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仙>第一百二十七章:所謂大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所謂大義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二十七章:所謂大義

徐衍一愣,他很清楚在這個世界自己需要做到什麼。

若是沒有一顆堅強的心,很難在很多時候做出讓人敬畏的事情來。

同樣的,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層次,若是就連最後的一點堅守都沒有的話,對徐衍而言,也將會是極為致命的。

但這一次的事情他卻還是不的不做,一個殺手,或許不能帶給別人震懾力,但是,一個被自己剿滅死士的頭顱,對現在的他而言卻是計劃的一環,必須要收走。

所以,他明明知道夜大小姐想要說什麼,也沒有鬆口,一個禁聲的動作,便就讓對方沒了言語。

夜悠然心中很是清楚,哪怕自己身份地位很是尊貴,到了這聿王殿下這裡,依舊不曾有什麼優勢,他既然已經決定,哪怕就算自己在想要改變什麼,也都多少有些不可能了。

心中頗有些感慨,但是,此刻的她,卻也實實在在明白,自己對於他的決定,沒有半點話語權可說。

也是啊,若非是人家徐衍之前發現了一些端倪,現在的他們三人很有可能就都會死在這裡,這樣的狀況下,在反殺對方之後,砍掉對方的頭顱這又能如何?

惻隱之心,有些時候擁有這絕對不算是一件什麼壞事,但是,有些時候,卻能夠壞掉大事的埃

在這一點上,夜悠然在沒有說什麼,且不不說現在大家不過就是短暫的合作,就算是真正的加入到了這聿王殿下的麾下了,他的命令,自己也都要執行不是嗎?

想要這譽王殿下聽命於自己,這多少也都還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些皇室弟子,尤其是這皇帝的幾個兒子,哪一個不是想要在這整個帝國都掀起風浪?你根本便就不是對手。

事到如今,找准了心態的夜悠然終究還是釋然了起來,這件事情始終還是人家聿王殿下的事情,總歸,和自己還沒有多少關係。

用她的話來說,若非是聿王殿下的話,就算自己也都免不了有性命之憂,這個時候,實實在在不恰當因為這樣的事情和殿下對著干。

不過走在前方的徐衍到也並不是一點不解釋什麼。

對他而言,夜悠然能夠在這般年紀,甚至於這般血雨腥風的大陸之中保持一顆純真,這本就十分難能可貴,

若是自己的那些做派,真正的影響到了面前的這個少女,他的心中也都會多少有些不安的。

同樣,在徐衍的眼裡,夜悠然的這等性格,乃是萬分不合適出現在這江湖上的,尤其是現在的這等大秦,則更就不合適了。

但是,他卻也有著自己的善良,在如此的善良之下,徐衍也都不願意破壞,最主要的是,若是一直這般下去,這樣一個少女,很容易就有可能誤入歧途。

以至於就連死士都頗為憐憫,如此下去的話,不管她是不是這夜家的所謂繼承人,將來,也都一定會吃大虧的,在這一點上,乃是完全沒有半點道理可講的。

「有些時候,我們所看到的世界要比你想象之中的要複雜的多,我們不求能夠讓天下都按照我們自己的想法來,但是,若就連出惡的勇氣都沒有的話,那就定不配當一個江湖之人。」徐衍這話說的並不是很輕。

但他相信,以這夜悠然的聰明,想要聽明白這句話,這並非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果然,在如此時候,夜悠然開始有些沉思了起來。

她很清楚的知道,在這江湖之上,所謂的憐憫,很容易讓自己栽跟頭,但是,一直以來,自己也都沒有太將這句話當成一回事。

可現在說出這句話的乃是徐衍,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同了埃

這個皇子,傳聞當年和自己也都差不多,頗有些天真的味道,可現如今的他,卻變得殺伐果斷。

真的就只是遭遇改變了他嗎?夜悠然心中並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卻實實在在的知道,他的心中,依舊還存在著一絲大義的態度在裡面。

這件事情,不管從那個方面去說,徐衍都沒有任何責任,不管怎麼樣,那死士是前來暗殺這位殿下的。

要是徐衍表現的稍微差一點,甚至於是疏忽大意一些,最終的結果也都定是身死道消。

這樣的結果,對大秦而言,絕不可能是一件好事。

他現在反殺掉了那等死士,難不成,就不能反擊了嗎?

