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二十四章:防不勝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防不勝防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防不勝防

「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跟在我身邊,雖說能幫上我忙吧!可這段時間的我,卻是麻煩不斷的。」徐衍很清楚的知道,真要是到那時候,這妹紙可能不但幫不上什麼忙,反倒會添亂。

尤其是這性格,要是當真令的不少人開始圍攻的話,就連自己也都給連累了。

所以,不管心中是否願意和這妹紙聯合,現如今,最好的辦法還是讓對方遠離自己。

不管怎麼樣,至少也都要等這夜家的人都出現了,真要是在聯合起來,才是個好辦法啊,他可不相信,面前的這個妹紙,會老老實實聽自己吩咐。

說實在話,所謂的聯合,並沒有什麼主次之分,但是現在的徐衍卻是需要絕對聽從自己命令的存在。

而這個夜家的妹紙,顯然不是,所以,哪怕就算是他渴求援助,這個時候也都只能說出這番話,不管怎麼樣,總不至於讓人家妹紙添亂吧?

那樣,不單單是對自己有不好,很有可能還會令的對方心中不舒服,聯合起來固然重要,但是,有些計劃,卻也還是不能更改的埃

「你就這麼不信任我?」妹紙一點也都沒有走的意思,開玩笑,好不容易碰見一有意思的皇子,要是這樣便放過了,以後熱鬧找誰看去?

這樣的情況下,哪怕就算明明知道會有些危險,但始終,這也都危險不到自己啊,她這小算盤可不是一般的強大,以至於,就算是徐衍,也都不定能拿她有辦法。

徐衍無語,說過一次,他便不在多說。

畢竟,這妹紙也都還是有著自主意識的,人家不願意走,你總不能趕人吧?

夜家不管怎麼樣,也都算是這整個大秦的真正名門,就算是以自己現在的那等實力,想要和葉家抗衡也都不過就是笑話而已。

更何況夜悠然還是一蠻不講理的女子,你就算真的要做出點啥,人家也都毫不在乎,在這樣的情況下你還能有什麼辦法,還會有什麼辦法?

至於旁邊的那吳天,更是頗為無語了起來。

在他的眼裡,這殿下是怎麼也都不用受氣的好不好?殿下便就是自己的天,不單單是說他在身份上比這個女人要高,就算在實力上也是。

只要殿下一句話,自己哪怕就算是憑這性命不要,也都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夜悠然,可惜,自己剛剛表達出一丁點那等念頭,便就被主子一眼給瞪回去了。

你就算是想要在弄出點什麼,也都不可能了,心中那叫一個憋屈不已啊,可卻毫無辦法。

一步步走著,徐衍一步步觀察著這所謂的掘金窟,不得不說,哪怕就算還沒有找到寶藏,這裡面的寶貝,也都是數不勝數。

整個山洞上面,一排排看上去那般巨大的夜明珠,哪怕就算是在這修士世界,不說價值連城,普通修士那一顆,也都足以暴富了。

但偏偏,在這山洞之中竟然數之不盡,可想而知,要是這一個個都給弄下來的話,將會是何等的財富。

恐怕就算是一些貴族之人,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都會第一時間有所異動吧?不過,徐衍乃是這大秦的皇子,到也不至於做出這樣的破事來,這才能夠忍著沒有去動。

「不愧是先祖們留下的財富啊,哪怕就算是沒見到,這也都太震撼了,這要是真到了藏寶之地,將會何等恐怖?」夜悠然同樣表現出十分的嚮往。

「先祖可不單單留下了財富,還留下了讓人敬畏的危險,你我現如今都在其中,可要小心行事。」徐衍固然心中對這妹紙有些無奈。

但該提醒的還是要提醒,不管怎麼樣,夜悠然也是夜家的繼承人。

更是三言兩語便就和自己結盟了,雖說,這種結盟在徐衍看來,完全不過就是小孩子過家家而已,沒有半點實際意義,但是,該提醒的還是要提醒。

「得了吧!就算有危險,別人不能碰到卻偏偏我們能碰到?要是真這般走霉運的話,我也認了。」夜悠然撇撇嘴毫不在意。

徐衍也算是徹底看明白了這個女子的性格。

只是,令的他怎麼也都想不通的是,這樣一個頗有些天真,多少還唯恐天下不亂的小女孩,是如何成為這夜家繼承人的?

難不成這只是夜家所放出來的煙霧彈不成?若真是這樣,那他們夜家,可也都算是下足了本錢埃

要知道,不管這女孩是不是真的很天真,但本身的天賦和實力卻是絕對毋庸置疑的。

比之自己六哥這都多少有些不逞多讓,更別說是現在的自己了。

這樣的前提下,要是說這只是煙霧彈的話,實實在在有些令人難以相信,而且,夜家也沒有必要如此埃

想不通之下,徐衍索性不在去想了,在他的眼裡,只要夜家不會做出出賣這大秦的事情,其他,那都乃是人家的家務事,和自己沒多少關係。

畢竟,這也都是功臣之後嘛。

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徐衍,幾乎就連最簡單的一個細節都沒有放過,生怕在這樣的前提下,真的中了什麼機關或是別人的圈套。

要知道,不單單是這掘金窟裡面機關重重,想要讓自己死,惦記著自己那點權利的人可謂更多。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現在對他而言就是如此一個處境,哪怕就算他不願意接受,也必然會接受。

「嗖嗖嗖1猛然間,就在徐衍蹲下身子檢查一個看上去有些奇怪石頭的時候,三道湛藍色的光芒那頃刻之間便就冒出。

恐怖的藍光,令的在其身後的那吳天和夜悠然頓時都是大驚失色。

如此的藍色光芒,無論從銳利的程度還是從其他方面去看,都絕對不遜於可斬殺築基巔峰的手段埃

且還是擁有屬性的攻擊,這是一個局。

利用徐衍小心翼翼的性格,所造就的一個局,其目的,就是在這剛剛進入的時候要了他徐衍的性命。

一直都頗為天真的那夜悠然終究在此刻雙眼之中出現了一絲恐懼。

的確,這件事情和她沒多少關係,但是,這裡卻是四下無人的地方。

無論出現什麼樣的事情,想要傳出去,這都不是一件多有可能的情況。

既然那人敢動手,甚至於直接出手想要滅殺掉徐衍,那便就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殺人滅口的準備。

原來,皇室的爭鬥,竟然會如此的血腥和無情。

那些人,不都是親兄弟嗎?

「防不勝防啊1徐衍心中一陣悲鳴,在那下意識之間,他想要後退,想要撤走,卻發現,自身的腳步竟然在這一刻不能挪動半分了。

彷彿在這頃刻之間定格下來了。

「殿下1大聲驚呼的吳天一個閃身,想要擋在徐衍身前,用自己的性命去換回徐衍的性命。

可早已為時已晚,當他到了其身前的時候,藍光已經沒入到了徐衍的胸膛之中。

一絲血線,直接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