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一十四章:大義滅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大義滅親?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一十四章:大義滅親?

「我早做了,不要在為我忙前忙后,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你能解決的了,你咋就不聽勸呢?」牢裡面的那位,表現的十分淡然。

且不說他本身便是一個悍匪,骨子裡還有一些俠客的風範,就算是之前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就已經足以令他見慣了生死了。

對於死亡,吳天早就沒有了多少恐懼,甚至於,期待著這件事情早些完結,自己早些被拿出去砍了腦袋,這樣,自己的弟弟也便不用糾結了。

人啊,當真正經歷過絕望之後,方才能夠明白很多事情,之前的他,圖一時痛快,做出了很多幾乎讓別人不能接受的事情,事到如今,他也不曾後悔。

但是,若連累了自己的兄弟,那可就萬分的不應該了埃

對於吳天而言,吳法乃是自己的弟弟,同樣也是有著光明前途的大秦宗衛,若是沒有自己這檔子事出了,那他必定將會十分耀眼,哪怕就算他跟的主子沒有多強的能力也是如此。

可惜的是,自己一出現,哪怕就算是弟弟對自己在無感情,完全不管不顧,這件事情過後,他身上也都背上了一定的污點,尋常時候或許不會有人說什麼,但是,一旦出現劣勢,吳法必定會因為自己被人攻擊。

想當年,自己之所以那般殘忍,那般狠,那些都是因為生存,可因為自己為了生存做出來的一些事情,連累到了自己弟弟,那他可就萬分不甘了。

不過,木已成舟,他沒有能力去改變什麼,能做的,就只是和自己弟弟劃清界限了。

「大哥,您這說的是什麼話?當年若沒有你,我這個做弟弟的早就餓死街頭了,何況,你我一母同胞,我又如何能眼睜睜的看著您死在我面前?」吳法說著說著就悲從心來。

他本也就是重情義之人,奈何能力有限,人微言輕,根本沒有好辦法將自己大哥從這大牢里撈出去。

「哦,哦,哦,對了,聿王殿下想見見您,他便是我的主子。」猛然一想,好像自家主子還在身後呢,吳法頓時回過頭來,轉而對自家兄弟道。

雙眼之中閃現出一絲神光,現如今,能夠幫自家大哥的,也就是自己主子了埃

「聿王殿下?」猛然間,吳天這表情也充滿了吃驚。

自從和自己弟弟相認之後,他便就知道了弟弟現在在為誰賣命,就是面前的這位聿王殿下。

從弟弟的口中,他得知聿王殿下乃是一個對自己屬下十分寬厚的仁主,縱然對他們這些侍衛,也都視若兄弟。

在這一點上,他也都暗嘆自己弟弟命好,不單單被總府所收留,之後更是可以跟在如此的仁主身後,若是將來聿王能夠得到一些地方,自己弟弟,必定將會飛黃騰達。

不過,哪怕就算如此,聽了弟弟說了無數自家主子的好處,吳天也並不覺得堂堂大秦最受寵的皇子,現如今身份極為尊貴的聿王,會前來這刑部大獄看自己。

要知道,自己和這聿王可是沒有半分關係的,他能前來,看的,只是他自己宗衛長,也就是他吳法弟弟的面子。

「賤民拜見聿王殿下,聿王殿下乃是我弟弟的主子,那便就同樣是我吳天的恩人,可惜,吳天現今深陷牢獄,無法報答聿王殿下對我弟的厚待之恩,還請聿王殿下受吳法一禮。」說罷,這吳天便恭敬的跪在地上,磕頭謝恩。

徐衍並沒有在此刻阻止,到不是因為自己乃是聿王便高人一等,而是他心中明白,吳天此人固然殘暴,但卻有著自己的底線。

若不讓他在此刻做出如此舉動,之後自己任何言語他都不會真心配合,因為,這已經是個心存死志之人。

「吳天1

猛然間,就在那吳天三個響頭磕完之後,徐衍一聲大喝。

令的這跪在地上的吳天頓時愣神,甚至於就連在徐衍身後的吳法也是同樣如此。

整個眼神中充滿了那種未知的不解,此刻,自家這主子想要作甚?

