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一百一十八章:合縱連橫?笑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合縱連橫?笑話!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合縱連橫?笑話!

旁邊的張豪看的簡直眼珠子沒掉下來。

不是傳聞,這眾皇子之中,老七聿王和老三雲王乃是死對頭嗎?甚至於都恨不得除對方而後快?

但現在這算是怎麼回事?一見面,這根本就不存在什麼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架勢,甚至於就連老三背後的那些高手,也都是一臉敬仰的感覺,這還是那個傳聞之中如同魔頭的雲王嗎?

簡直就不可思議,尤其是在看到雲王殿下那般笑容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張豪的背後就出現了一絲冷汗,完全不可想象,這樣的存在,到底是想要幹什麼?這不完全給人一種不可相信的感覺嗎?

實實在在的那種味道完全不會存在,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下,但是,他們表面上表現的卻是這般和諧,令的場上還都是一臉詫異的樣子,你們這樣的玩人,難不成還能夠真的和諧相處了起來不成?

到現在,張豪都完全不明白,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難不成說,這二人的傳聞完全就是不正確的,以至於,真就要聯合了不成,要真的是這樣的話,估計,所有的高手都會大跌眼鏡吧?

不單單是他們,就算是在心機深重的人,看見這一幕的時候,相信也都會目瞪口呆吧?

聿王真要是在劣勢的時候做出什麼妥協,甚至於依附,這並不奇怪,但是,老三雲王何等的心高氣傲?

甚至於朝中的那些超級大臣,大多都不算很放在眼裡的,在這樣的前提下,真的能夠做到這一步,可以想象,這是何等的恐怖,以至於,不少的高手,在這個時候都開始對這老三雲王十分敬畏了起來。

至於聿王,好吧,在這個時候大家的心中都在猜測此人到底為何會如此,沒多少閑工夫在這個時候弄出什麼表現來,以至於,在商量了這些之後,聿王帶著自己的屬下消失在這傳送陣之中,大家都完全沒有在意這等細節。

「王爺,您難道真的要好聿王聯手不成?」當身邊在沒有了其他人之後,雲王的一些屬下,都十分不解的開始問起了這個問題,要知道,在來的時候,自家王爺對那聿王都還是恨之入骨的。

在他們的眼裡,哪怕就算是自家王爺不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也絕不會在這個時候選擇和聿王聯手。

哪怕就算是和其他的王爺聯手,這可謂也都並不奇怪,畢竟,聯手的話,之後能夠拿到大頭的還是自家王爺啊,但是,這個時候要是給了徐衍機會,這就是完全不明智的選擇了。

現如今的聿王殿下,那可是在這朝廷之中有著很大的聲望,一旦發展起來,將會是自家王爺最強勁的對手啊,哪怕就算僅僅因為這個,自家王爺,也都不應該和聿王聯手,可是,現在這種發展局面到底是怎麼回事?難不成,王爺已經直接改變主意了不成?

「你們啊,有些時候,做事情不能簡單的看表面。」三殿下嘴角出現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你們啊,還是將事情想簡單了,我和他乃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一直以來,所有兄弟之中,我最為了解他,也最清楚的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或許,很多時候,他表現出的都是放蕩不羈,但是,一旦認真起來,他的可怕程度,將會遠遠超過被譽為天之驕子的老六,所以,我若是想要登上那個位置,那便必須要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老三雙眼之中閃現出一絲神采。

不管怎麼樣,之前做出的一切,都可以說乃是他計劃其中的一環。

看上去,或許他的確是想要徐衍的性命,但是,若是僅僅只是因為兄弟之間的那些看不順眼,也不至於令的他真正想要置他於死地。

雖說皇家無情,但是血脈關係這也都並非是絲毫沒有的。

若非,他在徐衍的身上感受到了威脅,之前,也定不會做出那件事情。

「您的意思是說,一定要讓他死?既如此?那您又如何會和他合作?」這些話,聽的那老三的下屬們就更加迷糊了,這完全就是兩個概念好不好?

您既然想要讓他去死,將那威脅扼殺在搖籃之中,那便直接動手就可以,為何還要在這個時候弄出現在這幅光景呢?難不成,還想要給他一絲機會發展嗎?

