書,也很難反抗埃

皇子畢竟還是皇子,他們固然在很多時候受到肘治,但卻毫無疑問,乃是這大秦最尊貴的一群人。

你若當真駁了他們的面子,不說他們本身的能量,秋後算賬,也夠你喝一壺的。

「段老您不用說了,我懂的分寸,這件事情,定不會讓您為難的。」徐衍自知曉對方想說什麼。

無非就是不能蠻幹,要是蠻幹的話,他也不會第一時間來這刑部大牢了。

直接朝著養心殿一鑽,或者是繞過刑部,直奔中書省,想要解決此事,憑他現在風頭正勝的德行,想要做成此事,還真就不是太過困難。

不過那樣會落人把柄,甚至於還能株連很多人,所以,在此時,徐衍毫不忌諱的便如此一說。

果然,聽見徐衍如此說,那刑部尚書段玉便就喜笑開顏,只要他不蠻幹,作為刑部尚書,開店方便之門,這還是很容易的。

這樣不單單不用承擔任何責任,更加可以給這新晉的聿王賣個人情,絕對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埃

「那殿下您便請跟我來吧!放心,自從知道了他乃是吳宗衛的兄弟后,我刑部便從未委屈了他,當然,我這個刑部尚書,也只能做到如此了。」滿是堆笑的在前帶路,一邊這段玉還不忘表功。

的確,這就是個賣人情的事,所謂的不受委屈,頂多也就是不會嚴刑逼供,屈打成招之類的。

對他這個刑部尚書而言,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不得罪人,滾刀肉,這不正就是這刑部尚書的性格嗎?

到是一旁的吳法心中有些鄙夷,要知道,自家主子沒回來之前,這刑部大牢就算自己,想要進去這也都費了不少功夫埃

甚至於直至始終這刑部尚書的面都沒見過。

現在倒好,自己上下運作的結果反倒被這段老爺子給拿來表功了,當真是無恥之尤。

相比較刑部那般威武,刑部大獄則就顯得破敗陰冷的多了。

其實這也很正常,除去那外圍的一個靈力大陣之外,能夠進那刑部大牢的,又有幾個是善茬。

惡人自有惡人磨,很多時候,這些人,一旦被關進去后,將會受到什麼樣的待遇,這可就可想而知了。

如此地方,要是能夠有個好環境的話,那才奇怪呢。

整個大牢建立在這京城一角的地下,陰暗潮濕不說,隱隱間,還透著一股威壓之力。

這樣的力量,可以令一個金丹修士在裡面被完全壓制,使不出多少靈力來。

頗具一番心思的大獄,當真可算是這京城防衛最為嚴密的地方了。

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周圍獄卒一個個頗為肅穆不說,更有一股子強者的威儀。

「大哥1就在徐衍剛到那一個單間門口的時候,其身後的吳法便大呼道。

周邊的獄卒已經全然撤走,王爺和這犯人之間,說出何話可也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去聽的。

「小弟?你怎麼又來了?」坐落在那單間之中,渾身被鐵鏈捆綁的高大漢子一臉吃驚。

徐衍依稀一看,此人容貌到和吳法一模一樣,但是那渾身上下的氣質,卻是截然不同。

看的徐衍恍如做夢。

這世間,還真就有氣質完全不同的雙胞親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