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二十五章:死而復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死而復生?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二十五章:死而復生?

三道藍光不管從那個角度來說,都定是十分強硬的,一般的築基修士,哪怕就算築基巔峰,中招之後也都必定必死無疑。

出手的何等實力,這自不用多說,最起碼也是個金丹境界修士。

在如此地方設下一個局,要的就是徐衍的謹慎心思,只要他真的開始查探,這個局面,就必定能夠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很顯然,這隱藏在暗中的存在算是成功了,他們本就是那些皇子的死士,也很清楚,殺掉一個大秦皇子,他們自身定不可能在活著。

哪怕就算是自己僥倖逃脫,自己的主子也都會為了掩人耳目而幹掉他們,接受了如此任務之後就註定是個死,不過,要不他們叫做死士呢,對於死亡,這些人,也絕不會畏懼。

「殿下1萬分悲鳴的朝著徐衍狂奔,吳天做夢也沒想到,這剛剛進入掘金窟,甚至於還不到一上午的時間,自家殿下就在這等地方,被這種卑鄙的手段給暗算。

他知道,這皇族的鬥爭定是血雨腥風,卑鄙的手段可謂是層出不窮,但就算如此,他也依舊未曾料到,在如此時候,竟然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以至於就算是他想要馳援,這也都來不及。

要知道,吳天可是金丹三轉境界的高手,無論如何,在這掘金窟之中也都算是最強的一群之一了,在朝上的高手想要進來也都進不來。

朝廷不但有規定,這掘金窟自身也都排斥那般強大的高手。

按理來說,自己只要時刻保持警惕,自家殿下絕對不會遭人暗算的。

可事情往往就是這般事與願違,一個不小心,自家殿下便就中了暗算,甚至於在他看來竟然生死不明。

直接一把扶住徐衍,吳天開始仔細為其檢查身體了起來。

可惜的是,現如今的徐衍不曾有半分呼吸,整個胸口鮮血流淌,怎麼看都好像是死透了的感覺。

「殿下!您醒醒啊,您可千萬不能就這麼去了埃」吳天有些不敢相信,使勁的搖著徐衍,那種哭腔,更是令的人無不動容。

哪怕就算旁邊的那之夜悠然,也整個給驚呆了。

他知曉,皇族之間的爭鬥定會十分之激烈,甚至於可以說讓人無法想象。

可縱然如此,聽說是一回事,親眼見到卻又是另外一回事,堂堂大秦的七皇子,新晉的聿王,就如此在這掘金窟里隕落了?

這怎麼看也都好像不是真的的事情,卻實實在在的發生在了他的面前,這真就令的她根本無從想象埃

難不成,這皇室之人的性命就不是性命了不成?所謂的皇子們,那可都是親兄弟啊,對自己親兄弟這也都能夠下下得了如此狠手,直接要命,實在是太可怕了些吧?

作為夜家所謂的繼承人,夜悠然算是看的比較開的那種類型了,但是,就算如此,在面對這樣事情的時候,心中也不免有些不敢相信。

整個夜家,相比較皇族而言的確要平和的多,不過,轉念一想,他們爭奪的乃是這主宰天下的位置,到也就釋然了。

權利,這種東西對男人而言可是會上癮的,哪怕就算你在如何表現的風輕雲淡,真正到了那個時候,何等事情其實都能夠做的出來。

所謂的親情,在這種利益面前的時候,完全不值一提,何況,這自古,皇族之中真正的兄弟之情,便就很少,這也符合現在的狀況埃

張大嘴巴有些獃滯,眼睜睜看著一個皇子殞命在自己身前,這等震撼還是十分龐大的,不單單如此,夜悠然甚至於忘記了現在很有可能會出現殺人滅口之人。

畢竟,這樣的事情,不管在多少人的眼裡很是正常,但是,皇族之中,卻也還是需要一塊遮羞布的。

這就好比那些皇子,哪怕就算私下裡斗的在狠,恨不得對方當天就能夠永世不得超生,表面上,這卻都還是要維持一些好兄弟的模樣,虛偽嗎?其實不然,這本就是皇子們需要練就的東西。

「嗖嗖嗖1猛然間,又是三道湛藍色的光芒出現。

顯然,那躲在暗中的死士是絕對不會這般輕易放過那樣好機會的。

可也就是在那眨眼之間,猛回過頭來的吳天,卻整個人面露凶光,在那剎那之間的氣勢,便就爆發到了頂點。

和你顯然,這個藏在暗中的存在至少也都是金丹二轉以上修士,若不然,訣不會這般輕易的就能令徐衍中招。

這樣的人,若是光明正大的戰鬥,吳天自然不懼,但是要是躲在暗中的話,這卻就絕對是個天大的麻煩。

死士,暗殺,這些下三濫的手段,真要是放在很多狀況里,那可是絕對管用的。

「給我去死1大喝的吳天似乎已經快失去理智了。

整個人身上的氣勢爆發之後,從那儲物袋之中,便就直接拎出了一把虎頭刀,大開大合的架勢簡直就能讓人目瞪口呆。

這年頭,還有已經到了金丹境界的修士,使用虎頭刀的嗎?

