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一百三十五章:忌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忌憚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忌憚

走在最前面的並非是徐衍,而是其三哥徐天峰。

那個一直在徐衍那裡從中作梗的張踏月並沒有出現,似乎是有什麼特殊任務,反倒,前世在三哥身邊頗為有名的了個官員在其身邊。

一個叫做文風,一個叫做王浩,無論是誰,在前世老三當上了帝王之後,都可謂功成名就,其中那個文風甚至乃是左丞相的候選人。

這個叫做文風的,的確是一個當世豪傑,甚至於可以說,沒有他,老三想要當上皇帝都很是困難。

算無遺漏不說,其本身在修為上,更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天驕。

似乎是在前年做的老三幕僚,之後的老三便就一直順風順水了起來,幾乎將所有的兄弟都給壓了一頭。

當然,這樣的人,哪怕就算是在大秦也都是很難得的,老三能夠用他,這本身也就都是一件十分讓人難以想象的事情。

不可否認的是,徐天峰的確有著十分強橫的能力,但是,同樣的,缺點也都十分突出,但擁有了文風之後,似乎這一切都起到了變化。

以至於,之前其實不算很顯山露水的老三,真正的開始鋒芒畢露了起來,這其中,文風的功勞能有多大,說實在話,哪怕就算是徐衍也都沒有完全清楚。

至於另一個王浩,則就遜色多了,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打手。

一直到徐天峰在前世做上皇帝位置的時候,他也一直都是其身後的護衛,其他的徐衍不敢多說,至少,這個人的實力,十足的恐怖。

這樣的兩個人出現在徐天峰的身邊,其實說實話,徐衍還是有些忌憚的,不過,不管怎麼樣,只要這一次他不徹底的和自己翻臉,自己該做什麼還是要做什麼。

得到的利益到底會是多少徐衍的心中並不清楚,但是,至少也都不會一無所獲不是嗎?

他下的套,可不是一般人就能解開的啊,哪怕就算是那文風,徐衍也都不覺得,真正要是互相算計的話,自己就不是人家對手。

這就是徐衍三世為人真正的底氣所在,當年在地球上的時候,什麼樣放勾心鬥角沒見過,相比較下來,這個無邊大陸世界,還算是比較單純的。

眼看著那走在最前面的三人,身後還帶著差不多數十個護衛,在看看自己身邊,好傢夥,除去夜家的四個人和夜家大小姐,自己身邊,就只有吳天一個人,那心中的滋味,百轉千回埃

不過,這裡並非是人有優勢的地方,一旦真正的中套,甚至於弄出什麼你都不可想象的事情,可就不簡單是你擁有強悍實力就能夠成功的方式了埃

徐衍很是清楚,所謂的考驗在這裡面肯定還是有,而且,定不會是一味的殺戮,既然如此,自己還害怕什麼呢?

有些寶貝,散落在地面上不管怎麼樣都可以拿走,但是,有些資源和寶貝,或者說是傳承,那可就不是你擁有強橫的實力就能夠拿到的了。

掘金窟裡面到底有沒有傳承,徐衍心中並不清楚,但是,卻很是明白的知道一個道理,真正的寶貝,絕對不會是你靠著一身蠻力,就能夠得到的,在這一點上,絕對的毋庸置疑。

既如此,那就算是老三本身心機也都還算深沉又有什麼呢?大家,其實到了裡面之後,不說站在一個起跑線上,至少在很多方面上,也都還是能夠平分秋色的。

哪怕就算是老四老五,他們在表面上,損失最為巨大,甚至於下屬都有些離心離德了,但是若世是真的運氣好,受到了什麼所謂的考驗,且還成功了,這最終,也都定將會是最後的勝利者。

在這裡沒有完全結束之前,誰都不敢保證自己就能夠笑到最後,這點,徐衍的心中堅信,所以也沒有真正的表現出多少忌憚來。

「你也算是觀察了一陣老七了,感覺如何?」後面的徐衍在關注自己那三哥,徐天峰何嘗也不在關注自己這個弟弟。

之前徐衍的表現,雖說不至於驚艷,但是其中挖下的坑,卻也依舊令的他十分之驚訝啊,甚至於隱隱間有些忌憚起來。

要是真就一直放任其這般發展,說不定,真的能夠追上自己也有可能。

這是他不能忍受的,也是現在最迫在眉睫想要做的事情。

要知道,這些兄弟們,他真正看得起的沒有幾個,老四都是如此,但是,卻偏偏對自己一直仇視,甚至於下殺手了好幾次的老七最為看重。

可想而知,這老三,也不是庸才。

「七殿下修鍊天賦雖說並不出眾,但本身心智卻極為恐怖,無論是手段還是陰招,都可謂已經能玩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從這方面看來,或許,日後將會是殿下您唯一的勁敵。」文風在思索一陣之後,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說實在的,他這樣的謀士,很難真正的看得起那些皇室中人。