佔據了一些優勢要是因為憐憫屍體,這便就不去做反擊了,那才算是真正的迂腐呢。

要是徐衍不擁有優勢,很有可能,在這裡還會被人暗算了。

真要是這樣的話,哪怕就算是在他夜悠然看來,也都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甚至於是個悲劇。

一個還有自己底線的人沒有得到那最後的優勢或者是位置,卻讓那些就連底線都已經沒有的皇子們得到了,這難道,不是一件值得嘆息的事情嗎?

很顯然,以她夜家大小姐的性格,她寧願最後登上那個位置的乃是還有底線的徐衍,也不願意讓那些只懂得暗中出手的人去得到位置。

更何況,徐衍自始至終,站在他自己的立場上,也都沒有有半點做的不妥的地方埃

不知不覺之間,這個也夜家大小姐,已經將自己和徐衍劃分到了一個陣營之中了。

雖說,這嘴上是沒有承認,但是,卻並不代表心中不會如此去想埃

夜家,這個作為已經不知道傳承了多少年,在大秦建國的時候就已經是開國功臣的家族,固然現在在朝堂之上已經見不到他們的身影了,但是,在這整個大秦的影響力,卻也一樣還是不差的埃

這點上面,哪怕就算是在怎麼樣,也都沒有辦法去無視掉,徐衍心中也很清楚。

所以,要是夜家真的能夠幫自己的話,他一定舉雙手歡迎,可惜的是,這樣一個龐然大物,想要讓他們參與到這等奪嫡之中來,並不是很現實。

頂多,要是真的表態的話也就會派遣出一些所謂的年輕一輩,幫徐衍一些忙,或者是種下一份人情罷了。

畢竟現在在夜家人的眼裡,不管是誰最後坐上那個位置,對他們而言也都是一樣,皇族一樣不會拿他們開刀,也一樣不會得到什麼太大的實際好處。

因為,這樣的家族已經實實在在站在世界的頂端了,在這一點上來說,整個大秦,真正能夠壓制他們這些家族的,也就只有皇族了。

皇族總不至於將自己家族的名頭和利益讓給夜家吧?

總而言之,夜悠然對這個聿王殿下的印象還是不錯的,心中也漸漸有了一些認同感,不管怎麼樣,自己夜家哪怕就算是這整個大秦最頂尖的家族,也還是屬於大秦的子民埃

在這一點上,夜家其實和一般的普通大秦子民沒有半點區別,若是真的有一天,大秦遭受了什麼大難,葉家哪怕就算是一整個家族打沒了,也一定都會毫不猶豫的去拼。

這便就是大意,數萬年來,整個大秦的高層已經開始漸漸腐朽。

甚至於其中的黑暗都已經開始不堪入目了,為何,這大秦還能夠堅持下來,甚至於到了這一代還能如此強盛,進入到了二品帝國的這等門檻。

靠的自然不會是蔚瀾那個千古一帝的個人能力,同樣主要的還是這整個大秦子民對這皇族的認同感。

對這大秦的認同感。

這同樣是徐家在這大秦的真正大義所在,在這點上,沒有任何一個家族可以改變,也不會改變。

「前方應該就距離藏寶之地不遠了,你怎麼越發的輕鬆了起來?」夜悠然心中想了很多,不過,轉念,看到了那光芒越來越強,卻也開始頗有些不解了起來。

按照道理來說,越是到這個時候,就越是應該緊張啊,但是,這聿王殿下卻偏偏反起到為止。

越是到了這時候,反倒越是輕鬆了起來,時不時這嘴角之中還露出了笑意,那架勢,好像又要有人遭殃了。

就連在其身後的吳天也都是一臉無語,雖說,自己和自家主子接觸還真就不是太多,可對於主子這等標誌性的笑容,他卻也還是在為理解不過的。

一般來說,只要到這種時候,主子就就定會有著一肚子主意。

而現在他的對手,可是那些和主子擁有一樣身份的存在啊,不管是實力大小,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徐衍都已經不算佔優勢了,可是,這種笑容算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他僅僅憑藉自己的那些心思,便就能夠在這裡面依舊混的風生水起嗎?

要真是這樣,那自家這聿王殿下,是否也就太恐怖了些?

好吧,自始至終,吳天都覺得自己完全不是太清楚自家的這個珠子。

手段和底牌永遠的都是層出不窮,很多時候,一個很小的細節,在他看來,卻就都是突破口。

他也相信,恐怕,到了最後,真正站在那裡笑的人就是面前的他了吧?

而他的那些兄弟們,甚至於到了那個時候都不知道到底這聿王殿下施展了什麼樣的手段。

層出不窮的博弈,他真的就能夠一次次全都立於不敗之地嗎?吳天心中頗有些疑惑,但是,同樣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