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帝仙>第一百二十六章:偷雞不成蝕把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偷雞不成蝕把米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二十六章:偷雞不成蝕把米

見到徐衍站起身來,那本就已經劇痛的死士簡直不敢相信。

什麼時候,死人都能夠復活了?這可是不成仙都不可能完成的事埃

他明明看見,自己那三道光芒直接沒入了他的胸口,那可是主子給自己很重要的一種暗殺法寶,一般,只要不是金丹二轉以上高手,根本就不就可能抵擋這等攻擊。

可是現在自己看到了什麼?那個一直都被自己玩弄於鼓掌之中的傢伙,竟然真的站起來了,甚至於,看著般架勢,只是受了點輕傷?怎麼可能?除非能夠預先知道,調動自身所有的靈力區域防禦,哪怕就這般,他是如何找准位置的?

不可思議的畫面出現在那死士的面前,也就是此時,死士算是完全明白了自己將要面對的是何等對手,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甚至於明明將你玩弄於鼓掌之中,卻還能讓你有種被玩了他錯覺的人。

是的,這就是一個局,一個他這般精通刺殺的死士都沒有看出來的局。

明明是自己做的手腳,為何他能夠完全知道,甚至於設下局來反殺自己?不要說這死士不敢相信了,估計就算是那下命令的人,在聽聞這一幕的時候,也都會不敢相信吧?

「你,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似是心中疑惑重重,要是就讓自己帶著這般多的疑惑去死,他死也都不甘心。

實在一個完美的局面,卻被自己弄成了現今這等模樣,簡直不可想象埃

「一個已經塵封萬年的掘金窟,動手腳的痕,哪怕就算你如何偽裝,這也都是掩蓋不掉的,況且,這裡的東西,本就和這山洞有些不和諧,我可不會相信,這乃是先輩們能犯的錯誤。」徐衍解釋道。

的確,一開始的時候他的心中就有所疑惑,但是,卻也並不算十分突出。

但就在看到這地方那奇怪有著頗為重掩飾痕的時候,心中便就已經瞭然了。

第一時間,在那個時候,他做出了將計就計的選擇。

調動渾身元力防禦在胸膛,那裡乃是對方忽然襲擊最有可能襲擊的位置,卻不成想還真就被他賭對了。

一招下去,雖說他肋骨直接斷了三更,但是,卻也同樣保住了性命和所有的實力。

這對徐衍而言,其實就已經足夠了,肋骨斷裂的痛苦他還是可以忍受的,裝死,反殺,第一時間便就在他腦海之中過了一遍。

當時的他,最為擔心的到不是自己,而是吳天那本就沒多少心眼的傢伙。

要是那個時候直接露餡了,估計,想要引出這藏在暗中的死士,就根本沒了可能。

好在,在吳天檢查自己的時候,他的手指頭動了一下,吳天順勢也就懂了,才有了之前那一齣戲。

之後二人聯手擒拿,徐衍在最關鍵的時候出其不意,輕而易舉,這便就拿下了現在的死士。

其實這等將計就計,若是其中任何一環出現差錯,都將會前功盡棄。

這等死士或許實力和吳天在伯仲之間,但要是真心想逃命,現場的三人哪怕聯手,也定攔不住他。

不過,這對徐衍而言到沒什麼,計劃能夠實施成功這自然最好,就算是失敗了,對自己而言也都沒多少損失不是?

這才是最主要的。

死士閉上了嘴,因為他很清楚,比起心機和挖坑,好吧,十個自己都不是面前這聿王殿下的對手,他坑起人來簡直層出不窮。

自己在出發之前還是有些自大了,以至於,在這樣的狀況下最終也只能落得個身死道消。

「既然我回答了你的問題,那你是不是該回答我一個問題?」徐衍對著那死士說道。

很顯然,對他而言,現在真正要知道的就是這個答案。

那死士也都心知肚明,但是,作為死士,他是絕不可能出賣自家主子的。

在這一點上,徐衍心中其實也都很是清楚,但是,就算如此,他也都還不死心,不管怎麼樣,自己總不至於就連被暗殺了都不知道是誰埃

雖說,他的心中已經有了考量,多多少少也知道是誰在這個時候做出這等事情來。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不過,殿下您真的覺得我會回答嗎?」坐在地上的死士不過就是一句話后,便就閉上了眼睛。

之所以還說話,那是因為徐衍之前給他解惑了,而想要從他口中套出到底是誰下的命令,這卻是堅決不可能成功的。

果然,旁邊的吳天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手中的虎頭刀,也準備開始動手了。

「放心吧,我要問的,不是這個問題,你既是死士,能說出那個人就不是合格的死士了,這點道理,我還是懂的。」徐衍話鋒一轉,似是從來沒準備這般問一樣。

畢竟,他也都抱著些僥倖心理的,若是真的遇見了一個不算忠誠的死士,自己不就能夠借題發揮了?