可偏偏,就當這吳天將那虎頭刀拿出的時候,整個人便就開始威風凜凜,彷彿和那虎頭刀融為了一體般。

只是一刀揮出,那山洞甚至於都似乎動蕩了起來。

三道利箭般的藍色光芒彷彿小草般的沒入到虎頭刀之中,沒有掀起半分波瀾。

緊接著,這吳天便是一腳剁向大地,那整個人如同炮塔般的衝刺到了前方,這整體不過就這一面洞口,對法就算想要潛伏,也都只能出其不意一次,在想要不暴露,這已經不在可能。

吳天自己這條性命可是徐衍這個聿王救下來的。

況且聿王對自己弟弟還如同親兄弟般,哪怕就算是聿王被暗害身死,他也定要為其報仇。

本就已經無所遁形的那死士果然被吳天這樣狂暴的打發給直接逼出來了,很顯然,對於這樣的打發,不單單死士了,就算是一般的修士將軍,也都只能無奈。

當年的響馬這吳天可不是白做的,能夠一直逍遙,那本身一身實力就偏向於力量。

這般情況下,能夠動用力量將一個死士給逼出來,這絕對很正常。

果然,眨眼,那死士便就不畏生死的朝著吳天衝刺過來。

不得不說,這死士也是一個十分強橫的存在,甚至於修為不在吳天之下。

只不過,吳天擅長的乃是一力降十會,而這死士,擅長的乃是潛伏暗殺。

法寶祭出。

整個山洞之中可謂火光四起。

但此刻的吳天卻開始渾身散發出了藍色光芒。

本就十分巨大的虎頭刀上面因為靈力的緣故,一層層的冰霜顯得恐怖之極。

不過眨眼,數百斤重的虎頭刀上面就出現了一刀形狀的巨大冰塊,足足上千斤重,甚至於這還不是極限。

一邊乃是火焰,另一邊則是寒冰,雙方之間的碰撞當真算得上是天雷地火。

短暫的交鋒,其身後的夜悠然便就感覺到了冷風襲來,而那死士的那一邊,則是燥熱無比。

虎頭刀,原來還可以如此利用,寒冰令的其威力更為恐怖重量更為驚人不說,握在手中的大刀,還能當做法寶來用。

這可當真開了眼了。

修為差不多的情況下,固然這吳天的實力強一些,但是,他卻也還沒到能越級挑戰,戰力逆天的地步。

所以,雙方之間因為屬性相剋的緣故,可謂是打的難解難分。

一會不是那寒冰將這整個山洞都給凍結了,就是那烈火將這山洞的表層給烤紅了。

這便就是修士之間的戰鬥,尤其是屬相相剋的修士之間,那戰鬥起來的華麗,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對方的法寶,乃是一個如飛鏢一般的東西,可釋放火焰,甚至於身邊還纏繞著火龍,相比較那吳天的虎頭刀,要高級的多。

也正是因為這等原因,旁邊嚇傻的夜大小姐才沒有半分心思加入到站圈之中。

「嗖1

忽然!

就在這雙方打的可謂難解難分的時候。

一道西紅的血線如同蚯蚓一般的猛然出現;、

直奔那死士第一時間便盯上了對方的胸膛。

在那個眨眼,死士只感覺渾身上下的靈力在那瞬間遊走的十分之厲害,還未曾有所反應呢,整個人就開始變得後繼無力了起來。

找准機會。

手持虎頭刀的吳天一刀下去。

隨著那恐怖的力量,對方的左手手臂就直接掉落。

缺口之處被寒冰所凝固,未曾留下半絲鮮血。

可整體的劇痛卻比一般斷臂還要激烈的多。

吳天趕忙上前,虎頭刀直接抵住了對的脖子,一臉肅殺。

大有瞬間取走對方性命的感覺。

「吳法住手1

也就在這關鍵時刻,熟悉的聲音出現。

「咦?」

這聿王徐衍不是被殺了嗎?

怎麼在這關鍵時刻又活了?

而且沒有半分身受重傷的樣子,難不成,那關鍵時刻,細紅的血線便就是他發出的?怎麼可能?

「殿下,此人死士,留之何用?」被換做『吳法』的吳天不解道。

「先別急著要他的命,我還有些事情需要確認。」到底不起之前似是已經死了的徐衍站起身來,雙眼之中閃出一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