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帝仙>第一百四十一章:水澤天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水澤天下

小說:帝仙| 作者:紫薇瘋爆|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水澤天下

大秦先祖的後代又如何?

它當年還是大秦先祖身邊的生靈呢,現如今不一樣困在這裡面幾萬年?

說實話,或許他當年對大秦的先祖還是有著一絲忠誠的,但是,幾萬年下來,不管什麼樣的忠誠,都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

幾萬年裡,他雖說並非是痛不欲生,在這裡,也一直都沉睡著,但是,難不成心中就沒有絲毫不平衡嗎?見到現如今那個將自己放在這裡人的後人,這蛟龍就能做到絲毫情緒波動都沒有?

顯然,這是不可能的,或許,對面前這群人,他沒有多少憤恨,但是,當年的恩恩怨怨卻同樣會出現十足的憤恨。

泄憤泄到他們的頭上,父債子還,這本身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更何況,這裡這般海量的財富,他們還準備帶走呢。

自始至終,這蛟龍都不認為這財富乃是自己的,但是,卻也並不能說就是這群後人的好不好?它願意如何分配,那是他的事情,看誰順眼便多給誰一點,難不成這還要別人去提醒?

可是這群人呢,在自己沉睡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準備動手腳了,難不成,這個時候自己還要給他們面子?

這一刻的蛟龍,一想到這些糾結的問題,一團亂麻一般的思緒,便就開始狂躁不已,這裡,都不過就是一群本沒有太多實力的小娃娃,但是卻還是敢如此無視自己,那要是出去了之後,還會如何?

「想要得到這裡面的寶藏,先要問問我離望。」說罷,蛟龍便就一甩尾巴。

整個周邊,就開始充斥出了一股子恐怖的水靈力了起來。

這等靈力,第一時間開始慢慢匯聚,似是在那眨眼之間,便就開始匯聚成為一個個水珠,開始慢慢變得頗為巨大了起來。

見到如此場景,哪怕就算是徐天峰都是一陣駭然。

本身,還以為這乃是和自己一邊的蛟龍呢,卻不成想到忽然之間便就發難,以至於就算自己想要抵擋,似是在這個時候都很難很難了。

看上去,這蛟龍不過就是隨意一擊,但是,其中蘊含的力量,卻絕對的恐怖埃

也是,金丹巔峰的恐怖修為,哪怕就算隨意一擊,又如何是這些本還剛到金丹修為的修士可以比之的呢?

更何況這還是在猝不及防之下,第一時間開啟護體罡氣準備抵擋,但是卻為時已晚,那巨大的水珠第一時間便就擊打到了,每一個人的身上。

頃刻之間,不少的存在在這個時候都是一陣猝不及防,之後便就是臉色煞白的後退許久。

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抵擋的存在本就已經不多,沒有受傷,這更是簡直難以想象的事情。

也就是徐衍,之前一直都一顆提防的心思,在見到這水珠出現的時候,直接開啟血仙筋,用那細細的絲線洞穿了那等水珠。

也就是如此,這才勉強吸收了不少部分的靈力,當到他面前的時候已經開始變得少之又少了,一個抵擋,才算是真正的全身而退。

「前輩,您這是為何啊1徐天峰滿是悲憤,很難想象,這樣一頭蛟龍要是真的發飆,將會帶來多大的災難。

到時候不單單是這裡面的寶藏一毛都拿不到,就連自己的性命都很有可能折在了這裡,想要據理力爭,似乎這蛟龍根本就不給他機會。

又一次一甩尾巴,便就將身上那等靈力光芒化為利箭,頃刻之間這便就衝刺了過來。

那種感覺頗為恐怖,甚至於就算是徐衍,在此刻心中也都很是難以相信,這等蛟龍,或許實力的確很是強大,但是,卻也不可能強悍到了如此地步吧?