很多存在,固然也都會耍手段,甚至於在很多方面上十分之強大,但是,最主要的卻還是他們擁有皇室的身份罷了。

若是天下群雄皆可以參加奪嫡之戰,這早就沒有皇室什麼事了。

當然,這乃是不可能的情況,這江山,依舊還是徐家的,永遠也都不會改變什麼。

不可否認,現在的徐家皇室,他文風真正唯一佩服的就只有一人,不是自己主子,也不是其他的一些強者,而是被稱之為千古一帝的徐蔚。

只有他,才是真正可以傲視群雄的帝王。

相比較下來,在文風的心中,這些王爺裡面,爭奪皇位之中最厲害的則屬於徐天峰了,所以,他才前來投靠,以至於混到現在這個地步。

卻不成想,到了奪嫡之戰即將開始的時候,忽然又出現了一個不弱於徐天峰的徐衍,這等情況,令的文風甚至於有些措手不及。

同為幕僚謀士,文風的心中很是清楚,和自己一個主子的張踏月是擁有何等能力,絕對以後柱國級別的存在。

但是,他卻每一次都在這七皇子殿下的身上吃癟,戰敗了不知道多少次。

哪怕最終乃是主子讓他撤出來的,但是,又何嘗是沒有辦法之後才給他找個台階呢?

要知道,一個真正重要的謀士,很多時候是不允許失敗的,所以,在那樣的情況下就算最終還是失敗了,這也都還是會給其找到借口的。

不過,這一點在文風的心中到不覺得有什麼,一個人,既然能夠承受成功這類的事情,就必定要能承受失敗,只需要笑道最後的人是他便就可以了。

也就是因為這種理念,令的徐天峰十分之看重文風,成為了他麾下謀士的第一人。

「能有如此能力?」徐天峰故作詫異,其實,他又何嘗不知道自己這兄弟的能力呢。

之所以這般問,是想自己屬下是否也能看明白,甚至於重視這個問題罷了。

很多時候,你就算是說,也都不見得他們自己感受來的更加刻骨銘心。

他不說和徐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至少也都能算是看著這小子長大的,以他的心思,要是不能發現徐衍的那些優點和可怕,又如何會一開始,在徐衍甚至於就都沒有顯山露水的時候便就動手呢?

很顯然,對他而言,徐衍乃是自己的勁敵,真正可以抗衡自己的存在,在這一點上,不管是老二,老四,老五,都趕不上這個七弟。

「這只是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東西,至於暗地裡,到底什麼樣,我們並不知曉,但最起碼,他也比四殿下和五殿下要強的多。」文風很是嚴肅的說道,這種評價,他其實不想要說出來。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作為一個出色的謀士,可不會因為溜須拍馬,而卻故意貶低自己的敵人。

「如此便好,接下來,以至到奪嫡之戰開始的時候,給我盯緊了他,若是露出絲毫可能的破綻,都給我徹底的大家聿王黨,既然要敵對了,那就給我做徹底點。」徐天峰直接就說道,很顯然,心中已經下定決心了。

「殿下!我們現在不是和七殿下在聯合嗎?」身後的另一個人王浩很是不解。

不過,一直都忍著沒有說話,可現在倒好,這二人所說的那些,他卻完全聽不懂。

到底這些兄弟們誰是敵人,誰是朋友啊?

殿下既然要聯合一切能夠聯合的實力去打擊七殿下,為何在這個時候還要和七殿下聯合,開始打擊四殿下和五殿下呢?這樣的做派,實實在在的令人費解埃

「浩子!記住,沒有永裕也沒有永遠的朋友,這皇室的奪嫡之戰之中,只有永遠的利益,這句話,絕不容更改。」徐天峰很是無奈的說道,這種情況,又如何是他能夠左右的呢?

很多時候,他心中十分之複雜,又希望自己有一個對手,甚至於想要放任他成長起來。

可有些時候,卻還是想著要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訣不能讓其成長。

奪嫡之戰之中的所謂盟友,不管在什麼時候,好吧,都是一個笑話罷了。

除非,除非你能放棄那個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