「很簡單,你們試想一下,若是在那裡徐衍死了,第一個被懷疑的人是誰?」嘴角的笑容更為明顯了起來。

很顯然,這些東西都乃是老三自己所想到的,哪怕就算到時候,自己的嫌疑還是一樣巨大,但是,至少,在明面上,自己乃是在好徐衍合作的,而僅僅就是這樣的合作,便能夠讓他了借口。

以現在老皇弟對徐衍的寵愛,要是真的因為這件事情而降罪自己,那就算是自己一直都在經營,也都一定不會是老爺子的對手,他不想要自己苦心經營的這一切都失敗,所以,哪怕就算是有些委曲求全,在這個時候,他也都依舊要如此去做。

這乃是必要的程序,只是,之前的他沒有想到的是,徐衍,竟然很是聰明的答應了。

這一類計劃,乃是他之前所完全沒想到的。

「不過縱然我之前很是高看他,卻也不成想,依舊還是小看了他,現如今的這等聯合,雖說算是順了我的心意,但是,想要在明面上對付他,也都變得極為困難了。」現在的老三,有一種騎虎難下的感覺。

尤其是在這種關鍵時刻,徐衍的一手后發制人,實實在在的有些漂亮。

要是真的不想些辦法的話,那這一次的掘金窟之行,就很有可能會真正的成為了他的嫁衣。

這等結果,乃是老三所不能接受的,但是,現在看來,徐衍還真就有可能做到這些。

他從來都不懷疑徐衍的能力,若不然,也不會在之前拼著暴露自己而做出那般多的事情來,但是,不懷疑是一回事,真正的交鋒,這卻還是頭一遭,以至於令的他十分的糾結,最後這件事情,到底需要如何。

「打起精神吧,這個老七啊,可不是和老二老五一樣的那種迷糊人,想要對付他,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丟下一句之後,那老三就直徑走出了這塊地方。

不管怎麼樣,現如今,他對徐衍的重視已經到了極致。

若不然也不會就連自杉都給藏起來了,要知道,這在徐衍看來,那可是前世怎麼也都沒有遇見過的啊,在那種層次之下,又如何能夠走到這一步呢?

所以,到了那郡守府的時候,徐衍的眉頭一直也都沒有舒展開來。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答應這件事情一定會給對方帶來麻煩,但是,這也僅僅就是帶來麻煩而已。

老三的手段還是十分高明的,很多時候哪怕就算自己全力應對,這也都不一定就真的能夠是他的對手。

重視對方,這乃是徐衍一直都告誡自己的事情,也就是因為重視這兩個字,令的現在的徐衍,心中早就開始暗自謀划這其中的一些事情了,要知道,這樣一個變故,不單單是打的老三措手不及,對於徐衍而言,他同樣也都多少有些措手不及的。

明明知道自己答應之後會有很多種狀況,甚至於,那些狀況都並非自己想要看見的,但是,徐衍卻依舊還是答應了,不為了別的,就為了現如今的形勢,要知道,不管自己的聲勢在怎麼壯大,對於現在的徐衍而言,自己自身的實力,和身後的勢力都是最弱小的,在這一點上,毋庸置疑,所以,哪怕就算是在怎麼想要改變也都很難改變。

但是,要是真的前期能夠和老三聯合的話,這就將會很是有希望埃

只需要表面上的聯合,自己就很有可能會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大部分東西,關鍵時刻,自己只需要保住性命,這就已經足夠了,難不成,這天底下還有比這更為划算的買賣嗎?

明明知道了這一切,徐衍自己心中自然也都很是清楚,這樣的狀況之後自己將會面對什麼,不過,就算如此,他也都不會有絲毫的懼怕,因為,懼怕乃是無用的。

「殿下,我有一事不明。」吳天看著面前眉頭緊皺的殿下,心中是有著一萬個疑問在那響起。

一直以來,哪怕就算是在地牢之中,因為自家弟弟的緣故,他也都對現如今的局勢有了些了解。

可以這樣說,整個皇室現在的皇子之中,成為了自家殿下的聿王,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聯合,但是,唯獨和這雲王聯合,乃是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的。

西域那裡,哪怕就算是大家都沒有證據,甚至於都不敢說,但是,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徐衍差點隕落那件事情乃是老三雲王做的。

但現在,雲王卻能夠主動提出和徐衍聯合,甚至於自家殿下還答應了。

這要是還能夠想明白的話,當年那個時候吳天也都不會被抓住了。

「你是想問,我為何答應的這般痛快是吧?」徐衍一笑,並沒有在這個時候表現出多少那種為難來。

就連旁邊一直在身後的郡守也都是直接豎起耳朵來了。

很顯然,這樣的八卦就算是他也都十分好奇,別看,這郡守現在擁有十分強悍的實力和地位,對於勾心鬥角也都算是看的很明白。

但今天這種狀況,卻還是他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明明是死敵,卻在別人沒有前來之前,直接形成了一個口頭上的聯盟,哪怕就算是這聯盟真正實際上沒有多少意義,雙方到時候也都一定會反目成仇的,但是,僅僅就是這口頭聯盟,也都足以令所有人都為之吃驚了好不好。