「殿下?」吳天一臉茫然輕呼,不知如何作答。

「你可知我受你三拜這代表著什麼?」

「我徐衍一生從不無功受祿,恩怨分明。」

「吳法乃是我宗衛長,多少年來盡心儘力守護我之安全,對我忠心耿耿,我以禮待之,將其當成自家兄弟,這本不用多言,又何須你這做兄弟的為他報恩?」徐衍一臉嚴肅,毫不猶豫便訓斥道。

吳天更為茫然了,他拒不受拜這本就在情理之中,之前的吳天便就有此想法。

可這聿王殿下卻並未阻止,而是等自己拜完之後才加以訓斥,一看便是聰明人的這聿王,難不成就連這都不懂?

只能表明,他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如此之言更是有著他的考量。

「三拜乃認主之禮,從今以後,你吳天便在不是那等流寇了,本王不管你之前是做什麼的,不管你是否願意,今日便霸道一次。」說罷徐衍臉面更為嚴肅。

「從今以後,你之性命便在不是你自身的,屬於我這個聿王,本王讓你死,你就必須去死,本王不讓你死,縱使天意你也必須給本王活下來。」鏗鏘有力的聲音令的這大牢都頗為寂靜。

在一旁的吳法都驚呆了。

不過轉而,這便就狂喜了起來。

同樣身為當事人的吳天,也是如此,他本對自己性命已經不抱希望了。

縱然自家兄弟有辦法將他弄出,這也都對其影響巨大。

他不願意為難自己兄弟,更不願意拖累自己兄弟。

可是,換成這聿王便就完全不同了。

或許,自己的案子已經被中書省立案,甚至於就連面前這聿王想要撈出自己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若無此言,他定當不會給自家兄弟的主子添麻煩,哪怕徐衍當場提出,他也定會第一時間拒絕。

但他說出此言之後,吳天卻斷無了拒絕的理由。

正如他所說,今日便就霸道一次,從今以後,他的性命便不在是自己的了。

無論是為了報自己弟弟那邊的恩情,還是其他,他都已經沒有了拒絕的理由。

營救自己下屬,這本就是分內之事,這或許可以將其看成是一種交易,但是,在吳天心中,恩情的味道,卻更為濃郁。

他是一個有恩必報的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徐衍說出此言,就已經註定了他這輩子定將為其效命。

這條性命便就有了用武之地,又何嘗還會心灰意冷?

此刻的吳天,心中充滿了感激和忠誠,無論這主子受到何等損失,他心中也都已經沒了考量。

至於吳法,則被面前這一幕完全驚呆了,之前的主子一直都以情服人,現如今,如此霸氣之言,簡直令他崇拜萬分。

「不知主上需要吳天如何?請主上明示。」深吸一口氣,心中的激動早已平復下來。

吳天知曉,自己能夠拿得出手的便就只有實力和狠勁了。

現如今在京城,狠勁是絕對不可能有用武之地的,而能夠拿出來的便就只有實力。

可當下最主要的,還是脫困啊,難不成讓自己逃獄?若真是如此,對他這個大秦皇子,可就當真是一個很大的污點了。

他不願意看見自家主上因為救自己而背負如此污點,自然,在此刻,心中也開始暗自盤算如何去做。

「既你已經是我的人了,那一切便聽我安排。」

「吳法,出去后立即聯繫中書省,以我王令,讓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給你大哥一個判決,不過,無論什麼判決,表明出我等王府一概不會幹預的態度。」徐衍慢慢言道。

此刻他已經早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尤其是做法必須要表現的很是硬氣。

最主要的是,這個案子無論如何都要了結。

而想要以最快的速度了結,最主要的便就是他現在聿王府的態度。

若非是這層關係加上聿王府未曾表態,其實中書省早以可以做出判決了,事實清晰,罪證確鑿,還有什麼可審的。

「什麼?」吳法全然不敢相信。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現如今中書省不肯做出判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就是顧忌他聿王府。

一旦聿王府說必須秉公處理這句話的話,那自己大哥就必定會被判死刑埃

砍腦袋這甚至已經是最輕的判決了,要真是如此,自家主子豈不是在做無用之功?

「現如今,我們便讓整個京城看看這一次的大義滅親吧。」徐衍的嘴角卻是閃現出詭異的一次笑容。

這句話,聽上去怎麼就如此的熟悉呢?

頓時,那吳法便明白過來,整個雙眼裡也都開始湧現出一絲笑意。

置之死地而後生,或許,這也就是唯一的方式了。

他吳法一直跟在自家主子身後,自然知道主子處理問題的方式。

這一想,便就若然開朗,真要辦到的話,自家大哥或許以後便就沒了那層身份,但至少,性命算是保住了,甚至於自由也都是有了。

而且,中書省那邊,以聿王現在的面子,也並非不好操作。

果然,這主子終究還是主子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