「血仙骨1暗自心驚的徐衍,不管怎麼樣,也都還是不能這般不管不顧的。

整體所有的人,包括吳天之內,都已經身上傷勢頗為嚴重了,要是在這個時候依舊不曾出手的話,所有的存在都將會死在這裡。

或許,逃走,這對於徐衍現在而言乃是一個最好的選擇,但是,卻並不代表他真的會如此。

且不說夜家大小姐和自己算是不打不相識,就算是吳天,自己這般忠誠的手下,他也都不忍心完全放棄他直接自己逃走埃

何況,不管是老三還是老四老五,這都是自己的兄弟。

在徐衍的心中,斗這是必須的,甚至於在一切時候,他都想著如何去打擊他們。

可做人,尤其是做這皇子,他卻還是有著底線的,那便就是不能取他們的性命。

而這個底線一直都在其身上,無論如何,讓他看真正的看著自己的兄弟在自己面前去死,這也還是他所不能忍受的。

畢竟是一個老子,這點,永遠都不能改變。

哪怕,這三個人之中至少有兩個都曾今想要殺了自己,但是,自己可以傾盡全力的將他們屬下全都殺光,也定會留他們一條性命,這就是徐衍對兄弟的認識。

畢竟,在第一世的時候,徐衍是個獨生子女,父母對他固然不錯,但是一輩子都沒有享受過兄弟之情,到了前世和這一世。

或許,自己這些兄弟一個個斗的那叫一個火熱朝天,但是,始終,這也還是兄弟之間的鬥爭,別人可以無情,但自己,卻至少不能親手害了兄弟的性命。

這樣的想法固然很傻,但卻始終是徐衍的堅持。

他骨子裡本就重情,若不然,前世的時候也不會因為一些原因,便就放棄了一切爭鬥,退出了那熱火朝天的爭鬥舞台。

「血仙骨1隱隱一咬牙,徐衍還是將自身的力量給完全釋放了起來。

在這般萬分危急的時刻,若是在不動用底牌的話,那就沒有機會了。

他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那便就會承受這等結果,他很清楚的知道,血仙骨乃是自己現在真正的底牌之一,小成之下的血仙骨能夠發揮出何等的威力,他的心中也都很是清楚。

或許,想要成功打敗面前這蛟龍並不可能,但是,比之這隨意一擊,還是可以承受的。

暗紅的光芒在這一刻完全浮現,其實,到了這一步,他既然用出了血仙骨,也便表明了他心中有自己的算計。

幫人卻暴露自己這種事情他就算是會做,也都還是會權衡利弊的。

馬上自己便要進入築基七轉了,到時候血仙骨的絕招『血骨拳』便能完全施展,比之這個時候勉強施展的力量還要大出很對。

自然,這血仙骨直接暴露出來,到也並不是有太大的問題。

恐怖的波動,在這一刻直接冒出。

顯然,那種強橫的力量之下,數道那般的青色利箭便就崩潰掉了大半。

本身,血仙骨這種攻擊便就是力量的極致了,再加上自己身上那神秘寶貝的加持,其中的力量,甚至於就算是金丹級別的修士想要硬抗,這也都定會吃不消的。

自然,眼睜睜的看著這等利箭的崩潰,令的在場幾乎所有皇室子弟外加上那些世家之人都是一陣獃滯。

他們在之前那隨意的一次攻擊之中便就已經受傷,卻不成想,如此關鍵時刻,徐衍會幫助大多都乃是自己對手敵人的存在。

只是為了他們,甚至於不惜動用自己底牌。

這樣的心態,可是在場幾乎所有人都不曾有的埃

哪怕就算徐天峰和徐天啟也都是一臉不可思議,要知道,他們之前可都是派出過人,去暗殺過徐衍的。

這個時候,完全沒有半點傷勢的徐衍,一門心思的想要逃走,可能性可不是一般的大,可他偏偏沒有,反而選擇了擋在他們身前,這種心態,徐天峰都有些理解不了。

或許,也就徐軍這樣的人多少有些能夠理解吧?畢竟,他和徐衍一樣,都是那種有底線的人,很多時候,這樣的人,其實沒多少知道他們的心中在想什麼。

「噗嗤1

縱然抵擋的大部分攻擊,哪怕就算那利箭也都崩潰掉了十之八九,但是,始終,這蛟龍的攻擊還是太強橫了,非一人之力可阻擋。

眨眼,這徐衍的肩膀上就出現了一絲血洞,整個人的臉色,也都多少開始有些煞白了起來。

看的那一直在前方的蛟龍都乃一愣愣的,隨即,這便就更為惱羞成怒道:「逞英雄?好,那我今日便先殺了你。」

「水澤天下1

一揮蛟須。

龐大如潮水一般的靈力便就徹底出現在了這祭壇之上。

並沒有在此時直接席捲到其他人的身邊,反倒一到那些人身邊的時候便就自動分流開來了。

而站在最前面的徐衍卻直接開始身處其中。

一股股強橫的靈力,加上這等水面的壓力,一瞬間,就令的他嘴角噴出鮮血。

這還不算晚,當其整個人被這水面包裹起來的時候,只不過就是頃刻,便就開始慢慢失去了記憶。

這等如同大海一般的潮水之中竟然能有如此的壓力?簡直不可想象。

這蛟龍,比他想象之中的可要強大的多啊,如此的攻擊,不要說自己了,哪怕就算一般的金丹巔峰,想要完全躲避,這也都不可能吧?

似乎,能死在這種攻擊之下,也是一種幸運。

最後昏迷之前,徐衍心中本能的這般想到。