相信,一旦這件事情傳回了京城,這絕對會掀起一陣子驚濤駭浪,而且,這還不是簡單的驚濤駭浪,相信很多朝堂上自詡聰明的傢伙,也都一定會蹬掉眼球的。

「原因很簡單,為了自保1徐衍很痛快的就和他們解釋道。

「你要知道,現在的我在這京城可謂聲勢浩大,但是,真正的實力,相比較我那些兄弟們而言,卻還是差了太多,就算是有人想要投靠,我也都必須要防著,至少也都要調查清楚之後才能啟用。」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段時間,便就是我唯一的虛弱期了,這個聯盟,看上去的確就是一個笑話,但是,卻能夠讓我少了不少敵人,你說,我何樂不為呢?」徐衍一字一頓的說道,顯然,對於這一點,他的心中早就已經清楚至極了。

「可是那雲王?」吳天很是不可思議的說道,很顯然,在他的眼裡,其他的那些王爺不說不足為慮吧,但至少也都沒有雲王那般精妙的算計和恐怖的實力。

按照道理來說,徐衍應該將其當成最大的對手才對,去聯合其他的兄弟,這才是真正最重要的事情埃

「合縱連橫,這不過就是一個笑話而已,你覺得,這和聯合,要是我聯合的是其他幾個兄弟的話,老三,他會相信嗎?」徐衍無奈的解釋道。

第一時間,張豪卻反映過來了。

的確啊,要是論起狡詐和聰明程度,其他幾個王爺固然也都不是省油的燈,但是,多做些努力,想要騙過他們這也都還並非很難。

但是,相比較下去,這要是想騙過雲王的話,這可就困難的多了。

不管徐衍和誰聯合,只要不是沒來的老六,那雲王都將會毫無顧忌。

但是,其他的兄弟卻不一樣,他徐衍要是和老三聯合起來的話,固然大家也都不相信,可卻一定會投鼠忌器。

這就是這一次聯合最主要的目的所在。

「原來如此,看來,我還真是小看了這聿王殿下。」張豪在終於明白了徐衍用意之後,整個人的心中開始了十分的驚愕。

要知道,之前的他,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看不上這個修為不高,但是的確卻高的嚇人的聿王。

可僅僅就是這麼一接觸,卻令的他完全對這個人有些佩服了起來,這年頭,擁有修為的人很多很多。

甚至於現在的大秦不乏超級高手,但是,生出一顆七竅玲瓏空心,卻還擁有絕對天賦的年輕人,這可就少的可憐埃

面前這徐衍,看上去不過十八歲的模樣,但是老謀深算的本事卻比他想象之中的要強的多。

可以毫不費力的說,若是自己和他敵對的話,很有了可能,就連自己這般江湖經驗十分豐富的存在,也都有可能被他坑了。

看徐衍的眼神,此刻樣都不只是之前的尊重了,更多的則是一種看上去很是敬畏的眼神。

這就是大秦的皇子嗎?之前傳聞每一個皇子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大家還都不以為然呢。

大帝固然是人中之龍,但是,他的兒子們難不成也都各個是人中龍鳳嗎?

可現在看來,還這那就是那麼回事,以至於,就算是他,心中也都開始對這大帝的那些兒子們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了。

別看現在這些王爺們只是在京城有一定的影響力,但是,要是按照現在這樣的手段去算計的話,那他們將來必定都是不得了的角色埃

一想到這些,這位就有些毛骨悚然,要知道,他對現在的皇家,除去那位千古一帝之外,多多少少都還是有些看不起的好不好?這要是不早點糾正過來的話,將會後患無窮。

「怎麼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這樣做,老三不是有些多此一舉的感覺嗎?」另一邊,徐衍依舊開始皺著眉頭思索起來。

或許,所有事情在他的心中都可以完全解釋的通,但是,他卻還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按照老三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妥協的好不好?但是,現在的他卻實實在在做出來了。

這難道就不反常嗎?很難反常,但是,這真要是說他徐衍發現了什麼,這也都是扯淡。

回來的一路上,他都在想這到底是什麼原因促使老三做出這樣的舉動來,但始終還是有些沒想明白。

前世的自己,老三給他的教訓已經足夠多了,可他卻依舊沒覺得這其中有什麼讓他不可思議的反常舉動。

可是現在,這種反常舉動卻是實實在在湧現在他心中的,這個問題,要是搞不明白的話,哪怕就算是他,也都定會很是不舒服。

一輪圓月。

白衣勝雪的雲王看著天空。

似是在緬懷什麼,又似是在想著什麼。

「終於吧你逼出來了,可惜的是老六,一直不給我這般機會,不過,現在的精彩已經足夠,我倒,這次過後,你能做出何等舉動?」嘴角的笑容表現的萬分明顯。

他眼裡藏不住事?

他喜怒無常?

他簡直就是一個魔王?

太天真了,這根本就不是他所追求的。

人生如此,將敵人扼殺在搖籃之間固然痛快,但是,遇見一個旗鼓相當的敵人,這卻是極為困難的。

若當真能夠逼的那旗鼓相當的對手與之一斗。

那縱然失敗,又能如何呢?

最終的結果固然很是吸引人,但沿途的風景,才是他最大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