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一十五章:影子侍衛(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影子侍衛(二合一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一十五章:影子侍衛

在簡短的見了一面后,徐衍和吳法便走出了大牢,並沒有做出任何的過激舉動。

這令的那刑部尚書心中也終究鬆了一口氣,要是徐衍這樣的存在真的開始劫營的話,哪怕就算是自己,也都沒有半點辦法。

到時候,主要的過失固然在人聿王殿下身上,但是自己這罪過也都絕了。

這樣的事情,他可不願意看到發生,同樣的,在到了這一步后,他更為小心謹慎自己的性命,哪敢有半點其他的想法。

好在,這聿王殿下並不是那般蠢,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來的那種狀態也都沒有什麼差池,他很清楚的知道,殿下一定會想方設法的營救那吳天,但是,只要不在自己的地盤上做出一些事情,那這就和自己沒關係。

他的想法其實很簡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罷了,不過,現如今,這卻是最好的辦法,捲入到這樣的事情裡面來,對他這個刑部尚書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

正是徐衍的表態,令的那中書省很是快速的就辦完了這件事,其實證據確鑿,甚至於就連吳天自己都親口承認了,這件事情的結果怎麼也都沒有辦法推翻。

這大秦的律法還是很嚴格的,在這一點上,哪怕就算是王孫貴胄,想要觸犯這律法的威嚴,也都將會是以卵擊石。

當然,這些,都是明面上的,這個世界就是如此,貴族,始終還是貴族,一般的人很難得到的東西,在貴族的眼裡,略施手段,這想要得到,並非多困難。

在這一點上,其實不管是那個時代都是如此,哪怕天天喊著不分彼此的世界,整個人類,也都還是分為了三六九等的。

而在這實力為尊的無邊大陸之中,自然更是如此了,對別人而言很難辦到的事情,徐衍樣是一樣,但是,明面上不可逆的事情,暗中去執行,這卻並非是多難辦。

表面上,中書省很是痛快的就給了吳天一個死刑,這本就已經板上釘釘,自然沒有任何人好說。

而暗地裡,徐衍活動中書省,將本身在大牢之中的一個死囚掛在屬於吳天的牢房之中,造成吳天畏罪自殺的名頭,這本很難辦到的事情,就如此被徐衍給迂迴的解決掉了。

甚至於,任何人都說不出話來,畢竟,現如今,吳天已經伏法,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情,也都完全告於段落了。

哪怕就算有些人的心中知道事情沒有如此簡單,難不成,還真就揭發一個堂堂聿王?誰的屁股底下都不幹凈,在這樣的情況下,你除非是真的想要魚死網破,造成別人撿現成的,那就舉報好了。

他徐衍會受罪過,甚至於吳天依舊還是會死,但是,自己那裡,只要稍微有些違規的事情,都必將被人掀個底朝天。

這種蠢事,沒有人會做,所以,哪怕明明知道徐衍這樣做乃是違規的,甚至於暗中救下了那吳天的一條性命,可始終,也絕不敢有人說什麼。

心知肚明又如何?至少,他徐衍沒有以身試法的去挑戰規則,這,就已經足夠了。

在這一點上,不得不說,徐衍做的十分漂亮。

無論是中書省那方面,還是刑部這方面,甚至於刑部大牢裡面的官吏,他徐衍都給足了好處,依然一副自己不過就是一個普通人的樣子。

那種感覺,令的這幾個部門都十分的受用,畢竟,人家可是堂堂大秦聿王啊,可以這般毫端架子的做事,就已經算是很了不起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誰敢真正的說點什麼?

甚至於,只是簡簡單單因為這件事,徐衍在官場上的名聲,都跟著好了起來。

畢竟,一個絲毫不倨傲的王爺,不管走到哪裡,也都還是會受歡迎的,而在這一點上,徐衍做的還算十分的好,並不會因為自己的身份,而永遠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其實,這樣的性格乃是徐衍的優點,也是在地球上生活過之後所帶的好處。

在他的眼裡,人與人之間,其實沒有什麼區別,不都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哪怕就算是有些有修鍊天賦,有些卻沒有,但大家都乃是人類這個事實,是永遠改變不了的。

貴族為何就必定高人一等?難不成只是他們本身的修鍊天賦比較高超嗎?任何人,生下來的時候都乃是一樣,死亡的時候同樣會化為一堆枯骨,在這點上來說,毫無區別。

當徐衍回到王府,準備走時行禮的時刻,終於,一個黑袍男子適當的出現在了其身邊。

此人手中攥著一柄看上去很是古怪的長劍,整個劍鞘都被破布包裹,身上的黑衣,同樣看上去十分的破敗,整個面容被那黑布蒙上,就露出了一雙眼睛。

看到此人前來,那剛還在旁邊整理行李的吳法便十分之激動了起來。

不過,在此時,他並未說出一句話,因為他的心中很是清楚,哪怕就算在這王府之中,也定不會是完全安全。

在那新任的主管沒有歸來之前,這些事情,哪怕就算是自己主子也都不能完全做到,京城,虎藏龍,什麼樣的高手,什麼樣的人才,可都是層出不窮的埃

當徐衍招手進入密室之後,那吳法的感情才完全宣洩了出來。

「大哥?」自己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濟於事的事情,被自家主子給做到了。

本在心中幾乎已經確定必死的大哥,在這個時候,卻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面前,無論那一點,對他而言,都乃是真正的驚喜。