可惜的是,這條路怎麼也都行不通了。

當然了,徐衍本身心中也都很清楚這種可能性最大,所以,真正想要問的,也不是那幕後主使的事。

『嗯?「死士有些詫異,怎麼也沒想到,這聿王殿下竟然問的不是那個問題。

「你想忠心為主,我自成全於你,不過,在他動手之前,告訴我你那藍色光芒所發出的法寶為何?如何使用吧。」好吧,徐衍最有興趣的還是那差點沒要了自己性命的光芒法寶。

要知道,剛剛自己可是結實的承受了那一擊。

若是這樣的法寶,能夠為自己所用,其用處甚至比這似是手中的那火焰飛鏢還要有用的多埃

絕對可算做是一個底牌,而且,他也相信,明知必死的這死士,也不會在藏著掖著。

因為,只要徐衍真正的拿到那寶貝,仔細研究一番,就算是他不告訴徐衍,徐衍也一定會吃透的,不過,就是時間問題而已。

「南離刺,只需控制靈力將本體灌滿,在做出離,坎,手勢便可。」閉上眼睛,死士似乎認命。

將這句話說完,這便一口鮮血溢出,咬碎了口中的毒郎自殺在了他們面前。

徐衍到也沒有意外,直徑便就開始從其屍體上開始搜索了起來。

飛鏢形狀的法寶,徐衍直接就丟給了吳天,這傢伙一副火爆脾氣,固然本身乃是冰屬性靈力,但對火焰的掌控也有自己獨到的法門。

如此一個法寶,放在他這等金丹三轉之人手中,到也能夠提升一部分實力。

而那如同盒子一般的南離刺,這便就被徐衍收到了自己的懷中,這東西,可是暗中殺人的必備良品,怎麼的也訣不能放過埃

山洞之中終於恢復了安靜,但旁邊的吳天和夜大小姐卻都是被眼前這一幕幕給驚的不像話。

夜悠然自從和徐衍一路同行,心中的震撼就一直不斷。

這個從小生於世家門閥,但骨子裡卻有著小辣椒性格的女子,固然明白江湖險惡的道理,但是對這皇室爭鬥的種種,卻當真有些不適應。

這裡,不單單充滿了所謂的鐵血,其中各種勾心鬥角更是層出不窮,你心臟稍微差一點的,估計都能被這樣的陣勢給嚇死。

在事情完全沒有結束之前,你永遠都不知道笑到最後的人到底是誰。

這樣的情況下,她的心中甚至於出現了一絲悲涼,皇室之間的爭鬥,真的用得著這般血腥,這般黑暗嗎?

這和他所理解的大秦可謂是完全不一樣啊,表面上風光無限,甚至於陽光明媚。

但是暗地裡,不單單是那些陰冷的計劃令人不適應,甚至於還有無限的骯髒。

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存在了數萬年的大秦,難不成真的已經到了如此地步了?

也就只有徐衍這樣的心中才算是真正的清楚,現如今的大秦,相比較幾十年前,這還好上太多了。

一個存在了萬年的皇朝,不管是皇族還是朝中,骯髒令人作嘔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哪怕就算現在的一代大帝徐蔚,想要改變也都有些力不從心。

他徐衍,勵志的就是做上那個位置,將這整個大秦重新清洗一番,不求能夠除盡那些骯髒的東西,至少,也要盡心儘力埃

他對大秦的心,從未改變過。

也很清楚,若是現在的大秦一直這般,固然因為這修士把控了整個皇朝,總有一天,也會亡國的。

不求能夠鞠躬盡瘁,但求問心無愧,這就是徐衍的心思,也是他為何會這般努力的主要原因。

「他怎麼辦?」吳天看著那死士的屍體,心下也衍生出了一絲同情心。

他這樣的人,最為佩服的便就是不畏生死的人,看淡了身死,只求本心,又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呢?

「割下他的頭放進你儲物袋,至於身體,找個地方好好安葬吧。」徐衍直接吩咐道。

不管怎麼樣嗎,這樣對主子忠誠之人,還是值得敬重的。

若非是有著必要用處,他甚至就連砍掉對方的頭這種事,也不願意做。

自然願意,給他一個入土為安。

「這,這不好吧?」可也就在此刻,身後的夜悠然卻有不同的看法。

雖明白自己沒立場如此說,卻還是下意識的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