自己家主子果然重情重義,尤其是對自己兄弟,這完全沒話說,哪怕就算是做出這等事情,對徐衍而言,這也都依舊冒著很大的風險,但是,他卻依舊做了,毫不猶浴

自己大哥能夠活著出來,哪怕就算沒有了之前那吳天的身份,這對他而言,也都已經算是賺大了,不管怎麼樣,這一次,自己欠他的。

「法兒!不得造次。」不過在那瞬間,見到淚眼朦朧自己親弟的時候,這吳天卻並未有任何異動。

甚至於冷聲開始訓斥起來。

一瞬間,吳法有些不能接受,整個眼睛里充滿了不可思議,望著自己哥哥更是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屬下黑袍人,奉命前來拜見主公。」在那吳法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黑袍之中的吳天便就毫不猶豫的對著徐衍跪了襲來。

他的確很是看中親情,但是,卻知道什麼時候做什麼事情。

敘舊,這或許他自己的心中也都十分渴望,但是,自家主公就在面前呢,他又如何會顧此失彼,在這個時候享受重逢的喜悅?

親情,在吳天的心中固然大於天,但是忠義,卻同樣是他覺得最為需要現在自己去實現的事情。

面前的徐衍,無論做出什麼,都可以說已經算是自己最親的主公了,既然,自己身為下屬,那該有的東西就必須要有,哪怕就算是這些被徐衍所視為繁文縟節的東西也是一樣。

吳天和吳法一樣,是一個十分之固執的人,也正是因為這份固執,令的他一路走來慢慢壯大,哪怕就算是中間犯下過錯,甚至於這種過錯在朝廷的眼裡不可原諒,他也從來都沒有後悔過自己的選擇。

就好像現如今的他,選擇徐衍做自己主子也是一樣,沒有徐衍,就沒有吳法的今天,同樣,也是沒有徐衍,就沒有他吳天的今天。

「何必如此!我既收了你,那你我便是自己人了,自己人之間,又如何需要如此的繁文縟節?」徐衍輕嘆。

雖嘴上這樣說,但是心中卻也清楚,如吳天這般固執的人,就算自己,也都不可能說服,這一點上,不管什麼樣的存在,都是如此。

「禮不可廢!更何況,現如今我只是黑袍人,早已不是那個被下令處死的吳天了。」吳天表現的很是嚴肅。

同樣,這也是他心中覺得最需要表明的事情。

無論以後他將會面對什麼,吳天的這個身份,在主公沒有完全掌權之前,都是不可用的,一旦透露出半個字,便就很有可能給主子帶來麻煩。

他這般忠誠之人,訣不會做出如此事情。

哪怕就算苗頭也不成。

所以,在如此時候,哪怕明明心中有無數話想要對自己弟弟說,他也都一樣會找准自己的位置,至少,也都要等主子允許了之後才會做。

「黑袍人,你這稱呼到也奇怪。」徐衍饒有深意的說了一句。

他很清楚,對方在這個時候說出這句話,目的究竟是什麼,也沒有反對,畢竟,很多事情哪怕就算是自己也都不定能想的周全。

就比如現在,之前的他,在救下對方之後,只是想要讓他投入自己麾下,為自己所用罷了。

至於到底怎麼用,給他什麼樣的職位,這卻是之前的徐衍並沒有去想的事。

但現在,他第一時間便找准了自己的定位,這樣的環境下,徐衍,自然也就完全明白了對方的想法。

他想要做自己的侍衛,一個除了宗衛之外的侍衛,同樣,也是一個隱藏在暗中的侍衛。

這樣,才能夠將自己保護的十分徹底不說,更能夠出其不意,不到關鍵的時刻不可動用,但一旦動用,哪怕就算身死道消,也必定要保護自己周全。

「黑袍人,從今天開始,你便叫影子了,不單單是我的影子侍衛,更是吳法的影子。你能明白我意思嗎?」徐衍很是嚴肅的說出這句話,一瞬間,無論那黑衣吳天,還是在身後的吳法,雙眼之中都充滿了不可思議。

很簡單的一句話,其中蘊含的意思卻是他們怎麼也都很難想象的。

侍衛,這樣的人,可以說乃是主子最為信任的人,在最關鍵的時刻,能夠保護主公性命的存在。

可以說,除非是完全信任,甚至於已經不分彼此,若不然,一般的王爺是絕對不會在招攬侍衛的。

畢竟,皇族之中,宗衛便就已經足夠,在去招收那些侍衛,不放心是一回事,更加主要的是,沒多少必要。

但是,徐衍卻偏偏將吳天收入麾下做那侍衛了,且還不是明面上的。

這是何等的信任?就算是吳天,也都完全沒想到,自家大哥,竟然會得到自家殿下如此器重埃

要知道,歷來大秦之中,那些宗衛們,一旦真正跟隨主公做上了那等寶座,其後就定會是一方能臣。

說是國之柱石也都不為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現在這大秦的十大侯爺,其中可是有八位,出生乃是當今聖上的宗衛埃

這些還都是在明面上的宗衛,一般,隱藏在暗中的侍衛甚至比在明面上的更能得到信任,果然,自己這大哥一夜之間,一步登天的有些厲害。

不過,那乃是自己的大哥,也是自己真正所敬重的人,他也的確有著如此的資格,在這一點上,做弟弟的,吳法到底還是沒有絲毫的嫉妒,只會為自己大哥開心。

只是,自家殿下所說的,作為自己的影子,這又是怎麼回事呢?難不成,這殿下還有其他的計劃不成?

「我調查了一番,你主修的乃是陰暗功法,頗為嗜血不說,更是擅長於刺殺之內的暗中行事規格,而這樣的規格,不會有完全不暴露的可能,一旦暴露,你便就是吳法,記住了嗎?」

「你兄弟二人從此公用一個身份,正好也是雙胞胎,長相一模一樣,這樣,也便就避免了你永遠不見天日的狀況。」徐衍考慮事情也還算全面。

既然,現在的吳天已經沒有那層身份了,那就必須要給他找一個新的身份。

「您,您是說,這次的事件,我就不去了?」很顯然,吳法也聽明白了徐衍的話。

一旦徐衍要帶著吳天,要不就是徹底的將其藏起來,要不,就只能光明正大的帶。

光明正大自然有光明正大的好處,尤其是在這種時候就更是如此了,出其不意不說,更有一個強力的底牌。

但是,他之前可還想要跟著主子前去建功立業呢,不過,一想,和主子一起去的乃是自己大哥,他也就沒有在說什麼了。

兄弟二人又何必分彼此呢?他們宗衛都不分彼此,何況這乃是自己大哥?

「你我也有要事要你去做,現如今,明面上,你跟我一去去了那地方,很多事情,暗地裡實施,自然就更為順當了。」徐衍毫不忌諱的說道。

別以為和他一起前去那掘金窟便就是一件好事了,他有更重要的任務交給面前的吳法。

而且,在西域那群人沒有歸來之前,徐衍所能夠信任的人並不是很多,擁有吳法在暗中坐鎮,甚至於去執行一些不可言明的任務,這才是最好的辦法埃

「什麼?」吳法有些蒙圈,怎麼也想不到這殿下到底會叫自己做什麼。

「要你做的事,都在我留下的那玉簡裡面了,等我們走後,你在打開,記住,看完之後必定要立即焚毀,不得讓任何一個第三者知道。哪怕你那些其他兄弟也是如此。」徐衍頗為嚴肅的說道。

很顯然,這件事情事關重大,不容有半分差池。

「你二人便在這密室里好好聚一聚吧!我先出去了,記住,明日一早,影子侍衛換上吳法的衣服跟我來!還有吳法,我交給你那件事情,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徐衍撇了這兄弟二人一眼。

知曉這二人定會有一肚子的話要說,也沒有在橫加干涉什麼的,直徑走出了這密室。

在這個時候,他終於長舒一口氣了。

他很清楚,之所以這一次能夠營救成功,最主要的是,自己這聿王的身份還有震懾力。

老爺子已經表現出了自己的萬分期待和寵愛了,要是就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自己這聿王,也就沒有必要在做下去了。

他明白的知道,這件事情,不出一個時辰,便就會有人將所有經過寫成玉簡放到今上的岸頭上,不過,徐衍卻並不在意。

違規操作,這看上去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但是,在任何皇子的眼裡,都不算是什麼,自己這樣做,已經給足了刑部和中書省面子,要是他們還能不依不饒的話,自己這聿王,可同樣也不是吃素的。

「一個宗衛不帶,除去那影子侍衛之外,我這次所帶的人,任何人都不定能信得過,呵呵,這還真就是個很大的挑戰啊!不過,這樣,我喜歡,沒挑戰的事情,又如何能燃起我之激情呢?」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大。

在他眼裡,有危險,便就有生機。

有挑戰,這便就能夠更加積極的去做。

危險又能如何?挑戰又能如何?哪怕就算針對和勾心鬥角難不成自己就要放棄嗎?

自從他定下了那個目標之後,就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任何東西,哪怕,這一路下來,將會變得無比艱難,甚至於小命都有可能灰飛煙滅。

可就算如此,又當如何?大丈夫,不就當如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